Menu
東坡續集
   卷六

書簡三百二十七首

與楊元素二首

陳主簿人還,領手教。伏承比日臺候萬福,深慰馳仰。人物豐盛,池館清麗,足供嘯詠之樂。數日來,人皆云公移徐州,雖未是實語,然理當如此,惟汲汲行復遷擢矣。某本欲秋間往見,而汝州之行,度不可免。見治裝舟行,自洛陽出陸百八十里至汝,雖繚繞邅回,然久困,資用殆盡,決不能陸行耳。無緣詣別,惟望順時為國自重。

城南有亞父冢,然非也。冢在居巢,城北有劉子政墓,昔欲為起一祠堂,以水大不果。公若有餘力,為成之,亦佳。城西有楚元王墓,曾出獵,至其下。石佛山亦佳觀。

與胡道士

昨日起離,中途逆風吹往北岸,幾葬魚腹,知之。二詩錄寄。到後,幸一兩字附遞至他州貴知達。玉芝善守護,無為有力者所取。餘惟保愛。

與人

久不奉書,疊承枉教字,慰感良深。比日起居佳勝。汝郡務簡,儒師清閑,於此相從,豈非甚幸。區區,非面莫究。令兄不敢別狀,乞道懇。

與佛印禪師三首

專人來,辱書累幅,勞問備至,感怍不已。臘雪應時,山中苦寒,法體清康。一水之隔,無緣躬詣道場,少聞謦欬,但深馳仰。

夢想高風,忽復披奉,欣慰可知。但累日煩擾為愧耳。重承人船相送,益用感怍。別來法體何如?後會不遠,萬萬保練。

專人來,復書教并偈,捧讀慰喜。且審比日法體安穩,幸甚幸甚!今聞秀老赴召,為衆望,公來長蘆,如何如何!某方議買劉氏田,成否未可知。須更留數日,攜家入山決矣。殤子之戚,亦不復經營,惟感覺老憂愛之深也。太虛已去,知之。

荅賈耘老四首

久不奉書,尚蒙記錄。遠枉手教,且審比日動止佳勝,感慰兼集。寄示石刻,足見故人風氣之深,且與世異趣也。新詩不蒙錄示數篇,何也?貧固詩人之常,齒落目昏,當是為雙荷葉所困,未可專咎詩也。某髮少加白耳,餘如故。未緣往見,萬萬自愛。

僕已買田陽羨,當告聖主哀憐餘生,許於此安置。幸而許者,遂築室於荊溪之上而老矣。僕當閉戶不出,公當扁舟過我也。醉甚不成字,不罪。見滕公,且告為卑末送相子來揚州。

久放江湖,不見偉人,前在金山,滕元發以扁舟破巨浪來相見。出船巍然,使人神聳。好箇沒興底。張鎬相公見時,且為致意。別後酒狂甚長進也。老杜云:「張公一生江海客,身長九尺須眉蒼。」謂張鎬也。蕭嵩薦之云:「用之則為帝王師,不用則窮谷一病叟耳。」

今日舟中無他事,十指如懸棰,適有人致嘉酒,遂獨飲一杯,醺然徑醉。念賈處士貧甚,無以慰其意,乃為作怪石古木一紙,每遇饑時,輒一開看,還能飽人否?若吳興有好事者,能為君月致米三石酒三斛,終君之世者,便以贈之。不爾者,可令雙荷葉收掌,須添丁長,以付之也。

與千之姪

必強姪近在泗州,得書,喜知安樂。房眷子孫各無恙。秋試又不利,老叔甚失望。然慎勿動心,益務積學而已。人茍知道,無適而不可,初不計得失也。聞姪欲暫還鄉,信否?叔舟行幾一年,近於陽羨買得少田,意欲老焉。尋奏乞居常,見邸報,已許。文字必在南都。此行略到彼葬却老奶二姨。子由乾奶也。住二十來日,却乘舟還陽羨。姪能來南都一相見否?叔甚欲一往見傳正,自惟罪廢之余,動輒累人,故不果爾。甚有欲與姪言者,非面不盡,想不憚數舍之遠也。寒暖不定,萬萬自愛。

與潘彥明

別來思念不去心,遠想起居佳安,眷愛各無恙。不見黃榜,未敢馳賀,想必高捷也。某兩曾奉書,達否?屢夢東坡笑語,覺後惘然也。已買得宜興一小莊,且乞居彼,遂為常人矣。公必已赴省試。謾發此書,不復覼縷。惟千萬保愛。

與開元明師五首

奉別累年,舟過境上,懷想不忘。遣人惠書,具知法體安穩,感慰兼集。咫尺無由往見,萬萬自愛。

石橋之壞,每為悵然。吾師經營,非不堅盡,當由窮蹇之人,所向無成,累此橋耶?知尚未有涯,但勿廢此志,歲豐人紓,會當成耳。僕已得請居常州,暫至南京,即還南也。知之。

中前經過,幸聞清論,深欲還日再上謁,以數相知約在栖賢,且自德安徑赴之,遂成食言,悚息不已。比日法體何如?拙詩一首,聊以記一時之事耳,不須示人。切祝!切祝!

久復一見,甚以為慰。泥雨遠煩瓶錫,不克款語,但有感愧。乍遠,千萬保愛。

近過南都,見致政太保張公。公以所藏禪月羅漢十六軸見授,云:「衰老無復玩好,而私家畜畫像,乏香燈供養,可擇名藍高僧施之。」今吾師遠來相別,豈此羅漢契緣在彼乎?敬以奉贈,亦太保公之本意也。

荅王定國三首

辱惠書,并新詩妙曲,大慰所懷,河凍膠舟,咫尺千里,意思牢落,可知。得此佳作,終日喜快,滯悶冰釋。幸甚。近在常置一小莊子,歲可得百石,似可足食。非不知揚州之美,窮猿投林,不暇擇木也。承欲一相見,固鄙懷至願,但不如彼此省事之為愈也。

禦瘴之術,惟絕欲練氣一事。本自衰晚當然,初不為瘴而作也。其餘坦然無疑,雞豬魚蒜,遇著便喫,生老病死,符到奉行,此法差似簡徑也。君實嘗云:「定國瘴煙窟裏五年,面如紅玉。」不知道能如此否?老人知道,則不如爾,頑愚即過之。先帝升遐,天下所共哀慕,而不肖與公,蒙恩尤深,固宜作挽詞,少陳萬一。然有所不敢者耳。必深察此意。無狀罪廢,衆欲置之死,而先帝獨哀之,而今而後,誰復出我於溝壑者。歸耕沒齒而已矣。

近絕少過臨賓客。知其衰懶,不能與人為輕重。見顧者漸少,殊覺自幸。昨日偶見子華,嗟嘆老弟之遠外,蒙囑,聞過必相告。吾弟大節過人,而小事亦不經意,正如作詩,高處可以追配古人,而失處亦受嗤於拙目。薄俗正好點檢人小疵,不可不留意也。

荅靈鷲遵老二首

前日壁間一見新偈,便向泥土上識君,今日復蒙古藤奇句,益知前言之不妄也。然既傳之諸祖,何不自家留使。既已倒持,輒當逆化,呵呵。

疊辱手教,具審法體佳勝。扇子妙句,開發良多,本欲攀和,恐久立大衆。呵呵。

荅楊元素赴登州

專人至,辱長箋為貺,禮意兩過。契故不淺,乃爾見踈。悚息!悚息!比日起居何如?登州謝章未上,不敢致啟事,近所傳,蓋非實也。未由合并,千萬順時保愛。人還,適在瓜洲道中。裁謝不如禮。

與楊康公

兩日大風,孤舟掀舞雪浪中,但闔戶擁衾,瞑目塊坐耳。楊次公惠法醞一器,小酌徑醉。醉中與公作得醉道士石詩,托楚守寄去,一笑。某有三兒,其次者十六歲矣,頗知作詩,今日忽吟淮口過風一篇,粗可觀,戲為和之,并以奉呈。子由過彼,可出示之,令一笑也。

荅姚秀才三首

過蘇,首辱垂訪,到官,又枉教字,皆未克陳謝。又煩專使惠問,勤厚如此,可量感愧。比日起居何如?寄示詩編石刻,良為珍玩,足見好事之深篤也。溽暑未解,萬萬以時保練。

近專人還,奉書必達。入秋差涼,體中佳否?咫尺披奉無由,尚冀保練,慰此想念。

昨惠及千文,荷雅意之厚,法書固人所共好,而某方欲省緣,除長物舊有者,猶欲去之,又況復收耶!謹附封納,不訝!

