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十七

詩八十八首

贈李道士并敘

駕部員外郎李君宗固,景祐中良吏也,守漢州。有道士尹可元,精練善畫,以遺火得罪,當死。君緩其獄,會赦,獲免,時可元年八十一,自誓且死必為李氏子以報。可元既死二十餘年,而君子世昌之婦,夢可元入其室,生子曰得柔,小名蜀孫。幼而善畫,既長,讀莊老,喜之,遂為道士,賜號妙應,事母以孝謹聞。其寫真,蓋妙絕一時云。

世人只數曹將軍,誰知虎頭非癡人。
腰間大羽何足道,頰上三毛自有神。
平生狎侮諸公子,戲著幼輿巖石裏。
故教世世作黃冠,布襪青鞋弄雲水。
千年鼻祖守關門,一念還為李耳孫。
香火舊緣何日盡,丹青餘習至今存。
五十之年初過二,衰顏記我今如此。
他時要指集賢人,知是香山老居士。

次韻張舜民自御史出倅虢州留別

玉堂給哳氣如雲,初喜湘纍復佩銀。
樊口淒涼已陳跡,昔與張同游武昌樊口,來詩中及之。班心突兀見長身。臺吏謂御史立處為班心。
江湖前日真成夢,鄠杜他年恐卜鄰。
此去若容陪坐嘯,故應客主盡詩人。

次韻米黻二王書跋尾二首

三館曝書防蠹毀,得見來禽與青李。
秋蛇春蚓久相雜,野鶩家雞定誰美。
玉函金籥天上來,紫衣敕使親臨啟。
紛綸過眼未易識,磊落挂壁空雲委。
歸來妙意獨追求,坐想蓬山二十秋。
怪君何處得此本,上有桓玄寒具油。
巧偷豪奪古來有,一笑誰似癡虎頭。
君不見長安永寧里,王家破垣誰復修。

元章作書日千紙,平生自苦誰與美。
畫地為餅未必似,要令癡兒出饞水。
錦囊玉軸來無趾,粲然奪真疑聖智。
忍饑看書淚如洗,至今魯公餘乞米。

次韻宋肇惠澄心紙二首

詩老囊空一不留,百番曾作百金收。永叔以澄心百幅遺聖俞,聖俞有詩。
知君也厭雕肝腎,分我江南數斛愁。

君家家學陋相如,宜與諸儒論石渠。
古紙無多更分我,自應給札奏新書。

郭熙秋山平遠二首

目盡孤鴻落照邊,遙知風雨不同川。
此間有句無人見,送與襄陽孟浩然。

木落騷人已怨秋,不堪平遠發詩愁。
要看萬壑爭流處,他日終煩顧虎頭。

送歐陽辯監澶州酒

汗血駕鼓車,何從致千里。紛紛糟麴間,欲試賢公子。
君家江南英,濯足滄浪水。朅渡舊黃河,漲沙埋馬耳。
由來付造物,倚伏何窮已。當念楚子文,三仕無慍喜。

九月十五日邇英講論語終篇,賜執政講讀史官燕于東宮,又遣中使就賜御書詩各一首。臣軾得紫薇花絕句,其詞云「絲綸閣下文書靜,鐘鼓樓中刻漏長。獨坐黃昏誰是伴,紫薇花對紫薇郎」。翌日各以表謝,又進詩一篇,臣軾詩云

繡裳畫袞雲垂地,不作成王翦桐戲。
日高黃繖下西清,風動槐龍舞交翠。邇英閣前有雙槐,樛枝屬地如龍形。
壁中蠹簡今千年,漆書蝌蚪光射天。
諸儒不復憂吻燥,東宮賜酒如流泉。
酒酣復拜千金賜,一紙驚鸞回鳳字。
蒼顏白髮便生光,袖有驪珠三十四。臣所賜詩并題目及臣姓名,凡三十四字。
歸來車馬已喧闐,爭看銀鉤墨色鮮。
人間一日傳萬口,喜見雲章第一篇。上前此未嘗以御書賜羣臣。
玉堂晝掩文書靜,鈴索不搖鐘漏永。
莫言弄筆數行書,須信時平由主聖。
犬羊散盡沙漠空,捷烽夜到甘泉宮。
似聞指麾築上郡,已覺談笑無西戎。時熙河新獲鬼章。是日,涇原復奏夏賊數十萬人皆遁去。
文思天子師文母,終閉玉關辭馬武。
小臣願對紫薇花,試草尺書招贊普。謹案唐制:翰林學士帶知制誥,許綴中書舍人班。今臣以知制誥待罪禁林,故得以紫薇為故事。

