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後集
   卷四

詩七十首

劉醜廝詩

劉生望都民,病羸寄空窯。有子曰醜廝,十二行操瓢。
墦間得餘粒,雪中拾墮樵。饑飽共生死,水火同焚漂。
病翁恃一褐,度此積雪宵。哀哉二暴客,掣去如饑鴞。
翁既死於寒,客亦易此齠。崎嶇走亭長,不憚雪徑遙。
我仇祝與苑,物色同遮邀。行路為出涕,二客竟就梟。
譊譊訴我庭,慷慨驚吾僚。曰此可名寄,追配郴之蕘。
恨我非柳子,擊節為爾謠。官賜二萬錢,無家可歸嬌。
為媾他日婦,婉然初垂髫。洗沐作小史,裹頭束其腰。
筆硯耕學苑,戈矛戰天驕。壯大隨所好,忠孝福可徼。
相國有折脅,封侯或吹簫。人事豈易料,勿輕此僬僥。

題毛女真

霧鬢風鬟木葉衣,山川良是昔人非。
只應閑過商顏老,獨自吹簫月下歸。

寄餾合刷瓶與子由

老人心事日摧頹,宿火通紅手自焙。
小甑短瓶良具足,稚兒嬌女共燔煨。
寄君東閣閑烝栗,知我空堂坐畫灰。
約束家僮好收拾,故山梨棗待翁來。

次韻子由清汶老龍珠丹

天公不解防癡龍,玉函寶方出龍宮。
雷霆下索無處避,逃入先生衣袂中。
先生不作金椎袖,玩世徜徉隱屠酒。
夜光明月空自投,一鍛何勞緯蕭手。
黃門寡好心易足,荊棘不生梨棗熟。
玄珠白璧兩無求,無脛金丹來入腹。
區區分別笑樂天,那知空門不是仙。

次韻子由書清汶老所傳秦湘二女圖

春風消冰失瑤玉,我本無身安有觸。
羊生得婦如得風,握手一笑未為辱。
先生室中無天游,佩環何處鳴風甌。
隨魔未必皆魔女,但與分燈遣歸去。
胡為寫真傳世人,更要維摩一轉語。
丹元茅茨只三間,太極老人時往還。
點檢凡心早除拂,方平神鞭常使物。

紫團參寄王定國

谽谺土門口,突兀太行頂。豈惟團紫雲,實自俯倒景。
剛風被草木,真氣入苕穎。舊聞人銜芝,生此羊腸嶺。
纖纖虎豹鬣,蹙縮龍蛇癭。蠶頭試小嚼,龜息變方聘。
矧予明真子,已造浮玉境。清宵月挂戶,半夜珠落井。
灰心寧復然,汗喘久已靜。東坡猶故目,北藥致遺秉。
欲持一椏根,往侑九轉鼎。為子置齒頰,豈不賢酒茗。

次韻劉燾撫句蜜漬荔支

時新滿座聞名字,別久何人記色香。
葉似楊梅蒸霧雨,花如盧橘傲風霜。
每憐蓴菜下鹽豉,肯與葡萄壓酒漿。
回首驚塵卷飛雪,詩情真合與君嘗。

立春日小集呈李端叔

白髮已十載,青春無一堪。不驚新歲換,聊與故人談。
牛健民聲喜,鴉嬌雪意酣。霏微不到地,和暖要宜蠶。
歲月斜川似,風流曲水慚。行吟老燕代,坐睡夢江潭。
丞掾頗哀援,歌呼誰怕參。衰懷久灰槁,習氣尚饞貪。
白啖本河朔,紅消真劍南。辛盤得青韭,臘酒是黃柑。
歸臥燈殘帳,醒聞葉打庵。須煩李居士,重說後三三。

次韻曾仲錫元日見寄

蕭索東風兩鬢華,年年幡勝翦宮花。
愁聞塞曲吹蘆管,喜見春槃得蓼芽。
吾國舊供雲澤米,定武齋酒用蘇州米。君家新致雪坑茶。近得曾坑茶。
燕南異事真堪記,三寸黃柑擘永嘉。