荅王慶源二首登州還朝

近辱書,并寄新時,伏讀感慰不已。屬多事,未及繼和。不審比來尊體何如,貴眷各均安?某凡百如昨。夢想歸路,如痿人之不忘起也。溽暑向隆,萬乞以時保重。

令子兩先輩,必大富學術,非久騰踔矣。五五哥、五七哥及十六郎,臨行冗迫,不果拜書,因見,道意。登州下臨漲海,枕簟之下,天水相連,蓬萊三山,彷彿可見。春夏間常見海市,狀如煙雲,為樓觀人物之象。數日前偶見之,有一詩錄呈為笑也。史三儒長老近蒙惠書,冗中未及荅,因見,乞道區區。海市詩可轉呈也。京師有幹,乞示下。

荅潘彥明二首

行役無定,久不奉書。至登州,領所惠書。承起居佳勝,甚慰思企。到郡席不暖,復蒙詔追,勉強奔走,愧歎不已。緬懷舊游,殆不勝情。承太夫人尊候如昨。昌言令兄亦蒙惠書,冗甚,未及荅。且申意毅甫、興宗、公頤,各為致區區。餘惟萬萬自重。

少事奉聞,吳待制謫居於彼,想不免牢落,望諸君一往見之,諸事與照管。某向者流落,非諸君相伴,何以度日。雪堂如要偃息,且與打揲相伴,使忘遷謫之意,亦諸君風義也。不罪!不罪!

與子安兄二首

拜違十八年,終未有省侍之期。歲行盡,但有懷仰。即日履茲寒凝,尊體康勝。姪男女各長成。東塋每煩照管,感涕不可言。某到不旬日,又有起居舍人之命,方力辭免。年歲間,當請一鄉郡歸去,漸謀退省耳。未即瞻奉,萬乞以時自重。

子由亦有司諫之命,想不久到京。東塋芟松,甚煩照管。如更合芟,間告兄與楊五哥略往覷,當分明數點根槎,交付佃戶,免致輒便偷斫也。不然,與出榜立賞,召人告偷斫者,亦佳。一切告留意相度。阿膠半斤,真阿井水煎者。青州貢棗五斤,充信而已。京師有幹,乞示及。

與潘彥明四首

辱書,喜承起居佳勝,眷聚各佳。某老病還朝,不為久計,已乞郡矣。何時扁舟還鄉,一過舊樓,溷亂故人,旬日而去,言之悵然。大熱,千萬保愛。

久不聞問,方增渴仰。忽領手字,方知丈丈傾逝,聞之,悲怛不可言。比日追慕之餘,孝履且支持否?某衰病懷歸,夢想江上,又聞耆舊凋喪,可勝悽惋。未由往慰,惟冀節哀自重,以畢後事。

東坡甚煩葺治,乳媼墳亦蒙留意,感戴不可言。令子各計安,寶兒想見頎然矣。郭興宗舊疾,必全平愈,酒坊果如意否?韓氏園亭,曾與葺乎?若果有亭榭佳者,可以小圖示及,當為作名寫牌,然非華事者,則不足名也。張醫博計安勝。一場災患,且喜無事。風顛不少減否?何親必安,竹園復增葺否?以上諸人,各為再三申意。僕暫出茍祿耳,終不久客塵間,東坡不可令荒茀,終當作主,與諸君游,如昔日也。願徧致此意。

近附黃兵書必達。比日孝履何如?劉全父來,頗聞動止,殊慰想念。京塵袞袞無佳思,緬懷昔游,悵惘而已。昌言及諸故人皆未及書,必察其少暇,伸意!伸意!乍暄,千萬節哀自重。

與王慶源二首

久不奉狀,愧仰增積。即日,遠想起居佳勝。叔丈脫屣縉紳,放懷田里,絕人遠矣。某罪廢流落,今復強顏周行,有愧而已。若聖恩憐其老鈍,年歲間,乞與一鄉郡,歸陪杖屨,復講昔日江上攜壺藉草之樂,只是不得拽腳相送,先發遣酒壺歸瑞草橋,於義儉矣。記得否?呵呵。何幸如之。未間,惟望厚自頤養,以享無疆之壽。

遠沐寄示,老手高風,詠歎不已。甚欲和謝,公私紛紛,少暇,竟未果,悚悚。七八兩秀才,各計安。為學想日益,早奮場屋,慰親意也。知宅醞甚奇,日與蔡子華、楊君素聚會,每念此,即致仕之興愈濃也。示諭要畫,酒後信手,豈能復佳。寄一扇一小軸去,作笑耳。

荅佛印禪師

經年不聞法音,經術荒澀,無與鋤治。忽致手教累幅,稍覺洒然。仍審比來起居佳勝。行役二年,水陸萬里,近方弛擔,老病不復往日,而都下人事,十倍於外。吁可畏也。復欲如去年相對溪上,聞八萬四千偈,豈可得哉!南望山門,臨書悽斷。苦寒,為衆珍重。

與王文甫

多時不奉書,思仰不去心。比日履茲酷暑,體中佳勝。數日,以伏暑下府,初安乏力,而潘二丈速行,略奉此數字,殊不盡意。西山詩一冊,當今能文之士,多在其間。并拙詩親寫與鄧聖求詩同納上。或能為入石安溪,亦佳,不然,寫放壁中可也。

與運判應之

多日不接奉,渴仰殊深。大熱,伏想起居佳勝。承旦夕啟行,無緣往別,鄉里何幸,被蒙豈弟之政,但賢者遠去,有識所歎也。衝犯酷暑,千萬自愛。

與范子功二首

違闊歲久,書問不繼,自咎之深,殆無所容。伏惟盛德雅度,有以容之。比日竊計鎮撫之暇,台候萬福。某蒙庇粗遣,驟遷過分,備員無補,惟雅眷有以教督之,乃幸。毒熱,伏冀順時為國自重。

久踈上問,愧仰增劇。承軒旆將至,起居佳勝,欣慰不已。暫還舊席,即膺柄用,輿議所屬,小子得少託餘庇,尤為厚幸。區區即遂面究。

與知縣十首

紛冗,久踈上問,辱書感愧。比日履茲春溫,起居何如。未由展奉,徒深渴仰。尚冀保練,以慰區區。

近屢辱書,數裁謝,但苦冗中不盡意耳。比日起居何如?惠笋已拜賜,新奇之味,遠能分惠,感愧無已。

頻示誨,感服勤眷。乍暄,伏計尊體佳勝。前去當入府,果爾否。

近者疊辱臨訪,紛冗中不盡所懷。枉手教,具審起居佳勝,感慰兼集。何日復入城,得少款聚?未間,萬萬自重。

近辱回教,感慰深矣。比日履茲伏暑,起居清勝。咫尺莫由會過,引領來塵,庶幾少盡區區。未間,萬萬自重。

人來,辱手教。承比日起居佳勝。思企高義,未緣款奉,臨書悵惘。示諭書醉公石固佳,但目昏疲倦,每書過百十字,輒意闌,恐旦夕閑暇耳。毒熱,萬萬以時自重。

近日雖獲一再見,終不盡區區。辱書告別,又不即裁荅,可量愧悚。宿昔稍涼,起居勝常。景物漸嘉,邑事多暇,想有以為樂。此外,萬萬自重。

疊辱手教,感慰兼集。邑事清簡,起居勝常。小兒蒙不鄙外,荷德殊深矣。未由接奉,千萬以時自重。

兒子遂獲託庇,知幸。魯鈍多不及事,惟痛與督勵也。切祝!切祝!晉卿相見殿門外,惘然如夢中人也。人世何者非夢耶!亦不足多談,但喜其容貌蔚然如故,非有過人,能如是耶?

