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十九

詩三首

息壤詩并敘

淮南子曰:鯀堙洪水,盜帝之息壤,帝使祝融殺之於羽淵。今荊州南門外,有狀若屋宇陷入地中,而猶見其脊者。旁有石記,云不可犯。畚鍤所及,輒復如故。又頗以致雷雨,歲大旱,屢發有應。予感之,乃為作詩。其詞曰:

帝息此壤,以藩幽臺。有神司之,隨取而培。
帝敕下民,無敢或開。惟帝不言,以雷以雨。
惟民知之,幸帝之恕。帝茫不知,誰敢以告。
帝怒不常,下土是震。使民前知,是役于民。
無是墳者,誰取誰予。惟其的之,是以射之。

新渠詩并敘

庚子正月,予過唐州。太守趙侯始復三陂,疏召渠,招懷遠人散耕於唐。予方為旅人,不得親執壺漿簞食,以與侯勸逆四方之來者,獨為新渠詩五章,以告於道路,致侯之意。其詞曰:

新渠之水,其來舒舒。溢流于野,至于通衢。
渠成如神,民始不知。問誰為之,邦君趙侯。

新渠之田,在渠左右。渠來奕奕,如赴如湊。
如雲斯積,如屋斯溜。嗟唐之人,始識秔稌。

新渠之民,自淮及潭。挈其婦姑,或走而顛。
王命趙侯,宥我新民。無與王事,以訖七年。

侯謂新民,爾既來止。其歸爾邑,告爾鄰里。
良田千萬,爾擇爾取。爾耕爾食,遂為爾有。

築室于唐,孔碩且堅。生為唐民,飽粥與饘。
死葬于唐,祭有雉豚。天子有命,我惟爾安。

顏樂亭詩并敘

顏子之故居所謂陋巷者,有井存焉,而不在顏氏久矣。膠西太守孔君宗翰始得其地,浚治其井,作亭於其上,命之曰顏樂。昔夫子以簞食瓢飲賢顏子,而韓子乃以為哲人之細事,何哉?蘇子曰:古之觀人也,必於其小焉觀之,其大者容有偽焉。人能碎千金之璧,不能無失聲於破釜;能搏猛虎,不能無變色於蠭蠆。孰知簞食瓢飲之為哲人之大事乎?乃作顏樂亭詩以遺孔君,正韓子之說,且以自警云。

天生烝民,為之鼻口。美者可嚼,芬者可嗅。
美必有惡,芬必有臭。我無天遊,六鑿交鬬。
鶩而不反,跬步商受。偉哉先師,安此微陋。
孟賁股慄,虎豹却走。眇然其身,中亦何有。
我求至樂,千載無偶。執瓢從之,忽焉在後。

