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後集
   卷二

詩五十六首

次韻趙景貺春思且懷吳越山水

歲華來無窮,老眼久已靜。春風如繫馬,未動意先騁。
西湖忽破碎,鳥落魚動鏡。縈城理枯瀆,放閘起膠艇。
願君營此樂,宦事何時竟。清河西湖三閘,督君成之。思吳信偶然,出處付前定。
飄然不繫舟,乘此無盡興。醉翁行樂處,草木皆可敬。
明朝游北渚,急掃黃葉徑。白酒真到齊,紅裙已放鄭。酒尚有香泉一壺,為樂全先生服,不作樂也。

次韻陳履常張公龍潭

經明宣城宰,家此百尺瀾。鄭翁不量力,敢以非意干。
玄黃雜兩戰,絳青表雙蟠。事見龍公碑。烈氣斃強敵,仁心惻饑寒。
精誠禱必赴,茍簡求亦難。蕭條麥麰枯,浩蕩日月寬。
念子無吏責,十日勤征鞍。春蔬得雨雪,少助先生槃。
龍不憚往來,而我獨宴安。閉閣默自責,神交清夜闌。

竹間亭小酌懷歐陽叔弼季默呈趙景貺陳履常

歲暮自急景,我閑方緩觴。醉餘西湖晚,步轉北渚長。
地坐略少長,意行無澗岡。久知薺麥青,稍喜榆柳黃。
盎盎春欲動,瀲瀲夜未央。水天鷗鷺靜,月霧松檜香。
撫景方婉娩,懷人重凄涼。豈無一老兵,坐念兩歐陽。
我意正麋鹿,君才亦圭璋。此會恐難久,此歡不可忘。

蠟梅一首贈趙景貺

天工點酥作梅花,此有蠟梅禪老家。
蜜蜂采花作黃蠟,取蠟為花亦其物。
天工變化誰得知,我亦兒嬉作小詩。
君不見萬松嶺上黃千葉,玉蕊檀心兩奇絕。
醉中不覺度千山,夜聞梅香失醉眠。
歸來卻夢尋花去,夢裏花仙覓奇句。
此間風物屬詩人,我老不飲當付君。
君行適吳我適越,笑指西湖作衣缽。

送王竦朝散赴闕

我家衡山公,清而畏人知。臧否不出口,默識如蓍龜。
擢子拱把中,云有驥騄姿。胡為三十載,尚作窮苦詞。
丈夫不妄語,未效此何疑。朅來清潁上,淚濕中郎詩。
怪我一年長,而作十年衰。同時幾人在,豈敢怨白髭。
願言指松柏,永與霜雪期。伯父為衡州日,與君相知,有送行詩。

次韻致政張朝奉仍招晚飲

掃白非黃精,輕身豈胡麻。怪君仁而壽,未覺生有涯。
曾經丹化米,親授棗如瓜。雲蒸作霧楷,火滅噀雨巴。
自此養鉛鼎,無窮走河車。至今許玉斧,猶事萼綠華。君曾見永州何仙姑得藥餌之,人疑其以此壽也,故有丹化米、萼綠華之句,皆女仙事。
我本三生人,疇昔一念差。前生或草聖,習氣餘驚蛇。
儒臞謝赤松,佛縛慚丹霞。時時一篇出,擾擾四座譁。
清詩得可驚,信美辭多夸。回車入官府,治具隨貧家。
萍齏與豆粥,亦可成咄嗟。

閻立本職貢圖

貞觀之德來萬邦,浩如滄海吞河江,音容傖獰服奇尨。
橫絕嶺海逾濤瀧,珍禽瑰產爭牽扛,名王解辮卻蓋幢。
粉本遺墨開明窗,我喟而作心未降,魏徵封倫恨不雙。

次韻王滁州見寄

斯人何似似春雨,歌舞農夫怨行路。
君看永叔與元之,坎軻一生遭口語。
兩翁當年鬢未絲,玉堂揮翰手如飛。
教得滁人解吟詠,至今里巷嘲輕肥。
君家聯翩盡卿相,獨來坐歗溪山上。
笑捐浮利一雞肋,多取清名幾熊掌。
丈夫自重貴難售,兩翁今與青山久。
後來太守更風流,要伴前人作詩瘦。
我倦承明苦求出,到處遺蹤尋六一。
憑君試與問琅邪,許我來游莫難色。

