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後集
   卷五

詩六十七首

江郊并引

惠州歸善縣治之北數百步,抵江少西,有盤石小潭,可以垂釣,作江郊詩云。

江郊葱曨,雲水蒨絢。碕𡶨斗入,洄潭輪轉。
先生悅之,布席間燕。初日下照,潛鱗俯見。
意釣忘魚,樂此竿線。優哉悠哉,玩物之變。

詹守攜酒見過用前韻作詩聊復和之

箕踞狂歌老瓦盆,燎毛燔肉似羌渾。
傳呼草市來攜客,洒掃漁磯共置樽。
山下黃童爭看舞,江干白骨已銜恩。時詹方議葬暴骨。
孤雲落日西南望,長羨歸鴉自識村。

寄鄧道士并引

羅浮山有野人,相傳葛稚川之隸也。鄧道士守安,山中有道者也,嘗於庵前見其足跡,長二尺許。紹聖二年正月十日,予偶讀韋蘇州寄全椒山中道士詩云:「今朝郡齋冷,忽念山中客。澗底束荊薪,歸來煮白石。遙持一樽酒,遠慰風雨夕。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乃以酒一壺,仍依蘇州韻作詩寄之云。

一盃羅浮春,遠餉采薇客。遙知獨酌罷,醉臥松下石。
幽人不可見,清嘯聞月夕,聊戲庵中人,空飛本無跡。

上元夜

前年侍玉輦,端門萬枝燈。璧月挂罘罳,珠星綴觚稜。
去年中山府,老病亦宵興。牙旗穿夜市,鐵馬響春冰。
今年江海上,雲房寄山僧。亦復舉膏火,松間見層層。
散策桄榔林,林疏月鬅鬙。使君置酒罷,簫鼓轉松陵。
狂生來索酒,賈道人也。一舉輒數升。浩歌出門去,我亦歸瞢騰。

正月二十四日與兒子過、賴仙芝,王原秀才、僧曇頴行、全道士、何宗一,同游羅浮道院及栖禪精舍,過作詩,和其韻寄邁、迨

斷橋隔勝踐,脫屨欣小憩。瘴花已繁紅,官柳猶疏細。
斜川二三子,悼歎吾年逝。淒涼羅浮館,風壁頹雨砌。
黃冠常苦饑,迎客羞破袂。仙山在何許,歸鶴時墮毳。
崎嶇拾松黃,欲救齒髮弊。坐令禪客笑,一夢等千歲。
栖禪晚置酒,蠻果粲蕉荔。齋廚釜無羹,野餉籃有蕙。
嬉遊趁時節,俯仰了此世。猶當洗業障,更作臨水禊。
寄書陽羨兒,并語長頭弟。門戶各努力,先期畢租稅。

正月二十六日偶與數客野步嘉祐僧舍東南野人家,雜花盛開,扣門求觀。主人林氏媼出應,白髮青裙,少寡,獨居三十年矣。感歎之餘,作詩記之。

縹帶緗枝出絳房,綠陰青子送春忙。
涓涓泣露紫含笑,焰焰燒空紅佛桑。
落日孤煙知客恨,短籬破屋為誰香。
主人白髮青裙袂,子美詩中黃四娘。

龍尾石硯寄猶子遠

皎皎穿雲月,青青出水荷。文章工點黝,忠義老研磨。
偉節何須怒,寬饒要少和。吾衰此無用,寄與小東坡。遠為人類予。

贈王子直秀才

萬里雲山一破裘,杖端閑挂百錢遊。
五車書已留兒讀,二頃田應為鶴謀。
水底笙歌蛙兩部,山中奴婢橘千頭。
幅巾我欲相隨去,海上何人識故侯。

次韻表兄程正輔江行見桃花

曲士賦懷沙,草木傷莽莽。德人無荊棘,坐失嶺嶠阻。
我兄瑚璉姿,流落瘴江浦。淨眼見桃花,紛紛墮紅雨。
蕭然振衣裓,笑問散花女。我觀解語花,粉色如黃土。
一言破千偈,況爾初不語。可憐一轉話,他日如何舉。
故復此微吟,聊和鷗鴉㯭。江邊閑草木,閑客當為主。
爾來子美瘦,正坐作詩苦。袖手焚筆硯,清篇真漫與。
願兄理北轅,六轡去如組。上林桃花開,水暖鴻北翥。