子由生日以檀香觀音像及新合印香銀篆槃為壽

旃檀婆律海外芬,西山老臍柏所薰。
香螺脫黶來相羣,能結縹緲風中雲。
一燈如螢起微焚,何時度驚繆篆紋。
繚繞無窮合復分,綿綿浮空散氤氳。
東坡持是壽卯君。君少與我師皇墳。
旁資老聃釋迦文。共厄中年點蠅蚊。
晚遇斯須何足云。君方論道承華勛。
我亦旗鼓嚴中軍。國恩當報敢不勤。
但願不為世所醺。爾來白髮不可耘。
問君何時返鄉枌,收拾散亡理放紛。
此心實與香俱焄。聞思大士應已聞。

次韻李端叔送保倅翟安常赴闕兼寄子由

中山保塞兩窮邊,臥治雍容已百年。
顧我迂愚分竹使,與君談笑用蒲鞭。
松荒三徑思元亮,草合平池憶惠連。
白髮歸心憑說與,古來誰似兩疏賢。

中山松醪寄雄州守王引進

鬱鬱蒼髯千歲姿,肯來杯酒作兒嬉。
流芳不待龜巢葉,唐人以荷葉為酒杯,謂之碧筒酒。掃白聊煩鶴踏枝。
醉裏便成欹雪舞,醒時與作嘯風辭。
馬軍走送非無意,玉帳人閑合有詩。

次韻李端叔謝送牛戩鴛鴦竹石圖

聞君談西戎,廢食忘早晚。王師本不陣,賊壘何足剗。
守邊在得士,此語要而簡。知君論將口,似我識畫眼。
笑指塵壁間,此是老牛戩。平生師衛玠,非意常理遣。
訴君定何人,未用市朝顯。置之勿復道,世俗固多舛。
歸去亦何須,單車渡殽澠。如蟲得羽化,已脫安用繭。
家書空萬軸,涼曝困舒卷。念當掃長物,閉息默自暖。
此畫聊付君,幽處得小展。新詩勿縱筆,羣吠驚邑犬。
時來未可知,妙斲待輪扁。

次韻聰上人見寄

前身本同社,宿業獨臨邊。一悟鏡空老,始知圓澤賢。
歸心忘犢佩,生術寄羊鞭。不似歐陽子,空留六一泉。

次韻王雄州還朝留別

老李威名八十年,壁間精悍見遺顏。
自聞出守風流似,稍覺承平氣象還。
但遣詩人歌杕杜,不妨侍女唱陽關。
內朝接武知何日,白髮羞歸供奉班。

三月二十日多葉杏盛開

零露泫月蕊,溫風散晴葩。春工了不睡,連夜開此花。
芳心誰翦刻,天質自清華。惱客香有無,弄妝影橫斜。
中山古戰國,殺氣浮高牙。叢臺餘袨服,易水雄悲笳。
自從此花開,玉肌洗塵沙。坐令游俠窟,化作溫柔家。
我老念江海,不飲空咨嗟。劉郎歸何日,紅桃爍殘霞。
明年花開時,舉酒望三巴。蓋欲請梓州而歸也。

三月二十日開園三首

雪髯霜鬢語獊獰,澹蕩園林取次行。
要識將軍不凡意,從來只啜小人羹。是日散父老酒食。

西園牡籥夜沉沉,尚有游人臥柳陰。
鶴睡覺時風露下,落花飛絮滿衣襟。

鬱鬱蒼髯真道友,絲絲紅萼是鄉人。蒼髯,松也。紅萼,海棠也。
何時翠竹江村路,送我柴門月色新。

次韻王雄州送侍其涇州

威聲又數中興年,二虜行當一矢聯。
聞道名城得真將,故應驚羽落空弦。
追鋒歸去雄三衛,授鉞重來定十連。
別酒回頭便陳跡,號呶端合發初筵。

臨城道中作并引

予初赴中山,連日風埃,未嘗了了見太行也。今將適嶺表,頗以是為恨。過臨城、內丘,天氣忽清徹,西望太行,草木可數,岡巒北走,崖谷秀傑。忽悟歎曰:吾南遷其速返乎,退之衡山之祥也。書以付邁,使志之。

