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十八

詩一百十七首

次韻秦少章和錢蒙仲

碧畦黃隴稻如京,歲美人和易得情。
鑑裏移舟天外思,地中鳴角古來聲。
山圍故國城空在,潮打西陵意未平。
二子有如雙白鷺,隔江相照雪衣明。

次韻錢越州

髯尹超然定逸羣,南遊端為訪雲門。
謫仙歸侍玉皇案,老鶴來乘刺史轓。
已覺簿書哀老子,故知籩豆有司存。
年來齒頰生荊棘,習氣因君又一言。

同秦仲二子雨中游寶山

平明已報百吏散,半日來陪二子閑。
立鵲低昂煙雨裏,行人出沒樹林間。

去杭十五年復游西湖用歐陽察判韻

我識南屏金鯽魚,重來拊檻散齋餘。
還從舊社得心印,似省前生覓手書。
葑合平湖久蕪漫,人經豐歲尚凋疏。
誰憐寂寞高常侍,老去狂歌憶孟諸。

與莫同年雨中飲湖上

到處相逢是偶然,夢中相對各華顛。
還來一醉西湖雨,不見跳珠十五年。

送子由使契丹

雲海相望寄此身,那因遠適更沾巾。
不辭驛騎淩風雪,要使天驕識鳳麟。
沙漠回看清禁月,湖山應夢武林春。
單于若問君家世,莫道中朝第一人。

次韻荅劉景文左藏

我老詩壇仆鼓旗,借君佳句發良時。
但空賀監杯中物,莫示孫郎帳下兒。
夜燭催詩金燼落,秋芳壓帽露華滋。
故應好語如爬癢,有味難名只自知。

座上復借韻送岢嵐軍通判葉朝奉

雲間踏白看纏旗,莫忘西湖把酒時。
夢裏吳山連越嶠,樽前羌婦雜胡兒。
夕烽過後人初醉,春雁來時雪未滋。
為問從軍真樂否,書來粗遣故人知。

軾始於文登海上得白石數升如芡實可作枕聞梅丈嗜石故以遺其子子明學士子明有詩次其韻

海隅荒怪有誰珍,零落珊瑚泣季倫。
法供坐令微物重,軾舊有怪石供。色難歸致孝心純。
只疑薏苡來交阯,未信蠙珠出泗濱。
願子聚為江夏枕,不勞麾扇自寧親。

次韻錢越州見寄

莫將牛弩射羊羣,臥治何妨晝掩門。
稍喜使君無疾病,時因送客見車轓。
搔頭白髮秋無數,閉眼丹田夜自存。
欲息波瀾須引去,吾儕豈獨坐多言。

文登蓬萊閣下石壁千丈為海浪所戰時有碎裂淘灑歲久皆圜熟可愛土人謂此彈子渦也取數百枚以養石菖蒲且作詩遺垂慈堂老人

蓬萊海上峰,玉立色不改。孤根捍滔天,雲骨有破碎。
陽侯殺廉角,陰火發光彩。纍纍彈丸間,瑣細成珠琲。
閻浮一漚耳,真妄果安在。我持此石歸,袖中有東海。
垂慈老人眼,俯仰了大塊。置之盆盎中,日與山海對。
明年菖蒲根,連絡不可解。儻有蟠桃生,旦暮猶可待。

次韻毛滂法曹感雨詩

江南佳公子,遺我錦繡端。攬之溫如春,公子焉得寒。
興雨自有時,膚寸便濛雨漫。斂藏以自潤,牛斗何足干。
空庭月與影,強結三友歡。我豈不足歟,要此清團團。
所歡在一醉,常恐樽中乾。舍酒尚可樂,明珠如彈丸。
但恐千仞雀,怱怱發虛彈。迨子閒暇時,種子田中丹。
一朝涉世故,空腹容欺謾。我頃在東坡,秋菊為夕餐。
永愧坡間人,布褐為我完。雪堂初覆瓦,上簟無下莞。
時時亦設客,每醉筒輒殫。一笑便傾倒,五年得輕安。
公子豈我徒,衣缽傳一簞。定非郊與島,筆勢江河寬。
悲吟古寺中,穿帷雪漫漫。他年記此味,芋火對懶殘。