昨日辱示佳篇,詞韻高絕,非此句無以發揚醉公也。雨冷,起居佳否?二碑納上。

與人二首

辱教,伏承尊體康勝。某以拘文,不克造請,初不知微恙,今聞已安愈,甚慰馳仰。然猶當倍加保愛也。

違闊,忽復周歲,思仰日深。衝涉薄冷,起居清勝。即獲瞻奉,下情欣躍,區區併遂面盡。

與張正己

特承訪別,愧企良深。晴寒,起居佳勝。寶月書信并念二姪一書,煩從者附行,不訝!不訝!正寒衝冒,千萬加愛。

荅李方叔翰林

承示新文,如子駿行狀,丰容雋狀,甚可貴也。有文如此,何憂不達,相知之久,當與朋友共之。至於富貴,則有命矣,非綿力所能必致。姑務安貧守道,使志業益充,自當有獲。鄙言拙直,久乃信爾。照察幸甚。

荅毛滂

再辱示手教,伏審酷熱起居清勝。見諭,某何敢當,徐思之,當不爾。非足下相期之遠,某安得聞此言。感愧深矣,體中微不佳,奉荅草草。

與王慶源三首

久不上狀,愧仰增積。即日退居多暇,尊體勝常。某進職北扉,皆出獎庇。自頃流落江湖,日欲還鄉,追陪杖屨,為江路藉草之游,夢想見之。今日國恩深重,憂責殊大,報塞愈難,退歸何日,西望惋悵,殆不勝懷。想叔丈與丈人及諸姪,歲時相遇,樂不可名,雖清貧難堪,然熬波之餘,必及鴒原,應不甚寂寞也。歲晚苦寒,伏乞保重。

近奉慰踈,必達。比日尊體何如?某與幼弱,凡百粗遣。人生悲樂,過眼如夢幻,不足追,惟以時自娛為上策也。某名位過分,日負憂責,惟得幅巾還鄉,平生之願足矣。幸公千萬保愛,得為江邊攜壺藉草之游,樂如之何。

向要紅帶,今寄一條去。却是小兒子輩,聞翁要此,頗盡功勾當釘造,不知稱尊意否?拙詩一首,并黃、秦二君,皆當今以詩文名世者,各賦一首。寫作黃素經一卷,并托孫子發宣德寄上。京師有所須,但請示及。

荅劉貢父

某江湖之人,久留輦下,如在樊籠,豈復有佳思也。人情責重百端,而衰病不能應副,動是罪戾,故人知我,想復見憐耶?後會未可期,臨書悵惘,禪理氣術,比來加進否?世間關身事,特有此耳,願更著鞭,區區之禱也。

與范蜀公六首

日望旌旆之至,不敢復上問,不謂高懷超然,不屑世故,堅臥莫致,有識悵惘。然孤風凜然,足以下激頹靡,雖非赫赫可指之功,其於二聖忠厚之治,所補多矣。比日履茲寒凝,台候何如,未由瞻奉,伏冀萬萬為國自重。

某碌碌無補,久竊非據,又舍弟繼進,皆以踈愚處必爭之地。公議未厭,豈可久安。非遠,當乞一郡以自效,或得過謁,少聞誨語,大幸也。始者,竊意丈丈絕意軒冕,然猶當強到闕,一見嗣聖,今乃確然如此,殊乖素望,然士大夫甚高此舉也。冗中,不盡區區。

伏承歸政得請,恩禮優異,伏惟慶慰。公孤風亮節,久信天下,而有識今日,尤復歸心。勉強暫起,以慰二聖之望,幡然復退,以安無窮之福。出處之間,雍容自得,真可為後世法矣。官守所縻,不獲躬詣,謹奉手啟,區區萬一。

今晚忽得報,承子豐承事遽至大故,聞之悲痛,殆不可言。美才懿行,期之遠到,今乃止此,士友所共痛惜。而況姻戚之厚,悲惋可量!丈丈高年,罹此苦毒,有識憂懸。伏惟高明,痛以理遣,割難忍之愛,上為朝廷,下為子孫親友自重。不勝慺慺。

近者,子豐攜長子承務見過,見其風骨秀整,聞向下二子甚奇。死生壽夭皆常事,惟有後可以少慰。丈丈意幸以此自遣。

子功、淳父皆欲謁告省覲,某恨不同往,曉解左右。臨書悽愴。

與楊元素二首

向馳賀緘,及因李教授行附問,各已達否?比日履茲微涼,台候何似?某蒙庇粗遣,如聞公欲一謁元老,果否?不若遂游廬阜,況職當按行,他日世事,一復奉諉,欲為此行,豈可得哉?餘惟萬萬為人自重。

某近數章請郡,未允。數日來,杜門待命,期於必得耳。公必聞其略,蓋為臺諫所不容也。昔之君子,惟荊是師。今之君子,惟溫是隨。所隨不同,其為隨一也。老弟與溫相知至深,始終無間,然多不隨耳。致此煩言,蓋始於此。然進退得喪,齊之久矣,皆不足道。老兄相知之深,恐願聞之,不須為人言也。令子必得信,計安。

與張太保安道

某以不善俯仰,屢致紛紛,想已聞其詳。近者凡四請郡,杜門待命,幾二十日。文母英聖,深照情偽,德音琅然,中外聳服,幾至有所行遣,而諸公燮和之。數日有旨,與言者數君皆促供職,明日皆當見。蓋不敢兼臥,嫌若復伸前請爾。蒙知愛之深,不敢不盡,幸為察之。褊淺多忤,有愧教誨之素,臨書悒悒。

與李端伯寶文三首

自附啟河朔,爾後紛紛,不獲繼問左右。比日,伏審鎮撫之暇,台候萬福。蜀中本易治,而或者擾之,公既深得民情,而民亦素服公政。切想下車以來,談笑無事,行春之樂,無由託後乘陪賓客之末,但深想望。舍弟鎖宿殿廬,未及奉狀。

張君房助教,陵井人。本治儒術,已而為醫,有過人者。識病通變,而性極厚,恐欲知之。某寵祿過分,碌碌無補,久以為愧。近屢請郡,未獲,若得歸掃墳墓,遂得望見,豈勝厚幸。但恐政成,促召在旦暮爾。冗中不盡區區。

邑子每來,稔聞豈弟之政,西南泰然,不肖與受賜多矣。幸甚!幸甚!小姪千之初官,得在麾下,想蒙教誨成就也。曾拜聞眉士程遵誨者,文詞氣節,皆有可取。不知曾請見否?

荅呂元鈞三首

適辱教,值局中,不即荅,悚息!悚息!熱甚,尊體佳安。隆暑衝冒,何不少待秋涼。必亮此意,非面莫盡。香不欲附去,恐損其人之高節。紛紛之議,未聞其詳。可否示諭,餘俟朝中可既。

中間承進職,雖少慰人望,然公當在廟堂,此豈足賀也。此間語言紛紛,比來尤甚,士大夫相顧避罪而已,何暇及中外利害大計乎?示諭,但閔然而已。非久季常人行,當盡區區。

屢與令子語,欽愛才美,但尚屈太官,未厭公論耳。季常近得書,亦見黃州人言體氣頗安壯,但口眼微動耳。來求藥物,已寄去。餘具令子口白。

荅史彥明主簿二首

別後冗懶相因,不果上問,愧企增劇。遠辱書教,感服深矣。比日起居何如?衰病懷歸,請郡未獲。何時展奉,少道苑結。歲晚厚愛,少慰區區。

新寧想未赴上前所欲發書,至時可示諭也。程懿叔去後,旅思牢落,聞已到郡矣。寄惠秋石,極感留意。新春,龍鶴菜根有味,舉箸想復見憶耶?

