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後集
   卷六

詩六十七首

丙子重九二首

三年瘴海上,越嶠真我家。登山作重九,蠻菊秋未花。
唯有黃茆根,堆壠生坳窊。蜑酒櫱衆毒,酸甜如梨楂。
何以侑一罇,鄰翁餽鼃蛇。亦復強取醉,歡謡雜悲嗟。
今年吁惡歲,僵仆如亂麻。此會我雖健,狂風捲朝霞。
使我如霜月,孤光挂天涯。西湖不欲往,墓樹號寒鴉。

窮塗不擇友,過眼如亂雲。餘子誰復數,坐閱兩使君。
共飲去年堂,俯看秋水紋。此水與此人,相追兩沄沄。
老去各休息,造物嗟長勤。佳哉此令節,不惜與子分。
何以娛我客,游魚在清濆。水師三百指,銕網欲掩羣。
獲多雖一快,買放尤可欣。此樂真不朽,明年我歸耘。

白鶴峰新居欲成夜過西鄰翟秀才二首

林行婆家初閉戶,翟夫子舍尚留關。
連娟缺月黃昏後,縹緲新居紫翠間。
繫悶豈無羅帶水,韓退之云:水作青羅帶,山如碧玉簪。割愁還有劍鋩山。柳子厚云:海上尖峰若劍鋩,秋來處處割愁腸。皆嶺南詩也。
中原北望無歸日,鄰火村舂自往還。

甕間畢卓防偷酒,壁後匡衡不點燈。
待鑿平江百尺井,要分清暑一壺冰。
佐卿恐是歸來鶴,次律寧非過去僧。
他日莫尋王粲宅,夢中來往本何曾。

次韻子由所居六詠

堂前種山丹,錯落馬腦盤。堂後種秋菊,碎金收辟寒。
草木如有情,慰此芳歲闌。幽人正獨樂,不知行路難。

詩人故多感,花發憶兩京。石榴有正色,玉樹真虛名。
粲粲秋菊花,卓為霜中英。萸盤照重九,纈蕊兩鮮明。

幽居有古意,義井分西墻。誰言三伏熱,止須一杯涼。
先生坐忍渴,羣囂自披猖。衆散徐酌飲,逡巡味尤長。

先生飯土塯,無物與劉叉。何以娛醉客,時嗅砌下花。
井水分西鄰,竹陰借東家。蕭然行腳僧,一身寄天涯。

東齋手種柏,今復幾尺長。知有桓司馬,榛茆為遮藏。
近聞南臺松,新枝出餘僵。年來此懷抱,豈復驚凡亡。

新居已覆瓦,無復風雨憂。榿栽與籠竹,小詩亦可求。
尚欲煩貳師,刻山出飛流。應須鑿百尺,兩綆載一牛。

吳子野絕粒不睡過作詩戲之芝上人陸道士皆和予亦次其韻

聊為不死五通仙,終了無生一大緣。
獨鶴有聲知半夜,老蠶不食已三眠。
憐君解比人間夢,芝有夢齋,子由作銘。許我時逃醉後禪。
會與江山成故事,不妨詩酒樂新年。

次韻惠循二守相會

共惜相從一寸陰。酒杯雖淺意殊深。
且同月下三人影。莫作天涯萬里心。
東嶺近開松菊徑。南堂初絕斧斤音。
知君善頌如張老。猶望攜壺更一臨。

又次韻二守同訪新居二首

數畝蓬蒿古縣陰,曉窗清快夜堂深。
也知卜築非真宅,聊欲跏趺看此心。
聞道攜壺問奇字,更因登木助微音。
相娛北戶江千頃,直下都無地可臨。

此生真欲老墻陰,卻掃都忘歲月深。
拔薤已觀賢守政,折蔬聊慰故人心。
風流賀監常吳語,憔悴鍾儀獨楚音。
治狀兩邦俱第一,潁川歸去肯重臨。

循守臨行出小鬟復用前韻

學語雛鶯在柳陰,臨行呼出翠帷深。
通家不隔同年面,二守同年家。得路方知異日心。
趁著春衫游上苑,要求國手教新音。
嶺梅不用催歸騎,截鐙須防舊所臨。循守近為倅。

種茶

松間旅生茶,已與松俱瘦。茨棘尚未容,蒙翳爭交構。
天公所遺棄,百歲仍稚幼。紫筍雖不長,孤根乃獨壽。
移栽白鶴嶺,土軟春雨後。彌旬得連陰,似許晚遂茂。
能忘流轉苦,戢戢出鳥咮。未仕供臼磨,且可資摘嗅。
千團輸太官,百餅銜私鬥。何如此一啜,有味出吾囿。