追餞正輔表兄至博羅賦詩為別

孤臣南游墮黃菅,君亦何事來牧蠻。
艤舟蜑戶龍岡窟,置酒椰葉桄榔間。
高談已笑衰語陋,傑句尤覺清詩孱。
博羅小縣僧舍古,我不忍去君忘還。
君應回望秦與楚,夢涉漢水愁秦關。
我亦坐念高安客,神游黃蘗參洞山。
何時曠蕩洗瑕垢,與君歸駕相追攀。
梨花寒食隔江路,兩山遙對雙煙鬟。
歸耕不用一錢物,惟要兩腳飛孱顏。
玉牀丹鏃記分我,助我金鼎光斕斑。

再用前韻賦

樂天霜鬢如霜菅,始知謝遣素與蠻。
我兄綠髮蔚如故,已了夢幻齊人間。
蛾眉勸酒聊爾耳,處仲太忍茂弘孱。
三盃徑醉便歸臥,海上知復幾往還。
連娟六么趁蹋鞠,杳眇三疊縈陽關。
酒醒夢斷何所有,落花流水空青山。
忽驚鐃鼓發半夜,明月不許幽人攀。
贈行無物惟一語,莫遣瘴霧侵雲鬟。
羅浮道人一傾蓋,欲繫白日留君顏。
應知我是香案吏,他年許綴蓬萊班。

真一酒并引

米、麥、水三,一而已,此東坡先生真一酒也。

撥雪披雲得乳泓,蜜蜂又欲醉先生。真一色味,頗類予在黃州日所醞蜜酒也。
稻垂麥仰陰陽足,器潔泉新表裏清。
曉日著顏紅有暈,春風入髓散無聲。
人間真一東坡老,與作青州從事名。

游博羅香積寺并引

寺去縣七里,三山犬牙,夾道皆美田,麥禾甚茂。寺下谿水可作碓磨,若築塘百步,閘而落之,可轉兩輪舉四杵也。以屬縣令林抃,使督成之。

二年流落鼃魚鄉,朝來喜見麥吐芒。
東風搖波舞淨綠,初日泫露酣嬌黃。
汪汪春泥已沒膝,剡剡秋穀初分秧。
誰言萬里出無友,見此二美喜欲狂。
三山屏擁僧舍小,一谿雷轉松陰涼。
要令水力供臼磨,與相地脈增隄防。
霏霏落雪看收麪,隱隱疊鼓聞舂糠。
散流一啜雲子白,炊裂十字瓊肌香。
豈惟牢九薦古味,束晳餅賦云:漫頭薄持,起搜牢九。要使真一流仙漿。
詩成捧腹便絕倒,書生說食真膏肓。

次韻定慧欽長老見寄八首并引

蘇州定慧長老守欽,使其徒卓契順來惠州,問予安否,且寄擬寒山十頌。語有璨、忍之通,而詩無島、可之寒,吾甚嘉之,為和八首。

左角看破楚,南柯聞長滕。鉤簾歸乳鷰,穴紙出癡蠅。
為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崎嶇真可笑,我是小乘僧。