送鄧宗古還鄉

廣漢有姜子,孝弟行里閭。赤眉雖豺虎,弛兵過其墟。
至今空清泉,無復雙鯉魚。南鄭有李郃,得妙甘公書。
夜坐指流星,驚倒兩使車。抱關不肯仕,布褐蒙璠璵。
西南固多士,君得二子餘。凜凜忠文公,搜士及樵漁。
澗谿有幽討,蘋芷真嘉蔬。歲晚終不食,心惻當何如。

參寥上人初得智果院會者十六人分韻賦詩軾得心字

漲水返舊壑,飛雲思故岑。念君忘家客,亦有懷歸心。
三間得幽寂,數步藏清深。攢金盧橘塢,散火楊梅林。
茶筍盡禪味,松杉真法音。雲崖有淺井,玉醴常半尋。
遂名參寥泉,可濯幽人襟。相攜橫嶺上,未覺衰年侵。
一眼吞江湖,萬象涵古今。願君更小築,歲晚解我簪。

哭王子立次兒子迨韻三首

彭城初識子,照眼白而長。異夢成先兆,予為密州,子立未嘗相識,忽告同舍生曰:「吾夢為密州婿,何也?」已而果以子由之子妻之。清言得未嘗。
豈惟知禮意,遂欲補詩亡。子立能詩,而有禮學。咄咄真相逼,諸生敢雁行。

非無伯鸞志,獨有子雲悲。恨子非天合,猶能使我思。
兒曹莫淒慟。老眼欲枯萎。會哭皆豪傑,誰為感舊詩。子立與黃魯直、張文潛、晁無咎、秦少游、陳無己皆友善。

龍困嘗魚服,羊儇或虎蒙。匆匆成鬼錄,憒憒到天公。
偶落藩牆上,同遊羿彀中。回看十年事,黃葉卷秋風。

異鵲并敘

熙寧中,柯侯仲常通守漳州,以救饑得民。有二鵲棲其廳事,訖侯之去,鵲亦送之,漳人異焉。為賦此詩。

昔我先君子,仁孝行於家。家有五畝園,么鳳集桐花。
是時烏與鵲,巢彀可俯拏。憶我與諸兒,飼食觀羣呀。
里人驚瑞異,野老笑而嗟。云此方乳哺,甚畏鳶與蛇。
手足之所及,二物不敢加。主人若可信,衆鳥不我遐。
故知中孚化,可及魚與豭。柯侯古循吏,悃愊真無華。
臨漳所全活,數等江干沙。仁心格異族,兩鵲棲其衙。
但恨不能言,相對空楂楂。善惡以類應,古語良非夸。
君看彼酷吏,所至號鬼車。

次韻詹適宣德小飲巽亭

君方夢謫仙,來詩記李白郎官湖事。我亦弔文園。江上同三黜,天涯又一樽。
濤雷殷白晝,梅雪耿黃昏。歸去多情雨,應隨御史軒。詹為御史主簿。

東川清絲寄魯冀州戲贈

鵝溪清絲清如冰,上有千歲交枝藤。
藤生谷底飽風雪,歲晚忽作龍蛇升。
嗟我雖為老侍從,骨寒只受布與繒。
牀頭錦衾未還客,坐覺芒刺在背膺。
豈如髯卿晚乃貴,福祿正似川方增。
醉中倒著紫綺裘,下有半臂出縹綾。
封題不敢妄裁翦,刀尺自有佳人能。
遙知千騎出清曉,積雪未放遊塵興。
白須紅帶柳絲下,老弱空巷人相登。
但放奇紋出領袖,吾髯雖老無人憎。

怡然以垂雲新茶見餉報以大龍團仍戲作小詩

妙供來香積,珍烹具太官。揀芽分雀舌,賜茗出龍團。
曉日雲庵暖,春風浴殿寒。聊將試道眼,莫作兩般看。

次韻王忠玉遊虎丘絕句三首

當年大白此相浮,老守娛賓得二丘。郡人有閭丘公。太守王規父嘗云:不謁虎丘,即謁閭丘。規父,忠玉伯父也。
白髮重來故人盡,空餘叢桂小山幽。

青蓋紅旗映玉山,新詩小草落玄泉。
風流使者人爭看,知有真娘立道邊。虎丘中路有真娘墓。

舞衣歌扇轉頭空,只有青山杳靄中。
莫共吳王鬪百草,使君未敢借驚鴻。

寄蔡子華

故人送我東來時,手栽荔子待君歸。
荔子已丹吾髮白,猶作江南未歸客。
江南春盡水如天,腸斷西湖春水船。
想見青衣江畔路,白魚紫筍不論錢。
霜髯三老如霜檜,舊交零落今誰在。
莫從唐舉問封侯,但遣麻姑更爬背。