與千之姪

獨立不懼者,惟司馬君實與叔兄弟耳。萬事委命,直道而行,縱以此竄逐,所獲多矣。因風寄書。此外勤學自愛。近來史學凋廢,去歲作試官,問史傳中事,無一兩人詳者。可讀史書,為益不少也。

與楊君素二首

奉別忽二十年,思仰日深,書問不繼,每以為愧。比日動止何似?子姪十九兄弟遠來,得聞尊體康健異常,不勝慶慰。知騎驢出入,步履如飛,能登木自采荔枝,此希世奇事也。雖壽考自天,亦是身心空閑,自然得道也。某衰倦早白,日夜懷歸,會見之期,想亦不遠。更望順時自重,少慰區區。因孫宣德歸,附手啟上問。

某去鄉二十一年,里中尊宿,零落殆盡,惟公龜鶴不老,松柏益茂,此大慶也。無以表意,輒送暖腳銅缶一枚。每夜熱湯注滿,密塞其口,仍以布單裹之,可以達旦不冷也。道氣想不假此,聊致區區之意而已。令子三七秀才及外甥十一郎,各計安。

與黃州故人

某寵祿過分,憂責至重,顏衰鬢禿,不復江上形容也。屢乞郡未得,但懷想曩游,發於夢想也。洗眼、揩牙藥,得之甚幸。切望掛意。覆盆子必已採得,望多寄也。都下有幹,示及。十二、十三兩先輩,各致區區。忙甚,未及書。艾清臣亦然。京師冗迫,殊不款曲也。

荅龐安常二首

久不為問,思企日深。過辱存記,遠枉書教。具聞起居佳勝,感慰兼集。惠示傷寒論,真得古聖賢救人之意,豈獨為傳世不朽之資,蓋已義貫幽明矣。謹當為作題首一篇寄去。方苦多事,故未能便付去人,然亦不久作也。老倦甚矣,秋初決當求去,未知何日會見。臨書惘惘,惟萬萬以時自愛。

人生浮脆,何者為可恃,如君能著書傳後有幾。念此,便當為作數百字,仍欲送杭州開板也。知之。

荅程懿叔

人來,辱書,喜知起居佳勝,眷愛各萬福。郡政清暇,稍有樂事,處以無心,強梗自服,甚善!甚善!所望於吾弟也。某凡百如昨,但碎累各病,醫人不離門,勞費百端,日有外補之興。行先尚未到,亦不聞遠近之耗。未緣會合,新春保練,別膺殊渥。

荅李方叔三首

疊辱手教,愧荷不已。雪寒,起居佳勝。示諭,固識孝心深至。然某從來不獨不作不書銘誌,但緣子孫欲追述祖考而作者,皆未嘗措手也。近日與溫公作行狀書墓誌者,獨以公嘗為先妣墓銘,不可不報耳。其他決不為,所辭者衆矣,不可獨應命。想必獲罪左右,然公度某無他意,意盡於此矣。悚息!悚息!

承遂舉三十喪,哀勞極矣。此古人事,復見於君,恨不能兼助耳。不易!不易!阡表既與墓誌異名而同實,固難如教,不罪!不罪!某暮歸困甚,來人又立行,不復覼縷。

某以虛名過實,士大夫不察,責望逾涯,朽鈍不能副其求,復致紛紛,欲自致省靜寡過之地,以餞餘年,不知果得此願否?故人見愛以德,不應更虛華粉飾,以重其不幸。承示諭,但有愧汗耳。

與王定國

數日臥病在告。不審起居佳否?知今日會兩婿,清虛陰森,正好劇飲,坐無狂客,冰玉相對,得無少澹否?扶病暫起,見與子由簡大罵,書尺往還,正是擾人可憎之物,公乃以此為喜怒乎?仙人王遠云,得此書,當復劇口大罵之,固應爾。然而不可以徒罵也。知公澹甚,往發一笑。張十七必在坐,幸伸意。

與李端叔

辱書,并示伯時所畫地藏。某本無此學,安能知其所得於古者為誰何,但知其為軼妙而造神,能於道子之外,探顧、陸古意耳。公與伯時想皆期我於度數之表,故特相示耶?有近評吳畫百十字,輒封呈,并畫納上。

與李伯時

辱手示及惠新醞,感愧殊深。即日起居佳勝。洗玉池銘,更寫得小字一本,比之大字者稍精。請用陳伯脩之說,更刻於石柱上為佳。人還,奉謝。

與范純父

三辱示諭,鄙意不移。公休之餽,人子之心也。不肖之辭,夙昔之分也。某已領其意而辭其物,物有齊量,意豈有窮哉!昔人已聘還圭璋,庶幾此義。

與辯才禪師三首

久不奉書,愧仰增深。比日,切惟法履佳休。某忝冒過分,碌碌無補。日望東南一郡,庶幾臨老復聞法音。尚冀以時為衆自愛。

某尚與兒子竺僧名迨於觀音前剃落,權寄緇褐,去歲明堂恩,已奏授承務郎,謹與買得度牒一道,以贖此子。今附趙君賫納,取老師意,剃度一人,仍告於觀音前,略祝願過,悚息!悚息!

某有少微願,須至仰煩,切料慈照,必不見罪。某與舍弟某捨絹一百疋,奉為先君霸州文安縣主簿累贈中大夫、先妣武昌郡太君程氏,造地藏菩薩一尊,并座及侍者二人。菩薩身之大小,如中形人,所費盡以此絹而已。若錢少,即省鏤刻之工可也。乞為指揮選匠便造,造成示及,專求便船迎取,欲京師寺中供養也。煩勞神用,媿悚不已。

與浴室用公

去鄉久,不復相聞知。得來示及退翁書,乃審公正信法子,而吾先友史彥輔十三丈之甥也。又承寄示正信偈頌塔銘,感歎不可言。比日法體勝常。知長講起信,自講入禪,把纜放船,甚善!甚善!輒題數句塔銘後,以補闕逸。未即相見,千萬為法自重。大雪後,手凍,不復成字。

與張元明二首

數日,起居佳否?有一詮秘大師者,與之久故。患痢後,腸滑,甚困,欲煩一往視療之,可否?在興國寺戒壇院,此一高行僧也。便同作福田。呵呵。

數日,起居佳勝。適在院中,得王郎簡帖如此。今封呈,切告輟忙一往,他必不敢荷留。且請周念,副此人友愛急難之心,切望!切望!

與家復禮

前日辱訪別,悵戀不已。陰寒,起居佳否?送行詩別寫得一本,都勝前日書者。復納去。遠道,萬萬自重。

荅劉元忠三首杭州

專人辱書,承昆仲遠寄詩文,讀之喜慰,殆不可言,喜諫議公之有子也。比日雪寒,起居佳否?詩文皆大佳,然法曹君所製尤佳也。為之不已,何所不至,輒出一詩為謝,取笑!取笑!未由披奉,千萬節哀自重。

聞愛弟傾逝,手足之痛,如何可言,奈何!奈何!盛德之後,何乃止此,壽夭默定,非追悼所及,千萬寬中自愛而已。無由面慰,臨紙哽塞。

先公傳久欲作,以官事袞袞未暇,成當即寄去也。所要白雲居士字,不知足下自謂耶,抑為他人求也?既不識其人,不欲便寫,若乃是自謂,則未願足下為此名號也。必亮此言。黃素却寫一絕句納去。不訝。

荅王慶源

久不奉書,愧仰兼極。令姪元直遠訪,首出教字,感慰之懷,未易盡陳。比日履茲春和,尊體何如?某為郡初遣,衰病懷歸,日欲致仕。既忝侍從,理難驟去,須自藩鎮乞小郡,自小郡乞宮觀,然後可得也。自數年日夜營此,近已乞越,雖未可知,而經營不已,會當得之。致仕有期,則拜見不遠矣。惟望倍加保嗇,庶歸鄉日猶能陪侍杖屨,上下山谷間也。楮冠、玳簪,聊表遠意。玳簪已七八十年物,閱數名公矣,幸服用之。

與引伴高麗練承議三首

辱回教,感服不已。數日極寒,徒御良苦,切惟起居佳勝。早潮不知應否?想不出今晚必渡,引望飢渴。專遣人候問。

來日若晚渡,酒五行已夜矣。本州舊例,雖夜已深,人使猶秉燭復謁,當夜下書,請次日大排,不知如何?又二十日正是國忌,若待二十一日大排,又過三日敕限,不知可打散不坐否?乞一一示諭,得以預備也。

中使已到三十里,若高麗使只今來辭,酒罷却可迎中使。老業未盡,有此蒼忙,望公慈造一言,得只今上馬為幸。

與潘彥明二首

久不奉書,切惟起居佳勝。老拙凡百如舊。出守舊治,頗得湖山之樂。但歲災傷,拯救勞弊,無復齊安放懷自得之娛也。彥明與故人諸翁頗見念否?何時會合,臨紙惘惘。新春,萬萬自重。

兩兒子新歸,各為老乳母任氏作燒化衣服幾件,敢煩長者丁囑一幹人,令剩買紙錢數束,仍厚鋪薪芻於墳前,一酹而燒之,勿觸動為佳。恃眷念之深,必不罪。干浼,悚息!悚息!