鐵橋本無柱,石樓豈有門。舞空五色羽,吠雲千歲根。
松花釀仙酒,木客餽山飧。我醉君且去,陶云吾亦云。

羅浮高萬仞,下看扶桑卑。默坐朱明洞,玉池自生肥。
從來性坦率,醉語漏天機。相逢莫相問,我不記吾誰。

幽人白玉觀,大士甘露滅。根塵各清淨,心境兩奇絕。
真源未純熟,習氣餘陋劣。譬如已放鷹,中夜時掣紲。

誰言窮巷士,乃竊造物權。所見皆我有,安居受其全。
戲作一篇書,千古發爭端。儒墨起相殺,予初本無言。

閒居蓄百毒,救彼跛與盲。依山作陶穴,掩此暴骨橫。
區區效一溉,豈能濟含生。力惡不己出,時哉非汝爭。

少壯欲及物,老閑餘此心。微生山海間,坐受瘴霧侵。
可憐鄧道士,攝衣問呻吟。覆舟卻私渡,斷橋費千金。

淨名毘耶中,妙喜恒沙外。初無往來相,二土同一在。
云何定慧師,尚欠行腳債。請判維摩憑,一到東坡界。

三月十九日攜白酒鱸魚過詹使君食槐葉冷淘

枇杷已熟粲金珠,桑落初嘗灩玉蛆。
暫借垂蓮十分盞,一澆空腹五車書。
青浮卵碗槐芽餅,紅點冰盤藿葉魚。
醉飽高眠真事業,此生有味在三餘。

江漲用過韻

草木生故墟,牛羊滿空瀆。春江圍草市,夜浪浮竹屋。
已連漲海白,尚帶霍山綠。坎離更休王,魚鼈橫陵陸。
得非崑崙囚,欲報陸渾衂。行看北風競,來救南國蹙。
長驅連山燒,一掃含沙毒。孤吟愍造化,何時停倚伏。
當憐水旱氓,不作舟車蓄。江流儻席捲,社酒期茆縮。

連雨江漲二首

越井岡頭雲出山,牂牁江上水如天。
牀牀避漏幽人屋,浦浦移家蜑子船。
龍卷魚鰕并雨落,人隨雞犬上墻眠。
祇應樓下平堦水,長記先生過嶺年。

急雨蕭蕭作晚涼,臥聞榕葉響長廊。
微明燈火耿殘夢,半濕簾帷浥舊香。
高浪隱牀吹罋盎,闇風驚樹擺琳琅。
先生不出晴無用,留向空堦滴夜長。

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支

南村諸楊北村盧,謂楊梅、盧橘也。白花青葉冬不枯。
垂黃綴紫煙雨裏,特與荔支為先驅。
海山仙人絳羅襦,紅紗中單白玉膚。
不須更待妃子笑,風骨自是傾城姝。
不知天工有意無,遣此尤物生海隅。
雲山得伴松檜老,霜雪自困楂梨麄。
先生洗盞酌桂醑,冰盤薦此頳虬珠。
似聞江鰩斫玉柱,更洗河豚烹腹腴。予嘗謂荔支厚味高格兩絕,果中無比,惟江鰩柱、河豚魚近之耳。
我生涉世本為口,一官久已輕蓴鱸。
人間何者非夢幻,南來萬里真良圖。

桄榔杖寄張文潛一首時初聞黃魯直遷黔南范淳父九疑也

睡起風清酒在亡,身隨殘夢兩茫茫。
江邊曳杖桄榔瘦,林下尋苗蓽撥香。
獨步倘逢岣嶁令,遠來莫恨曲江張。
遙知魯國真男子,獨憶平生盛孝章。

荅周循州

蔬飯藜牀破衲衣,掃除習氣不吟詩。
前生似是盧行者,後學過呼韓退之。
未敢叩門求夜話,時叨送米續晨炊。
知君清俸難多輟,且覔黃精與療飢。

次韻程正輔遊碧落洞

空山不難到,絕境未易名。何時謫仙人,來作鈞天聲。
胸中幾雲夢,餘地方恢宏。長庚與北斗,錯落綴冠纓。
黃公獻紫芝,赤松餽青精。谿山久寂寞,請續離騷經。
抱枝寒蜩咽,繞耳飛蚊清。謫仙拊掌笑,笑此羽皇銘。
我頃嘗獨遊,自適孤雲情。君今又繼往,霧雨愁青冥。
感君兄弟意,尋羊問初平。玉牀分箭鏃,不忍獨長生。
詩成輒寄我,妙絕陶謝并。孤鴻方避弋,老驥猶在坰。
鳥獸如可羣,永寄槁木形。何山不堪隱,飲水自修齡。