和錢四寄其弟龢

再見濤頭湧玉輪,煩君久駐浙江春。
年來總作維摩病,堪笑東西二老人。

臣病彌月聞垂雲花開順闍黎以詩見招次韻荅之

道人心似水,不礙照花妍。燕坐春強半,清陰月屢遷。
平生無起滅,一念有陳鮮。嫋嫋風枝舉,離離日萼蔫。
病吟終少味,老醉不成顛。何必遨頭出,湖中有散仙。

故周茂叔先生濂谿谿在廬山下

世俗眩名實,至人疑有無。怒移水中蟹,愛及屋上烏。
坐令此溪水,名與先生俱。先生本全德,廉退乃一隅。
因拋彭澤米,偶似西山夫。遂即世所知,以為溪之呼。
先生豈我輩,造物乃其徒。應同柳州柳,聊使愚溪愚。

次韻子由使契丹至涿州見寄四首

老人癡鈍已逃寒,子復辭行理亦難。
要到盧龍看古塞,投文易水弔燕丹。余昔年辭免使北。

胡羊代馬得安眠,窮髮之南共一天。
又見子卿持漢節,遙知遺老泣山前。

氈毳年來亦甚都,時時鴃舌問三蘇。予與子由入京時,北使已問所在。後余館伴,北使屢誦三蘇文。
那知老病渾無用,欲問君王乞鏡湖。

始憶庚寅降屈原,旋看蠟鳳戲僧虔。
隨翁萬里心如鐵,此子何勞為買田。時猶子遲侍行。

雪後便欲與同僚尋春一病彌月雜花都盡獨牡丹在爾劉景文左藏和順闍黎詩見贈次韻荅之

殘花怨久病,剩雨泣餘妍。不見雙旌出,空令九陌遷。開園時市井皆入。
知君苦寂寞,妙語嚼芳鮮。淺紫從爭發,深紅任蚤蔫。
天葩尚青萼,國色待華顛。載酒邀詩將,臞儒不是仙。

次韻劉景文周次元寒食同遊西湖

絮飛春減不成年,老境同乘下瀨船。
藍尾忽驚新火後,白樂天寒食詩云:三杯藍尾酒,一碟膠牙餳。遨頭要及浣花前。成都太守自正月二日出遊,謂之遨頭,至四月十九日浣花乃止。
山西老將詩無敵,洛下書生語更妍。
共向北山尋二士,畫橈鼉鼓聒清眠。

連日與王忠玉張全翁遊西湖訪北山清順道潛二詩僧登垂雲亭飲參寥泉最後過唐州陳使君夜飲忠玉有詩次韻荅之

北山非自高,千仞付我足。西湖亦何有,萬象生我目。
雲深人在塢,風靜回應谷。與君皆無心,信步行看竹。
竹間逢詩鳴,眼色奪湖淥。百篇成俯仰,二老相追逐。
故應千頃池,養此一雙鵠。山高路已斷,亭小膝屢促。
夜尋三尺井,渴飲半甌玉。明朝鬧絲管,寒食雜歌哭。
使君坐無聊,狂客來不速。載酒有鴟夷,扣門非啄木。
浮蛆灩金碗,翠羽出華屋。須臾便陳跡,覺夢那可續。
及君未渡江,過我勤秉燭。一笑換人爵,百年終鬼錄。

新茶送簽判程朝奉以餽其母有詩相謝次韻荅之

縫衣付與溧陽尉,舍肉懷歸潁谷封。
聞道平反供一笑,會須難老待千鍾。
火前試焙分新胯,雪裏頭綱輟賜龍。
從此升堂是兄弟,一甌林下記相逢。

次韻送張山人歸彭城

羨君飄蕩一虛舟,來作錢塘十日遊。
水洗禪心都眼淨,山供詩筆總眉愁。
雪中乘興真聊爾,春盡思歸卻罷休。
何日五湖從范蠡,種魚萬尾橘千頭。

次韻林子中王彥祖唱酬

早知身寄一漚中,晚節尤驚落木風。近聞莘老、公擇皆逝,故有此句。
昨夢已論三世事,歲寒猶喜五人同。軾與子中、彥祖、子敦、完夫同試舉人景德寺,今皆健。
雨餘北固山圍座,春盡西湖水映空。
差勝四明狂監在,更將老眼犯塵紅。