白鶴山新居鑿井四十尺遇盤石石盡乃得泉

海國困蒸溽,新居利高寒。以彼陟降勞,易此寢處乾。
但苦江路峻,常慚汲腰酸。矻矻煩四夫,磽磽斲層巒。
彌旬得尋丈,下有青石盤。終日但迸火,何時見飛瀾。
豐我粲與醪,利汝椎與鑽。山石有時盡,我意殊未闌。
今朝僮僕喜,黃土復可摶。晨瓶得雪乳,暮甕渟冰湍。
我生類如此,何適不艱難。一勺亦天賜,曲肱有餘歡。

三月二十九日二首

南嶺過雲開紫翠,北江飛雨送凄涼。
酒醒夢回春盡日,閉門隱几坐燒香。

門外橘花猶的皪,墻頭荔子已斕斑。
樹暗草深人靜處,卷簾欹枕臥看山。

吾謫海南子由雷州被命即行了不相知至梧乃聞其尚在藤也旦夕當追及作此詩示之

九疑聯綿屬衡湘,蒼梧獨在天一方。
孤城吹角煙樹裏,落月未落江蒼茫。
幽人拊枕坐歎息,我行忽至舜所藏。
江邊父老能說子,白須紅頰如君長。
莫嫌瓊雷隔雲海,聖恩尚許遙相望。
平生學道真實意,豈與窮達俱存亡。
天其以我為箕子,要使此意留要荒。
他年誰作輿地志,海南萬里真吾鄉。

行瓊儋間肩輿坐睡夢中得句云千山動鱗甲萬谷酣笙鐘覺而遇清風急雨戲作此數句

四州環一島,百洞蟠其中。我行西北隅,如度月半弓。
登高望中原,但見積水空。此生當安歸,四顧真途窮。
眇觀大瀛海,坐詠談天翁。茫茫太倉中,一米誰雌雄。
幽懷忽破散,永嘯來天風。千山動鱗甲,萬谷酣笙鐘。
安知非羣仙,鈞天宴未終。喜我歸有期,舉酒屬青童。
急雨豈無意,催詩走羣龍。夢雲忽變色,笑雷亦改容。
應怪東坡老,顏衰語徒工。久矣此妙聲,不聞蓬萊宮。

次前韻寄子由

我少即多難,邅回一生中。百年不易滿,寸寸彎強弓。
老矣復何言,榮辱今兩空。泥丸尚一路,古語云,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所向餘皆窮。
似聞崆峒西,仇池迎此翁。胡為適南海,復駕垂天雄。
下視九萬里,浩浩皆積風。回望古合州,屬此琉璃鐘。
離別何足道,我生豈有終。渡海十年歸,方鏡照兩童。
還鄉亦何有,暫假壺公龍。峨眉向我笑,錦水為君容。
天人巧相勝,不獨數子工。指點昔游處,蒿萊生故宮。

安期生并引

安期生,世知其為仙者也,然太史公曰:蒯通善齊人安期生,生嘗以策干項羽,羽不能用,羽欲封此兩人,兩人終不肯受,亡去。予每讀此,未嘗不廢書而歎,嗟乎,仙者非斯人而誰為之。故意戰國之士,如魯連、虞卿,皆得道者歟?

安期本策士,平日交蒯通。嘗干重瞳子,不見隆準公。
應如魯仲連,抵掌吐長虹。難堪踞牀洗,寧挹扛鼎雄。
事既兩大繆,飄然籋遺風。乃知經世士,出世或乘龍。
豈比山澤臞,忍饑啖柏松。縱使偶不死,正堪為僕僮。
茂陵秋風客,望祖猶蟻蠭。海上如瓜棗,可聞不可逢。

夜夢并引

七月十三日,至儋州十餘日矣,澹然無一事。學道未至,靜極生愁,夜夢如此,不免以書自怡。

夜夢嬉游童子如,父師檢責驚走書。
計功當畢春秋餘,今乃始及桓莊初。
怛然悸寤心不舒,起坐有如挂鉤魚。
我生紛紛嬰百緣,氣固多習獨此偏。
棄書事君四十年,仕不顧留書繞纏。
自視汝與丘孰賢,易韋三絕丘猶然,如我當以犀革編。

