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後集
   卷三

詩六十六首

軾近以月石硯屏獻子功中書公復以涵星硯獻純父侍講子功有詩純父未也復以月石風林屏贈之謹和子功詩并求純父數句

紫潭出玄雲,翳我潭中星。獨有潭上月,倒挂紫翠屏。
我老不看書,默坐養此昏。花睛時時一,開眼見此雲。
月眼自明。久知世界如泡影,大小真偽何足評。
笑彼三子歐蘇梅,無事自作雪羽爭。事見三人詩集。
故將屏硯送兩范,要使珠璧棲窗欞。
大范忽長謠,語出月脅令人驚。皇甫湜云:穿天心,出月脅。意外驚人,語非尋常。
小范當繼之,說破星心如雞鳴。孟郊聞雞詩云:似聞孤月口,能說落星心。
牀頭復一月,下有風林橫。急送小范家,護此涵星泓。
願從少陵博一句,山木盡與洪濤傾。

次韻范純父涵星硯月石風林屏詩

月次于房歷三星,斗牛不神箕獨靈。
簸搖桑榆盡西靡,影落蘇子硯與屏。
天工與我兩厭事,孰居無事為此形。
與君持橐侍帷幄,同到溫室觀堯蓂。
自憐太史牛馬走,伎等卜祝均倡伶。
欲留衣冠挂神武,便擊雲水歸南溟。
陶泓不稱管城沐,醉石可助平泉醒。
故持二物與夫子,欲使妙質留天庭。
但令滋液到枯槁,勿遣光景生晦冥。
上書挂名豈待我,獨立自可當雷霆。
我時醉眠風林下,夜與漁火同青熒。
撫物懷人應獨歎,作詩寄子誰當聽。

次韻錢穆父會飲

彈冠恨不早,挂冠常苦遲。盛服每假寐,角闕時伏思。
東門未祖道,西山空拄頤。逝將江海去,安此麋鹿姿。
要當謀三徑,何暇擇一枝。與君幾合散,得酒忘淳漓。
君談似落屑,我飲如弈棋。世有作詩如弈棋,弈棋如飲酒,飲酒乃天戒之語。僕於此二事皆不能。居官不任事,造物真見私。
主人獨賢勞,金穀方流馳。行人亦結束,杕杜乃歸期。
公卿雖少安,河流正東釃。我得會稽去,方回良不癡。

次韻穆父尚書侍祠郊丘瞻望天光退而相慶引滿醉吟

千章杞梓蔭雲天,樗散誰收老鄭虔。
喜氣到君浮白裏,豐年及我挂冠前。
令嚴鐘鼓三更月,野宿貔貅萬竈煙。
太息何人知帝力。歸來金帛看頳肩。

郊祀慶成詩

帝出乘昌運,天心予太平。文章三代繼,制作七年成。
大祀乾坤合,剛辰日月明。泰壇朝埽地,魄寶夜垂精。
仰御圓蒼蓋,環觀海嶽城。北流吞朔易,西極落攙搶。
升燎靈光荅,回鑾瑞霧迎。需雲徧枯槁,解雨達勾萌。
可頌非天德,因箴亦下情。民言知有酌,帝謂本無聲。
富國由崇儉,蘄年在好生。無心斯格物,克己自消兵。
化國安新政,孤臣返舊耕。還將清廟什,留與野人賡。

次韻奉和錢穆父蔣潁叔王仲至詩四首。

  見和西湖月下聽琴

謖謖松下風,藹藹壠上雲。聊將竊比我,不堪持寄君。
半生寓軒冕,一笑當琴尊。良辰飲文字,晤語無由醺。
我有夙鳴枝,背作蛇蚹紋。月明委靜照,心清得奇聞。
當呼玉澗手。一洗羯鼓昏。請歌南風曲,猶作虞書渾。家有雷琴甚奇古,玉澗道人崔閑妙於雅聲,當呼使彈。