壽星院寒碧軒

清風肅肅搖窗扉,窗前脩竹一尺圍。
紛紛蒼雪落夏簟,冉冉綠霧沾人衣。
日高山蟬抱葉響,人靜翠羽穿林飛。
道人絕粒對寒碧,為問鶴骨何緣肥。

書劉景文所藏王子敬帖絕句

家雞野鶩同登俎,春蚓秋蛇總入奩。
君家兩行十二字,氣壓鄴侯三萬籤。

書劉景文所藏宗少文一筆畫

宛轉回紋錦,縈盈連理花。
何須郭忠恕,匹素畫繅車。

真覺院有洛花花時不暇往四月十八日與劉景文同往賞枇杷

綠暗初迎夏,紅殘不及春。魏花非老伴,盧橘是鄉人。
井落依山盡,巖崖發興新。歲寒君記取,松雪看蒼鱗。

又和劉景文韻

牡丹松檜一時栽,付與春風自在開。
試問壁間題字客,幾人不為看花來。

西湖壽星院此君軒

臥聽謖謖碎龍鱗,俯看蒼蒼立玉身。
一舸鴟夷江海去,尚餘君子六千人。

仲天貺王元直自眉山來見余錢塘留半歲既行作絕句五首送之

仲君豈弟多學,王子清脩寡言。
病後空驚鶴瘦,時來或作鵬騫。

海角煩君遠訪,江源與我同來。
剩作數詩相送,莫教萬里空回。

三人一旦同行,二子與秦少章同寓高齋,復同舟北行。留下高齋月明。
遙想扁舟京口,尚餘孤枕潮聲。

更欲留君久住,念君去國彌年。
空使犀顱玉頰,長懷髯舅淒然。

為予遠致殷勤,瑞草橋邊老人。
紅帶雅宜華髮,白醪光泛新春。老人,王慶源也。

贈善相程傑

心傳異學不謀身,自要清時閱搢紳。
火色上騰雖有數,急流勇退豈無人。
書中苦覓元非訣,醉裏微言卻近真。
我似樂天君記取,華顛賞徧洛陽春。

次韻林子中蒜山亭見寄

奇逸多聞老敬通,何人慷慨解憐翁。
十年簿領催衰白,一笑江山發醉紅。
聞道賦詩臨北固,未應舉扇向西風。
叩頭莫喚無家客,歸掃岷峨一畝宮。

再和并荅楊次公

毗盧海上妙高峰,二老遙知說此翁。
聊復艤舟尋紫翠,不妨持節散陳紅。
高懷卻有雲門興,好句真傳雪竇風。
唱我三人無譜曲,馮夷亦合舞幽宮。

次韻劉景文送錢蒙仲三首

誰識天閑老驥,不爭日暮長途。
送盡青雲九子,歸去扁舟五湖。

寄語竹林社友,同書桂籍天倫。
王郎獨為鬼錄,世間無此玉人。

五字古原春草,千金漢殿長門。
經緯尚餘三策,典刑留與諸孫。

菩提寺南漪堂杜鵑花

南漪杜鵑天下無,披香殿上紅氍毹。
鶴林兵火真一夢,不歸閬苑歸西湖。

題楊次公春蘭

春蘭如美人,不采羞自獻。時聞風露香,蓬艾深不見。
丹青寫真色,欲補離騷傳。對之如靈均,冠佩不敢燕。

題楊次公蕙

蕙本蘭之族,依然臭味同。曾為水仙佩,相識楚詞中。
幻色雖非實,真香亦竟空。云何起微馥,鼻觀已先通。

次韻曹輔寄壑源試焙新芽

仙山靈雨濕行雲,洗徧香肌粉未勻。
明月來投玉川子,清風吹破武林春。
要知玉雪心腸好,不是膏油首面新。
戲作小詩君一笑,從來佳茗似佳人。

次韻袁公濟謝芎椒詩

燥吻時時著酒濡,要令臥疾致文殊。
河魚潰腹空號楚,汗水流骹始信吳。吳真君服椒法云:半年腳心汗如水。
自笑方求三歲艾,不如長作獨眠夫。
羨君清瘦真仙骨,更助飄飄鶴背軀。