趙景貺以詩求東齋榜銘昨日聞都下寄酒來戲和其韻求分一壺作潤筆也

王孫天麒麟,眸子奧而澈。囊空學愈富,屋陋人更傑。
我老書益放,筆落座爭掣。欲求東齋銘,要飲西湖雪。
長瓶分未到,小硯乾欲裂。不似淳于髡,一石要燭滅。

洞庭春色并引

安定郡王以黃柑釀酒,謂之洞庭春色,色香味三絕,以餉其猶子德麟。德麟以飲余,為作此詩。醉後信筆,頗有沓拖風氣。

二年洞庭秋,香霧長噀手。今年洞庭春,玉色疑非酒。
賢王文字飲,醉筆蛟蛇走。既醉念君醒,遠餉為我壽。
瓶開香浮座,盞凸光照牖。方傾安仁醽,潘岳笙賦云:披黃苞以授柑,傾綠瓷以酌醽。莫遣公遠嗅。明皇食柑,凡千餘枚,皆缺一瓣,問進柑使者,云中途嘗有道士嗅之。蓋羅公遠也。
要當立名字,未可問升斗。應呼釣詩鉤,亦號掃愁帚。
君知蒲萄惡,止是嫫姆黝。須君灩海杯,澆我談天口。

送路都曹并引

乖崖公在蜀,有錄曹參軍老病廢事,公責之曰胡不歸?明日參軍求去,且以詩留別。其略曰:秋光都似宦情薄,山色不如歸意濃。公驚謝之,曰:「吾過矣,同僚有詩人而吾不知。」因留而慰薦之。予幼時聞父老言,恨不問其姓名。今都曹路君以小疾求致仕,予誦此事留之,不可,乃采前人意作詩送之,并邀趙德麟、陳履常各賦一篇。

積雪困桃李,春心誰為容。淮光釀山色,先作歸意濃。
我亦倦游者,君恩繫疏慵。欲留耿介士,伴我衰遲蹤。
吏課升斗積,崎嶇等鉛舂。那將露電身,坐待收千鍾。
結髮空百戰,市人看先封。誰能搔白首,抱關望夕烽。
子意諒已成,我言寧復從。恨無乖崖老,一洗芥蒂胸。
我田荊溪上,伏臘亦粗供。懷哉江南路,會作林下逢。

次韻陳履常雪中

可憐擾擾雪中人,饑飽終同寓一塵。
老檜作花真強項,凍鳶儲肉巧謀身。
忍寒吟詠君堪笑,得暖歡呼我未貧。
坐聽屐聲知有路,擁裘來看玉梅春。

二鮮于君以詩文見寄作詩為謝

我懷元祐初,珪璋滿清班。維時南隆老,奉使獨未還。
迂叟向我言,青齊歲方艱。斯人乃德星,遣出虛危間。司馬溫公謂軾曰:子駿福星也,京東人困甚,且令往彼。
召用既晚矣,天命良復慳。一朝失老驥,寂寞空帝閑。
至今清夜夢,枕衾有餘潸。喜聞二三子,結髮師閔顏。
高論傾河漢,清詩鳴珮環。遙知三日雪,積玉埋崧山。
誰念此幽桂,坐蒙榛與菅。故人在潁尾,投詩清泠灣。

次韻趙德麟雪中惜梅且餉柑酒三首

千花未分出梅餘,遣雪摧殘計已疏。
臥聞點滴如秋雨,知是東風為掃除。

閬苑千葩映玉宸,人間只有此花新。
飛霙要欲先桃李,散作千林火迫春。

蹀躞嬌黃不受鞿,東風暗與色香歸。
偶逢白墮爭春手,遣入王孫玉斝飛。

和陳傳道雪中觀燈

新年樂事歎何曾,閉閣燒香一病僧。
未忍便傾澆別酒,且來同看照愁燈。
潁魚躍處新亭近,湖雪消時畫舫升。
只恐樽前無此客,清詩還有士龍能。

閱世亭詩贈任仲微

任公鎮西南,嘗贈繞朝策。當時若盡用,善陣無赫赫。
凄涼十年後,邪正久已白。卻留封德彝,天意眇難測。
象賢真驥種,號訴甘百謫。豈云報私仇,禍福指絡脈。
高才食舊德,但恐里門窄。傷心千騎歸,贈印黃壤隔。
惟有亭前檜,閱世不改色。千年與并在,記此王粲宅。