和王晉卿并敘

駙馬都尉王詵晉卿,功臣全彬之後也。元豐二年,予得罪貶黃岡,而晉卿亦坐累遠謫,不相聞者七年。予既召用,晉卿亦還朝,相見殿門外。感歎之餘,作詩相屬,託物悲慨,阨窮而不怨,泰而不驕。佳其貴公子有志如此,故次其韻。

先生飲東坡,獨舞無所屬。當時挹明月,對影三人足。
醉眠草棘間,蟲虺莫予毒。醒來送歸雁,一寄千里目。
悵焉懷公子,旅食久不玉。欲書加餐字,遠託西飛鵠。
謂言相濡沫,未足救溝瀆。吾生如寄耳,何者為禍福。
不如兩相忘,昨夢那可逐。上書得自便,歸老湖山曲。
躬耕二頃田,自種十年木。豈知垂老眼,卻對金蓮燭。
公子亦生還,仍分刺史竹。賢愚有定分,樽俎守尸祝。
文章何足云,執技等醫卜。朝廷方西顧,羌虜驕未伏。
遙知重陽酒,白羽落黃菊。羨君真將家,浮面氣可掬。
袁天綱語竇軌:君語則赤氣浮面,為將勿多殺人。
何當請長纓,一戰河湟復。

謝王澤州寄長松兼簡張天覺二首

莫道長松浪得名,能教覆額兩眉青。
便將徑寸同千尺,知有奇功似茯苓。

憑君說與埋輪使,速寄長松作解嘲。送張天覺詩有埋輪及河東慳之語。
無復青黏和漆葉,枉將鍾乳敵仙茅。

次韻劉貢父所和韓康公憶持國二首

夢覺真同鹿覆蕉,相君脫屣自參寥。
顏紅底事髮先白,室邇何妨人自遙。
狂似次公應未怪,醉推東閣不須招。
援毫欲作衣冠表,盛事終當繼八蕭。唐蕭氏自瑀及遘八宰相。

閉戶端居念獨深,小軒朱檻憶同臨。
燎須誰識英公意,英公為其姊作粥燎須,曰:吾與姊皆老矣,能幾進粥。
黃髮聊知子建心。子建與楚王彪別詩云:王其愛玉體,共享黃髮期。
已託西風傳絕唱,且邀明月伴孤斟。
他年內集應呼我,下客先判醉墮簪。

次韻劉貢父叔姪扈駕

玉堂孤坐不勝清,長羨枚鄒接長卿。
只許隔牆聞置酒,時因議事得聯名。
機雲似我多遺俗,廣受如君不治生。
共託屬車塵土後,鈞天一餉夢中榮。

次韻韓康公置酒見留

庭下黃花一醉同,重來雪巘已穹窿。
不應屢費譏安石,但使毋多酌次公。
鍾乳金釵人似玉,鵾絃鐵撥坐生風。
少卿尚有車茵在,頗覺寬容勝弱翁。

次韻王都尉偶得耳疾

君知六鑿皆為贅,我有一言能決疣。
病客巧聞牀下蟻,癡人強覷棘端猴。
聰明不在根塵裏,藥餌空為婢僕憂。
但試周郎看聾否,曲音小誤已回頭。

送喬仝寄賀君六首并敘

舊聞靖長官、賀水部,皆唐末五代人,得道不死。章聖皇帝東封,有謁于道左者,其謁云晉水部員外郎賀亢再拜而去,上不知也。已而閱謁,見之大驚,物色求之不可得。天聖初,又使其弟子喻澄者詣闕進佛道像,直數千萬。張公安道與澄遊,具得其事。又有喬仝者,少得大風疾,幾死,賀使學道,今年八十,益壯盛。人無復見賀者,而仝數見之。元祐二年十二月,仝來京師十許日,予留之不可,曰賀以上元期我于蒙山,又曰吾師嘗遊密州,識君於常山道上,意若喜君者。作是詩以送之,且作五絕句以寄賀。