六月十二日酒醒步月理髮而寢

羽蟲見月爭翻飜,我亦散髮虛明軒。
千梳冷快肌骨醒,風露氣入霜蓬根。
起舞三人漫相屬,停杯一問終無言。
曲肱薤簟有佳處,夢覺瑤樓空斷魂。

荔支歎

十里一置飛塵灰,五里一候兵火催。
顛坑仆谷相枕藉,知是荔支龍眼來。
飛車跨山鶻橫海,風枝露葉如新采。
宮中美人一破顏,驚塵濺血流千載。
永元荔支來交州,天寶歲貢取之涪。
至今欲食林甫肉,無人舉觴酹伯游。漢永元中交州進荔支龍眼,十里一置,五里一候,奔馳死亡,罹猛獸毒蟲之害者無數。唐羌字伯游,為臨武長,上書言狀,和帝罷之。唐天寶中,蓋取涪州荔支,自子午谷路進入。
我願天公憐赤子,莫生尤物為瘡痏。
君不見武夷谿邊粟粒芽,前丁後蔡相籠加。
爭新買寵各出意,今年鬥品充官茶。
吾君所乏豈此物,致養口體何陋耶。
洛陽相君忠孝家,可憐亦進姚黃花。洛下貢花自錢惟演始。大小龍茶始於丁晉公,而成於蔡君謨。歐陽永叔聞君謨進小龍團,驚歎曰:君謨士人也,何至作此事!今年閩中監司乞進鬥茶,許之。

江月五首并引

嶺南氣候不常。吾嘗云:菊花開時乃重陽,涼天佳月即中秋,不須以日月為斷也。今歲九月,殘暑方退,既望之後,月出愈遲。然予常夜起登合江樓,或與客游豐湖,入栖禪寺,扣羅浮道院,登逍遙堂,逮曉乃歸。杜子美云:四更山吐月,殘夜水明樓。此殆古今絕唱也。因其句作五首,仍以「殘夜水明樓」為韻。

一更山吐月,玉塔臥微瀾。正似西湖上,涌金門外看。
冰輪橫海闊,香霧入樓寒。停鞭且莫上,照我一杯殘。

二更山吐月,幽人方獨夜。可憐人與月,夜夜江樓下。
風枝夕未停。露草不可藉。歸來掩關臥,唧唧蟲夜話。

三更山吐月,栖鳥亦驚起。起尋夢中游,清絕正如此。
驅雲掃衆宿,俯仰迷空水。幸可飲我牛,不須違洗耳。

四更山吐月,皎皎為誰明。幽人赴我約,坐待玉繩橫。
野橋多斷板,山寺有微行。今夕定何夕,夢中游化城。

五更山吐月,窗逈室幽幽。玉鉤還挂戶,江練卻明樓。
星河澹欲曉,鼓角冷知秋。不眠飜五詠,清切變蠻謳。

聞正輔表兄將至以詩迎之

生逢堯舜仁,得作嶺海遊。雖懷跫然喜,豈免跕墮憂。
暮雨侵重膇,曉煙騰鬱攸。朝盤見蜜唧,夜枕聞鵂鶹。
幾欲烹鬱屈,固嘗饌鉤輈。舌音漸獠變,面汗嘗騂羞。
賴我存黃庭,有時仍丹丘。目聽不任耳,踵息殆廢喉。
稍欣素月夜,遂度黃茆秋。我兄清廟器,持節瘴海頭。
蕭然三家步,橫此萬斛舟。人言得漢吏,天遣活楚囚。
惠然再過我,樂哉十日留。但恨三語賢,忽潛九原幽。
萬里倘同歸,兩鰥當對耰。軾喪婦已三年矣,正輔近有亡嫂之戚,故云。強歌非真達,何必師莊周。