  見和仇池

上窮非想亦非非,下與風輪共一癡。
翠羽若知牛有角,空瓶何必井之眉。
還朝暫接鵷鸞翼,謝病行收麋鹿姿。
記取和詩三益友,他年弭節過仇池。

  玉津園

承平苑囿雜耕桑,六聖勤民計慮長。
碧水東流還舊派,玉津分蔡河上流,復合于下。紫壇南峙表連岡。
不逢遲日鶯花亂,空想疏林雪月光。
千畝何時躬帝藉,斜陽寂歷鎖雲莊。

  藉田

竊脂方紀瑞,布穀未催耕。魚沫依蘋渚,蝸涎上綵楹。
江湖來夢寐,蓑笠負平生。琴裏思歸曲,因君一再行。

頃年楊康功使高麗還奏乞立海神廟於板橋僕嫌其地湫隘移書使遷之文登因古廟而新之楊竟不從不知定國何從見此書作詩稱道不已僕不復記其云何也次韻荅之

退之仙人也,游戲於斯文。談笑出偉奇,鼓舞南海神。
頃年三韓使,幾為鮫鰐吞。歸來築祠宇,要使百賈奔。板橋,商賈所聚。
我欲遷其廟,下數浮空羣。謂登州海市。移書竟不從,信非磊落人。
公胡為拳拳,繫此空中雲。作詩頌其美,何異刻劍痕。
我今已括囊,象在六四坤。

沐浴啟聖僧舍與趙德麟邂逅

南山北闕兩非真,東潁西湖跡已陳。
季子來歸初可喜,老聃新沐定非人。
酒清不醉休休暖,睡穩如禪息息勻。
自笑塵勞餘一念,明年同泛越谿春。

次韻王仲至喜雪御筵

三軍喜氣鑠飛花,睡起空驚月在沙。
未集驊騮金騕裊,故殘鳷鵲玉橫斜。
偶還仗內身如寄,尚憶江南酒可賒。
宣勸不多心自醉,強扶衰白拜君嘉。

僕所藏仇池石希代之寶也王晉卿以小詩借觀,意在於奪僕不敢不借然以此詩先之

海石來珠宮,秀色如蛾綠。坡陀尺寸間,宛轉陵巒足。
連娟二華頂,空洞三茅腹。初疑仇池化,又恐瀛洲蹙。
殷勤嶠南使,餽餉淮東牧。僕在揚州,程德孺自嶺南解官,以此石見遺。得之喜無寐,與汝交不瀆。
盛以高麗盆,藉以文登玉。僕以高麗所鑄大銅盆貯之,又以登州海石如碎玉者附其足。幽光先五夜,冷氣壓三伏。
老人生如寄,衡茅久未卜。一夫幸可致,千里還相逐。
風流貴公子,竄謫武當谷。見山應已厭,何事奪所欲。
欲留嗟趙弱,寧許負秦曲。傳觀慎勿許,間道歸更速。

次天字韻荅岑巖起

一聲清蹕霧開天,百辟心莊豈貌虔。
回顧驚君珠玉側,同升愧我秕糠前。
裴回月色留壇影,縹緲松香泛蠟煙。近制,以椽燭松明易糝盆。
莫歎郎潛生白髮,聖朝求舊鄙鳶肩。

石塔寺并引

世傳王播飯後鍾詩,蓋揚州石塔寺事也。相傳如此,戲作此詩。

饑眼眩東西,詩腸忘早晏。雖知燈是火,不悟鍾非飯。
山僧異漂母,但可供一莞。何為三百年,記憶作此訕。
齋廚養若人,無益只遺患。乃知飯後鍾,闍棃蓋具眼。

次韻蔣穎叔二首

  扈從景靈宮

道人幽夢曉初還,已覺笙蕭下月壇。
風伯前驅清宿霧,祝融驂乘破朝寒。
英姿連璧從多士,妙句鏘金和八鑾。
已向詞臣得頗牧,時穎叔新除熙河帥。路人莫作老儒看。

  凝祥池

似知金馬客,時夢碧雞坊。冰雪消殘臘,煙波寫故鄉。
鳴鑾自容與,立馬久回翔。乞與三韓使,新圖到樂浪。時高麗使在都下,每至勝境,輒圖畫以歸。

和叔盎畫馬次韻

天驥德力備,馬外龍麟中。皇天不遺言,兀與圖畫同。
駑駘飽官粟,未受一洗空。十駕均一至,何事籋雲風。

王晉卿示詩欲奪海石錢穆父王仲至蔣穎叔皆次韻穆至二公以為不可許獨穎叔不然今日穎叔見訪親睹此石之妙遂悔前語軾以謂晉卿豈可終閉不予者若能以韓幹二散馬易之者蓋可許也復次前韻

相如有家山,縹緲在眉綠。誰云千里遠,寄此一顰足。
平生錦繡腸,早歲藜莧腹。從教四壁空,未遣兩峰蹙。
吾今況衰病,義不忘樵牧。逝將仇池石,歸泝岷山瀆。
守子不貪寶,完我無瑕玉。故人詩相戒,妙語予所伏。
一篇獨異論,三占從兩卜。君家畫可數,天驥紛相逐。
風騣掠原野,電尾梢澗谷。君如許相易,是亦我所欲。
今朝安西守,來聽陽關曲。勸我留此峰,他日來不速。