新渡寺送任仲微

春陰欲落雪,野氣方升雲。我游清潁尾,想見翠被君。
古來聚散地,與子復言分。倦游安稅駕,瘦田失歸耘。
獨宿古寺中,荒雞亂鳴羣。送子以曉角,幽幽醒時聞。

送運判朱朝奉入蜀

藹藹青城雲,娟娟峨眉月。隨我西北來,照我光不滅。
我在塵土中,白雲呼我歸。我游江湖上,明月濕我衣。
岷峨天一方,雲月在我側。謂是山中人,相望了不隔。
夢尋西南路,默數長短亭。似聞嘉陵江,跳波吹枕屏。
送君無一物,清江飲君馬。路穿慈竹林,父老拜馬下。
不用驚走藏,使者我友生。聽訟如家人,細說為汝評。
若逢山中友,問我歸何日。為話腰腳輕,猶堪踏泉石。

病中夜讀朱博士詩

病眼亂燈火,細書數塵沙。君詩如秋露,凈我空中花。
古語多妙寄,可識不可夸。巧笑在頩頰,哀音餘摻撾。
曾坑一掬春,紫餅供千家。懸知貴公子,醉眼無真茶。
崎嶇爛石上,得此一寸芽。緘封勿浪出,湯老客未嘉。

趙德麟餞飲湖上舟中對月

老守惜春意,主人留客情。官餘閑日月,湖上好清明。
新火發茶乳,溫風散粥餳。酒闌紅杏暗,日落大堤平。
清夜除燈坐,孤舟擘岸撐。逮君幘未墮,對此月猶橫。

贈朱遜之并引

元祐六年九月,與朱遜之會議于潁。或言洛人善接花,歲出新枝,而菊品尤多。遜之曰:「菊當以黃為正,餘可鄙也。」昔叔向聞鬷蔑一言,知其為人,予于遜之亦云。

黃花候秋節,遠自夏小正。坤裳有正色,鞠衣亦令名。
一從人偽勝,遂與天力爭。易性寓非族,改顏隨所令。
新奇既易售,粹駁宜相傾。疾惡逢伯厚,識真似淵明。
君言我所印,世論誰改評。願君為霜風,一掃紫與頳。

和趙德麟送陳傳道

二陳既妙士,兩歐惟德人。王孫乃龍種,世有籋雲麟。
五君從我游,傾寫出怪珍。俗物敗人意,茲游實清醇。
那知有聚散,佳夢失欠伸。我舟下清淮,沙水吹玉塵。
君行踏曉月,疏木挂寸銀。尚寄別後詩,翦刻淮南春。

上巳日與二子迨過游塗山荊山記所見

此生終安歸,還軫天下半。朅來乘樏廟,復作微禹歎。昔自南河赴杭州過此,蓋二十二年矣。
從祠及彼呱,有啟廟。像設偶此粲。謂塗山氏。秦祖當侑坐,謂伯翳。夏郊亦薦裸。有鯀廟。
可憐淮海人,尚記弧矢旦。淮南人謂禹以六日生,是日,數萬人會山上。雖傳記不載,然相傳如此。荊山碧相照,楚水清可亂。
刖人有餘坑,美石肖溫瓚。荊山下有卞氏采玉坑,石色如玉,不受巉刻。取出山下,輒變色不復溫瑩。龜泉木杪出,牛乳石池漫。龜泉在荊山下,色白而甘,真陸羽所謂石池漫流者。有石記云:唐貞元中隨白龜流出。
小兒強好古,侍史笑流汗。歸時蝙蝠飛,炬火記遠岸。

淮上早發

澹月傾雲曉角哀,小風吹水碧鱗開。
此生定向江湖老,默數淮中十往來。

次韻徐仲車仲車耳聾。

惡衣惡食詩愈好,恰似霜松囀春鳥。
蒼蠅莫亂遠雞聲,世上誰如公覺早。
八年看我走三州,元豐八年予赴登州,元祐四年赴杭州,今赴揚州,皆見仲車。月自當空水自流。
人間擾擾真螻蟻,應笑人呼作鬪牛。