與程懿叔二首

稍不聞問,思企增劇。比日起居何如,貴眷各安勝。廣東近亦得書,甚安。子由使虜亦還矣。某近忽苦腰痛,在假數日。今雖強出視事,尚未全健,已乞宣城或宮觀去。此雖暫病,亦欲漸為退休之計耳。吾弟治績遠聞,當即召用,少慰公議。

承拜命,移漕巴峽,薄慰衆望。方欲奉書,使至,辱教字,且審起居清勝。懿叔才地治狀,當召還清近,此何足道。得一省墳墓,仍見親知,為可賀耳。衰病疲厭,何時北趨歸路,仰羨而已。知在江上,咫尺莫緣一見,臨紙惘惘。

荅聞復上人

辱書并詩,誦味不釋手,感慰之極。比日起居何如?示諭欲以高文發明儒釋,固所望於左右也。某數日病在告,今日頗快,來日欲出視事,然尚少力。粗和得來詩,未能盡意。花瓷不難得,但去人已負重,後信當致也。詩中似欲之,故及。未相見間,萬萬自愛。

與趙德麟二首

候吏來,特承書教,禮意兼重,感怍不已。比日起居何如?養疴便郡,得親宗彥,幸甚。行役迫遽,裁謝草略,想蒙恕察。

明守一書,託為致之。育王大覺禪師,仁廟舊所禮遇。嘗見御筆賜偈頌,其略云「伏覩大覺禪師」,其敬之如此。今聞其困於小人之言,幾不安其居,可歎!可歎!太守聰明老成,必能安全之。願公因語款曲一言。正使凡僧,猶當以仁廟之故加禮,而況其人道德文采,雅重一時乎?此老今年八十二,若不安全,當使何往,恐朝廷聞之,亦未必喜也。某方與撰宸奎閣記,旦夕附去,公若見此老,當為致意。

與大覺禪師璉公二首

奉別二十五年,幾一世矣,會見無時,此懷可知。到此日欲奉書,因循至今。辱書,具審起居安隱。南方耆舊彫落,惟明有老師,杭有辯才,道俗所共依仰,蓋一時盛事。此來,時得從辯才游,老病昏塞,頗有所警發,恨不得一見老師,更與鑽磨也。歲暮,山中苦寒,千萬為衆自重。

要作宸奎閣碑,謹以撰成。衰朽廢學,不知堪上石否?見參寥說,禪師出京日,英廟賜手詔,其略云「任性住持」者,不知果有否?如有,竊請錄示全文,欲添入此一節,切望仔細錄到,即便添入。仍大字寫一本付侍者賫歸上石也。惟速為妙。碑上別作一碑首,如唐以前制度。刻字額十五字,仍刻二龍夾之。碑身上更不寫題,自古制如此。最後方寫年月,撰人銜位姓名,更不用著立石人及在任人名銜。此乃近世俗氣,極不典也。下為龜趺承之。請令知事僧依此。

與大別才老三首

專人來,辱書,伏承法體清勝,甚慰想望。山門虛寂,長夏安隱,燕坐湛然,得無所得?無緣面話,惟萬萬自重。

昨日辱訪,冗迫,未遑詣謝。領手教,具審法履勝常,為慰。語錄蒙借,開發蒙鄙,為惠甚厚。

衰疾無狀,衆所鄙遠。禪師超然絕俗,乃肯惠顧,此意之厚,如何可忘。還山以來,道體何如,相見杳未有期。日深馳仰,寒凝,為衆自重。

與承天明老五首

近辱臨訪,紛冗不遂款接,愧企無量。比日道體何如?法涌赴闕,道俗一意,皆欲公嗣此道場。緣契已定,想便屈臨,副此誠仰。餘非面莫究。

人還,辱書,蒙峻拒,不識道眼有何採擇,深所未喻也。衆意甚堅,雖百却不已。幸早戒途。比日起居何如?即見,不復覼縷。

衆詣漕臺敦請,已許為行下。相次新太守過此,當力求之,想亦必勸行,吾師豈能盡違之耶?至時不免來此,不如今日赴衰病之請,却非世情也。

法涌始者甚不欲赴法雲,而張都尉之請既堅,遂不能違,亦云緣契在彼,非力辭之可免。法涌既不得免,則吾師今者亦必無緣辭避。幸便副衆心,毋煩再三也。欽企!欽企!

適辱書,知不違衆,願即當西渡,喜慰之至。比日法履康勝。某雖被旨去郡,猶能少留,及見升堂,聞第一義也。

與佛印禪師三首

治行草草,不復上問,忽奉手筆,曠若發蒙。且審比日戒體輕安,又承退席雲臥,尤仰高風也。未緣展晤,引跂尤劇。

久不奉書,忽辱惠教,具審徂暑戒體輕安。承有金山之召,應便領徒東來,叢林法席,得公臨之,與長蘆對峙,名壓淮右,豈不盛哉!渴聞至論,當復咨叩。惟早趣裝,途中善愛。

塵勞袞袞,忽得來書,讀之如蓬蒿藜藿之逕而聞謦欬之音,可勝慰悅。且審即日法履輕安,又重以慰也。某蒙恩擢寘詞林,進陪經幄,是為儒者之極榮,實出禪師之善禱也。餘熱,千萬自重。

與孫正孺二首

數日前,因來人奉書必達。比日,伏想履茲餘熱,起居佳勝。某已八上章乞郡,旦夕必有指麾,且輟忙。為公作得送行詩跋尾,以先祖諱故,不欲作冠篇也。未由會合,千萬保愛。

某頑健稍勝昔日。老兄眠食不衰否?闊遠無他囑,惟倍萬保嗇而已。勿將作汎汎常語過耳也,千萬!千萬!入石時,莫用邊花欄界之類。古碑惟石上有書字耳,少著花草欄界,便俗狀也。不罪!不罪!偶與子由飲半盞酒,便大醉,不成字。

與王元直

別久思詠,春深,不審起居佳否。眷愛各康勝。某與二十七娘甚安。小添、寄叔並無恙。新珠必甚長成,諸親各安。旅宦寡忭,思歸未由,豈勝恨恨。某為權倖所疾久矣,然捃摭無獲,徒勞掀攪,取笑四方耳。不煩遠憂,未緣會面,惟冀以時珍衛。

荅王聖美

昨日庭中望見,喜慰久渴。辱教,伏承尊體佳勝。無緣造門,尚冀邂逅,復少須臾。人還,布謝草草。

荅青州張秘校

承攜長牋下訪,不克迎奉為愧,經宿,伏惟尊履佳勝。示諭,乃宰物者之事,非不肖所能致也。幸賜深亮。

與王慶源之子

某自去歲聞宣義叔丈傾逝,尋遞中奉慰踈,必已聞達。爾後紛冗少暇,繼以行役不定,久闕書問,愧悚不已。叔丈平昔以文行著稱閭里,於場屋晚乃少遂,終不振顯。惟望昆仲力學砥礪。以顯揚不墜為心,乃末戚區區之望也。因信惠一二字。

與王正夫朝奉三首

遞中辱書,人至,復枉手示,并增感慰。即日起居如宜。襄事薄遽,哀苦至矣。無由助執紼。臨紙惋歎,尚冀寬中毋毀,以就遠業。

大年哀詞,恨拙訥不盡盛德,聊塞孝心萬一。何日西行,傾想之極。曹子方因會,致區區。

惠示誌文,伏讀感歎。拙詞何足刻石,愧愧。子方見過,聞動止為慰。餘非面莫究。

荅楊禮先三首

新歲,日欲往見,紛紛未由。辱簡,承尊體已安復,感慰兼集。厚貺狨皮、石硯、蠟燭,物意兩重,不敢違命,但有愧灼。

話別草草,惘然不已。信宿起居佳勝,明日果成行否?拙詩,聊發一笑。

久闊暫聚,喜慰不可言。但苦都下紛紛,不盡款意。別來思仰增劇。亟辱手教,承已到郡,起居康福,眷愛各無恙。寄示石刻,暴揚鄙拙,極為悚怍。衰病懷歸,又復歲暮,牢落可知。切想坐潁之餘,日與知舊往還,此樂可羨也。

與潮守王朝請滌二首

承寄示士民所投牒及韓公廟圖,此古之賢守留意於教化者所為,非簿書俗吏之所及也。顧不肖何足以記此。公意既爾,衆復過聽,亦不敢固辭。但迫行冗甚,未暇成之,願稍寬假,遞中附往也。子野誠有過人,公能禮之,甚善。向蒙寵惠高文,欽味不已,但老懶廢學,無以塞盛意,悚怍不已。

