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後集
   卷七

詩八十九首

汲江煎茶

活水還須活火烹,唐人云:茶須緩火炙,活火煎。自臨釣石取深清。
大瓢貯月歸春甕,小杓分江入夜瓶。
茶雨已翻煎處腳,松風忽作瀉時聲。
枯腸未易禁三碗,坐數荒村長短更。

予來儋耳得吠狗曰烏觜甚猛而馴隨予遷合浦過澄邁泅而濟路人皆驚戲為作此詩

烏喙本海獒,幸我為之主。食餘已瓠肥,終不憂鼎俎。
晝馴識賓客,夜捍為門戶。知我當北還,掉尾喜欲舞。
跳踉趁僮僕,吐舌喘汗雨。長橋不肯躡,徑度清深浦。
拍浮似鵝鴨,登岸劇虓虎。盜肉亦小疵,鞭箠當貰汝。
再拜謝恩厚,天不遣言語。何當寄家書,黃耳定乃祖。

澄邁驛通潮閣二首

倦客愁聞歸路遙,眼明飛閣俯長橋。
貪看白鷺橫秋浦,不覺青林沒晚潮。

餘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陽招我魂。
杳杳天低鶻沒處,青山一髮是中原。

泂酌亭詩并引

瓊山郡東,衆泉觱發,然皆冽而不食。丁丑歲六月,軾南遷過瓊,始得雙泉之甘于城之東北隅,以告其人,自是汲者常滿,泉相去咫尺而異味。庚辰歲六月十七日,遷于合浦,復過之。太守承議郎陸公,求泉上之亭名與詩。名之曰泂酌,其詩曰:

泂酌彼兩泉,挹彼注茲。一瓶之中,有澠有淄。
以瀹以烹,衆喊莫齊。自江徂海,浩然無私。
豈弟君子,江海是儀。既味我泉,亦嚌我詩。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參橫斗轉欲三更,苦雨終風也解晴。
雲散月明誰點綴,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餘魯叟乘桴意,粗識軒轅奏樂聲。
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

自雷適廉宿於興廉村凈行院

荒涼海南北,佛舍如雞棲。忽此榕林中,跨空飛栱枅。
當門冽碧井,洗我兩足泥。高堂磨新磚,洞戶分角圭。
倒床便甘寢,鼻息如虹霓。僮僕不肯去,我為半日稽。
晨登一葉舟,醉兀十里溪。醒來知何處,歸路老更迷。

廉州龍眼質味殊絕可敵荔支

龍眼與荔支,異出同父祖。端如甘與橘,未易相可否。
異哉西海濱,琪樹羅玄圃。纍纍似桃李,一一流膏乳。
坐疑星隕空,又恐珠還浦。圖經未嘗說,玉食遠莫數。
獨使皴皮生,弄色映琱俎。蠻荒非汝辱,幸免妃子汙。

合浦愈上人以詩名嶺外將訪道南嶽留詩壁上云閑伴孤雲自在飛東坡居士過其精舍戲和其韻

孤雲出岫豈求伴,錫杖凌空自要飛。
為問庭松尚西指,不知老壯幾年歸。

梅聖俞之客歐陽晦夫使工畫茅庵己居其中一琴橫牀而已曹子方作詩四韻僕和之云

寂寞王子猷,回船剡溪路。迢遙戴安道,雪夕誰與度。
倒披王恭氅,半掩袁安戶。應調折絃琴,自和撚須句。

歐陽晦夫惠琴枕

中郎不眠仰看屋,得此古椽圍尺竹。
輪囷濩落非笛材,剖作袖琴徽軫足。
流傳幾處到淵明,臥枕綸巾酒新漉。
孤鸞別鵠誰復聞,鼻息齁齁自成曲。

留別廉守

編雚以荳豬,墐塗以塗之。小餅如嚼月,中有酥與飴。
懸知合浦人,長誦東坡詩。好在真一酒,為我醉宗資。

瓶笙詩并引

庚辰八月二十八日,劉幾仲餞飲東坡。中觴聞笙簫聲,杳杳若在雲霄間,抑揚往返,粗中音節。徐而察之,則出於雙瓶,水火相得,自然吟嘯,蓋食頃乃已。坐客驚歎,得未曾有,請作瓶笙詩記之。