詞十三首

太白詞五首并敘

岐下頻年大旱,禱於太白山輒應,故作迎送神詞,一篇五章。

雷闐闐,山晝晦。風振野,神將駕。
載雲罕,從玉虯。旱既甚,蹶往救,道阻脩兮。

旌旗翻,疑有無。日慘變,神在塗。
飛赤篆,訴閶闔。走陰符,行羽檄,萬靈集兮。

風為幄,雲為蓋。滿堂爛,神既至。
紛醉飽,錫以雨。百川溢,施溝渠,歌且舞兮。

騎裔裔,車班班。鼓簫悲,神欲還。
轟振凱,隱林谷。執妖厲,歸獻馘,千里肅兮。

神之來,悵何晚。山重複,路幽遠。
神之去,飄莫追。德未報,民之思,永萬祀兮。

上清辭以宮名名篇

君胡為兮山之幽,顧宮殿兮久淹留。又曷為一朝去此而不顧兮,悲此空山之人也。來不可得而知兮,去固不可得而訊也。君之來兮天門空,從千騎兮駕飛龍。隸辰星兮役太歲,儼晝降兮雷隆隆。朝發軫兮帝庭,夕弭節兮山宮。懭有妖兮虐下土,精為星兮氣為虹。愛流血之滂沛兮,又嗜瘧癘與螟蟲。嘯盲風而涕淫雨兮,時又吐旱火之爞融。銜帝命以下討兮,建千仞之脩鋒。乘飛霆而追逸景兮,歙砉掃滅而無蹤。忽崩播其來會兮,走海嶽之神公,龍車獸鬼不知其數兮,旗纛晻靄而冥濛。漸俯傴以旅進兮,鏘劍佩之相礱。司殺生之必信兮,知上帝之不汝容。既約束以反職兮,退戰栗而愈恭。澤充塞於四海兮,獨澹然其無功。君之去兮天門開,款閶闔兮朝玉臺。羣仙迎兮塞雲漢,儼前導兮紛後陪。歷玉階兮帝迎勞,君良苦兮馬豗頹。閔人世兮迫隘,陳下土兮帝所哀。返瓊宮之嵯峨兮,役萬靈之喧豗。默清靜以無為兮,時節狩於斗魁。詣通明而獻黜陟兮,軼蕩蕩其無回。忽表裏之煥霍兮,光下燭於九陔。時遊目以下覽兮,五嶽為豆,四溟為盃。俯故宮之千柱兮,若毫端之集埃。來非以為樂兮,去非以為悲。謂神君之既返兮,曾顏咫尺之不違。陞秘殿以內悸兮,魂凜凜而上馳。忽寤寐以有得兮,敢沐浴而獻辭。是耶非耶,臣不可得而知也。

歸來引送王子立歸筠州

歸去來兮,世不汝求胡不歸。洶北望之橫流兮,渺西顧之塵霏。紛野馬之決驟兮,幸余首之未鞿。出彭城而南騖兮,眷丘壟而增欷。亂清淮而俯鑒兮,驚昔容之是非。念東坡之遺老兮,輕千里而款余扉。共雪堂之清夜兮,攬明月之餘輝。曾雞黍之未熟兮,嘆空室之蛜蝛。我挽袖而莫留兮,僕夫在門歌式微。歸去來兮,路渺渺其何極。將稅駕於何許兮,北江之南,南江之北。於此有人兮,儼峨峨其豐碩。孰居約而爾肥兮,非糠覈其何食。久抱一而不試兮,愈溫溫而自克。吾居世之荒浪兮,視昏昏而聽默默。非之子莫振吾過兮,久不見恐自賊。吾欲往而道無由兮,子何畏而不即。將以彼為玉人兮,以子為之璞也。

黃泥坂詞

出臨臯而東騖兮,並叢詞而北轉。走雪堂之陂陀兮,歷黃泥之長坂。大江洶以左繚兮,渺雲濤之舒卷。草木層累而右附兮,蔚柯丘之葱蒨。余旦往而夕還兮,步徙倚而盤桓。雖信美不可居兮,茍娛余於一盼。余幼好此奇服兮,襲前人之詭幻。老更變而自哂兮,悟驚俗之來患。釋寶璐而被繒絮兮,雜市人而無辨。路悠悠其莫往來兮,守一席而窮年。時遊步而遠覽兮,路窮盡而旋反。朝嬉黃泥之白雲兮,暮宿雪堂之青煙。喜魚鳥之莫余驚兮,幸樵蘇之我嫚。初被酒以行歌兮,忽放杖而醉偃。草為茵而塊為枕兮,穆華堂之清晏。紛墜露之濕衣兮,升素月之團團。感父老之呼覺兮,恐牛羊之予踐。於是蹶然而起,起而歌曰:月明兮星稀,迎余往兮餞余歸。歲既晏兮草木腓,歸來歸來兮,黃泥不可以久嬉。

清溪詞

大江南兮九華西,泛秋浦兮亂清溪。水渺渺兮山無蹊,路重複兮居者迷。爛青紅兮粲高低,松十里兮稻千畦。山無人兮雲朝躋,藹濛濛兮渰淒淒。嘯林谷兮號水泥,走鼪鼯下鳧鷖。忽孤壘兮隱重堤,杳冥茫兮聞犬雞。鬱萬瓦兮鳥翼齊,浮軒楹兮飛栱枅。雁南歸兮寒蜩嘶,弄秋水兮挹玻璃。朝市合兮雜耄齯,挾簞瓢兮佩鋤犂。鳥獸散兮相扶攜,隱驚雷兮鶩長霓。望翠微兮古招提,桂木杪兮翔雲梯。若有人兮悵幽棲,石為門兮雲為閨。塊虛堂兮法喜妻,呼猿狙兮子鹿麛。我欲往兮奉杖藜,獨長嘯兮謝阮嵇。