逐客何人著眼看,太行千里送征鞍。
未應愚谷能留柳,可獨衡山解識韓。

過湯陰市得豌豆大麥粥示三兒子

朔野方赤地,河濡但黃塵。秋霖暗豆漆,夏旱臞麥人。
逆旅唱晨粥,行庖得時珍。青班照匕箸,脆響鳴牙齦。
玉食謝故吏,風餐便逐臣。漂零竟何適,浩蕩寄此身。
爭勸加飲食,實無負吏民。何當萬里客,歸及三年新。

子由新修汝州龍興寺吳畫壁

丹青久衰工不藝,人物尤難到今世。
每摹市井作公卿,畫手懸知是徒隸。
吳生已與不傳死,那復典刑留近歲。
人間幾處變西方,盡作波濤翻海勢。
細觀手面分轉側,妙算毫釐得天契。
始知真放本精微,不比狂花生客慧。
似聞遺墨留汝海,古壁蝸涎可垂涕。
力捐金帛扶棟宇,錯落浮雲卷新霽。
使君坐嘯清夢餘,幾疊衣紋數衿袂。
他年弔古知有人,姓名聊記東坡弟。

過高郵寄孫君孚

過淮風氣清,一洗塵埃容。水木漸幽茂,菰蒲雜游龍。
可憐夜合花,青枝散紅茸。美人游不歸,一笑當誰供。
故園在何處,已偃手種松。我行忽失路,歸夢山千重。
聞君有負郭,二頃收橫從。卷野畢秋獲,ㄧㄣ牀聞夜舂。
樂哉何所憂,社酒粥面醲。宦游豈不好,毋令到千鍾。

僕所至未嘗出游過長蘆聞天禪師病甚不可不一問既見則有間矣明日阻風復留見之作三絕句呈聞復并請轉呈參寥子各賦數首

亦知壺子不死,敢問老聃所游。瑟瑟寒松露骨,眈眈病虎垂頭。

莫言西蜀萬里,且到南華一游。扶病江邊送客,杖孥浦口回頭。

老去此生一訣,興來明日重游。臥聞三老白事,半夜南風打頭。

六月七日泊金陵阻風得鍾山泉公書寄詩為謝

今日江頭天色惡,礮車雲起風欲作。
獨望鍾山喚寶公,林間白塔如孤鶴。
寶公骨冷喚不聞,卻有老泉來喚人。
電眸虎齒霹靂舌,為子吹散千峰雲。
南行萬里亦何事,一酌曹溪知水味。
他年若畫蔣山圖,為作泉公喚居士。

贈清涼寺和長老

代北初辭沒馬塵,江南來見臥雲人。
問禪不契前三語,施佛空留丈六身。
老去山林徒夢想,雨餘鐘鼓更清新。
會須一洗黃茅瘴,未用深藏白疊毛巾。

予前後守倅餘杭凡五年夏秋之間蒸熱不可過獨中和堂東南頰下瞰海門洞視萬里三伏常蕭然也紹聖元年六月舟行赴嶺外熱甚忽憶此處而作是詩

忠孝王家千柱宮,東坡作吏五年中。
中和堂上東南頰,獨有人間萬里風。

慈湖夾阻風五首

捍索桅竿立嘯空,篙師酣寢浪花中。
故應菅蒯知心腹,弱纜能爭萬里風。

此生歸路愈茫然,無數青山水拍天。
猶有小船來賣餅,喜聞墟落在山前。

我行都是退之詩,真有人家水半扉。
千頃桑麻在船底,空餘石髮挂魚衣。

日輪亭午汗珠融,誰識南訛長養功。
暴雨過雲聊一快,未妨明月卻當空。

臥看落月橫千丈,起喚清風得半帆。
且並水村欹側過,人間何處不巉巖。

過廬山下并引

予過廬山下,雲物騰涌,默有禱焉。未午,衆峰凜然,故作是詩。

亂雲欲霾山,勢與飄風南。羣隮相應和,勇往爭驂驔。
可憐薈蔚中,時出紫翠嵐。雁沒失東嶺,龍騰見西龕。
一時供坐笑,百態變立談。暴雨破坱圠,清飆掃渾酣。
廓然歸何處,陋矣安足戡。亭亭紫霄峰,窈窈白石庵。
五老數松雪,雙溪落天潭。雖云默禱應,顧有移文慚。