孤松吟風細泠泠,獨蠒長繅女媧笙。
陋哉石鼎逢彌明,蚯蚓竅作蒼蠅聲。
瓶中宮商自相賡,昭文無虧亦無成。
東坡醉熟呼不醒,但云作勞吾耳鳴。

歐陽晦夫遺接网離琴枕戲作此詩謝之

攜兒過嶺今七年,晚塗更著黎衣冠。
白頭穿林要藤帽,赤腳渡水須花縵。
不愁故人驚絕倒,但使俚俗相恬安。
見君合浦如夢寐,挽須握手俱汍瀾。
妻縫接网離霧縠細,兒送琴枕冰徽寒。
無絃且寄陶令意,倒載猶作山公看。
我懷汝陰六一老,眉宇秀發如春巒。
羽衣鶴氅古仙伯,岌岌兩柱扶霜紈。
至今畫像作此服,凜如退之加渥丹。
爾來前輩皆鬼錄,我亦帶脫巾欹寬。
作詩頗似六一語,往往亦帶梅翁酸。

次韻王鬱林

晚塗流落不堪言,海上春泥手自翻。
漢使節空餘皓首,故侯瓜在有頹垣。
平生多難非天意,此去殘年盡主恩。
誤辱使君相收拭,寧聞老鶴更乘軒。

藤州江上夜起對月贈邵道士

江月照我心,江水洗我肝。端如徑寸珠,墮此白玉盤。
我心本如此,月滿江不湍。起舞者誰歟,莫作三人看。
嶠南瘴毒地,有此江月寒。乃知天壤間,何人不清安。
床頭有白酒,盎若白露溥。獨醉還獨醒,夜氣清漫漫。
仍呼邵道士,取琴月下彈。相將乘一葉,夜下蒼梧灘。

徐元用使君與其子端常邀僕與小兒過同游東山浮金堂戲作此詩

昔與徐使君,共賞錢塘春。愛此小天竺,時來中聖人。
松如遷客老,酒似使君醇。繫舟藤城下,弄月鐔江濱。
江月夜夜好,雲山朝朝新。使君有令子,真是石麒麟。
我子乃散材,有如木輪囷。二老白接网離,兩郎烏角巾。
醉臥松下石,扶歸江上津。浮橋半沒水,揭此碧鱗鱗。

送鮮于都曹歸蜀灌口舊居

籋盡霜須照碧銅,依然春雪在長松。
朝行犀浦催收芋,夜渡繩橋看伏龍。
莫歎倦游無駟馬,要將老健敵千鐘。
子雲三世惟身在,為向西南說病容。

送邵道士彥肅還都嶠

乞得紛紛擾擾身,結茅都嶠與仙鄰。
少而寡欲顏常好,老不求名語益真。
許邁有妻還學道,陶潛無酒亦從人。
相隨十日還歸去,萬劫清游結此因。

書韓幹二馬

赤髯碧眼老鮮卑,回策如縈獨善騎。
赭白紫騮俱絕世,馬中岳湛有妍姿。

將至廣州用過韻寄邁迨二子

皇天遣出家,臨老乃學道。北歸為兒子,破戒堪一笑。
披雲見天眼,回首失海潦。蠻唱與黎歌,餘音猶杳杳。
大兒牧衆稚,四歲守孤嶠。次子病學醫,三折乃粗曉。
小兒耕且養,得暇為書繞。我亦困詩酒,去道愈茫渺。
紛紛何時定,所至皆可老。莫學柳儀曹,詩書教氓獠。
亦莫事登陟,谿山有何好。安居與我游,閉戶凈洒掃。

贈鄭清叟秀才

風濤戰扶胥,海賊橫泥子。胡為犯二怖,博此一笑喜。
問君奚所欲,欲談仁義耳。我才不逮人,所有聊足已。
安能相付予,過聽君誤矣。霜風掃瘴毒,冬日稍清美。
年來萬事足,所欠惟一死。澹然兩無求,滑凈空棐几。