次韻楊次公惠徑山龍井水龍井水洗病眼有效

漏盡雞號厭夜行,年來小器溢瓶罌。
棄官縱未歸東海,罷郡猶堪作水衡。
幻色將空眼先暗,勝遊無礙腳殊輕。
空煩遠致龍淵水,寧復臨池似伯英。

次韻劉景文登介亭

澤國梅雨餘,衰年困蒸溽。高堂磨新塼,頗覺利腰足。
松根百尺井,兩綆飛淨淥。流觴聚兒童,一笑為捧腹。
清風信可馭,剛氣在巖麓。始知共此世,物外無三伏。
長歌入雲去,不待絃管逐。西湖真西子,煙樹點眉目。
濤江少醞藉,高浪翻雪屋。俯仰拊四海,百世飛鳥速。
遠追錢氏餘,近弔祖侯躅。吾生如寄耳,寸晷輕尺玉。
誰似劉將軍,逸韻謝邊幅。千言一揮手,五車不再讀。
春巖彩雞舞,月峽哀猿哭。朝先鶗鴃起,暮與寒螿續。
我老廢吟哦,賴君時擊觸。從今事遠覽,發軔此幽谷。
清游得三昧,至樂謝五欲。莫作狂道士,氣壓劉師服。

袁公濟和劉景文登介亭詩復次韻荅之

昏昏墮醉夢,奈此六月溽。君詩如清風,吹我朝睡足。
登臨得佳句,江白照湖淥。袖手獨不言,默稿已在腹。
是時風雨過,藹藹雲歸麓。疏星帶微月,金火爭見伏。
惜哉此清景,變滅不可逐。歸來讀君詩,耿耿猶在目。
卻思少年日,聲價爭場屋。文如翻水成,賦作叉手速。
秋風起鴻雁,我亦繼華躅。那知君蹭蹬,獨泣荊山玉。
相見南新道,青衫垂破幅。早知事大繆,恨不十年讀。
莫嫌馮唐老,終勝賈誼哭。今年復為僚,舊好許重續。
升沈何足道,等是蠻與觸。共為湖山主,出入窮澗谷。
衆馳君不爭,人棄我所欲。何時神武門,相約挂冠服。

介亭餞楊傑次公

籃輿西出登山門,嘉與我友尋仙村。
丹青明滅風篁嶺,環珮空響桃花源。郡人謂介亭山下為桃源路。
前朝欲上已蠟屐,黑雲白雨如傾盆。
今晨積霧卷千里,豈畏觸熱生病根。
在家頭陀無為子,久與青山為弟昆。
孤峰盡處亦何有,西湖鏡天江抹坤。
臨高麾手謝好住,清風萬壑傳其言。
風回響荅君聽取,我亦到處隨君軒。

次京師韻送表弟程懿叔赴夔州運判

與子甥舅氏,摧頹各蒼顏。並為東諸侯,長此佳江山。
寒松無時花,安得插髻鬟。惟將老不死,一笑榮枯間。
我甚似樂天,但無素與蠻。挂冠及未耄,當獲一紀閑。
子亦拙進取,才高命堅頑。譬如萬斛舟,行此九折灣。
仲氏新得道,一漚自塵寰。君之兄德孺,自言近於佛法有得。歲晚家鄉路,莫遣生榛菅。

葉教授和溽字韻詩復次韻為戲記龍井之游

先生魯諸儒,飲食清不溽。空腸出秀句,吟嚼五味足。
華堂鬧絲管,眸子漲春淥。先生疾走避,面冷毒在腹。
歸來煮瓠葉,弟子歌旱麓。聲淫及靈臺,中有麀鹿伏。
功名一走兔,何用千人逐。故應容我輩,清坐時閉目。
高亭石排衙,木杪挂飛屋。我來無時節,客亦不待速。
似聞雪髯叟,西嶺訪遺躅。朝陽入潭洞,金碧涵水玉。
泉扉夜不扃,雲袂本無幅。慈皇付寶偈,神侶得幽讀。
訥庵有老人,宴坐天魔哭。時來獻纓絡,法供燈相續。
吾儕詩酒污,欲往無乃觸。齋廚費晨炊,車騎滿山谷。
願聞第一義,缽飯非所欲。便投切雲冠,予幼好奇服。