次韻林子中春日新堤書事見寄

東都寄食似孤雲,幞被真成一宿賓。
收得玉堂揮翰手,卻為淮月弄舟人。
羨君湖上齋搖碧,笑我花時甑有塵。
為報年來殺風景,連江夢雨不知春。來詩有芍藥春之句。揚州近歲率為此會,用花十餘萬枝,吏緣為姦,民極病之,故罷此會。

送陳伯脩察院赴闕

裕陵固天縱,筆有雲漢姿。嘗重連山象,不數秋風辭。
龍騰與虎變,貍豹復何施。我窮真有數,文字乃見知。
聞君射策日,妙語發疇咨。一日喧萬口,驚倒同舍兒。
豈知二十年,道路猶遲遲。苦言如藥石,瞑眩終見思。
屈伸反覆手,獨於君可疑。四門方穆穆,行矣及此時。

送張嘉父長官

都城昔傾蓋,駿馬初服輈。再見江湖間,秋鷹已離鞲。
于今三會合,每進不少留。豫章既可識,瑚璉誰當收。
微官有民社,妙割無雞牛。歸來我益敬,器博用自周。
百年子初筵,我已迫旅酬。但當記苦語,高節貫白頭。

軾在潁州與趙德麟同治西湖未成改揚州三月十六日湖成德麟有詩見懷次韻

太山秋毫兩無窮,鉅細本出相形中。
大千起滅一塵裏,未覺杭潁誰雌雄。來詩云與杭爭雄。
我在錢塘拓湖淥,大堤士女爭昌丰。
六橋橫絕天漢上,北山始與南屏通。
忽驚二十五萬丈,老葑席卷蒼雲空。
朅來潁尾弄秋色,一水縈帶昭靈宮。
坐思吳越不可到,借君月斧修朣朧。
二十四橋亦何有,換此十頃玻璃風。
雷塘水乾禾黍滿,寶釵耕出餘鸞龍。
明年詩客來弔古,伴我霜夜號秋蟲。德麟見約來揚寄居,亦有意求揚倅。

次韻趙德麟西湖新成見懷絕句

壺中春色謂洞庭春色也。飲中仙,騎鶴東來獨惘然。
猶有趙陳同李郭,不妨同泛過湖船。

再次韻趙德麟新開西湖

使君不用山麴窮,饑民自逃泥水中。
欲將百瀆起凶歲,免使甔石愁揚雄。
西湖雖小亦西子,縈流作態清而丰。
千夫餘力起三閘,焦陂下與長淮通。
十年憔悴塵土窟,清瀾一洗啼痕空。
王孫本自有仙骨,平生宿衛明光宮。
一行作吏人不識,正似雲月初朦朧。
時臨此水照冰雪,莫遣白髮生秋風。
定須卻致兩黃鵠,新與上帝開濯龍。
湖成君歸侍帝側,燈花已綴釵頭蟲。予以潁人苦饑,奏乞留黃河夫萬人,修境內溝洫,詔許之。因以餘力浚治此湖。

到官病倦未嘗會客毛正仲惠茶乃以端午小集石塔戲作一詩為謝

我生亦何須,一飽萬想滅。胡為設方丈,養此膚寸舌。
爾來又衰病,過午食輒噎。繆為淮海帥,每愧廚傳缺。
爨無欲清人,奉使免內熱。空煩赤泥印,遠致紫玉玦。
為君伐羔豚,歌舞菰黍節。禪窗麗午景,蜀井出冰雪。
坐客皆可人,鼎器手自潔。金釵候湯眼,魚蟹亦應訣。
遂令色香味,一日備三絕。報君不虛授,知我非輕啜。

雙石并引

至揚州,獲二石,其一綠色,岡巒迤邐,有穴達于背;其一玉白可鑒。漬以盆水,置几案間。忽憶在潁州日,夢人請住一官府,榜曰仇池。覺而誦杜子美詩曰:「萬古仇池穴,潛通小有天。」乃戲作小詩,為僚友一笑。