和孫叔靜兄弟李端叔唱和

病骨瘦欲折,霜髯籋更疏。喜聞新國政,兼得故人書。
秉燭真如夢,傾杯不敢餘。天涯老兄弟,懷抱幾時攄。

廣倅蕭大夫借前韻見贈復和荅之

生還粗勝虞,早退不如疏。垂死初聞道,平生誤信書。
風濤驚夜半,疾病送災餘。賴有蕭夫子,幽懷得少攄。

心閑詩自放,筆老語翻疏。贈我皆強韻,知君得異書。
滔滔沮叟是,綽綽孟生餘。一笑滄溟側,應無憤可攄。

王晉叔所藏畫跋尾五首

徐熙杏花

江左風流王謝家,盡攜書畫到天涯。
卻因梅雨丹青暗,洗出徐熙落墨花。

趙昌四季
芍藥

倚竹佳人翠袖長,天寒猶著薄羅裳。
揚州近日紅千葉,自是風流時世妝。

躑躅

楓林翠壁楚江邊,躑躅千層不忍看。
開卷例知歸路近,劍南樵叟為施丹。

寒菊

輕肌弱骨散幽葩,真是青裙兩髻丫。
便有佳名配黃菊,應緣霜後苦無花。

山茶

游蜂掠盡粉絲黃,落蕊猶收蜜露香。
待得春風幾枝在,年來殺菽有飛霜。

和黃秀才鑒空閣

明月本自明,無心孰為境。挂空如水鑒,寫此山河影。
我觀大瀛海,巨浸與天永,九州居其間,無異蛇盤鏡。
空水兩無質,相照但耿耿。妄云桂兔蟆,俗說皆可屏。
我游鑒空閣,缺月正凄冷。黃子寒無衣,對月句愈警。
借君方諸淚,一沐管城穎。誰言小叢林,清絕冠五嶺。

韋偃牧馬圖

神工妙技帝所收,江都曹韓逝莫留。
人間畫馬唯韋侯,當年為誰掃驊騮。
至今霜蹄踏長楸,圉人困臥涉壠頭。
沙苑茫茫蒺藜秋,風髮霧鬣寒颼颼。
龍種尚與駑駘游,長稭短豆豈我羞。
八鑾六轡非馬謀,古來西山與東丘。

題靈峰寺壁

靈峰山上寶陀寺,白髮東坡又到來。
前世德雲今我是,依希猶記妙高臺。

衆妙堂

湛然無觀古真人,我獨觀此衆妙門。
夫物芸芸各歸根,衆中得一道乃存。
道人晨起開東軒,趺坐一醉扶桑暾。
餘光照我玻瓈盆,倒射窗几清而溫。
欲收月魄餐日魂,我自日月誰使吞。

題馮通直明月湖詩後

老衍清篇墨未枯,小馮新作語尤殊。
呼兒凈洗涵星硯,為子賡歌墮月湖。
聞道牂江空抱珥,年來合浦自還珠。
請君多釀蓮花酒,準擬王喬下履鳧。南詔有西珥河,即古牂牁江也,河形如月抱珥,故名之西珥云。

次韻鄭介夫二首

一落泥塗跡愈深,尺薪如桂米如金。
長庚到曉空陪月,太歲今年合守心。
相與齧氈持漢節,何妨振履出商音。
孤雲倦鳥空來往,自要閑飛不作霖。

一生憂患萃殘年,心似驚蠶未易眠。
海上偶來期汗漫,葦間猶得見寅緣。
良醫自要經三折,老將何妨敗兩甄。
收取桑榆種梨棗,祝君眉壽似增川。

昔在九江與蘇伯固唱和,其略曰:我夢扁舟浮震澤,雪浪橫江千頃白,覺來滿眼是廬山,倚天無數開青壁。蓋實夢也。昨日又夢伯固,手持乳香嬰兒示予,覺而思之,蓋南華賜物也。豈復與伯固相見於此耶?今得來書,已在南華相待數日矣。感歎不已,故先寄此詩。

扁舟震澤定何時,滿眼廬山覺又非。
春草池塘惠連夢,上林鴻雁子卿歸。
水香知是曹谿口,眼凈同看古佛衣。
不向南華結香火,此生何處是真依。

次韻韶守狄大夫見贈二首

華髮蕭蕭老遂良。褚河南帖云,即日遂良須髮盡白,蓋謫長沙時也。一身萍挂海中央。
無錢種菜為家業,有病安心是藥方。
才疏正類孔文舉,癡絕還同顧長康。
萬里歸來空泣血,七年供奉殿西廊。邇英閣在延和殿西廊下。