軾欲以石易畫晉卿難之穆父欲兼取二物穎叔欲焚畫碎石乃復次前韻并解三詩之意

春冰無真堅,霜葉失故綠。鷃疑鵬萬里,蚿笑夔一足。
二豪爭攘袂,先生一捧腹。明鏡既無臺,凈瓶何用蹙。古蹴、蹙通。
盆山不可隱,畫馬無由牧。聊將置庭宇,何必棄溝瀆。
焚寶真愛寶,碎玉未忘玉。久知公子賢,出語耆年伏。
欲觀博物妙,故以求馬卜。維摩既復捨,天女還相逐。
授之無盡燈,照此久幽谷。定心無一物,法樂勝五欲。
三峨吾鄉井,萬里君部曲。臥雲行歸休,破賊見神速。晉卿將種,常有此志。

生日蒙劉景文以古畫松鶴為壽且貺嘉篇次韻為謝

問予一室間,寧有千里廓。塵心洗長松,遠意發孤鶴。
生朝得此壽,死籍疑可落。微言在參同,妙契藏九籥。
故人有奇趣,逸想寄幽壑。霜枝謝寒暑,雲翮無前卻。
何須構明堂,未羨巢阿閣。緬懷別時語,復作數日惡。
詩腴固堪餐,字瘦還可愕。高標忽在眼,清夢了如昨。
君今噲等伍,志與湛輩各。豈待相顧言,方為不朽託。
子雲老執戟,長孺終主爵。吾當追喬松,子亦鄙衛霍。

程德孺惠海中柏石兼辱佳篇輒復和謝

嵐薰瘴染卻敷腴,笑飲貪泉獨繼吳。
未欲連車收薏苡,肯教沉網取珊瑚。
不知庾嶺三年別,收得曹溪一滴無。
但指庭前雙柏石,要予臨老識方壺。

次秦少游韻贈姚安世

帝城如海欲尋難,肯捨漁舟到杏壇。
剝啄扣君容膝戶,巍峨笑我切雲冠。
問羊獨怪初平在,牧豕應同德曜看。
肯把參同較同異,小窗相對為研丹。

次丹元姚先生韻

浮生知幾何,僅熟一釜羹。那於俯仰間,用此委曲情。
自憐無他腸,偶亦得此生,懸知當去客,中有不亡存。
但恐宿緣重,每為習氣昏。似聞梅子真,近在吳市門。
未能肩拊洪,但欲目擊溫。不敢叩門呼,恐作踰垣奔。
且令紹介先,徐以方便論。
不學劉更生,黃金鑄尚方。不學房次律,身事問潁陽。
王烈亦何人,叔夜未可量。獨見神山開,遽餐石髓香。
至道尚聽瑩,粗才終蹶張。先生喜而笑,幅巾登我堂。
苦誓指黃壤,要言刻青琅。蓬萊在何許,弱水空相望。
且當從嵇阮,聊復數山王。達人友四海,曲士守一疆。
慎勿使形諜,兒童驚夜光。

次韻秦少游王仲至元日立春三首

省事天公厭兩回,新年春日併相催。
殷勤更下山陰雪,要與梅花作伴來。

己卯嘉辰壽阿同,願渠無過亦無功。
明年春日江湖上,回首觚稜一夢中。子由一字同叔,元日己卯渠本命也。

詞鋒雖作楚騷寒,德意還同漢詔寬。
好遣秦郎供帖子,盡驅春色入毫端。立春日,翰林學士供詩帖子。

上元侍飲樓上三首呈同列

淡月疏星繞建章,仙風吹下御爐香。
侍臣鵠立通明觀,一朵紅雲捧玉皇。

薄雪初消野未耕,賣薪買酒看升平。
吾君勤儉倡優拙,自是豐年有笑聲。

老病行穿萬馬羣,九衢人散月紛紛。
歸來一點殘燈在,猶有傳柑遺細君。侍飲樓上,則貴戚爭以黃柑遺近臣,謂之傳柑,蓋尚矣。

送蔣穎叔帥熙河詩并引

穎叔出使臨洮,軾與穆父、仲至同餞之,各賦詩一篇,以今我來思為韻,致遄歸之意,軾得我字。

西方猶宿師,論將不及我。茍無深入計,緩帶我亦可。
承明正須君,文字粲藻火。自薦雖云數,留行終不果。
正坐喜論兵,臨老付邊瑣。新詩出談笑,僚友困掀簸。
我欲歌杕杜,楊柳方婀娜。邊風事首虜,所得蓋么麼。
願為魯連書,一射聊城笴。陰功在不殺,結草酬魏顆。