李仲蒙哀詞

河南李君仲蒙,以司封郎直史館為記室岐王府,熙寧二年七月丙戌,終於京師。家貧,喪不時舉。其僚相與賻之,既斂而歸。十月丙申,葬於緱氏柏岯山西。其孤籲使來告軾曰。嗚呼!吾先君友人也。哭之,其可無辭?昔吾先君始仕于太常,君以博士,朝夕往來相好。先君於人少所與,獨稱君為長者。君為人敦朴愷悌,學博而通,長於毛氏詩、司馬氏史。善與人交,雖見犯不報。嘗有與君為姻者,無故決去,聞者為之不平,君恬不以為意。先君以是稱其難。始舉進士甲科,為亳、潤、邠三郡職官,後為應天府錄曹。勤力趨事,長吏有不喜者,欲以事困之而不能。既為博士,議禮,據正不屈。晚入岐府,以經術輔導,篤實不阿,其言多驗於後。君諱育,其先河內人。自高祖徙於緱氏。沒時年五十。

辭曰:
中心樂易,氣淑均兮。內外純一,言可信兮。
無怨無惡,善友人兮。學詩達禮,敏而文兮。
翱翔王藩,仕弗振兮。宜壽黃耈,隕中身兮。
兩不一獲,歸怨神兮。我懷先君,涕酸辛兮。
顧嗟衆人,誕失真兮。矯矯犖犖,自貴珍兮。
欺世幻俗,內弗安兮。久而不堪,厭則遁兮。
惑者不解,明者哂兮。嗟卒不悟,惟彼賢兮。
渾朴簡易,棄弗申兮。往者不還,我思君兮。

錢君倚哀詞

大江之南兮,震澤之北。吾行四方而無歸兮,逝將此焉止息。豈其土之不足食兮,將其人之難偶。非有食無人之為病兮,吾何適而不可。獨裴回而不去兮,眷此邦之多君子。有美一人兮,暸然而清,頎然而瘦。亮直多聞兮,古之益友。帶規矩而蹈繩墨兮,佩芝蘭而服明月。載而之世之人兮,世捍堅而不荅。雖不荅其何喪兮,超方揚而自得。吾將觀子之進退以自卜兮,相行止以效清濁。子奄忽而不返兮,世混混吾焉則?升空堂而挹遺像兮,弔凝塵于几席。茍律我者之信亡兮,吾居此其何益。行徬徨而無徒兮,悼捨此而奚嚮?豈存者之舉無其人兮,遼遼如晨星之相望。吾比年而三哭兮,堂堂皆國之英。茍處世之恃交兮,幾如是而吾不亡。臨大江而長嘆兮,吾不濟其有命。

傷春詞并敘

去歲十二月,虞部郎呂君文甫喪其妻安氏,二月以書遺余曰:「安氏甚美,而有賢行。念之不忘,思有以為不朽之託者,願求一言以弔之。」余悲其意,乃為作傷春詞云。

佳人與歲皆逝兮,歲既復而不返。付新春于居者兮,獨安適而愈遠。書昏昏其如醉兮,夜耿耿而不眠。居兀兀不自覺兮,紛過前之物變。雪霜盡而鳥鳴兮,陂塘泫其流暖。步荒園而訪遺跡兮,蓊百草之生滿。風泛泛而微度兮,日遲遲而愈妍。眇飛絮之無窮兮,爛夭桃之欲然。燕嘵嘵而稚嬌兮,鳩穀穀其老怨。蝶羣飛而相值兮,蜂抱蕊而更讙。善萬物之得時兮,痛伊人之罹此冤。衆族出而侶游兮,獨向壁而永歎。淚熒熒而棲睫兮,花搖目而增眩。晝出門而不敢歸兮,畏空室之漫漫。忽入門而欲語兮,嗟猶意其今存。役魂魄於宵夢兮,追髣髴而無緣。訪臨邛之道士兮,從稠桑之老人。縱可得而復見兮,恐荒忽而非真。求余文以寫哀兮,余亦愴恨而不能言。夫既其身之不顧兮,尚安用於斯文。

蘇世美哀詞

有美一人,長而髯兮。廞欹歷落,進趨檐兮。
達於從政,敏而廉兮。如求與由,藝果兼兮。
魁然丈夫,色悍嚴兮。奮須抵几,走羣纖兮。
聞名見像,已癘痁兮。敬事友生,小心謙兮。
誨養貧弱,語和甜兮。剛柔適中,畏愛僉兮。
孤直無依,衆枉嫌兮。何辜於神,壽復殲兮。
死無甔石,突不黔兮。孰為故人,孰視怗兮。
我竄于黃,歲將淹兮。于後八年,夢復覘兮。
曰吾子鈞,甘齏鹽兮。冬月負薪,衣不縑兮。
覺而長吁,涕流沾兮。永言告鈞,守窮潛兮。
苦心危腸,自磨磏兮。天不吾欺,有速淹兮。
豈若人子,老閭閻兮。生歡死忘,我言砭兮。