森森畫戟擁朱輪,坐詠梁公覺有神。
白傅閑游空誦句,事見白樂天吳郡詩石記。拾遺窮老敢論親。事見子美贈狄明府詩。
東海莫懷疏受意,西風幸免庾公塵。
為公過嶺傳新唱,催發寒梅一信春。

次韻韶倅李通直二首

一篇瀧吏可書紳,莫向長沮更問津。
老去常憂伴新鬼,歸來且喜是陳人。
曾陪令尹蒼髯古,又見郎君白髮新。
回首天涯一惆悵,卻登梅嶺望楓宸。

青山只在古城隅,萬里歸來卜築初。
會見四山朝鶴駕,更看二李控鯨魚。
欲從抱朴傳家學,應怪中郎得異書。
待我丹成馭風去,借君瓊佩與霞裾。僕昔為開封幕,先公為赤令,暇日相與論內外丹,且出其丹示僕。今三十年,而見君曲江,同游南華,行山水間數日,道舊感歎,且勸我卜居于舒,故詩中皆及之。

狄韶州煮蔓菁蘆菔羹

我昔在田間,寒庖有珍烹。常支折腳鼎,自煮花蔓菁。
中年失此味,想像如隔生。誰知南嶽老,解作東坡羹。
中有蘆菔根,尚含曉露清。勿語貴公子,從渠醉羶腥。

李伯時畫其弟亮功舊宅圖

樂天早退今安有,摩詰長閑古亦無。
五畝自栽池上竹,十年空看輞川圖。
近聞陶令開三徑,應許揚雄寄一區。
晚歲與君同活計,如雲鵞鴨散平湖。

贈龍光長老

斫得龍光竹兩竿,持歸嶺北萬人看。
竹中一滴曹谿水,漲起西江十八灘。

贈嶺上老人

鶴骨霜髯心已灰,青松合抱手親栽。
問翁大庾嶺頭住,曾見南遷幾箇回。

贈嶺上梅

梅花開盡百花開,過盡行人君不來。
不趁青梅嘗煮酒,要看細雨熟黃梅。

予昔過嶺而南題詩龍泉鐘上今復過而北次前韻

秋風卷黃落,朝雨洗綠凈。人貪歸路好,節近中原正。
下嶺獨徐行,艱嶮未敢忘。遙知叔孫子,已致魯諸生。

過嶺二首

暫著南冠不到頭,卻隨北雁與歸休。
平生不作兔三窟,今古何殊貉一丘。
當日無人送臨賀,至今有廟祀潮州。
劍關西望七千里,乘興真為玉局游。

七年來往我何堪,又試曹谿一勺甘。
夢裏似曾遷海外,醉中不覺到江南。
波生濯足鳴空澗,霧繞征衣滴翠嵐。
誰遣山雞忽驚起,半巖花雨落毿毿。

留題顯聖寺

渺渺疏林集晚鴉,孤村煙火梵王家。
幽人自種千頭橘,遠客來尋百結花。
浮石已乾霜後水,焦坑閑試雨前茶。
只疑歸夢西南去,翠竹江村繞白沙。

予初謫嶺南過田氏水閣東南一峰豐下銳上俚人謂雞籠山予更名獨秀峰今復過之戲留一絕

倚天巉絕玉浮屠,肯與彭郎作小姑。
獨秀江南知有意,要三二別四三壺。

乞數珠一首贈南禪湜老

從君覓數珠,老境仗消遣。未敢轉千佛,且從千佛轉。
儒生推變化,乾策數大衍。道士守玄牝,龍虎看舒卷。
我老安能為,萬劫付一喘。默坐閱塵界,往來八十反。
區區我所寄,蹙縮蠶在繭。適從海上回,蓬萊又清淺。

鬱孤臺再過虔州,和前韻

吾生如寄耳,嶺海亦閑游。贛石三百里,寒江尺五流。
楚山微有霰,越瘴久無秋。望斷橫雲嶠,魂飛咤雪洲。
曉鐘時出寺,暮鼓各鳴樓。歸路迷千嶂,勞生閱百州。
不隨猿鶴化,甘作賈胡留。只有貂裘在,猶堪買釣舟。