壺中九華詩并引

湖口人李正臣蓄異石九峰,玲瓏宛轉,若窗櫺然。余欲以百金買之,與仇池石為偶,方南遷未暇也。名之曰壺中九華,且以詩記之。

清溪電轉失雲峰。夢裏猶驚翠掃空。
五嶺莫愁千嶂外,九華今在一壺中。
天池水落層層見,玉女窗明處處通。
念我仇池太孤絕,百金歸買碧玲瓏。

江西

江西山水真吾邦,白沙翠竹石底江。
舟行十里磨九瀧,篙聲犖确相舂撞。
醉臥欲醒聞淙淙,真欲一口吸老龐。
何人得儁窺魚矼,舉叉絕叫尺鯉雙。

秧馬歌并引

過廬陵,見宣德郎致仕曾君安止,出所作禾譜。文既溫雅,事亦詳實,惜其有所缺,不譜農器也。予昔游武昌,見農夫皆騎秧馬。以榆棗為腹,欲其滑,以楸桐為背,欲其輕,腹如小舟,昂其首尾,背如覆瓦,以便兩髀,雀躍于泥中,繫束藁其首以縛秧。日行千畦,較之傴僂而作者,勞佚相絕矣。史記禹乘四載,泥行乘橇。解者曰,橇形如箕,擿行泥上。豈秧馬之類乎?作秧馬歌一首,附于禾譜之末云。

春雲濛濛雨凄凄,春秧欲老翠剡齊。
嗟我婦子行水泥,朝分一壠暮千畦。
腰如箜篌首啄雞,筋煩骨殆聲酸嘶。
我有桐馬手自提,頭尻軒昂腹脅低。
背如覆瓦去角圭,以我兩足為四蹄。
聳踴滑汰如鳧鷖,纖纖束藁亦可齎。
何用繁纓與月題,朅從畦東走畦西。
山城欲閉聞鼓鼙,忽作的盧躍檀溪。
歸來挂壁從高棲,了無芻秣饑不啼。
少壯騎汝逮老黧,何曾蹶軼防顛擠。
錦韉公子朝金閨,笑我一生蹋牛犁,不知自有木鴃鶗。

八月七日初入贛過惶恐灘

七千里外二毛人,十八灘頭一葉身。
山憶喜歡勞遠夢,蜀道有錯喜歡鋪,在大散關上。地名惶恐泣孤臣。
長風送客添帆腹,積雨扶舟減石鱗。
便合與官充水手,此生何止略知津。

鬱孤臺以下四首皆虔州。

八境見圖畫,鬱孤如舊游。山為翠浪涌,水作玉虹流。
日麗崆峒曉,風酣章貢秋。丹青未變葉,鱗甲欲生洲。
嵐氣昏城樹,灘聲入市樓。煙雲侵嶺路,草木半炎州。
故國千峰外,高臺十日留。他年三宿處,準擬繫歸舟。

廉泉

水性故自清,不清或撓之。君看此廉泉,五色爛摩尼。
廉者為我廉,我以此名為。有廉則有貪,有慧則有癡。
誰為柳宗元,孰是吳隱之。漁父足豈潔,許由耳何淄。
紛然立名字,此水了不知。毀譽有時盡,不知無盡時。
朅來廉泉上,捋須看鬢眉。好在水中人,到處相娛嬉。

塵外亭

楚山澹無塵,贛水清可厲。散策塵外游,麾手謝此世。
山高惜人力,十步輒一憩。卻立浮雲端,俯視萬井麗。
幽人宴坐處,龍虎為斬薙。馬駒獨何疑,豈墮山鬼計。
夜垣非助我,謬敬欲其逝。戲留一轉語,千載起攘袂。