賦七首

灩澦堆賦并敘

世以瞿唐峽口灩澦堆為天下之至險,凡覆舟者,皆歸咎於此石。以余觀之,蓋有功於斯人者。夫蜀江會百水而至於夔,瀰漫浩汗,橫放於大野,而峽之大小,曾不及其十一。苟先無以齟齬於其間,則江之遠來,奔騰迅快,盡銳於瞿唐之口,則其嶮悍可畏,當不啻於今耳。因為之賦,以待好事者,試觀而思之。

天下之至信者,唯水而已。江河之大,與海之深,而可以意揣。唯其不自為形,而因物以賦形,是故千變萬化,而有必然之理。掀騰勃怒,萬夫不敢前兮,宛然聽命,惟聖人之所使。予泊舟乎瞿唐之口,而觀乎灩澦之崔嵬,然後知其所以開峽而不去者,固有以也。

蜀江遠來兮,浩漫漫之平沙。行千里而未嘗齟齬兮,其意驕逞而不可摧。忽峽口之逼窄兮,納萬頃於一盃。方其未知有峽也,而戰乎灩澦之下,喧豗震掉,盡力以與石鬬,勃乎若萬騎之西來。忽孤城之當道,鉤援臨衝,畢至於其下兮,城堅而不可取。矢盡劍折兮,迤邐循城而東去。於是滔滔汩汩,相與入峽,安行而不敢怒。嗟夫,物固有以安而生變兮,亦有以用危而求安。得吾說而推之兮,亦足以知物理之固然。

屈原廟賦

浮扁舟以適楚兮,過屈原之遺宮。覽江上之重山兮,曰惟子之故鄉。伊昔放逐兮,渡江濤而南遷。去家千里兮,生無所歸,而死無以為墳。悲夫!人固有一死兮,處死之為難。徘徊江上,欲去而未決兮,俯千仞之驚湍。賦懷沙以自傷兮,嗟子獨何以為心。忽終章之慘烈兮,逝將去此而沉吟。吾豈不能高舉而遠遊兮,又豈不能退默而深居?獨嗷嗷其怨慕兮,恐君臣之愈疏。生既不能力爭而強諫兮,死猶冀其感發而改行。苟宗國之顛覆兮,吾亦獨何愛於久生。託江神以告冤兮,馮夷教之以上訴。歷九關而見帝兮,帝亦悲傷而不能救。懷瑾佩蘭而無所歸兮,獨惸惸乎中浦。峽山高兮崔嵬,故居癈兮行人哀。子孫散兮安在,況復見兮高臺。自子之逝今千載兮,世愈狹而難存。賢者畏譏而改度兮,隨俗變化,斲方以為圓。黽勉於亂世而不能去兮,又或為之臣佐。變丹青於玉瑩兮,彼乃謂子為非智。惟高節之不可以企及兮,宜夫人之不吾與。違國去俗,死而不顧兮,豈不足以免於後世。嗚呼!君子之道,豈必全兮。全身遠害,亦或然兮。嗟子區區,獨為其難兮。雖不適中,要以為賢兮。夫我何悲,子所安兮。

昆陽城賦

淡平野之靄靄,忽孤城之如塊。風吹沙以蒼莽,悵樓櫓之安在。橫門豁以四達,故道宛其未改。彼野人之何知,方傴僂而畦菜。嗟夫昆陽之戰,屠百萬於斯須,曠千古而一快。想尋邑之來陣,兀若驅雲而擁海。猛士扶輪以蒙茸,虎豹雜沓而橫潰。罄天下於一戰,謂此舉之不再。方其乞降而未獲,固已變色而驚悔。忽千騎之獨出,犯初鋒於未艾。始憑軾而大笑,旋棄鼓而投械。紛紛籍籍死於溝壑者,不知其何人,或金章而玉佩。彼狂童之僭竊,蓋已旋踵而將敗。豈豪傑之能得,盡市井之無賴。貢符獻瑞,一朝而成羣兮,紛就死之何怪。獨悲傷於嚴生,懷長才而自浼。豈不知其必喪,獨徘徊其安待。過故城而一弔,增志士之永慨。