君年二十美且都,初得惡疾墮眉須。
紅顏白髮驚妻孥,覽鏡自嫌欲棄軀。
結茅窮山啖松腴,路逢逃秦博士盧。
方瞳照野清而臞,再拜未起煩一呼。
覺知此身了非吾,炯然蓮花出泥塗。
隨師東遊渡濰邞,濰、邞,密州二水名。山頭見我兩輪朱。
豈知仙人混屠沽,爾來八十胸垂胡。
上山如飛瞋人扶,東歸有約不敢渝。
新年當參老仙儒,秋風西來下雙鳧,得棗如瓜分我無。

生長兵間早脫身,晚為元祐太平人。
不驚渤澥桑田變,來看龜蒙漏澤春。

曾謁東封玉輅塵,幅巾短褐亦逡巡。
行宮夜奏空名姓,悵望雲霞縹緲人。

垂老區區豈為身,微言一發重千鈞。
始知不見高皇帝,正是商山四老人。

舊聞父老晉郎官,已作飛騰變化看。
聞道東蒙有居處,願供薪水看燒丹。

千古風流賀季真,最憐嗜酒謫仙人。
狂吟醉舞知無益,粟飯藜羹問養神。

送家安國教授歸成都

別君二十載,坐失兩鬢青。吾道雖艱難,斯文終典刑。
屢作退飛鷁,羞看乾死螢。一落戎馬間,五見霜葉零。
夜談空說劍,春夢猶橫經。新科復舊貫,童子方乞靈。
須煩淩雲手,去作入蜀星。蒼苔高朕室,古柏文翁庭。
初聞編簡香,始覺鋒鏑腥。岷峨有雛鳳,梧竹養脩翎。
嗚呼應嶰律,飛舞集虞廷。吾儕便歸老,亦足慰餘齡。

和子由除夜元日省宿致齋三首

江淮流落豈關天,禁省相望亦偶然。
等是新年未相見,此身應坐不歸田。

白髮蒼顏五十三,家人強遣試春衫。
朝回兩袖天香滿,頭上銀幡笑阿咸。

當年踏月走東風,坐看春闈鎖醉翁。
白髮門生幾人在,卻將新句調兒童。

次韻荅張天覺二首

車輕馬穩轡銜堅,但有蚊蟲喜撲緣。
截斷口前君莫怪,人間差樂勝巢仙。

馭風騎氣我何勞,且要長松作土毛。
亦如訶佛丹霞老,卻向清涼禮白毫。

次韻黃魯直畫馬試院中作

少年鞍馬勤遠行,臥聞齕草風雨聲,見此忽思短策橫。
十年髀肉磨欲透,那更陪君作詩瘦,不如芋魁歸飯豆。
門前欲嘶御史驄,詔恩三日休老翁,羨君懷中雙橘紅。黃有老母。

余與李廌方叔相知久矣領貢舉事而李不得第愧甚作詩送之

與君相從非一日,筆勢翩翩疑可識。
平時謾說古戰場,過眼終迷日五色。
我慚不出君大笑,行止皆天子何責。
青袍白紵五千人,知子無怨亦無德。
買羊沽酒謝玉川,為我醉倒春風前。
歸家但草淩雲賦,我相夫子非癯仙。

和王晉卿送梅花次韻

東坡先生未歸時,自種來禽與青李。
五年不踏江頭路,夢逐東風泛蘋芷。
江梅山杏為誰容,獨笑依依臨野水。
此間風物君未識,花浪翻天雪相激。
明年我復在江湖,知君對花三歎息。