再送蔣穎叔帥熙河二首

使君九萬擊鵬鯤,肯為陽關一斷魂。
不用寬心九千里,安西都護國西門。

餘刃西屠橫海鯤,應予詩讖是游魂。
歸來趁別陶洪景,看挂衣冠神武門。

次韻穎叔觀燈

安西老守是禪僧,到處應然無盡燈。
永夜出游從萬騎,諸羌入看擁千層。
便因行樂令投甲,不用防秋更打冰。
振旅歸來還侍燕,十分宣勸恐難勝。

次韻王晉卿奉詔押高麗燕射

北苑傳呼陛楯郎,東夷初識令君香。
天山自可三箭取,海國何勞一葦航。
宣勸不辭金碗側,醉歸爭看玉鞭長。
錦囊詩草勤收拾,莫遣雞林得夜光。

次韻錢穆父王仲至同賞田曹梅花

寒廳不知春,獨立耿玉雪。閉門愁永夜,置酒及明發。
忽驚庭戶曉,未受煙雨沒。浮光風宛轉,照影水方折。
鬢霜未易掃,眉斧真自伐。惟當此花前,醉臥黃昏月。

送襄陽從事李友諒歸錢塘

居杭積五歲,自意本杭人。故山歸無家,欲卜西湖鄰。
良田不難買,靜士誰當親。髯張既超然,老潛亦絕倫。
李子冰玉姿,文行兩清淳。歸從三人游,便足了此身。
公堤不改昨,姥嶺行開新。幽夢隨子去,松花落衣巾。

次韻吳傳正枯木歌

天公水墨自奇絕,瘦竹枯松寫殘月。
夢回疏影在東窗,驚怪霜枝連夜發。
生成變壞一彈指,乃知造物初無物。
古來畫師非俗士,妙想實與詩同出。
龍眠居士本詩人,能使龍池飛霹靂。
君雖不作丹青手,詩眼亦自工識拔。
龍眠胸中有千駟,不獨畫肉兼畫骨。
但當與作少陵詩,或自與君拈禿筆。
東南山水相招呼,萬象入我摩尼珠。
盡將書畫散朋友,獨與長鋏歸來乎。

送黃師是赴兩浙憲

世久無此士,我晚得王孫。寧非叔度家,豈出次公門。
白首沉下吏,綠衣有公言。哀哉吳越人,久為江湖吞。
官自倒帑廩,飽不及黎元。近聞海上港,漸出水底村。
願君五袴手,招此半菽魂。一見刺史天,稍忘獄吏尊 。
會稽入吾手,鏡湖小於盆。比我東來時,無復瘡痍存。

送范中濟經略侍郎分韻賦詩軾得先字且贈以魚枕杯四馬箠一

梁李久樂禍,自焚豈非天。兩鼠鬪穴中,一勝亦偶然。
謀初要百慮,善後乃萬全。廟堂選世將,范氏真多賢。
仁風被宿麥,綠浪搖秦川。號令聳毛羽,先聲落虛弦。
我家天一方,去路城西偏。投竿困障日,賣劍行歸田。
贈君荊魚杯,副以蜀馬鞭。一醉可以起,毋令祖生先。

書晁說之考牧圖後

我昔在田間,但知羊與牛。川平牛背穩。如駕百斛舟。
舟行無人岸自移,我臥讀書牛不知。
前有百尾羊,聽我鞭聲如鼓鼙。
我鞭不妄發,視其後者而鞭之。
澤中草木長,草長病牛羊。尋山跨坑谷,騰趠筋骨強。
煙蓑雨笠長林下,老去而今空見畫。
世間馬耳射東風,悔不長作多牛翁。

呂與叔學士挽詞

言中謀猷行中經,關西人物數清英。
欲過叔度留終日,未識魯山空此生。
論議凋零三益友,功名分付二難兄。
老來尚有憂時歎,此涕無從何處傾。

丹元子示詩飄飄然有謫仙風氣吳傳正繼作復次其韻

飛仙亦偶然,脫命瞬息中。惟詩不可擬,如寫天日容。
夢中哦七言,玉丹已入懷。一語遭虐綽,失身墮蓬萊。
蓬萊至今空,護短不養才。上界足官府,謫仙應退休。
可憐吳與蘇,骯髒雪滿頭。
雪滿頭,終當卻與丹元子,笑指東海乘桴浮。