後杞菊賦并敘

天隨生自言常食杞菊。及夏五月,枝葉老硬,氣味苦澀,猶食不已。因作賦以自廣。始余嘗疑之,以為士不遇窮約可也,至於饑餓,嚼齧草木則過矣。而余仕宦十有九年,家日益貧,衣食之奉,殆不如昔者。及移守膠西,意且一飽,而齋廚索然,不堪其憂。日與通守劉君廷式,循古城廢圃,求杞菊食之,捫腹而笑。然後知天隨之言,可信不繆。作後杞菊賦以自嘲,且解之云。

吁嗟先生,誰使汝坐堂上稱太守?前賓客之造請,後掾屬之趨走。朝衙達午,夕坐過酉。曾杯酒之不設,攬草木以誑口。對案顰蹙,舉箸噎嘔。昔陰將軍設麥飯與葱葉,井丹推去而不齅。怪先生之眷眷,豈故山之無有?先生听然而笑曰:人生一世,如屈伸肘。何者為貧?何者為富?何者為美?何者為陋?或糠覈而瓠肥,或梁肉而墨瘦。何侯方丈,庾郎三九。較豐約於夢寐,卒同歸於一朽。吾方以杞為糧,以菊為糗。春食苗,夏食葉,秋食花實而冬食根,庶幾乎西河南陽之壽。

服胡麻賦并敘

始余嘗服茯苓,久之良有益也。夢道士謂余:「茯苓燥,當雜胡麻食之。」夢中問道士:「何者為胡麻?」道士言脂麻是也。既而讀本草,云:「胡麻,一名狗蝨,一名方莖,黑者為巨勝。其油正可作食。」則胡麻之為脂麻,信矣。又云:「性與茯苓相宜。」於是始異斯夢,方將以其說食之,而子由賦茯苓以示余。乃作服胡麻賦以荅之。世間人聞服脂麻以致神仙,必大笑。求胡麻而不可得,則妄指山苗野草之實以當之,此古所謂「道在邇而求諸遠」者歟?其詞曰:

我夢羽人,頎而長兮。惠而告我,藥之良兮。喬松千尺,老不僵兮。流膏入土,龜蛇藏兮。得而食之,壽莫量兮。於此有草,衆所嘗兮。狀如狗蝨,其莖方兮。夜炊晝曝,久乃藏兮。茯苓為君,此其相兮。我興發書,若合符兮。乃瀹乃蒸,甘且腴兮。補填骨髓,流髮膚兮。是身如雲,我何居兮。長生不死,道之餘兮。神藥如蓬,生爾廬兮。世人不信,空自劬兮。搜抉異物,出怪迂兮。槁死空山,固其所兮。至陽赫赫,發自坤兮。至陰肅肅,躋于乾兮。寂然反照,珠在淵兮。沃之不滅,又不燔兮。長虹流電,光燭天兮。嗟此區區,何與於其間兮。譬之膏油,火之所傳而已耶!

赤壁賦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泝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簫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蘇子愀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鬱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侶魚鰕而友麋鹿。駕一葉之扁舟,舉匏尊以相屬。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託遺響於悲風。」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客喜而笑,洗盞更酌。肴核既盡,杯盤狼籍。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後赤壁賦

是歲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將歸於臨臯。二客從予過黃泥之坂。霜露既降,木葉盡脫。人影在地,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荅。已而歎曰:「有客無酒,有酒無肴,月白風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網得魚,巨口細鱗,狀似松江之鱸,顧安所得酒乎?」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須。」

於是攜酒與魚,復遊於赤壁之下。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可復識矣。予乃攝衣而上,履巉巖,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龍,攀栖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宮。蓋二客不能從焉。劃然長嘯,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肅然而恐,凜乎其不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聽其所止而休焉。時夜將半,四顧寂寥,適有孤鶴,橫江東來,翅如車輪,玄裳縞衣,戛然長鳴,掠予舟而西也。

須臾客去,予亦就睡,夢一道士,羽衣翩僊,過臨臯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遊樂乎?」問其姓名,俛而不荅。嗚呼,噫嘻,我知之矣!疇昔之夜,飛鳴而過我者,非子也耶?道士顧笑,予亦驚悟。開戶視之,不見其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