次韻林子中見寄

飄零洛社數遺民,詩酒當年困惡賓。
元亮本無適俗韻,孝章要是有名人。
蒜山小隱雖為客,江水西來亦帶岷。
卷卻西湖千頃葑,笑看魚尾更莘莘。

安州老人食蜜歌贈僧仲殊

安州老人心似鐵,老人心肝小兒舌。
不食五穀惟食蜜,笑指蜜蜂作檀越。
蜜中有詩人不知,千花百草爭含姿。
老人咀嚼時一吐,還引世間癡小兒。
小兒得詩如得蜜,蜜中有藥治百病。
正當狂走捉風時,一笑看詩百憂失。
東坡先生取人廉,幾人相歡幾人嫌。
恰似飲茶甘苦雜,不如食蜜中邊甜。佛云:吾言譬如食蜜,中邊皆甜。
因君寄與雙龍餅,鏡空一照雙龍影。
三吳六月水如湯,老人心似雙龍井。

次韻錢穆父紫薇花二首

虛白堂前合抱花,秋風落日照橫斜。
閱人此地知多少,物化無涯生有涯。虛白堂前紫薇兩株,俗云樂天所種。

折得芳蕤兩眼花,題詩相報字傾斜。
篋中尚有絲綸句,坐覺天光照海涯。樂天詩云:絲綸閣下文章靜,鐘鼓樓中刻漏長。獨坐黃昏誰是伴,紫薇花對紫薇郎。上嘗書此詩以賜軾。

送張嘉州

少年不願萬戶侯,亦不願識韓荊州。
頗願身為漢嘉守,載酒時作凌雲游。
虛名無用今白首,夢中卻到龍泓口。
浮雲軒冕何足言,惟有江山難入手。
峨眉山月半輪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謫仙此語誰解道,請君見月時登樓。
笑談萬事真何有,一時付與東巖酒。佛峽人家白酒舊有名。
歸來還受一大錢,好意莫違黃髮叟。

次韻蘇伯固主簿重九

雲間朱袖拂雲和,知是長松挂女蘿。
髻重不嫌黃菊滿,手香新喜綠橙搓。
墨翻衫袖吾方醉,紙落雲煙子患多。
只有黃雞與白髮,玲瓏應識使君歌。

送李陶通直赴清溪

忠文文正二大老,司馬溫公、范蜀公,君之師友。蘇李廣平三舍人。蘇子容、宋次道與先公才元,熙寧中封還李定詞頭,天下謂之三舍人。
喜見通家賢子弟,自言得邑少風塵。
從來勢利關心薄,此去溪山琢句新。
肯向西湖留數月,錢塘初識小麒麟。

次韻楊公濟奉議梅花十首

梅梢春色弄微和,作意南枝翦刻多。
月黑林間逢縞袂,霸陵醉尉誤誰何。

相逢月下是瑤臺,藉草清樽連夜開。
明日酒醒應滿地,空令饑鶴啄莓苔。

綠髮尋春湖畔回,萬松嶺上一枝開。
而今縱老霜根在,得見劉郎又獨來。

月地雲階漫一樽,玉奴終不負東昏。
臨春結綺荒荊棘,誰信幽香是返魂。

日出冰湖散水花,野梅官柳漸欹斜。
西郊欲就詩人飲,黃四娘東子美家。

君知早落坐先開,莫著新詩句句催。
嶺北霜枝最多思,忍寒留待使君來。

冰盤未薦含酸子,雪嶺先看耐凍枝。
應笑春風木芍藥,豐肌弱骨要人醫。

寒雀喧喧凍不飛,繞林空啅未開枝。
多情好與風流伴,不到雙雙燕詩時。

鮫綃剪碎玉簪輕,檀暈妝成雪月明。
肯伴老人春一醉,懸知欲落更多情。

縞裙練帨玉川家,肝膽清新冷不邪。
穠李爭春猶辦此,更教踏雪看梅花。

贈劉景文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謝關景仁送紅梅栽二首

年年芳信負紅梅,江畔垂垂又欲開。
珍重多情關令尹,直和根撥送春來。

為君栽向南堂下,記取他年著子時。
酸釅不堪調衆口,使君風味好攢眉。

辯才老師退居龍井不復出入軾往見之常出至風篁嶺左右驚曰遠公復過虎溪矣辯才笑曰杜子美不云乎與子成二老來往亦風流因作亭嶺上名之曰過溪亦曰二老謹次辯才韻賦詩一首

日月轉雙轂,古今同一丘。惟此鶴骨老,凜然不知秋。
去住兩無礙,人天爭挽留。去如龍出山,雷雨卷潭湫。
來如珠還浦,魚鱉爭駢頭。此生暫寄寓,常恐名實浮。
我比陶令愧,師為遠公優。送我還過溪,溪水當逆流。
聊使此山人,永記二老游。大千在掌握,寧有離別憂。