再和

稚川真長生,少從鄭公遊。孝章偶不死,免為文舉憂。
餘齡會有適,獨往豈相攸。由來警露鶴,不羨撮蚤鶹。
願加視後鞭,同駕躅空輈。寧飡墮齒堇,勿憶齊眉羞。
何時遂縱壑,歸路同首丘。著意尋彌明,長頸高結喉。
東岡松柏老,西嶺橘柚秋。無心逐定遠,燕頷飛虎頭。
君方卒功名,一泛范蠡舟。我亦沾沛渥,漸解鍾儀囚。
寧須張子房,萬戶自擇留。猶勝嵇叔夜,孤憤甘長幽。
南窗可寄傲,北山早歸耰。此語君勿疑,老彭跨商周。

同正輔表兄游白水山

偉哉造物真豪縱,攫土摶沙為此弄。
擘開翠峽走雲雷,截破奔流作潭洞。
因隨化人履巨跡,得與仙兄躡飛鞚。
曳杖不知巗谷深,穿雲但覺衣裘重。
坐看驚鳥救霜葉,知有老蛟蟠石甕。
金沙玉礫粲可數,古鏡寶奩寒不動。
念兄獨立與世疏,絕境難到惟我共。
永辭角上兩蠻觸,一洗胸中九雲夢。
浮來山高回望失,武陵路絕無人送。
筠籃擷翠爪甲香,素綆分碧銀瓶凍。
歸路霏霏湯谷暗,野堂活活神泉涌。
解衣浴此無垢人,身輕可試雲間鳳。

與正輔遊香積寺

越山少松竹,常苦野火厄。此峰獨蒼然,感荷佛祖力。
茯苓無人采,千歲化琥珀。幽光發中夜,見者惟木客。
我豈無長鑱,真贗苦難識。靈苗與毒草,疑似在毫髮。
把玩竟不食,棄置長太息。山僧類有道,辛苦常谷汲。
我慚作機舂,鑿破混沌穴。幽尋恐不繼,書板記歲月。

次韻正輔同遊白水山

只知楚越為天涯,不知肝膽非一家。
此身如線自縈繞,左回右轉隨繅車。
誤拋山林入朝市,平地咫尺千褒邪。
欲從稚川隱羅浮,先與靈運開永嘉。
首參虞舜款韶石,次謁六祖登南華。
仙山一見五色羽,雪樹兩摘南枝花。
赤魚白蟹筯屢下,黃柑綠橘籩常加。
糖霜不待蜀客寄,荔支莫信閩人誇。
恣傾白蜜收五稜,細斸黃土栽三椏。正輔分人參一苗,歸種韶陽。來詩本用石亞字,惠州無書,不見此字所出,故且從木奉和。
朱明洞裏得靈草,翩然放杖淩蒼霞。
豈無軒車駕熟鹿,亦有鼓吹號寒蛙。
仙人勸酒不用勺,石上自有樽罍窪。
徑從此路朝玉闕,千里莫遣毫釐差。
故人日夜望我歸,相迎欲到長風沙。
豈知乘槎天女側,獨倚雲機看織紗。
世間誰似老兄弟,篤愛不復相疵瑕。
相攜行到水窮處,庶幾一見留子嗟。
千年枸杞常夜吠,無數草棘工藏遮。
但令凡心一洗濯,神人仙藥不我遐。
山中歸來萬想滅,豈復回顧雙雲鴉。