和宋肇游西池次韻

漢皇慈儉不開邊,尚教千艘下瀨船。
貪看艨艟飛鬪艦,不知贔屭舞鈞天。
故山西望三千里,往事回思二十年。
自笑區區足官府,不如公子散神仙。

書艾宣畫四首

  竹鶴

此君何處不相宜,況有能言老令威。
誰識長身古君子,猶將緇布緣深衣。

  黃精鹿

太華西南第幾峰,落花流水自重重。
幽人只採黃精去,不見春山鹿養茸。

  杏花白鷳

天工翦刻為誰妍,抱蕊遊蜂自作團。
把酒惜春都是夢,不如閑客此閑看。

  蓮龜

半脫蓮房露壓欹,綠荷深處有遊龜。
只應翡翠蘭苕上,獨見玄夫曝日時。

僕領貢舉未出錢穆父雪中作詩見及三月二十日同游金明池始見其詩次韻為荅

雪知我出已全消,花待君來未敢飄。
行避門生時小飲,忽逢騎吏有嘉招。
魚龍絕技來千里,斑白遺民數四朝。
知有黃公酒壚在,蒼顏華髮自相遙。

次韻子由五月一日同轉對

跪奉新書笏在腰,談王正欲伴耕樵。
晉陽豈為一門事,唐高祖謂溫大雅兄弟云:我起義晉陽,止為卿一門耳。
宣政聊同五月朝。貞元中詔曰:自今後五月一日御宣政殿,與文武百僚相見。
憂患半生聯出處,歸休上策早招要。
後生可畏吾衰矣,刀筆從來錯料堯。

韓康公挽詞三首

故國非喬木,興王有世臣。嗟予後死者,猶及老成人。
德業經文武,風流表縉紳。空餘行樂地,處處泣遺民。

再世忠清德,三朝翼贊勳。功成不歸國,就訪敢忘君。
舊學嚴詩律,餘威靖塞氛。何當繼韓奕,故吏總能文。

西第開東閣,初筵點後塵。笙歌邀白髮,燈火樂青春。
扶路三更罷,回頭一夢新。賦詩猶墨濕,把卷獨沾巾。

柏石圖詩并敘

陳公弼家藏柏石圖,其子慥季常傳寶之。東坡居士作詩,以為之銘。

柏生兩石間,天命本如此。雖云生之艱,與石相終始。
韓子俯仰人,但愛平地美。土膏雜糞壤,成壞幾何耳。
君看此槎牙,豈有可移理。蒼龍轉玉骨,黑虎抱金柅。
畫師亦可人,使我毛髮起。當年落筆意,正欲譏韓子。

慶源宣義王丈以累舉得官,為洪雅主簿。雅州戶掾遇吏民如家人,人安樂之。既謝事居眉之青神瑞草橋,放懷自得,有書來求紅帶,既以遺之,且作詩為戲。請黃魯直學士秦少游賢良各為賦一首為老人光華

青衫半作霜葉枯,遇民如兒吏如奴。
吏民莫作官長看,我是識字耕田夫。
妻啼兒號刺史怒,時有野人來挽須。
拂衣自注下下考,芋魁飯豆吾豈無。
歸來瑞草橋邊路,獨游還佩平生壺。
慈母巖前自喚渡,青衣江上人爭扶。
今年蚕市數州集,中有遺民懷袴襦。
邑中之黔相指似,白髯紅帶老不癯。
我欲西歸卜鄰舍,隔牆拊掌容歌呼。
不學山王乘駟馬,回頭空指黃公壚。

次許沖元韻送成都高士敦鈐轄

栘中老監本虛名,懶作燕山萬里行。余與高君奉使契丹,辭免不行。
坐看飛鴻迎使節,歸來駿馬換傾城。
高才本不緣勳閥,餘力還思治蜀兵。
西望雪山烽火盡,不妨樽酒寄平生。

次前韻送程六表弟

君家兄弟真連璧,門十朱輪家萬石。
竹使猶分刺史符,尚方行賜尚書舄。
前年持節發倉廩,到處賣刀收繭栗。
歸來閉口不論功,卻走渡江誰復惜。
君才不用如澗松,我老得全猶社櫟。
青衫莫厭百僚底,白首上有千薪積。
憶昔江湖一釣舟,無數雲山供點筆。
未應便障西風扇,只恐先移北山檄。
憑君寄謝江南叟,念我空見長安日。
浮江泝蜀有成言,江水在此吾不食。

和王晉卿題李伯時畫馬

督郵有良馬,不為君所奇。顧收紙上影,駿骨何由歸。
一朝見縈策,蟻封驚肉飛。豈惟馬不遇,人已半生癡。

送錢穆父出守越州絕句二首

簿書常苦百憂集,樽酒今應一笑開。
京兆從教思廣漢,會稽聊喜得方回。

若耶溪水雲門寺,賀監荷花空自開。
我恨今猶在泥滓,勸君莫棹酒船回。

戲書李伯時畫御馬好頭赤

山西戰馬饑無肉,夜嚼長稭如嚼竹。
蹄間三丈是徐行,不信天山有坑谷。
豈如廄馬好頭赤,立仗歸來臥斜日。
莫教優孟卜葬地,厚衣薪槱入銅歷。

送程七表弟知泗州

江湖不在眼,塵土坐滿顏。繫舟清洛尾,初見淮南山。
淮山相媚好,曉鏡開煙鬟。持此娛使君,一笑簿領間。
使君如天馬,朝燕暮荊蠻。時無王良手,空老十二閑。
聊當出毫末,化服狡與頑。勿謂無人知,古佛臨濤灣。
赤子視萬類,流萍閱人寰。但使此可人,餘事真茆菅。