天竺寺并引

予年十二,先君自虔州歸,為予言:「近城山中天竺寺,有樂天親書詩云:一山門作兩山門,兩寺原從一寺分。東澗水流西澗水,南山雲起北山雲。前臺花發後臺見,上界鐘清下界聞。遙想吾師行道處,天香桂子落紛紛。筆勢奇逸,墨跡如新。」今四十七年矣。予來訪之,則詩已亡,有刻石存耳,感涕不已,而作是詩。

香山居士留遺跡,天竺禪師有故家。
空詠連珠吟疊壁,已亡飛鳥失驚蛇。
林深野桂寒無子,雨浥山薑病有花。
四十七年真一夢,天涯流落涕橫斜。

過大庾嶺

一念失垢污,身心洞清凈。浩然天地間,惟我獨也正。
今日嶺上行,身世永相忘。仙人拊我頂,結髮授長生。

宿建封寺曉登盡善亭望韶石三首

雙闕浮空照短亭,至今猿鳥嘯青熒。
君王自此西巡狩,再使魚龍舞洞庭。

蜀人文賦楚人辭,堯在崇山舜九疑。
聖主若非真得道,南來萬里亦何為。

嶺海東南月窟西,功成天已錫玄圭。
此方定是神仙宅,禹亦東來隱會稽。

月華寺寺鄰岑水場施者皆坑戶也,百年間蓋三焚矣。

天公胡為不自憐,結土融石為銅山。
萬人採斲富媼泣,只有金帛資豪姦。
脫身獻佛意可料,一瓦坐待千金還。
月華三火豈天意,至今茇舍依榛菅。
僧言此地本龍象,興廢反掌曾何艱。
高巖夜吐金碧氣,曉得異石青斕斑。
坑流窟發錢涌地,暮施百鎰朝千鍰。
此山出寶以自賊,地脈已斷天應慳。
我願銅山化南畝,爛漫黍麥蘇惸鰥。
道人修道要底物,破鐺煮飯茅三間。

南華寺

云何見祖師,要識本來面。亭亭塔中人,問我何所見。
可憐明上座,萬法了一電。飲水既自知,指月無復眩。
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練。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
摳衣禮真相,感動淚雨霰。借師錫端泉,洗我綺語硯。

碧落洞在英州下十五里。

槎牙亂峰合,晃蕩絕壁橫。遙知紫翠間,古來仙釋并。
陽崖射朝日,高處連玉京。陰谷扣白月,夢中游化城。
果然石門開,中有銀河傾。幽龕入窈窕,別戶穿虛明。
泉流下珠琲,乳蓋交縵纓。我行畏人知,恐為仙者迎。
小語輒響荅,空山自雷驚。策杖歸去來,治具煩方平。

峽山寺傳奇所記孫恪袁氏事,即此寺,至今有人見白猿者。

天開清遠峽,地轉凝碧灣。我行無遲速,攝衣步孱顏。
山僧本幽獨,乞食況未還。雲碓水自舂,松門風為關。
石泉解娛客,琴筑鳴空山。佳人劍翁孫,游戲暫人間。
忽憶嘯雲侶,賦詩留玉環。林空不可見,霧雨霾髻鬟。

舟行至清遠縣見顧秀才極談惠州風物之美

到處聚觀香案吏,此邦宜著玉堂仙。
江雲漠漠桂花濕,海雨翛翛荔子然。
聞道黃柑常抵鵲,不容朱橘更論錢。
恰從神武來弘景,便向羅浮見稚川。

廣州蒲澗寺地產菖蒲,十二節。相傳安期生之故居,始皇訪之于此

不用山僧導我前,自尋雲外出山泉。
千章古木臨無地,百尺飛濤瀉漏天。
昔日菖蒲方士宅,後來薝蔔祖師禪。
而今只有花含笑,笑道秦皇欲學仙。山中多含笑花。

贈蒲澗信長老

優缽曇花豈有花,問師此曲唱誰家。
已從子美得桃竹,此山有桃竹,可作杖,而土人不識。予始錄子美詩遺之。不向安期覓棗瓜。
燕坐林間時有虎,高眠粥後不聞鴉。
勝游自古兼支許,為采松肪寄一車。