和子由次月中梳頭韻

夏畦流膏白雨翻,北窗幽人臥羲軒。
風輪曉入春筍節,露珠夜上秋禾根。或為予言:草木之長常在昧明間,早作而伺之,乃見其枝起數寸,竹筍尤甚。又夏秋之交,稻方含秀,黃昏月出,露珠起於其根,纍纍然忽自騰上,若有推之者,或入于莖心,或垂于葉端,稻乃秀實,驗之信然。此二事與子由養生之說契,故以此為寄。
從來白髮有公道,始信丹經非妄言。
此身法報本無二,他年妙絕兼形魂。傳燈錄有形神俱妙者,乃不復有解化之事。

十一月九日夜夢與人論神仙道術因作一詩八句既覺頗記其語錄呈子由弟後四句不甚明瞭今足成之耳

析塵妙質本來空,夢中於此句若了然有所得者。更積微陽一線功。
照夜一燈長耿耿,閉門千息自濛濛。
養成丹竈無煙火,點盡人間有暈銅。
寄語山神停伎倆,不聞不見我何窮。

章質夫送酒六壺書至而酒不達戲作小詩問之

白衣送酒舞淵明,急掃風軒洗破觥。
豈意青州六從事,化為烏有一先生。
空煩左手持新蟹,漫繞東籬嗅落英。
南海使君今北海,定分百榼餉春耕。

小圃五詠

人參

上黨天下脊,遼東真井底。玄泉傾海腴,白露灑天醴。
靈苗此孕毓,肩肢或具體。移根到羅浮,越水灌清泚。
地殊風雨隔,臭味終祖禰。青椏綴紫萼,圓實墮紅米。
窮年生意足,黃土手自啟。上藥無炮炙,齕齧盡根柢。
開心定魂魄,憂恚何足洗。糜身輔吾生,既食首重稽。

地黃

地黃飼老馬,可使光鑒人。吾聞樂天語,喻馬施之身。
我衰正伏櫪,垂耳氣不振。移栽附沃壤,蕃茂爭新春。
沉水得稚根,重湯養陳薪。投以東阿清,和以北海醇。
崖蜜助甘冷,山薑發芳辛。融為寒食餳,嚥作瑞露珍。
丹田自宿火,渴肺還生津。願餉內熱子,一洗胸中塵。

枸杞

神藥不自閟,羅生滿山澤。日有牛羊憂,歲有野火厄。
越俗不好事,過眼等茨棘。青荑春自長,絳珠爛莫摘。
短籬護新植,紫筍生臥節。根莖與花實,收拾無棄物。
大將玄吾鬢,小則餉我客。似聞朱明洞,中有千歲質。
靈厖或夜吠,可見不可索。仙人倘許我,借杖扶衰疾。

甘菊

越山春始寒,霜菊晚愈好。朝來出細粟,稍覺芳歲老。
孤根蔭長松,獨秀無衆草。晨光雖照耀,秋雨半摧倒。
先生臥不出,黃葉紛可掃。無人送酒壺,空腹嚼珠寶。
香風入牙頰,楚些發天藻。新荑蔚已滿,宿根寒不槁。
揚揚弄芳蝶,生死何足道。頗訝昌黎翁,恨爾生不早。

薏苡

伏波飯薏苡,禦瘴傳神良。能除五溪毒,不救讒言傷。
讒言風雨過,瘴癘久亦亡。兩俱不足治,但愛草木長。
草木各有宜,珍產駢南荒。絳囊懸荔支,雪粉剖桄榔。
不謂蓬荻姿,中有藥與糧。舂為芡珠圓,炊作菰米香。
子美拾橡栗,黃精誑空腸。今吾獨何者,玉粒照生光。

雨後行菜圃

夢回聞雨聲,喜我菜甲長。平明江路濕,並岸飛雨槳。
天公真富有,膏乳瀉黃壤。霜根一蕃滋,風葉漸俯仰。
未任筐筥載,已作杯案想。艱難生理窄,一味敢專饗。
小摘飯山僧,清安寄真賞。芥藍如菌蕈,脆美牙頰響。
白菘類羔豚,冒土出蹯掌。誰能視火候,小竈當自養。