次王定國韻書丹元子寧極齋

仙人與吾輩,寓跡同一塵,何曾五槳餽,但有爭席人。
寧極無常居,此齋自隨身。人那識郗鑒,天不留封倫。
誤落世網中,俗物愁我神。先生忽扣戶,夜呼祁孔賓。
便欲隨子去,著書未絕麟。願挂神武冠,往卜飲馬鄰。
王郎濯紈綺,意與陋巷親。南游苦不早,儻及蓴鱸新。

王仲至侍郎見惠稚栝種之禮曹北垣下今百餘日矣蔚然有生意喜而作詩

翠栝東南美,近生神嶽陰。惜哉不可致,霜根絡雲岑。
仙風振高標,香實隕平林。偶隨樗櫟生,不為樵牧侵。
忽驚黃茅嶺,稍出青玉鍼。好事雖力取,王城少知音。
豈無換鵝手,但知覓來禽。高懷獨夫子,一見捐橐金。
得之喜不寐,贈我意殊深。公堂開後閣,凡木愧華簪。
栽培一寸根,寄子百年心。常恐樊籠中,摧我鸞鶴衿。
誰知積雨後,寒芒曉森森。恨我迫歸老,不見汝十尋。
蒼皮護玉骨,旦暮視古今。何人風雨夜,臥聽饑龍吟。

次韻錢穆父馬上寄蔣穎叔二首

玉關不用一丸泥,自有長城鳥鼠西。
剩與故人尋土物,臘糟紅麴寄駝蹄。

多買黃封作洗泥,使君來自隴山西。
高才得兔人人羨,爭欲尋蹤覓舊蹄。

表弟程德孺生日

仗下千官散紫庭,時聞小語說蘇程。
長身自昔傳甥舅,壽骨遙知是弟兄。予與君皆壽骨貫耳,班列中多指予二人不問而知其為中表也。
曾活萬人寧望報,君在楚州,予在杭州,皆遇饑歲,活數萬人。只求五畝卻歸耕。
四朝遺老凋零盡,鶴髮他年幾箇迎。

七年九月自廣陵召還復館于浴室東堂八年六月乞會稽將去汶公乞詩乃復用前韻三首

乞郡三章字半斜,廟堂傳笑眼昏花。
上人問我遲留意,待賜頭綱八餅茶。尚書學士得賜頭綱龍茶一斤,八餅,今年綱到最遲。

夢繞吳山卻月廊,白梅盧橘覺猶香。杭州梵天寺有月廊數百間,寺中多白楊梅、盧橘。
會稽且作須臾意,從此歸田策最良。

東南此去幾時歸,倦鳥孤雲豈有期。
斷送一生消底物,三年光景六篇詩。

吳子野將出家贈以扇山枕屏

峨峨扇中山,絕壁信天剖。誰施大圓鏡,衡霍入戶牖。
得之老月師。畫者一醉叟。常疑若人胸,自有雲夢藪。
千巖在掌握,用舍彈指久。低昂不自知,恨寄兒女手。
短屏雖曲折,高枕謝奔走。出家非今日,法水洗無垢。
浮游雲釋嶠,宴坐柳生肘。忘懷紫翠間,相與到白首。

東府雨中別子由

庭下梧桐樹,三年三見汝。前年適汝陰,見汝鳴秋雨。
去年秋雨時,我自廣陵歸。今年中山去,白首歸無期。
客去莫歎息,主人亦是客。對牀定悠悠,夜雨空蕭瑟。
起折梧桐枝,贈汝千里行。重來知健否,莫忘此時情。

謝仲適坐上送王敏仲北使

衝風振河朔,飛霧失太行。相逢不相識,下馬須眉黃。
洗眼忽驚笑,見此玉節郎。喜有賢主人,共此殘燭光。
聚散一夢中,人北雁南翔。吾生如寄耳,送老天一方。
幸子遇明主,陳經入西廂。歸期不可緩,倚相宜在傍。

書丹元子所示李太白真

天人幾何同一漚,謫仙非謫乃其游,麾斥八極隘九州。
化為兩鳥鳴相酬,一鳴一止三千秋。
開元有道為少留,縻之不可矧肯求。
西望太白橫峨岷,眼高四海空無人。
大兒汾陽中令君,小兒天台坐忘真。
生年不知高將軍,手污吾足乃敢瞋。作詩一笑君應聞。