發廣州

朝市日已遠,此身良自如。三杯軟飽後,浙人謂飲酒為軟飽。一枕黑甜餘。俗謂睡為黑甜。
蒲澗疏鐘外,黃灣落木初。天涯未覺遠,處處各樵漁。

浴日亭在南海廟前。

劍氣崢嶸夜插天,瑞光明滅到黃灣。
坐看暘谷浮金暈,遙想錢塘涌雪山。
已覺滄涼蘇病骨,更煩沆瀣洗衰顏。
忽驚鳥動行人起,飛上千峰紫翠間。

游羅浮山一首示兒子過

人間有此白玉京,羅浮見日雞一鳴。
南樓未必齊日觀,鬱儀自欲朝朱明。劉夢得有詩,記羅浮夜半見日事。山不甚高,而夜見日,此可異也。山有二石樓。今延祥寺在南樓下,朱明洞在沖虛觀後,云是蓬萊第七洞天。
東坡之師抱朴老,真契早已交前生。
玉堂金馬久流落,寸田尺宅今歸耕。
道華亦嘗啖一棗,唐永樂道士侯道華,竊食鄧天師藥仙去。永樂有無核棗,人不可得,道華獨得之。予在岐下,亦嘗得食一枚。契虛正欲仇三彭。唐僧契虛,遇人導游稚川仙府。真人問曰:汝絕三彭之仇乎?契虛不能荅。
鐵橋石柱連空橫,山有鐵橋石柱,人罕至者。杖藜欲趁飛猱輕。
雲溪夜逢瘖虎伏,山有啞虎巡山。斗壇畫出銅龍獰。沖虛觀後有朱真人朝斗壇,近于壇上獲銅龍六、銅魚一。
小兒少年有奇志,中宵起坐存黃庭。
近者戲作凌雲賦,筆勢彷彿離騷經。
負書從我盍歸去,羣仙正草新宮銘。
汝應奴隸蔡少霞,我亦季孟山玄卿。唐有夢書新宮銘者,云紫陽真人山玄卿撰,其略曰:良常西麓原澤東泄,新宮宏宏,崇軒車獻車獻。又有蔡少霞者,夢人遣書碑,略曰,公昔乘魚車,今履瑞雲,躅空仰塗,綺輅輪囷。其末題云,五雲書閣吏蔡少霞書。
還須略報老同叔,贏糧萬里尋初平。子由一字同叔。

十月二日初到惠州

彷彿曾游豈夢中,欣然雞犬識新豐。
吏民驚怪坐何事,父老相攜迎此翁。
蘇武豈知還漠北,管寧自欲老遼東。
嶺南萬戶皆春色,嶺南萬戶酒。會有幽人客寓公。

寓居合江樓

海上蔥曨氣佳哉,二江合處朱樓開。
蓬萊方丈應不遠,肯為蘇子浮江來。
江風初涼睡正美,樓上啼鴉呼我起。
我今身世兩相違,西流白日東流水。
樓中老人日清新,天上豈有癡仙人。
三山咫尺不歸去,一杯付與羅浮春。予家釀酒名羅浮春。

白水山佛跡巖羅浮之東麓也,在惠州東北二十里。

何人守蓬萊,夜半失左股。浮山若鵬蹲,忽展垂天羽。
根株互連絡,崖嶠爭吞吐。神工自爐鞲,融液相綴補。
至今餘隙罅,流出千斛乳。方其欲合時,天匠麾月斧。
帝觴分餘瀝,山骨醉后土。峰巒尚開闔,澗谷猶呼舞。
海風吹未凝,古佛來布武。當時汪岡氏,投足不盡拇。
青蓮雖不見,千古落花雨。雙溪匯九折,萬馬騰一鼓。
奔雷濺玉雪,潭洞開水府。潛鱗有饑蛟,掉尾取渴虎。
我來方醉後,濯足聊戲侮。回風卷飛雹,掠面過強弩。
山靈莫惡劇,微命安足賭。此山吾欲老,慎勿厭求取。
溪流變春酒,與我相賓主。當連青竹竿,下灌黃精圃。