虔守霍大夫監郡許朝奉見和此詩復次前韻

大邦安靜治,小院得閑游。贛水雨已漲,廉泉春水流。
同烹貢茗雪,一洗瘴茅秋。秋思生蓴鱠,寒衣待橘洲。
揚雄未有宅,王粲且登樓。老景無多日,歸心夢幾州。
敢因逃酒去,端為和詩留。舊篋藏新語,清風自滿舟。

贈虔州術士謝君

屬國新從海外歸,君平且莫下簾帷。
前生恐是盧行者,後學過呼韓退之。
死後人傳戒定慧,生時宿直斗牛箕。
憑君為算行年看,便數生時到死時。

虔州景德寺榮師湛然堂

卓然精明念不起,兀然灰槁照不滅。
方定之時慧在定,定慧寂照非兩法。
妙湛總持不動尊,默然真入不二門。
語息則默非對語,此話要將周易論。
諸方人人把雷電,不容細看真頭面。
欲知妙湛與總持,更問江東三語掾。

和陽行先用鬱孤臺韻

室空惟法喜,心定有天游。摩詰元無病,須洹不入流。
苦嫌尋直枉,坐待寸田秋。雖未麒麟閣,已逃鸚鵡洲。
酒醒風動竹,夢斷月窺樓。衆謂元德秀,自稱陽道州。
拔葵終相魯,辟穀會封留。用舍俱無礙,飄然不繫舟。

用數珠韻贈湜長老

嗣宗雖不言,叔寶猶理遣。東坡但熟睡,一夕一展轉。
南遷昔虞翻,卻掃今馮衍。古佛既手提,諸方皆席卷。
當年清隱老,鶴瘦龜不喘。和我彈丸詩,百發亦百反。
耆年日凋喪,但有犢角繭。時來窺方丈,共笑虎毛淺。

和猶子遲贈孫志舉

軒裳大爐鞲,陶冶一世人。從衡落模範,誰復甘饑貧。
可憐方回癡,初不疑嘉賓。頗念懷祖黠,瞋兒與兵姻。
失身墮浩渺,投老無涯垠。回看十年舊,誰似數子真。
孫郎表獨立,霜戟交重闉。深居不汝覿,豈問親與鄰。
連枝皆秀傑,英氣推伯仁。我從海外歸,喜及崆峒春。
新年得異書,西郭有逸民。陽行先以登真隱訣見借。小孫又過我,歡若平生親。
清詩五百言,句句皆絕倫。養火雖未伏,要是丹砂銀。
我家六男子,朴學非時新。詩詞各璀璨,老語徒周諄。
願言敦夙好,永與竹林均。六子豈可忘,從我屢厄陳。

南禪長老和詩不已故作六蟲篇荅之

鳳凰覽德輝,遠引不待遣。鷾鴯戀庭宇,倏忽來千轉。
那將坐井蛙,而比談天衍。蠹魚著文字,槁死猶遭卷。
老牛疲耕作,見月亦妄喘。東坡方三問,南禪已五反。
老人但目擊,侍者應足繭。最後六蟲篇,深寄恨語淺。

明日南禪和詩不到故重賦數珠篇以督之二首

未來不可招,已過那容遣。中間現在心,一一風輪轉。
自從一生二,巧歷莫能衍。不如袖手坐,六用都懷卷。
風雷生謦欬,萬竅自號喘。詩人思無邪,孟子內自反。
大珠分一月,細綆合兩繭。纍然挂禪牀,妙用夫豈淺。

朝來取飯化,乃是維摩遣。全鋒雖未露,半藏已曾轉。
說有陋裴頠,談無笑王衍。看經聊爾耳,遮眼初不卷。
三咤故自醒,一吷何由喘。請歸視故櫝,靜夜珠當反。
安居三十年,古衲磨山繭。持珠尚默坐,豈是功用淺。

用前韻再和霍大夫

文字先生飲,謂劉執中。江山清獻游。典刑傳父老,樽俎繼風流。
度嶺逢梅雨,還家指麥秋。自慚鴻雁侶,爭集稻粱洲。
野闊橫雙練,城堅聳百樓。行看鳳尾詔,卻下虎頭州。
君意已吳越,我行無去留。歸途應食粥,乞米使君舟。