次韻曾仲錫承議食蜜漬生荔支

代北寒齏搗韭萍,奇苞零落似晨星。
逢鹽久已成枯臘,得蜜猶應是薄刑。
欲就左慈求拄杖,便隨李白跨滄溟。
攀條與立新名字,兒女稱呼恐不經。俗有十八娘荔支。

大行太皇太后挽詞二首

至矣吾三后,功高漢已還。復推元祐冠,蓋得永昭全。臣嘗於經筵論奏仁宗皇帝謚曰明孝:若明而不仁,則民畏而不愛;仁而不明,則民愛而不畏。今大行太皇太后亦兼此二德,故天下思慕,庶幾於仁宗也。
有作猶非聖,無私乃是天。侍臣談要道,家法信家傳。宰相以下,嘗於經筵論奏祖宗以來家法十餘事,書於記注。

卻狄安諸夏,先王社稷臣。固應祠百世,何止活千人。
定策天知我,忘家帝念親。萬方何以報,得疾為勤民。

再和曾仲錫荔支

柳花著水萬浮萍,荔實周天兩歲星。柳至易成,飛絮落水中,經宿即為浮萍。荔支至難長,二十四五年乃實。
本自玉肌非鵠浴,至今丹殼似猩刑。
侍郎賦詠窮三峽,妃子煙塵動四溟。
莫遣詩人說功過,且隨香草附騷經。

次韻滕大夫三首

  雪浪石

太行西來萬馬屯,勢與岱嶽爭雄尊。
飛狐上黨天下脊,半掩落日先黃昏。
削成山東二百郡,氣壓代北三家村。
千峰右卷矗牙帳,崩崖鑿斷開土門。
朅來城下作飛石,一礮驚落天驕魂。
承平百年烽燧冷,此物僵臥枯榆根。
畫師爭摹雪浪勢,天工不見雷斧痕。
離堆四面繞江水,坐無蜀士誰與論。
老翁兒戲作飛雨,把酒坐看珠跳盆。
此身自幻孰非夢,故園山水聊心存。

  同前

我頃三章乞越州,欲尋萬壑看交流。
且憑造物開山骨,已見天吳出浪頭。石中似有海獸形狀。
履道鑿池雖可致,玉川卷地若為收。
洛陽泉石今誰主,莫學癡人李與牛。

  沉香石

壁立孤峰倚硯長,共疑沉水得頑蒼。
欲隨楚客紉蘭佩,誰信吳兒是木腸。
山下曾逢化松石,玉中還有辟邪香。
早知百和俱灰燼,未信人言弱勝強。

石芝詩并引

予昔夢食石芝,作詩記之,今乃真得石芝於海上,子由和前詩見寄。予頃在京師,有鑿井得如小兒手以獻者,臂指皆具,膚理若生。予聞之隱者曰,此肉芝也,與子由烹而食之。追記其事,復次前韻。

土中一掌嬰兒新,爪指良是肌骨勻。
見之怖走誰敢食,天賜我爾不及賓。
旌陽遠游同一許,長史玉斧皆門戶。
我家韋布三百年,只有陰功不知數。
跪陳八簋加六瑚,化人視之真塊蘇。
肉芝烹熟石芝老,笑唾熊掌嚬雕胡。
老蠶作繭何時脫,夢想至人空激烈。
古來大藥不可求,真契當如磁石鐵。

鶴歎

園中有鶴馴可呼,我欲呼之立坐隅。
鶴有難色側睨予,豈欲臆對如鵩乎。
我生如寄良畸孤,三尺長脛閣瘦軀。
俯啄少許便有餘,何至以身為子娛。
驅之上堂立斯須,投以餅餌視若無。
嘎然長鳴乃下趨,難進易退我不如。

送曾仲錫通判如京師

邊城歲暮多風雪,強壓春醪與君別。
玉帳夜談霜月苦,鐵騎曉出冰河裂。
斷蓬飛葉卷黃沙,只有千林髟蒙鬆花。
應為王孫朝上國,珠幢玉節與排衙。
左援公孝右孟博,我居其間嘯且諾。
僕夫為我催歸來,要與北海春水爭先回。

和錢穆父送別并求頓遞酒次韻

聯鑣接武兩長身,鵷鷺行中語笑親。
九子羨君門戶壯,八州憐我往來頻。
佇聞東府開賓閣,便乞西湖洗塞塵。
更向青齊覓消息,要知從事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