詠湯泉在白水山。

積火焚大槐,蓄油災武庫。驚然丞相井,疑浣將軍布。
自憐耳目隘,未測陰陽故。鬱攸火山烈,觱沸湯泉注。
豈惟渴獸駭,坐使癡兒怖。安能長魚鱉,僅可尋狐兔。
山中惟木客,戶外時芒屨。雖無傾城浴,幸免亡國汙。

自笑

子石如琢玉,遠煙真削黳。入我病風手,古語云,磨墨如病風手。玄雲渰凄凄。
是中有何好,而我喜欲迷。既似蠟屐阮,又如鍛柳嵇。
醉筆得天全,宛宛天投霓。多謝中書君,伴我此幽棲。

朝雲詩并引

世謂樂天有粥駱馬放楊柳枝詞,嘉其主老病不忍去也。然夢得有詩云:春盡絮飛留不得,隨風好去落誰家。樂天亦云:病與樂天相伴住,春隨樊子一時歸。則是樊素竟去也。予家有數妾,四五年相繼辭去,獨朝雲者隨予南遷。因讀樂天集,戲作此詩。朝雲姓王氏,錢唐人,嘗有子曰幹兒,未期而夭云。

不似楊枝別樂天,恰如通德伴伶玄。
阿奴絡秀不同老,天女維摩總解禪。
經卷藥爐新活計,舞衫歌扇舊因緣。
丹成逐我三山去,不作巫陽雲雨仙。

寄虎兒

獨倚桄榔樹,閑挑蓽撥根。謀生看拙否,送老此蠻村。

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風亭下梅花盛開

春風嶺上淮南村,昔年梅花曾斷魂。予昔赴黃州,春風嶺上見梅花,有兩絕句。明年正月往岐亭,道中賦詩云:去年今日關山路,細雨梅花正斷魂。
豈知流落復相見,蠻風蜒雨愁黃昏。
長條半落荔支浦,臥樹獨秀桄榔園。
豈惟幽光留夜色,直恐泠艷排冬溫。
松風亭下荊棘裏,兩株玉蕊明朝暾。
海南仙雲嬌墮砌,月下縞衣來扣門。
酒醒夢覺起繞樹,妙意有在終無言。
先生獨飲勿歎息,幸有落月窺清樽。

再用前韻

羅浮山下梅花村,玉雪為骨冰為魂。
紛紛初疑月挂樹,耿耿獨與參橫昏。
先生索居江海上,悄如病鶴棲荒園。
天香國艷肯相顧,知我酒熟詩清溫。
蓬萊宮中花鳥使,綠衣倒挂扶桑暾。
抱叢窺我方醉臥,故遣啄木先敲門。
麻姑過君急灑掃,鳥能歌舞花能言。
酒醒人散山寂寂,惟有落蕊黏空樽。嶺南珍禽有倒挂子,綠毛紅喙,如鸚鵡而小,自東海來,非塵埃間物也。

新釀桂酒

擣香篩辣入瓶盆,盎盎春溪帶雨渾。
收拾小山藏社甕,招呼明月到芳樽。
酒材已遣門生致,菜把仍叨地主恩。
爛煮葵羹斟桂醑,風流可惜在蠻村

惠守詹君見和復次韻

已破誰能惜甑盆,頹然醉裏得全渾。
欲求公瑾一囷米,試滿莊生五石樽。
三杯卯困忘家事,萬戶春濃感國恩。
刺史不須邀半道,籃輿未暇走山村。

花落復次前韻

玉妃謫墮煙雨村,先生作詩與招魂。
人間草木非我對,奔月偶桂成幽昏。
闇香入戶尋短夢,青子綴枝留小園。
披衣連夜喚客飲,雪膚滿地聊相溫。
松明照坐愁不睡,井花入腹清而暾。
先生年來六十化,道眼已入不二門。
多情好事真習氣,惜花未忍終無言。
留連一物吾過矣,笑領百罰空罍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