遷居之夕聞鄰舍兒誦書欣然而作

幽居亂蛙黽,生理半人禽。跫然已可喜,況聞弦誦音。
兒聲自圓美,誰家兩青衿。且欣習齊咻,未敢笑越吟。
九齡起韶石,姜子家日南。吾道無南北,安知不生今。
海闊尚挂斗,天高欲橫參。荊榛短墻缺,燈火破屋深。
引書與相和,置酒仍獨斟。可以侑我醉,琅然如玉琴。

聞子由瘦儋耳至難得肉食

五日一見花豬肉,十日一遇黃雞粥。
土人頓頓食藷芋,薦以薰鼠燒蝙蝠。
舊聞蜜唧嘗嘔吐,稍近蝦蟆緣習俗。
十年京國厭肥羜,日日烝花壓紅玉。
從來此腹負將軍,今者固宜安脫粟。俗諺云:大將軍食飽捫腹而歎曰:我不負汝。左右曰:將軍固不負此腹,此腹負將軍,未嘗出少智慮也。
人言天下無正味,即且未遽賢麋鹿。
海康別駕復何為,帽寬帶落驚僮僕。
相看會作兩臞仙,還鄉定可騎黃鵠。

客俎經旬無肉又子由勸不讀書蕭然清坐乃無一事

病怯鯹鹹不買魚,爾來心腹一時虛。
使君不復憐烏攫,屬國方將掘鼠餘。
老去獨收人所棄,悠哉時到物之初。
從今免被孫郎笑,絳帕蒙頭讀道書。

宥老楮

我墻東北隅,張王維老穀。樹先樗櫟大,葉等桑柘沃。
流膏馬乳漲,墮子楊梅熟。胡為尋丈地,養此不材木。
蹶之得輿薪,規以種松菊。靜言求其用,略數得五六。
膚為蔡侯紙,子入桐君錄。黃繒練成素,黝面頮作玉。
灌灑烝生菌,腐餘光吐燭。雖無傲霜節,幸免狂酲毒。
孤根信微陋,生理有倚伏。投斧為賦詩,德怨聊相贖。

觀棋并引

予素不解棋,嘗獨游廬山白鶴觀,觀中人皆闔戶晝寢,獨聞棋聲于古松流水之間,意欣然喜之,自爾欲學,然終不解也。兒子過乃粗能者,儋守張中日從之戲,予亦隅坐,竟日不以為厭也。

五老峰前,白鶴遺址。長松蔭庭,風日清美。
我時獨游,不逢一士。誰歟棋者,戶外屨二。
不聞人聲,時聞落子。紋枰坐對,誰究此味。
空鉤意釣,豈在魴鯉。小兒近道,剝啄信指。
勝固欣然,敗亦可喜。優哉游哉,聊復爾耳。

糴米

糴米買束薪,百物資之市。不緣耕樵得,飽食殊少味。
再拜請邦君,願受一廛地。知非笑昨夢,食力免內愧。
春秧幾時花,夏稗忽已穟。悵焉撫耒耜,誰復識此意。

入寺

曳杖入寺門,輯杖挹世尊。我是玉堂仙,謫來海南村。
多生宿業盡,一氣中夜存。旦隨老鴉起,饑食扶桑暾。
光圓摩尼珠,照耀玻璃盆。來從佛印可,稍覺魔忙奔。
閑看樹轉午,坐到鐘鳴昏。斂收平生心,耿耿聊自溫。

次韻子由三首

東亭

仙山佛國本同歸,世路玄關兩背馳。
到處不妨閑卜築,流年自可數期頤。
遙知小檻臨廛市,定有新松長棘茨。
誰道茆檐劣容膝,海天風雨看紛披。

東樓

白髮蒼顏自照盆,董生端合是前身。
獨棲高閣多辭客,為著新書未絕麟。
小醉易醒風力軟,安眠無夢雨聲新。
長歌自誷真堪笑,底處人間是所欣。柳子厚詩云:長歌返故室,自誷非所欣。

椰子冠

天教日飲欲全絲,美酒生林不待儀。
自漉疏巾邀醉客,更將空殼付冠師。前漢高祖紀注云:薛有作冠師。
規摹簡古人爭看,簪導輕安髮不知。
更著短檐高屋帽,東坡何事不違時。