承諭欲撰韓公廟碑,萬里遠意,不敢復以淺陋為詞。謹以撰成付來价,其一已先遁矣。卷中者,乃某手書碑樣,止令書史錄去,請依碑樣,止模刻手書。碑首既有大書十字,碑中不用再寫題目,及碑中既有太守姓名,碑後更不用寫諸官銜位。此古碑制度,不須徇流俗之意也。但一切依此樣,仍不用周回及碑首花草欄界之類,只於凈石上模字,不著一物為佳也。若公已替,即告封此簡與吳道人勾當也。

與吳子野

文公廟碑,近已寄去。潮州自文公未到,則已有文行之士如趙德者,蓋風俗之美,久矣。先伯父與陳文惠公相知,公在政府,未嘗一日忘潮也。云潮人雖小民,亦知禮義,信如子野言也,碑中已具論矣。然謂瓦屋始於文公者,則恐不然。嘗見文惠公與伯父書云:嶺外瓦屋始於宋廣平,自爾延及支郡,而潮尤盛。魚鱗鳥翼,信如張燕公之言也。以文惠書考之,則文公前已有瓦屋矣。傳莫若實,故碑中不欲書此也。察之。

荅龜山長老四首

忽辱書,感慰無量。比日法履佳否?名為實賓,學者之意,師何用此。重煩示諭,過當。未緣展晤,千萬為衆自重。

張君子都尉,聞是舊檀越。為奏海照之號,今託林承議附納敕牒,請作一書致君子,貴知到也。本欲為書海照堂大字,作牌納去,屢寫皆不佳,不可用。待非久告文安國為作篆字也。

奉別忽半年,思仰無窮。比日履茲餘寒,法體何如?側聞居山漸久,道俗嚮服。新命既下,想慰衆意。未瞻奉間,千萬以時自重。

前者過謁,雖不款留,然開慰已多矣。辱書,審聞別後法履清勝。山門久隳,經始為勞,然龍象所在,淮山已自改觀矣。未期會集,幸為衆自愛。

與佛印禪師二首

阻闊,忽復歲暮。忽枉教翰,具審法履佳勝。久不至京,只衰疾倦於游從,無有會晤之日,惟冀良食自愛。煩置白掛,甚愧厚意。賜茶五角,聊以將意。餘冀倍萬保練。

人至,承誨示,知俶裝取道,會見不遠,豈勝欣慰。向冷,跋涉自愛。

荅王定國二首潁州

辱書,感慰。謗燄已熄,端居委命,甚善。然所云百念灰滅,萬事懶作,則亦過矣。丈夫功名在晚節者甚多,定國豈愧古人哉!某未嘗求事,但事來,即不以大小為之。在杭所施,亦何足道,但無所愧怍而已。過蒙示諭,慚汗。若使定國居此,所為當更驚人,亦豈特止此而已。本州職官董華,密人,能具道政事,歎服不已,但恨公命未通爾。靜以待之,勿令中塗齟齬,自然獲濟。如國手棋,不煩大段用意,終局便須贏也。

張公臥病,不勝憂懸。急要文集,不敢不付去。在任二年,到京數月,無頃刻暇時。公屬我,文集當有所刪潤,雖不肖豈敢如此。然公知我之深,舉世無比,安敢復有形跡,實願傾副公意萬一,故不敢草草編錄。到潁,方有少暇,正欲編次,而遽索之,且乞定國一言,檢閱既了,仍以相付,幸也。

與趙德麟二首

數日不接,思渴之至。衝冒風雪,起居何如,端居者知愧矣。佛陀波利之虐,一至此耶?乃知退之排斥,不為無理也。呵呵。酒二壺迎勞,惟加鞭!

昨日幸接笑語。今日知舉掛,聞之後時,不及往慰,悚息!悚息!三日臂痛,今日幸減,錄舊詩一篇奉呈。聞公亦欲借示詩稿,幸付去人。上清宮成而有德音,意謂守臣當有賀表,如何?如何?謀之於公,幸略垂示。

與辯才禪師

別來思仰日深,比來道體何如?某幸於鬧中抽頭,得此閑郡,雖未能超然遠引,亦退老之漸也。思企吳越諸道友及江山之勝,不去心。或更送老請會稽一次,老師必能為此一郡道俗少留山中,勿便歸安養,不肖更得少接清游,何幸如之。惟千萬保愛。

荅參寥二首

兩得手書,具審法體佳勝。辯才遂化去,雖來去本無,而情鍾我輩,不免悽愴也。今有奠文一首,并銀二兩,託為致茶果一奠之。潁師得書,且喜進道。紙尾待得閑寫去。餘惟萬萬自重。

某在潁,一味適其自得也。承惠家園新茗,珍感之至。紫衣腳色已付錢,今冬必得。已託王晉卿取附遞至智果也。四公子亭他輩非吝,但近日人言尤可畏,薄惡之甚,故未可也。必深悉此。潁上人道業必進,託為傳語。聰公病懶不寫書,不訝!不訝!邁已赴河間,來書續附去次。少游近致一場鬧,皆羣小忌其超拔也。今且無事,閑知之。

與汪道濟二首

專使至,辱書,感服存記。且審比來起居佳勝,甚慰馳仰。未卜會見,惟祈保練。

某見報移汶上,而敕未下,老病不堪寄任,方欲力辭,未知得免否?令子日夕相見,甚安,知之。

與范純父侍郎二首

到潁半年,始此上問,懶慢之罪,踧踖無地。中間辱書及承拜命貳卿,亦深慶慰。然公議望公在禁林,想即有此拜也。春暖,起居何如?某移廣陵,甚幸。舍弟欲某一到都下乞見,而行路既稍迂,而老病務省事,且自潁入淮矣。不克一別,臨書惘惘。

某衰病日侵,而使客旁午,高麗復至,公私勞弊,殆不能堪。但以連歲災傷,不敢別乞小郡。然來年闕食之憂,未知攸濟,日俟罪譴而已。李唐夫一宅甚安,沉酣江山,旬日忘歸,非久赴任也。

與明父權府提刑

到官半歲,依庇德宇,獲遂解去,感服深矣。臨行寵餞再三,益愧眷厚。別後,切想起居佳勝。某已達泗上,迎送人等謹遣還府。今日留一飰,晚遂發去。愈遠左右,回望悵然。尚冀保練,以須顯拜。

與孔毅父二首

到揚吏事清暇,而人事十倍於杭,甚非老拙所堪也。熟觀所歷數路,民皆積欠為大患。仁聖撫養八年,而民未蘇者,正坐此事耳。方欲出力理會,誰肯少助我者乎?此間去公咫尺耳,而過往妄造言語者,或言公欲括田而招兵,近聞得皆虛,想出於欲邀功賞而不願公來者乎?事之濟否,皆天也,君子盡心而已。無由面見,臨紙惘惘。

到此得所賜書,即於遞中上謝,豈不達耶?續蒙示諭王景尋文集,某猶及從其人游,當依所教。然近日士大夫以某不作銘誌,故變文為集引耳。已屢辭之,今恐未可遽作也。不罪!不罪!前日得舍弟書報,志公婢偶傷火湯,初甚驚惋,連得書,已全安無痕矣。恐要知。在京數日,見其慧利長進,無病,後母撫之如己出也。除夜紛紛,奉啟不謹。

與范純夫四首

別後不一奉書,懶慢之罪,未有以解,然別時亦先自陳矣。比日履茲初冬,起居佳勝。切聞屢進拜,喜抃無量。與子功同侍邇英,此最縉紳之所榮慕。又聞有旨許講罷奏事,想日有補正也。未緣會合,千萬自重。

奉書不數,愧仰可知。辱手教,且審起居佳勝為慰。某凡百粗遣,聞天官之除,老病有加,那復堪此。即當力辭,乞閑郡爾。側聆大用,以快羣望。未間,千萬以時自重。

忠文公碑,固所願託附,但平生本不為此,中間數公蓋不得已,不欲卒負初心。自出都後,更不作不為,已辭數家矣。如大觀其一也。今不可復寫,千萬亮察。魯直日會,且致區區。兩辱書皆未荅。直懶爾,別無說。然魯直不容我,誰復能容我者?