送曹輔赴閩漕

曹子本儒俠,筆勢翻濤瀾。往來戎馬間,邊風裂儒冠。
詩成橫槊裏,楯墨何曾乾。一旦事遠遊,紅塵隔巖灘。
平生羊炙口,並海搜鹹酸。一從荔枝飲,豈念苜蓿槃。
我亦江海人,市朝非所安。常恐青霞志,坐隨白髮闌。
淵明賦歸去,談笑便解官。今我何為者,索身良獨難。
憑君問清淮,秋水今幾竿。我舟何時發,霜露日已寒。

次韻王郎子立風雨有感

百年一俯仰,寒暑相主客。稍增裘褐氣,已覺團扇厄。
不煩計榮辱,此喪彼有獲。我琴終不敗,無攫故無釋。
後生不自牧,呻吟空挾策。揠苗不待長,賣菜苦求益。
此郎獨靜退,門外無行跡。但恐陶淵明,每為饑所迫。
淒風弄衣結,小雪穿門席。願君付一笑,造物亦戲劇。
朝來賦雲夢,筆落風雨疾。為君裁春衫,高會開桂籍。

次韻黃魯直嘲小德小德魯直子其母微故其詩云解著潛夫論不妨無外家

進饌客爭起,小兒那可涯。莫欺東方星,三五自橫斜。
名駒已汗血,老蚌空泥沙。但使伯仁長,還興絡秀家。

書林次中所得李伯時歸去來陽關二圖後二首

不見何戡唱渭城,舊人空數米嘉榮。
龍眠獨識殷勤處,畫出陽關意外聲。

兩本新圖寶墨香,樽前獨唱小秦王。
為君翻作歸來引,不學陽關空斷腸。

送蹇道士歸廬山

物之有知蓋恃息,孰居無事使出入。
心無天遊室不空,六鑿相攘婦爭席。
法師逃人入廬山,山中無人自往還。
往者一空還者失,此身正在無還間。
綿綿不絕微風裏,內外丹成一彈指。
人間俯仰三千秋,騎鶴歸來與子遊。

臥病逾月請郡不許復直玉堂十一月一日鎖院是日苦寒詔賜官燭法酒書呈同院

微霰疏疏點玉堂,詞頭夜下攬衣忙。
分光御燭星辰爛,拜賜官壺雨露香。
醉眼有花書字大,老人無睡漏聲長。
何時卻逐桑榆暖,社酒寒燈樂未央。

送周朝議守漢州

茶為西南病,岷俗記二李。杞與稷也。何人折其鋒,矯矯六君子。
謂思道與姪正孺、張永徽、吳醇翁、呂元鈞、宋文輔也。
君家尤出力,流落初坐此。謂當收桑榆,華髮看劍履。
胡為犯風雪,歲晚行未已。念歸誠得計,顧自為謀耳。
吾聞江漢間,瘡痏有未起。莫輕龔遂老,君王付尺箠。
召還當有詔,挽袖謝鄰里。猶堪作水衡,供張園林美。

木山并敘

吾先君子嘗蓄木山三峰,且為之記與詩。詩人梅二丈聖俞見而賦之,今三十年矣。而猶子千乘又得五峰,益奇,因次聖俞韻,使并刻之其側。

木生不願回萬牛,願終天年仆沙洲。
時來幸逢河伯秋,掀然見怪推不流。
蓬婆雪嶺巧雕鎪,蟄蟲行蟻為豪酋。
阿咸大膽忽持去,河伯好事不汝尤。
城中古沼浸坤軸,一林瘦竹吾菟裘。
二頃良田不難買,三年榿木行可槱。
會將白髮對蒼巘,魯人不厭東家丘。