次韻子由月季花再生

幽芳本長春,暫瘁如蝕月。且當付造物,未易料枯枿。
也知宿根深,便作紫筍茁。乘時出婉娩,為我暖栗冽。
先生蚤貴重,廟論推英拔。如今城東瓜,不記召南茇。
陋居有遠寄,小圃無闊躡。還為久處計,坐待行年匝。子由明年六十。
臘果綴梅枝,春杯浮竹葉。誰言一萌動,已覺萬木活。
聊將玉蕊新,世謂此玫瑰花。插向綸巾折。

次韻子由浴罷

理髮千梳凈,風晞勝湯沐。閉息萬竅通,霧散名乾浴。
頹然語默喪,靜見天地復。時令具薪水,漫欲濯腰腹。
陶匠不可求,盆斛何由足。海南無浴器,故常乾浴而已。老雞臥糞土,振羽雙瞑目。
倦馬馬展風沙,奮鬣一噴玉。垢凈各殊性,快愜聊自沃。
雲母透蜀紗,琉璃瑩蘄竹。稍能夢中覺,漸使生處熟。
楞嚴在牀頭,妙偈時仰讀。返流歸照性,獨立遺所矚。
未知仰山禪,已就季主卜。安心會自得,助長毋相督。

借前韻賀子由生第四孫斗老

今日散幽憂,彈冠及新沐。況聞萬里孫,已報三日浴。
朋來四男子,大壯泰臨復。開書喜見面,未飲春生腹。
無官一身輕,有子萬事足。舉家傳吉夢,殊相驚凡目。
爛爛開眼電,磽磽峙頭玉。李賀詩云:頭玉磽磽眉宇翠,杜郎生得真男子。但令強筋骨,可以耕衍沃。
不須富文章,端解耗紙竹。君歸定何日,我計久已熟。
長留五車書,要使九子讀。吾與子由共九孫男矣。簞瓢有內樂,軒冕無流矚。
人言適似我,窮達已可卜。早謀二頃田,莫待八州督。吾前後典八州。

獨覺

瘴霧三年恬不怪,反畏北風生體疥。
朝來縮頸似寒鴉,焰火生薪聊一快。
紅波翻屋春風起,先生默坐春風裏。
浮空眼纈散雲霞,無數心花發桃李。
悠然獨覺午窗明,欲覺猶聞醉鼾聲。
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

十二月十七日夜坐達曉寄子由

燈燼不挑垂暗蕊,爐香重撥尚餘薰。
清風欲發鴉翻樹,缺月初升犬吠雲。
閉眼此心新活計,隨身孤影舊知聞。
雷州別駕應危坐,跨海幽光與子分。

謫居三適三首

旦起理髮

安眠海自運,浩浩潮黃宮。日出露未晞,鬱鬱濛霜松。
老櫛從我久,齒疏含清風。一洗耳目明,習習萬竅通。
少年苦嗜睡,朝謁常匆匆。爬搔未云足,已困冠巾重。
何異服轅馬,沙塵滿風騣。琱鞍響珂月,實與杻械同。
解放不可期,枯柳豈易逢。誰能書此樂,獻與腰金公。

午窗坐睡

蒲團盤兩膝,竹几閣雙肘。此間道路熟,徑到無何有。
身心兩不見,息息安且久。睡蛇本亦無,何用鉤與手。
神凝疑夜禪,體適劇卯酒。我生有定數,祿盡空餘壽。
枯楊下飛花,膏澤回衰朽。謂我此為覺,物至了不受。
謂我今方夢,此心初不垢。非夢亦非覺,請問希夷叟。

夜臥濯足

長安大雪年,束薪抱衾裯。雲安市無井,斗水寬百憂。
今我逃空谷,孤城嘯鵂鶹。得米如得珠,食菜不敢留。
況有松風聲,釜鬲鳴颼颼。瓦盎深及膝,時復冷暖投。
明燈一爪翦,快若鷹辭鞲。天低瘴雲重,地薄海氣浮。
土無重膇藥,獨以薪水瘳。誰能更包裹,冠履裝沐猴。

子由生日

上天不難知,好惡與我一。方其未定間,人力破陰騭。
少忍待其定,報應真可必。季氏生而仁,觀過見其實。
端如柳下惠,焉往不三黜。天有時而定,壽考未易畢。
兒孫七男子,三子四孫。次第皆逢吉。遙知設羅門,獨掩懸罄室。
回思十年事,無愧篋中筆。但願白髮兄,年年作生日。