前日見報,知新拜,即欲奉書為賀。又恐草草,念行投間迫猝,未能便如禮,故不免發數字,想不深訝。不寐之喜,豈獨以樂正好善之故耶?更不必盡談。公議所屬,想公有以處之矣。私意但望公不力辭,若又力辭,乃似辭難矣。餘亦見子由書中。乍熱,起居如何?乍遠,千萬為道自愛。

荅趙德麟二首

人來,辱書。伏審履茲畏暑,起居佳勝為慰。見念之深,正如懷仰之意。不肖獨賴晁無咎在此,方憂其去,若果得德麟為代,真天假老拙也。既未欲來此寄居,常令為於高郵尋安下處,續當馳報也。未問,萬萬自重。

別後思仰不可言。竊計起居佳勝。得舍弟書,奉太夫人久服藥,近已康復,伏惟懽慶。到郡兩月,公私勞冗,有稽上問,想未深責。會合未期,惟冀侍奉外,千萬保重。

與人三首

欽服下風,為日久矣,遲暮相從,傾蓋如故。非氣類自然,抑宿昔緣契也。人來,辱手教。得聞起居勝常,堂上康福,感慰深矣。某凡百如故。又得無咎切磨,知幸。

久別,思詠日深,衰疾多故,人事弛廢。過蒙手書存錄,益用愧負。比日起居佳勝。如聞已有召命,想即超用,以慰公論。未間,萬萬為國自重。

出守幸獲相聚,每得見,翛然忘懷,為益多矣。別來起居何如?到揚,人事紛紛,坐想清游,可復得哉!乍熱,千萬自重。

與范子功四首

見舍弟說,知得雍信,幼孫夭逝,聞之怛然。便欲往見,從者已散去。竊想慈念之深,不能無動,然竟亦何益。惟千萬以理照遣,旦夕面究。

辱教,承晚來起居佳勝,團茶及匣子香藥夾等已領,珍感!珍感!栗子之求,不太廉乎?便不得更送一箇篦籬耶?呵呵。

宿來起居佳勝。已馳簡邀伯揚,來日會啟聖,公能枉轡,甚幸。子由明日奠酹後,便往啟聖,公可到彼早食也。某略到押賜處,便往。

廣嚴之會,謹如教,計必請陳四也。分惠佳茆,感感。獨飲一杯,遂醉,書不成字。

荅李方叔六首

別久,音問缺然。忽承惠教,愧仰何勝。秋暑未過,起居何如?未由會面,萬萬順時珍重。

專人辱啟事長書,及手簡累幅,意貺甚厚,非所敢當。又蒙教以不逮,非君子直亮,期人之遠,何以及此。然衰病之餘,豈任此責,愧悚之極。比日起居佳勝。惠示狨皮等物,皆所不敢當,禮曹之傳,蓋妄也。信竹奄元不發,却付來人。蓋近日親知所寄示,一切辭之,非獨於左右也。千萬恕察。知非久入京,見訪,幸甚。未間,千萬珍重。不宣。

前日所貺高文,極為奇麗。但過相粉飾,深非所望,殆是益其病耳。無由往謝,悚汗不已。

近者雖獲屢見,迫於多故,不盡區區。別來辱書,且喜體中佳勝。某方杜門請郡,章四上未允,方更請耳。會見未可期,惟千萬順時自愛。至禱。

前日辱訪,客衆,不及款話,兩三日又無緣接奉,思企不可言。手教為貺,慚感無量。苦寒,諸況何如?常日不獨以禁令不得瞻奉,又以差館伴,紛紛殊不暇也。衰病疲曳,欲脫而不可得,可勝歎耶?

連日殿門祗候,不果致問。辱簡,承起居佳勝。來日行香罷,又須一弔康公,晚乃歸。方叔能枉訪夜話為別,甚幸。餘留面話。

荅潘彥明

辱書,感慰無量。比日起居何如?別來不覺九年,衰病有加,歸休何日?往來紛紛,徒有愧歎。知東坡甚葺治,故人仍復往還其間否?會合無期,臨紙悵惘。

與鞠持正二首

兩日薄有秋氣,伏想起居佳勝。蜀人蒲永昇臨孫知微水圖,四面頗為雄爽。杜子美所謂「白波吹素壁」者,願挂公齋中,真可以一洗殘暑也。近晚,上謁次。

知腹疾微作,想即平愈。文登雖稍遠,百事可樂。島中出一藥名白石芝者,香味初若嚼茶,久之甚美,聞甚益人,不可不白公知也。白石芝狀如石耳,而有香味,惟此為辨,秘之!秘之!

荅趙德麟三首還朝

累辱手教,感慰無量。比日起居佳勝。大禮日近,隨分冗迫,未得即見賢者,深增悵惘也。乍寒,萬萬以時自重。

紛紛尚未暇往見,思企之極。陰寒,起居佳勝否?甘釀佳貺,輒踐前言,作賦,可轉呈安定否?無事見臨,幸甚。

辱教,承台候佳勝。拙疾猶未退,尚潮熱惡寒也。來日必赴盛會,未得,後日猶恐當謁告也。辱意甚寵,適會如此,非所願。幸千萬加恕。子由固當馳赴也。穆公且喜漸安。臥病書此,不謹。

與人三首

吏役往還,得見風采,為幸已多。重承存錄,延顧極厚,感佩無量。自別來,一向冗迫,不即裁謝,慚負可知。令子齋郎至,領手教,且審起居佳勝。乍此暌隔,翹想日深。尚冀珍調,少慰鄙願。

辱示長牋,詞旨過重。適少冗迫,來使不敢久稽,未及占詞為荅,想知照未甚訝也。惶恐!惶恐!疊蒙惠長松以扶老病,感佩不可言。天覺臨別時,亦許寄來,因到彼,可為督之。藥名品,方狀精詳之極,非故人留意之深,何以及此。未有以荅厚意,但積悲感。都下委示及。

疊辱臨訪,欲少款奉。多事因循,繼以臥病,負愧深矣。知明日啟行,無緣面別,尚冀保練。

與王賢良

近辱臨訪,連日紛冗,不及款奉。竊惟起居佳勝。寵示新作,感服至意。

荅楊濟甫

久以私撓不作書,累蒙惠問,且審起居佳勝,為慰。衰年責咎,移殃家室。此月一日以疾不起,痛悼之深,非老人所堪,奈何!奈何!又以受命出帥定武,累辭不獲,須至勉強北行。家事寥落,懷抱可知。因見青神王十六秀才,亦為道此。會合何時,臨書悽斷。惟千萬順時自愛。

與子安兄四首

十九郎兄弟遠至,特蒙手誨,恭審比來尊體佳勝,甚慰繫望。骨肉久別乍聚,問訊親舊,但有感歎。知兄杜門守道,為鄉里推愛。弟久客倦游,情懷常不佳。日望歸掃墳墓,陪侍左右耳。方暑,敢冀以時自重。

往蒙示先伯父事跡,但有感涕,專在卑懷。重承誨諭,惶悚之至。正冗迫中,不敢久留來人。未暇寫諸親知書,乞為致意,非久徧發也。

墓表又於行狀外尋訪得好事,皆參驗的實。石上除字外,幸不用花草及欄界之類。才著欄界,便不古,花草尤俗狀也。唐以前碑文皆無。告照管模刻子細為佳。不罪!不罪!

每聞鄉人言,四九、五九兩姪為學勤謹,事舉業尤有功,審如此,吾兄不亡矣。惟深念負荷之重,益自修飭,乃是顏、閔之孝,賢於毀頓遠矣。此間五郎、六郎乍失母,毀痛難堪。亦以此戒之矣。吾兄清貧遭此,固不易處。某亦為一年兩喪,困於醫藥殯斂,未有以相助,且只令楊濟甫送二千為一奠,餘俟少暇也。

與聖用弟三首

聖用小二秀才弟。別後冗迫,不即奉書,想未訝也。比日體中佳安。今日榜出,且喜小十捷解,喜慰之極。此郎君為學勤至,文詞成就,來春必殊等也。前賀無疑。向聞弟當復入來,想必成行也。小十甚安健,日夕相見,不用憂。未相會間,千萬保愛。子由為朝陵去,未及奉書。

十郎司理不及別作書。初官,但事事遵稟小二叔教誨。官事勿茍簡,公勤靜恕,勿急求舉主,曹事辦集,上官必不汝遺。劉漕行父,叔與之契舊,因見,但道此意,俟到定州款曲作書也。餘惟侍奉外多愛。夜中,目昏不成字,勿訝!勿訝!