夢時良是覺時非,汲水埋盆故自癡。
但見玉峰橫太白,便從鳥道絕峨眉。
秋風與作煙雲意,曉日令涵草木姿。
一點空明是何處,老人真欲住仇池。

次韻和晁無咎學士相迎

少年獨識晁新城,閉門卻掃卷旆旌。
胸中自有談天口,坐卻秦軍發墨守。
有子不為謀置錐,虹霓吞吐忘寒饑。
端如太史牛馬走,嚴徐不敢連尻脽。
裴回未用疑相待,枉尺知君有家戒。
避人聊復去瀛洲,伴我真能老淮海。
夢中仇池千仞巖。便欲攬我青霞幨。
且須還家與婦計,我本歸路連西南。
老人飲酒無人佐,獨看紅藥傾白墮。
每到平山憶醉翁,懸知他日君思我。
路傍小兒笑相逢,齊歌萬事轉頭空。
賴有風流賢別駕,猶堪十里卷春風。

次韻范淳父送秦少章

宿緣在江海,世網如予何。西來庾公塵,已濯長淮波。
十年淮海人,初見一麥禾。但欣爭訟少,未覺舟車多。
秦郎忽過我,賦詩如卷阿。句法本黃子,謂魯直也。二豪與揩磨。其兄少游與張文潛。
嗟我久離羣,逝將老西河。後生多名士,欲薦空悲歌。
小范真可人,獨肯勤收羅。瘦馬識騄耳,枯桐得雲和。
近聞館李生,李薦方叔。病鶴借一柯。贈行苦說我,妙語慰蹉跎。
西羌已解仇,烽火連朝那。坐籌付公等,吾將寄潛沱。

靈隱前一首贈唐林夫

靈隱前,天竺後,兩澗春淙一靈鷲。
不知水從何處來,跳波赴壑如奔雷。
無情有意兩莫測,肯向冷泉亭下相縈回。
我在錢塘六百日,山中暫來不暖席。
今君欲作靈隱居,葛衣草履隨僧蔬。
能與冷泉作主一百日,不用二十四考書中書。

滕達道挽詞二首

先帝知公早,虛懷第一人。至今詩禮將,惟數武宣臣。
材大雖難用,時來亦少信。高平風烈在,威敏典刑新。公少受知于范希文、孫元規。
空試乘邊策,寧留相漢身。凄涼舊部曲,淚濕冢前麟。

雲夢連江雨,樊山落木秋。公方占賈鵩,我正買龔牛。
共有江湖樂,俱懷畎畝憂。荊溪欲歸老,浮玉偶同游。
骯髒儀刑在,驚呼歲月遒。回頭雜歌哭,挽語不成謳。

次韻蘇伯固游蜀岡送李孝博奉使嶺表

新苗未沒鶴,老葉方翳蟬。綠渠浸麻水,白板燒松煙。
笑窺有紅頰,醉臥皆華顛。家家機杼鳴,樹樹梨棗懸。
野無佩犢子,府有騎鶴仙。觀風嶠南使,出相山東賢。
渡江弔狠石,過嶺酌貪泉。與君步徙倚,望彼修連娟。
願及南枝謝,早隨北雁翩。歸來春酒熟,共看山櫻然。

送晁美叔

我年二十無朋儔,當時四海一子由。
君來扣門如有求,頎然病鶴清而修。
醉翁遣我從子游,翁如退之蹈軻丘。
尚欲放子出一頭,嘉祐初,軾與子由寓興國浴室,美叔忽見訪。云:吾從歐陽公游久矣,公令我來,與子定交,謂子必名世,老夫亦須放他出一頭地。酒醒夢斷四十秋。
病鶴不病骨愈蚪,惟有我顏老可羞。
醉翁賓客散九州,幾人白髮還相收。
我如懷祖拙自謀,正作尚書已過優。
君求會稽實良籌,往看萬壑爭交流。君近乞越州。

王文玉挽詞

才名誰似廣文寒,月斧雲斤琢肺肝。
玄晏一生都臥病,子雲三世不遷官。
幽蘭空覺香風在,宿草何曾淚葉乾。
猶喜諸郎有曹志,文章還復富波瀾。

送芝上人游廬山

二年閱三州,我老不自惜。團團如磨牛,步步踏陳跡。
豈知世外人,長與魚鳥逸。老芝如雲月,炯炯時一出。
比年三見之,常若有所適。逝將走廬阜,計闊道愈密。
吾生如寄耳,出處誰能必。江南千萬峰,何處訪子室。