用前韻再和許朝奉

高門元世舊,客路曉追游。清絕聞詩語,疏通豈法流。
傳家有衣缽,斷獄盡春秋。邂逅陪車馬,尋芳謝眺洲。
凄涼望鄉國,得句仲宣樓。恨賦投湘水,悲歌祀柳州。
何如五字律,相與一樽留。更約登塵外,歸時月滿舟。

用前韻再和孫志舉

人衆者勝天,天定亦勝人。鄧通豈不富,郭解安得貧。
驚飛賀厦燕,走散入幕賓。醉眠中山酒,夢結南柯姻。
寵辱能幾何,悲歡浩無垠。回視人間世,了無一事真。
灑掃古玉局,香火通帝闉。我室思無邪,我堂德有鄰。
所至為鄉里,事賢友其仁。之子富經術,蔚如井火春。
蜿蟺楚南極,淑氣生此民。唱高和自寡,非我誰當親。
譬彼嶰谷竹,翦栽侍伶倫。俗學吁可鄙,紙繒配芻銀。
聊將調癡鬼,亦復爭華新。願子事篤實,浮言掃譫諄。
窮通付造物,得喪理本均。期子如太倉,會當發陳陳。

崔文學申攜文見過蕭然有出塵之姿問之則孫介夫之甥也故復用前韻賦一篇示志舉

象服盛簪珥,豈是邢夫人。弊衣破冠履,可憐范叔貧。
君看崔員外,晚就觀國賓。當年頗赫赫,翁媼爭為姻。事見退之贈崔員外詩。
蹭蹬阻風水,橫斜挂邊垠。青衫映白髮,今似梅子真。
道存百無害,甘守吳市闉。自言總角歲,慈母為擇鄰。
邦人驚似舅,矯矯惡不仁。詩文非他師,家法乃富春。
豈非空同秀,為國產儁民。挺然齊魯生,近出姬姜親。
為文不在多,一頌了伯倫。清詩要鍛鍊。乃得鉛中銀。
自我遷嶺外,七見槐火新。著書已絕筆,一默含千諄。
蕢桴和葦籥,天節非人均。時時自娛嬉,豈為俗子陳。

畫車詩二首

何人畫此隻輪車,便是當年欹器圖。
上易下難須審細,左提右挈免疏虞。

九衢歌舞頌主明,誰惻寒泉獨自清。
賴有千車能散福,化為膏雨滿重城。

虔州呂倚承奉年八十三讀書作詩不已好收古今帖貧甚至食不足

揚雄老無子,馮衍終不遇。不識孔方兄,但有靈照女。
家藏古今帖,墨色照箱筥。饑來據空案,一字不堪煮。
枯腸五千卷,磊落相撐拄。吟為蜩蛩聲,時有島可句。
為語里長者,德齒敬已古。如翁有幾人,薄少可時助。

王子直去歲送子由北歸往反百舍今又相逢贛上戲用舊韻作詩留別

米盡無人典破裘,送行萬里一鄒游。
解舟又欲攜君去,歸舍聊須與婦謀。
聞道年來丹伏火,不愁老去雪蒙頭。
剩買山田添鶴口,廟堂新拜富民侯。

次韻江晦叔二首

人老家何在,龍眠雨未驚。酒船回太白,稚子候淵明。
幸與登仙郭,同依坐嘯成。小樓看月上,劇飲到參橫。

鐘鼓江南岸,歸來夢自驚。浮雲世事改,孤月此心明。
雨已傾盆落,詩仍翻水成。二江爭送客,木杪看橋橫。

次韻江晦叔兼呈器之

橫空初不跨鵬鼇,位覺胡牀步步高。器之言嘗夢飛,自覺身與所坐牀皆起空中。
一枕晝眠春有夢,扁舟夜渡海無濤。
歸來又見顛茶陸,多病仍逢止酒陶。
笑說南荒底處所,只今榕葉下亭皋。