方叔兄未及拜書,且為致意。子安三哥近有書,未及再上狀,因見,亦為致懇。

與子由赴定州

某為迫行事冗,不及作孫子發書,乞為致意。近者奏辟,吏部胥子初妄執言,本官係合入遠人,礙辟舉條,及反覆詰之,乃始伏云。若今年九月二十七日本官成資後別無遺闕,即不該入遠,可以奏辟。某尋有公文申部,乞會問本州,即見得成資已前有無遺闕。凡爭數日,乃肯據狀會同,請與孫子發言,略說與本州官員,言早與果決分明,回一成資無遺闕文字來,免為猾胥妄生枝節。或更孫宣德與一願就及本州官員及所頃替非有服親一狀,尤佳。京師,大抵官不事事而吏橫也。

與參寥

吳子野至,出潁沙彌行草書,蕭然有塵外意,決知不日脫穎而出,不可復沒矣。可喜!可喜!近遞中附呂丞相所奏妙總師號牒去,必已披受訖。即日起居何如?某來日出城赴定州,南北敻隔。然請會稽之意,終未已也。更當俟年歲間耳。未會間,千萬善愛。

荅范純父

所示連日入問聖候,極是!極是!見說執政逐日入問,宗室亦逐日問候也。已將簡報錢尹,令府中差人徧報諸公矣。

與孫子發二首

專人來辱書,承近日尊體佳勝。蒙許就辟,慰浣深矣。奏檢附呈已發訖。某行期不過九月半間,會見不遠,更祈順時自重。

貴眷各計安勝,公宇已令粗葺,什物麄陋,然亦粗足。更有幹,示喻。途中幸不滯留,早到慰勤遲,幸也。

與錢濟明二首

別後至今,遂不上問,想察其家私憂患也。遠辱專使手書,且審侍奉起居康勝,感慰兼集。老妻奄忽,今已半年,衰病豈復以此自纏。但晚景牢落,亦人情之不免。重煩慰諭,銘佩至意。然公亦自有愛女之戚初不知,奉踈後時,慚負不已。出守中山,謂有緩帶之樂,而邊政頹壞,不堪開眼,頗費鋤治。近日逃軍衰止,盜賊皆出疆矣。幕客得李端叔,極有助。聞兩浙連熟,呻吟瘡痍,遂一洗耳。何時會合,臨書惘惘。

寄惠洞庭珍苞,塞上所不識,分餉將吏,並戴佳貺也。無以為報,親書松醪一賦為信,想發一笑也。近得單季隱書云:公有一癇藥方,極神奇。某長孫有此病,多年不差,可見傳否?如許,幸遞中示及。

與孫子發二首南遷

人還,辱教,具審別後起居佳勝,貴眷各康寧,至慰!至慰!某到郡甚健。忝鄉且親,平時不為不知公,因此行,觀公舉措,方恨前此知公未盡,勉進此道為朋友光寵。餘惟萬萬以時自愛。

子發以古人自期,信道深篤,雖窮達在天,未可前定,然必有聞於時而傳於後也。幸益自愛重,以究遠業。臨行,不盡區區。

與開元明師二首

辱簡,并惠扇碑,及借示木石等,皆佳妙。但去長物為陸行計,無所置之,謹留筆一束,以領雅意。餘回納,不訝!不訝!

辱書,具審法履佳勝。且知從者嘗至符離,見待久之,感愧深矣。借示跋尾石刻,足見存誠篤至,却附來人納上元本。未會集間,千萬珍重。

與任德翁

半月不面,思仰深劇。辱書,承孝履如宜。金陵雖久駐,奉伺不至,知亦留滯如此。某在磁湖夾阻風已累日,今日風亦不苦順,且寸進前去,恐亦未能遠也。不知德翁今晚能到此否?傾渴之至。

與張元明二首

前日承追餞南都,又送子由至筠,風義之厚,益增感慨。比日具審起居佳勝。萬里之別,後會杳未有期。伏乞善加保練。

遠辱專人惠書,輔以藥物,極濟所乏,衰疾有賴矣。感刻!感刻!不知何時還蜀中,自此音問遂隔,曷勝惘惘。

與黃元翁

某垂老投荒,衆所鄙遠,見孫提點言,獨有存恤孤旅之意,感激不已。到治下當作陸行,必留數日款見也。

荅劉無言

此行但有感恩知罪,省分絕欲。守此四言,行之終身,庶保餘年,得還田畝,但未知有無後命爾。

與孫子發三首

別來思企不可言。比日尊體何如?某蒙庇粗遣,旦夕離南都,如聞言者尚紛紛,英州之命,未保無改也?凡百委順而已。幸不深慮。愈遠,萬萬以時自重。

郡中諸公,未能一一奉狀,因見,各為致意。過真定,見楊采朝議。此人有實學隱德,河朔似此者,以一二數矣。其子迪簡亦善吏,某已舉之矣。欲告提刑大夫來年一京削,敢煩子發為道此懇,或持此簡呈憲使,又幸。

一起寫書十六七封,不能復謹,勿罪!勿罪!

與程德孺

在定辱書,未裁荅間,倉猝南來,遂以至今。比日竊惟起居佳勝。老兄罪大責薄,未塞公議,再有此命,兄弟俱竄,家屬流離,汙辱親舊。然業已如此,但隨緣委命而已。任德翁同行月餘,其見老兄處憂患,次第可具問,更不詳書也。懿叔赴闕今何在?因書道區區。後會無期,臨書惘惘。餘熱,萬萬以時珍重。

荅錢濟明三首惠州

專人遠辱書,存問加厚,感悚無已。比日,郡事餘暇,起居何如?某到貶所,闔門省愆之外,無一事也。瘴鄉風土,不問可知,少年或可久居,老者殊畏之。唯絕嗜欲、節飲食,可以不死,此言已書諸紳矣。餘則信命而已。近來親舊書問已絕,理勢應爾。濟明獨加厚於舊,高義凜然,固出天資。但愧不肖何以得此。會合無期,臨紙愴恨。

近在吳子野處領手教,尚稽荅謝,愧悚之至。遠蒙差人,固佩荷契義,而卓契順者,又可奇也。無以荅其意,與寫數紙,公可取一閱也。寄惠白术,極所欲得也。牋格甚高,想見風裁,回信惟有紫團參一板,疑可以奉親故,不可以微鮮為愧也。兩兒子曾拜見否?凡百想有以訓之。幼子過相隨,甚幹事,且不廢學。蒙令子惠書,回荅簡率,一一封納,必不罪也。

嶺南家家造酒,近得一桂酒法,釀成不減王晉卿家碧香,亦謫居一喜事也。有一頌,親作小字錄呈,切勿示人,千萬!千萬!

荅張嘉父

久不奉書,過辱不遺,遠枉教尺,具審起居佳勝,感慰交集。著述想日益富。示諭治春秋學,此學者本務,又何疑焉。此書自有妙用,學者罕能領會,若求之繩約中。乃近法家者流,苛細繳繞,竟亦何用。惟丘明識其妙用,然不肯盡談,微見端兆,欲使學者自見之,故僕以為難,蓋嘗悔少作矣,未敢輕論也。凡人為文,至老,多有所悔。僕嘗悔其少矣,然著成一家之言,則不容有所悔。當且博觀而約取,如富人之築大第,儲其材用既足,而後成之,然後為得也。愚意如此,不知是否?夜寒,筆凍眼昏,不罪!不罪!

荅徐得之二首

張君來,辱書存問周至,感激不已。即日哀慕之餘,孝履如宜。某到惠已半年,凡百粗遣,既習其水土風氣,絕欲息念之外,浩然無疑,殊覺安健也。兒子過頗了事。寢食之餘,百不知管。過亦頗力學長進也。子由頻得書,甚安。一家今作四處,住惠、筠、許、常也,然皆無恙。得之見愛之深,故詳及之,不須語人也。瞻企邈然,臨書惘惘。乍熱,惟萬萬節哀順變自重。

詹使君,仁厚君子也,極蒙他照管,仍不輟攜具來相就。極與君猷相善,每言及,相對悽然。君猷諸子得耗否?十四郎後來修學如何?

荅吳秀才

人來,領書,且喜尊體佳勝。并示歸鳳賦,興寄遠妙,詞亦清麗,玩味爽然。然僕方杜門念咎,不願相知過有粉飾,以重其罪。此賦自別有所寄,則善,不肖決不敢當,幸察之!察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