送程之邵簽判赴闕

夜光不自獻,天驥良難知。從來一狐腋,或出五羖皮。
賢哉江東守,收此幕中奇。無華豈易識,既得不自隨。
留君望此府,助我憐其衰。二年促膝語,一旦長揖辭。
林深伏猛在,岸改潛珍移。去此當安從,失君徒自悲。
念君瑚璉質,當今臺閣宜。去矣會有合,豈常懷其私。

寄題梅宣義園亭

仙人子真後,還隱吳市門。不惜十年力,治此五畝園。
初期橘為奴,漸見桐有孫。清池壓丘虎,異石來湖黿。
敲門無貴賤,遂性各琴樽。我本放浪人,家寄西南坤。
敝廬雖尚在,小圃誰當樊。羨君欲歸去,奈此未報恩。
愛予幸僚友,久要疑弟昆。明年過君西,飲我空瓶盆。

熙寧中軾通守此郡除夜直都廳囚繫皆滿日暮不得返舍因題一詩于壁今二十年矣衰病之餘復忝郡寄再經除夜庭事蕭然三圄皆空蓋同僚之力非拙朽所致因和前篇呈公濟子侔二通守。

  前詩

除日當早歸,官事乃見留。執筆對之泣,哀此繫中囚。
小人營糇糧,墮網不知羞。我亦戀薄祿,因循失歸休。
不須論賢愚,均是為食謀。誰能暫縱遣。閔默愧前修。

  今和

山川不改舊,歲月逝肯留。百年一俯仰,五勝更王囚。
同僚比岑范,德業前人羞。坐令老鈍守,嘯諾獲少休。
卻思二十年,出處非人謀。齒髮付天公,缺壞不可修。

游寶雲寺得唐彥猷為杭州日送客舟中手書一絕句云山雨霏微不滿空畫船來往疾輕鴻誰知獨臥朱簾裏一榻無塵四面風明日送彥猷之子垌赴鄂州舟中遇微雨感歎前事因和其韻作兩首送之且歸其書唐氏

二妙凋零筆法空,忽驚雲海戲羣鴻。
清詩不敢私囊篋,人道黃門有父風。黃門,衛恒也。

出處榮枯一笑空,十年社燕與秋鴻。
誰知白首長河路,還臥當時送客風。

送江公著知吉州

三吳行盡千山水,猶道桐廬更清美。
豈惟濁世隱狂奴,時平亦出佳公子。
初冠惠文讀城旦,晚入奉常陪劍履。
方將華省起彈冠,忽憶釣臺歸洗耳。
未應良木棄大匠,要使名駒試千里。
奉親官舍當有擇,得郡江南差可喜。
白粲連檣一萬艘,紅妝執樂三千指。
簿書期會得餘閑,亦念人生行樂耳。二耳義不同,故得重用。

聞錢道士與越守穆父飲酒送二壺

龍根為脯玉為漿,下界寒醅亦漫嘗。
一紙鵝經逸少醉,他年鵬賦謫仙狂。
金丹自足留衰鬢,苦淚何須點別腸。
吳越舊邦遺澤在,定應符竹付諸郎。

次韻劉景文路分上元

華燈閟艱歲,冷月挂空府。三吳重時節,九陌自歌舞。
云從月幾望,遂至一百五。嘉辰可屈指,樂事相繼武。
今宵掃雲陣,極目凈天宇。嬉游各忘歸,闐咽頃未睹。
飛毬互明滅,激水相吞吐。老去反兒童,歸來尚鐃鼓。
新年消暗雪,舊歲添絲縷。何時九江城,相對兩漁父。予舊欲卜居廬山,景文近買宅江州。