以黃子木拄杖為子由生日之壽

靈壽扶孔光,菊潭飲伯始。雖云閑草木,豈樂蒙此恥。
一時偶收用,千載相瘢疻。海南無嘉植,野果名黃子。
堅瘦多節目,天材任操倚。嗟我始剪裁,世用或緣此。
貴從老夫手,往配先生几。相從歸故山,不愧仙人杞。本草:枸杞一名仙人杖。

過于海舶得邁寄書酒作詩遠和之皆粲然可觀子由有書相慶也因用其韻賦一篇并寄諸子姪

我似老牛鞭不動,雨滑泥深四蹄重。
汝如黃犢走卻來,海闊山高百程送。
庶幾門戶有八慈,不恨居鄰無二仲。
他年汝曹笏滿床,中夜起舞踏破甕。
會當洗眼看騰躍,莫指癡腹笑空洞。
譽兒雖是兩翁癖,積德已自三世種。
豈惟萬一許生還,尚恐九十煩珍從。
六子晨耕簞瓢出,衆婦夜績燈火共。
春秋古史乃家法,詩筆離騷亦時用。
但令文字還照世,糞土腐餘安足夢。

上元夜過赴儋守召獨坐有感戊寅歲

使君置酒莫相違,守舍何妨獨掩扉。
靜看月窗盤蜴蜥,臥聞風幔落蛜蝛。
燈花結盡吾猶夢,香篆消時汝欲歸。
搔首淒涼十年事,傳柑歸遺滿朝衣。

海南人不作寒食而以上巳上冢予攜一瓢酒尋諸生皆出矣獨老符秀才在因與飲至醉符蓋儋人之安貧守靜者也

老鴉銜肉紙飛灰,萬里家山安在哉。
蒼耳林中太白過,鹿門山下德公回。
管寧投老終歸去,王式當年本不來。
記取城南上巳日,木棉花落刺桐開。

新居

朝陽入北林,竹樹散疏影。短籬尋丈間,寄我無窮境。
舊居無一席,逐客猶遭屏。結茅得茲地,翳翳村巷永。
數朝風雨涼,畦菊發新穎。俯仰可卒歲,何必謀二頃。

五色雀并引

海南有五色雀,常以兩絳者為長,進止必隨焉,俗謂之鳳凰云,久旱而見輒雨,潦則反是。吾卜居儋耳城南,嘗一至庭下,今日又見之進士黎子雲及其弟威家。既去,吾舉酒祝之曰:若為吾來者,當再集也。已而果然,乃為賦詩。

粲粲五色羽,炎方鳳之徒。青黃縞玄服,翼衛兩紱朱。
仁心知閔農,常告雨霽符。我窮惟四壁,破屋無瞻烏。
惠然此粲者,來集竹與梧。鏘鳴如玉佩,意欲相嬉娛。
寂寞兩黎生,食菜真臞儒。小圃散春物,野桃陳雪膚。
舉杯得一笑,見此紅鸞雛。高情如飛仙,未易握粟呼。
胡為去復來,眷眷豈屬吾。回翔天壤間,何必懷此都。

倦夜

倦枕厭長夜,小窗終未明。孤村一犬吠,殘月幾人行。
衰鬢久已白,旅懷空自清。荒園有絡緯,虛織竟何成。

用過韻冬至與諸生飲酒

小酒生黎法,乾糟瓦盎中。芳辛知有毒,滴瀝取無窮。
凍醴寒初泫,春醅暖更饛。華夷兩樽合,醉笑一歡同。
里閈峨山北,田園震澤東。歸期那敢說,安訊不曾通。
鶴鬢驚全白,犀圍尚半紅。愁顏解符老,壽耳鬥吳翁。
得穀鵝初飽,亡貓鼠益豐。黃薑收土芋,蒼耳斫霜叢。
兒瘦緣儲藥,奴肥為種松。頻頻非竊食,數數尚乘風。
河伯方夸若,靈媧自舞馮。歸途陷泥淖,炬火燎茅蓬。
膝上王文度,家傳張長公。和詩仍醉墨,戲海亂羣鴻。符、吳皆坐客,其餘皆即事實錄也。