寒食與器之游南塔寺寂照堂

城南鐘鼓鬥清新,端為投荒洗瘴塵。
總是鏡空堂上客,誰為寂照境中人。
紅英掃地風驚曉,綠葉成陰雨洗春。
記取明年作寒食,杏花曾與此翁鄰。

器之好談禪不喜游山山中筍出戲語器之可同參玉板長老作此詩

叢林真百丈,法嗣有橫枝。玉板、橫枝,竹筍也。不怕石頭路,來參玉板師。
聊憑柏樹子,與問籜龍兒。瓦礫猶能說,此君那不知。

永和清都觀謝道士童顏鬚髮問其年生于丙子蓋與予同求此詩

鏡湖敕賜老江東,未似西歸玉局翁。
羈枕未容春夢斷,清都宛在默存中。
每逢佳境攜兒去,試問流年與我同。
自笑餘生消底物,半篙清漲百灘空。予與劉器之同發虔州,江水忽清,漲丈餘,贛石三百里無一見者。至永和,器之解舟先去,予獨游清都,作此詩。

贈詩僧道通

雄豪而妙苦而腴,只有琴聰與蜜殊。錢塘僧思聰總角善琴,後舍琴而學詩,復棄詩而學道,其詩似皎然而加雄放。安州僧仲殊詩敏捷立成,而工妙絕人遠甚。殊辟穀,常啖蜜。
語帶煙霞從古少,李太白云,他人之文,如山無煙霞,春無草木。氣含蔬筍到公無。謂無酸餡氣也。
香村乍喜聞薝蔔,古井惟愁斷轆轤。
為報韓公莫輕許,從今島可是詩奴。

張競辰永康所居萬卷堂

君家四壁如相如,卷藏天祿吞石渠。
豈惟鄴侯三萬軸,家有世南行秘書。
兒童拍手笑何事,笑人空腹談經義。
未許中郎得異書,且共揚雄說奇字。
清江縈山碧玉環,下有老龍千古閑。
知君好事家有酒,化為老人夜扣關。
留侯之孫書滿腹,玉函寶方何用讀。
濠梁空復五車多,圯上從來一篇足。

劉壯輿長官是是堂

間燕言仁義,是非安可無。非非義之屬,是是仁之徒。
非非近乎訕,是是近乎諛。當為感麟翁,善惡分錙銖。
抑為阮嗣宗,臧否兩含糊。劉君有家學,三世道益孤。
陳古以刺今,紬史行天誅。皎如大明鏡,百陋逢一姝。
鶚立時四顧,何由擾羣狐。作堂名是是,自說行坦途。
孜孜稱善人,不善自遠徂。願君置坐右,此語禹所謨。

予昔作壺中九華詩其後八年復過湖口則石已為好事者取去乃和前韻以自解云

江邊陣馬走千峰,問訊方知冀北空。
尤物已隨清夢斷,劉夢得以九華為造物一尤物。真形猶在畫圖中。道藏有五嶽真形圖。
歸來晚歲同元亮,卻掃何人伴敬通。
賴有銅盆修石供,仇池玉色自璁瓏。家有銅盆,貯仇池石,正綠色,有洞水達背。予又嘗以怪石供佛印師,作怪石供一篇。

次韻郭功甫二首

早知臭腐即神奇,海北天南總是歸。
九萬里風安稅駕,雲鵬今悔不卑飛。

可憐倦鳥不知時,空羨騎鯨得所歸。
玉局西南天一角,萬人沙苑看孤飛。

次韻法芝舉舊詩

春來何處不歸鴻,非復羸牛踏舊蹤。
但願老師真似月,誰家甕裏不相逢。

次韻贈清涼長老

過淮入洛地多塵,舉扇西風欲汙人。
但怪雲山不改色,豈知江月解分身。
安心有道年顏好,遇物無情句法新。
送我長蘆舟一葉,笑看雪浪滿衣巾。

睡起聞米元章到東園送麥門冬飲子

一枕清風直萬錢,無人肯買此窗眠。
開心暖胃門冬飲,知是東坡手自煎。

夢中作寄朱行中

舜不作六器,誰知貴璵璠。哀哉楚狂士,抱璞號空山。
相如起睨柱,頭璧相與還。何如鄭子產,有禮國自閑。
雖微韓宣子,鄙夫亦懷環。至今不貪寶,凜然照塵寰。

荅徑山琳長老

與君皆丙子,各已三萬日。一日一千偈,電往那容詰。
大患緣有身,無身則無疾。平生笑羅付,神呪真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