殘臘獨出二首

幽尋本無事,獨往意自長。釣魚豐樂橋,采杞逍遙堂。
羅浮春欲動,雲日有清光。處處野梅開,家家臘酒香。
路逢眇道士,疑是左元放。我欲從之語,恐復化為羊。

江邊偶微行,詰曲背城市。平湖春草合,步到栖禪寺。
堂空不見人,老稚掩關睡。所營在一食,食已寧復事。
客來豈無得,施子淨掃地。風松獨不靜,送我作鼓吹。

新年五首

曉雨暗人日,春愁連上元。水生挑菜渚,煙濕落梅村。
小市人歸盡,孤舟鶴踏翻。猶堪慰寂寞,漁火亂黃昏。

北渚集羣鷺,新年何所之。盡歸喬木寺,分占結巢枝。
生物會有役,謀身各及時。何當禁畢弋,看引雪衣兒。

海國空自暖,春山無限清。冰溪結瘴雨,雪菌到江城。
更待輕雷發,先催凍筍生。豐湖有藤菜,似可敵蓴羹。

小邑浮橋外,青山石岸東。茶槍燒後有,麥浪水前空。
萬戶不禁酒,三年真識翁。結茅來此住,歲晚有誰同。

荔子幾時熟,花頭今已繁。探春先揀樹,買夏欲論園。
居士常攜客,參軍許扣門。明年更有味,懷抱帶諸孫。

二月八日與黃燾僧曇穎過逍遙堂何道士宗一問疾

安心守玄牝,閉眼覓黃庭。問疾來三士,澆愁有半瓶。
風松時落蕊,病鶴不梳翎。樽空我歸去,山月照君醒。

次韻高要令劉湜峽山寺見寄

新聞妙無多,舊學閑可束。猶當隱季生,未遽逃梅福。
空腸吐餘思,靜似蠶綴簇。寸田結初果,秀若銅生綠。
荊棘掃誠盡,梨棗憂不熟。高人寧鑄金,下士乃服玉。
君看嶺嶠隘,我欲巾笥蓄。曾攀羅浮頂,亦到朱明谷。
旋觀真歷塊,歸臥甘破屋。故人老猶仕,世味薄如縠。
偶從越女笑,不怕蠻江浴。驚聞尺書到,喜有新詩辱。
應憐五管客,曾作八州督。骨銷讒口鑠,膽破獄吏酷。
壠雲不易寄,江月乃可掬。遙知清遠寺,不稱空洞腹。
蹇驢步武碎,短瑟絃柱促。仰看泉落珮,俯聽石響轂。
千峰瀉清駛,一往無回躅。狂雷失晤語,過電不容目。
要知僧長饑,正坐山少肉。人間無南北,蝸角空出縮。
仇池九十九,仇池有九十九泉,予嘗夢至,有詩。嵩山三十六。子由近買田陽霍,北望嵩山,甚近。天人同一夢,仙凡無兩錄。
陋邦真可老,生理亦粗足。便回爇天焰,長作照海燭。爇天焰見退之詩。近黃魯直寄詩云:蓮花合裏一寸燭,牝馬海中燒百川。魯直蓋近有得也。