縱筆三首

寂寂東坡一病翁,白須蕭散滿霜風。
小兒誤喜朱顏在,一笑那知是酒紅。

父老爭看烏角巾,應緣曾現宰官身。
谿邊古路三叉口,獨立斜陽數過人。

北船不到米如珠,醉飽蕭條半月無。
明日東家知祀竈,隻雞斗酒定膰吾。

貧家淨掃地

貧家淨掃地,貧女好梳頭。下士晚聞道,聊以拙自修。
扣門有佳客,一飯相邀留。舂炊勿草草,此客未易媮。
慎勿用勞薪,感我如薰蕕。德人抱衡石,銖黍安可瘦。

次韻子由贈吳子野先生二絕句

馬跡車輪滿四方,若為閉暑小茅堂。
仙心欲捉左元放,癡疾還同顧長康。

江令蒼苔圍故宅,謝家語燕集華堂。
先生笑說江南事,只有青山繞建康。

被酒獨行徧至子雲威徽先覺四黎之舍三首

半醒半醉問諸黎,竹刺藤梢步步迷。
但尋牛矢覓歸路,家在牛欄西復西。

總角黎家三小童,口吹蔥葉送迎翁。
莫作天涯萬里意,溪邊自有舞雩風。

符老風情奈老何,朱顏減盡鬢絲多。
投梭每困東鄰女,換扇惟逢春夢婆。是日復見符林秀才,言換扇之事。

夜燒松明火

歲暮風雨交,客舍淒薄寒。夜燒松明火,照室紅龍鸞。
快焰初煌煌,碧煙稍團團。幽人忽富貴,繐帳芬椒蘭。
珠煤綴屋梢,香氵詣音詣,松瀝也。出本草注。流銅槃。坐看十八公,俯仰灰燼殘。
齊奴朝爨蠟,萊公夜長歎。海康無此物,燭盡更未闌。

庚辰歲人日作時聞黃河已復北流老臣舊數論此今斯言乃驗二首

老去仍棲隔海村,夢中時見作詩孫。
天涯已慣逢人日,歸路猶欣過鬼門。
三策已應思賈讓,孤忠終未赦虞翻。
典衣剩買河源米,屈指新篘作上元。

不用長愁掛月村,檳榔生子竹生孫。海南勒竹,每節生枝如竹竿大,蓋竹孫也。
新巢語燕還窺硯,舊雨來人不到門。
春水蘆根看鶴立,夕陽楓葉見鴉翻。
此生念念隨泡影,莫認家山作本元。

庚辰歲正月十二日天門冬酒熟予自漉之且漉且嘗遂以大醉二首

自撥床頭一甕雲,幽人先已醉濃芬。
天門冬熟新年喜,淘米春香並舍聞。杜子美詩云,聞道雲安淘米春,蓋酒名也。
菜圃漸疏花漠漠,竹扉斜掩雨紛紛。
擁裘睡覺知何處,吹面東風散纈紋。

載酒無人過子雲,年來家醞有奇芬。
醉鄉杳杳誰同夢,睡息齁齁得自聞。
口業向詩猶小小,眼花因酒尚紛紛。
點燈更試淮南語,汎溢東風有縠紋。淮南子云:東風至而酒汎溢。許慎注云,酒汎,清酒也。

追和戊寅歲上元

春鴻社燕巧相違,白鶴峰頭白板扉。
石建方欣洗牏廁,姜龐不解歎蠨蝛。
一龕京口嗟春夢,萬炬錢塘憶夜歸。
合浦賣珠無復有,當年笑我泣牛衣。

題過所畫枯木竹石三首

老可能為竹寫真,小坡今與石傳神。
山僧自覺菩提長,心境都將付臥輪。

散木支離得自全,交柯蚴蟉欲相纏。
不須更說能鳴雁,要以空中得盡年。

倦看澀勒暗蠻村,亂棘孤藤束瘴根。
惟有長身六君子,依依猶得似淇園。

真一酒歌并引

布算以步五星,不如仰觀之捷;吹律以求中聲,不如耳齊之審。鉛汞以為藥,策易以候火,不如天造之真也。是故神宅空,樂出虛,蹋踘者以氣升,孰能推是類以求天造之藥乎?於此有物,其名曰真一,遠游先生方治此道,不飲不食,而飲此酒,食此藥,居此堂。予亦竊其一二,故作真一之歌。其詞曰:

空中細莖插天芒,不生沮澤生陵岡。
涉閱四氣更六陽,森然不受螟與蝗。
飛龍御月作秋涼,蒼波改色屯雲黃。
天旋雷動玉塵香,起搜十裂照坐光。
跏趺牛噍安且詳,動搖天關出瓊槳。
壬公飛空丁女藏,三伏遇井了不嘗。
釀為真一和而莊,三杯儼如侍君王。
湛然寂照非楚狂,終身不入無功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