再和楊公濟梅花十絕

一枝風物便清和,看盡千林未覺多。
結習已空從著袂,不須天女問云何。

天教桃李作輿臺,故遣寒梅第一開。
憑仗幽人收艾納,國香和雨入青苔。

白髮思家萬里回,小軒臨水為花開。
故憑剩作詩千首,知是多情得得來。

人去殘英滿酒樽,不堪細雨濕黃昏。
夜寒那得穿花蝶,知是風流楚客魂。

春入西湖到處花,裙腰芳草抱山斜。
盈盈解佩臨煙浦,脈脈當壚傍酒家。

莫向霜晨怨未開,白頭朝夕自相催。
斬新一朵含風露,恰似西廂待月來。

洗盡鉛華見雪肌,要將真色鬪生枝。
檀心已作龍涎吐,玉頰何勞獺髓醫。

湖面初驚片片飛,樽前吹折最繁枝。
何人會得春風意,怕見梅黃雨細時。

長恨漫天柳絮輕,只將飛舞占清明。
寒梅似與春相避,未解無私造物情。

北客南來豈是家,醉看參月半橫斜。
他年欲識吳姬面,秉燭三更對此花。

與葉淳老侯敦夫張秉道同相視新河秉道有詩次韻二首

君不見元帥府前羅萬戟,濤頭未順千弩射。
至今鳳凰山下路,長借一箭開兩翼。
我鑿西湖還舊觀,一眼已盡西南碧。
又將回奪浮山險,千艘夜下無南北。
坐陳三策本人謀,惟留一諾待我畫。
老病思歸真暫寓,功名如幻終何得。
從來自笑畫蛇足,此事何殊食雞肋。
憐君嗜好更迂闊,得我新詩喜折屐。
江湖粗了我徑歸,餘事後來當潤色。
一庵閑臥洞霄宮,井有丹砂水長赤。

荊溪父老愁三害,下斬長蛟本無賴。
平生倔強韓退之,文字猶為鰐魚戒。
石門之役萬金耳,首鼠不為吾已隘。
江湖開塞古有數,兩鵠飛來告成壞。
勸農使者非常人,一言已破黎民駭。
上饒使君更超逸,坐睨浮山如累塊。
髯張乃我結襪生,詩酒淋漓出狂怪。
我作水衡生作丞,他日歸朝同此拜。

椶筍并敘

椶筍,狀如魚,剖之得魚子,味如苦筍而加甘芳。蜀人以饌佛,僧甚貴之,而南方不知也。筍生膚毳中,蓋花之方孕者,正二月間可剝取,過此苦澀不可食矣。取之無害於木,而宜於飲食,法當蒸熟,所施略與筍同,蜜煮酢浸,可致千里外。今以餉殊長老。

贈君木魚三百尾,中有鵝黃子魚子。
夜叉剖癭欲分甘,籜龍藏頭敢言美。
願隨蔬果得自用,勿使山林空老死。
問君何事食木魚,烹不能鳴固其理。

次韻曹子方龍山真覺院瑞香花

幽香結淺紫,來自孤雲岑。骨香不自知,色淺意殊深。
移栽青蓮宇,遂冠薝蔔林。紉為楚臣佩,散落天女襟。
君持風霜節,耳冷歌笑音。一逢蘭蕙質,稍回鐵石心。
置酒要妍暖,養花須晏陰。及此陰晴間,恐致慳嗇霖。
彩雲知易散,鷤圭鳥憂先吟。明朝便陳跡,試著丹青臨。

次韻曹子方運判雪中同游西湖

詞源灩灩波頭展,清唱一聲巖谷滿。
未容雪積句先高,豈獨湖開心自遠。
雲山已作歌眉淺,山下碧流清似眼。
樽前侑酒只新詩,何異書魚餐蠹簡。

次韻仲殊雪中游西湖二首

夜半幽夢覺,稍聞竹葦聲。起續凍折絃,為鼓一再行。
曲終天自明,玉樓已崢嶸。有懷二三子,落筆先飛霙。
共為竹林會,身與孤鴻輕。秀語出寒餓,身窮詩乃亨。
禪老復何為,笑指孤煙生。我獨念粲者,誰與予目成。

寶雲樓閣鬧千門,林靜初無一鳥喧。
閉戶莫教風掃地,卷簾疑有月臨軒。
水光瀲灩猶浮碧,山色空濛已斂昏。
乞得湯休奇絕句,始知鹽絮是陳言。

次韻參寥同前

朝來處處白氈鋪,樓閣山川盡一如。
總是爛銀并白玉,不知奇貨有誰居。

送小本禪師赴法雲

寓形天宇間,出處會有役。澹然都無營,百年何由畢。
山林等憂患,軒冕亦戲劇。我未即歸休,師寧便安逸。
王城滿豪傑,議論紛黑白。聖諦第一義,對面誰不識。
師來亦何事,孤月挂空碧。是身如浮雲,安可限南北。
出岫本無心,既雨歸亦得。珠泉有舊約,何年挂瓶錫。

書渾令公燕魚朝恩圖

咸寧英氣似汾陽,夜飲軍容出紅妝。
不須纏頭萬匹錦,知卿未辦作呂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