食荔支二首并引

惠州太守東堂祠,故相陳文惠公,堂下有公手植荔支一株,郡人謂將軍樹。今歲大熟,賞啖之餘,下逮吏卒,其高不可致者,縱猿取之。

丞相祠堂下,將軍大樹旁。炎雲駢火實,瑞露酌天漿。
爛紫垂先熟,高紅挂遠揚。分甘徧鈴下,也到黑衣郎。

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
日啖荔支三百顆,不妨長作嶺南人。

和子由盆中石菖蒲忽生九花

春荑秋莢兩須臾,神藥人間果有無。
無鼻何由識薝蔔,有花今始信菖蒲。
芳心未飽兩蛺蝶,寒意知鳴幾蟪蛄。
記取明年十二節,小兒休更籋霜鬚。

遷居

吾紹聖元年十月二日至惠州,寓合江樓,是月十八日遷於嘉祐寺。二年三月十九日復遷于合江樓,三年四月二十日復歸於嘉祐寺。時方卜築白鶴峰之上,新居成,庶幾其少安乎。

前年家水東,回首夕陽麗。去年家水西,濕面春雨細。
東西兩無擇,緣盡我輒逝。今年復東徙,舊館聊一憩。
已買白鶴峰,規作終老計。長江在北戶,雪浪舞吾砌。
青山滿牆頭,髟委鬌幾雲髻。雖慚抱朴子,金鼎陋蟬蛻。
猶賢柳柳州,廟俎薦丹荔。吾生本無待,俯仰了此世。
念念自成劫,塵塵各有際。下觀生物息,相吹等蚊蚋。

兩橋詩并引

惠州之東,江溪合流,有橋,多廢壞,以小舟渡。羅浮道士鄧守安始作浮橋,以四十舟為二十舫,鐵銷石矴,隨水漲落,榜曰東新橋。州西豐湖上有長橋,屢作屢壞,栖禪院僧希固築進兩岸,為飛閣九間,盡用石鹽木,堅若鐵石,榜曰西新橋。皆以紹聖三年六月畢工,作二詩落之。

東新橋

羣鯨貫鐵索,背負橫空霓。首搖翻雪江,尾插崩雲溪。
機牙任信縮。漲落隨高低。轆轤卷巨索,青蛟挂長堤。
奔舟免狂觸,脫筏防撞擠。一橋何足云,歡傳廣東西。
父老有不識,喜笑爭攀躋。魚龍亦驚逃,雷雹生馬蹄。
嗟此病涉久,公私困留稽。姦民食此險,出沒如鳧鷖。
似賣失船壺,如去登樓梯。不知百年來,幾人隕沙泥。
豈知濤瀾上,安若堂與閨。往來無晨夜,醉病休扶攜。
使君飲我言,妙割無牛雞。不云二子勞,歎我捐腰犀。二士造橋,余嘗助施犀帶。
我亦壽使君,一言聽扶藜。常當修未壞,勿使後噬臍。

西新橋

昔橋本千柱,挂湖如斷霓。浮梁陷積淖,破板隨奔谿。
笑看遠岸沒,坐覺孤城低。聊因三農隙,稍進百步堤。
炎州無堅植,潦水輕推擠。千年誰在者,鐵柱羅浮西。
獨有石鹽木,白蟻不敢躋。似開銅駝峰,如鑿鐵馬蹄。
岌岌類鞭石,山川非會稽。嗟我久閣筆,不書紙尾鷖。
蕭然無尺箠,欲構飛空梯。百夫下一杙,椓此百尺泥。橋柱石磉之下,皆有堅木,椓入泥中丈餘,謂之頂樁。
探囊賴故侯,寶錢出金閨。子由之婦史,頃入內,得賜黃金錢數千助施。父老喜雲集,簞壺無空攜。
三日飲不散,殺盡西村雞。似聞百歲前,海近湖有犀。橋下舊名鱷湖,蓋嘗有鮫鱷之類。
那知陵谷變,枯瀆生茭藜。後來勿忘今,冬涉水過臍。

悼朝雲詩并引

紹聖元年十一月,戲作朝雲詩。三年七月五日,朝雲病亡于惠州,葬之栖禪寺松林中東南,直大聖塔。予既銘其墓,且和前詩以自解。朝雲始不識字,晚忽學書,粗有楷法。蓋嘗從泗上比丘尼義沖學佛,亦略聞大義,且死,誦金剛經四句偈而絕。

苗而不秀豈其天,不使童烏與我玄。
駐景恨無千歲藥,贈行惟有小乘禪。
傷心一念償前債,彈指三生斷後緣。
歸臥竹根無遠近,夜燈勤禮塔中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