送程德林赴真州

君為縣令元豐中,吏貪功利以病農。
君欲言之路無從,移書諫臣以自通,諫臣,蹇受之也。元豐天子為改容。
我時匹馬江西東,問之逆旅言頗同。
老人愛君如劉寵,小兒敬君如魯恭。
爾來明目達四聰,收拾駔駿冀北空。
君為赤令有古風,政聲直入明光宮。
天廄如海養羣龍,并收其子豈不公,君之子祁舉制策,文學行義,為時所稱。白沙何必煩此翁。

谷林堂詩

深谷下窈窕,高林合扶疏。美哉新堂成,及此秋風初。
我來適過雨,物至如娛予。稚竹真可人,霜節已專車。
老槐苦無賴,風花吹填渠。山鴉爭呼號,溪蟬獨清虛。
寄懷勞生外,得句幽夢餘。古今正自同,歲月何必書。

予少年頗知種松手植數萬株皆中梁柱矣都梁山中見杜輿秀才求學其法戲贈二首

露宿泥行草棘中,十年春雨養髯龍。
如今尺五城南杜,欲問東坡學種松。

君方掃雪收松子,我已開榛得茯苓。
為問何如插楊柳,明年飛絮作浮萍。

行宿泗間見徐州張天驥次舊韻

二年三躡過淮舟,款段還逢馬少游。
無事不妨長好飲,著書自要且窮愁。
孤松早偃元非病,倦鳥雖還豈是休。
更欲河邊幾來往,只今霜雪已蒙頭。

次韻劉景文贈傅曦秀才

窈眇文章宜和寡,崢嶸肝肺亦交難。
未能飛瓦彈清角,肯便投泥戲潑寒。
忽見秋風吹落水,遙知霜葉滿長安。
詩成送與劉夫子,莫遣孫郎帳下看。

在彭城日與定國為九日黃樓之會今復以是日相遇于宋凡十五年憂樂出處有不可勝言者而定國學道有得百念灰冷而顏益壯顧予衰病心形俱瘁感之作詩

菊盞萸囊自古傳,長房寧復是臞仙。
應從宋武橫刀日,數到劉公戲馬年。
對玉山人雖老矣,見恒河性故依然。
王郎九日詩十首,今賦黃樓第二篇。

九日次定國韻

朝菌無晦朔,蟪蛄疑春秋。南柯已一世,我眠未轉頭。
仙人視吾曹,何異蜂蟻稠。不知蠻觸氏,自有兩國憂。
我觀去來今,未始一念留。奔馳竟何得,而起無窮羞。
王郎誤涉世,屢獻久不醻。黃金散行樂,清詩出窮愁。
俯仰四十年,始知此生浮。軒裳陳道路,往往兒童收。
封侯起大第,或是君家騶。似聞負販人,中有第一流。
炯然徑寸珠,藏此百結裘。意行無車馬,倏忽略九州。
邂逅獨見之,天與非人謀。笑我方醉夢,衣冠戲沐猴。
力盡病騏驥,伎窮老伶優。北山有雲根,寸田自可耰。
會當無何鄉,同作逍遙游。歸來城郭是,空有纍纍丘。

召還至都門先寄子由

老身倦馬河堤永,踏盡黃榆綠槐影。
荒雞號月未三更,客夢還家得俄傾。
歸老江湖無歲月,未填溝壑猶朝請。
黃門殿中奏事罷,詔許來迎先出省。
已飛青蓋在河梁,定餉黃封兼賜茗。
遠來無物可相贈,一味豐年說淮潁。

次韻定國見寄

還朝如夢中,雙闕眩金碧。復穿鵷鷺行,強寄麋鹿跡。
勞生苦晝短,展轉不能夕。默坐數更鼓,流水夜自逆。
故人為我謀,此志何由畢。越吟知聽否,誰念病莊舄。時方請越。

次韻蔣穎叔錢穆父從駕景靈宮二首

歸來病鶴記城闉,舊踏松枝雨露新。
半白不羞垂領髮,軟紅猶戀屬車塵。
雨收九陌豐登後,日麗三元下降辰。
粗識君王為民意,不才何以助精禋。前輩戲語,有西湖風月不如東華軟紅香土。

與君並直記初元,白首還同入禁門。
玉殿齊班容小語,霜廷稽首泫微溫。適與穆父並拜庭中,地皆流濕,相與小語道之。病貪賜茗浮銅葉,老怯香泉灩寶樽。
回首鵷行有人傑,坐知羌虜是游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