送千乘千能兩姪還鄉

治生不求富,讀書不求官。譬如飲不醉,陶然有餘歡。
君看龐德公,白首終泥蟠。豈無子孫念,顧獨遺以安。
鹿門上塚回,牀下拜龍鸞。躬耕竟不起,耆舊節獨完。
念汝少多難,冰雪落綺紈。五子如一人,奉養真色難。
烹雞獨餽母,自饗苜蓿槃。口腹恐累人,寧我食無肝。
西來四千里,敝袍不言寒。秀眉似我兄,亦復心閑寬。
忽然舍我去,歲晚留餘酸。我豈軒冕人,青雲意先闌。
汝歸蒔松菊,環以青琅玕。榿陰三年成,可以挂我冠。
清江入城郭,小圃生微瀾。相從結茅舍,曝背談金鑾。

送周正孺知東川

得郡書生榮,還家昔人重。而況東西川,千騎許上塚。
里門下車入,父老自驚聳。端如何武賢,不事長卿寵。
清時養材傑,杞梓方培擁。未應遺合抱,取用及把拱。
如君尚出麾,顧我宜耕壟。先歸謝先手,求去悔不勇。
豈云慕廉退,實自知衰冗。為君掃棠陰,畫像或相踵。蜀中太守無不畫像者。

題李伯時畫趙景仁琴鶴圖二首

清獻先生無一錢,故應琴鶴是家傳。
誰知默鼓無絃曲,時向珠宮舞幻仙。

醜石寒松未易親,聊將短曲調長人。
乘軒故自非明眼,終日僛僛舞爨薪。

次前韻再送周正孺

東川得望郎,坐與西爭重。高風傾石室,舊學鄙文塚。
蜀人安使君,所至野不聳。竹馬迎細侯,大錢送劉寵。
遙知句谿路,老稚相扶擁。看畫古叢祠,百怪朝幽拱。
牛頭與兜率,雲木蔚堆壟。醉鄉追舊遊,筆陣賈餘勇。
聊將詩酒樂,一掃簿書冗。西風吹好句,珠玉本無踵。劉蛻文冢銘,在梓州。

書王定國所藏煙江疊嶂圖王晉卿畫

江上愁心千疊山,浮空積翠如雲煙。
山耶雲耶遠莫知,煙空雲散山依然。
但見兩崖蒼蒼暗絕谷,中有百道飛來泉。
縈林絡石隱復見,下赴谷口為奔川。
川平山開林麓斷,小橋野店依山前。
行人稍度喬木外,漁舟一葉江吞天。
使君何從得此本,點綴毫末分清妍。
不知人間何處有此境,徑欲往置二頃田。
君不見武昌樊口幽絕處,東坡先生留五年。
春風搖江天漠漠,暮雲卷雨山娟娟。
丹楓翻鴉伴水宿,長松落雪驚醉眠。
桃花流水在人世,武陵豈必皆神仙。
江山清空我塵土,雖有去路尋無緣。
還君此畫三歎息,山中故人應有招我歸來篇。

次韻王定國會飲清虛堂

何遜揚州又幾年,官梅詩興故依然。
何人可復間季孟,與子不妨中聖賢。
卜築君方淮上郡,歸心我已劍南川。
此身正似蚕將老,更盡春光一再眠。

興龍節侍宴前一日微雪與子由同訪王定國小飲清虛堂定國出數詩皆佳而五言尤奇子由又言昔與孫巨源同過定國感念存沒悲歎久之夜歸稍醒各賦一篇明日朝中以示定國也

天風淅淅飛玉沙,詔恩歸沐休早衙。
遙知清虛堂裏雪,正似薝蔔林中花。
出門自笑無所詣,呼酒持勸惟君家。
踏冰淩兢戰疲馬,扣門剝啄驚寒鴉。
羨君五字入詩律,欲與六出爭天葩。
頭風已倩檄手愈,背癢恰得仙爪爬。
銀瓶瀉油浮蟻酒,紫碗鋪粟盤龍茶。
幅巾起作鴝鵒舞,疊鼓誰摻漁陽撾。
九衢燈火雜夢寐,十年聚散空咨嗟。
明朝握手殿門外,共看銀闕暾朝霞。

王晉卿所藏著色山二首

縹緲營丘水墨仙,浮空出沒有無間。
邇來一變風流盡,誰見將軍著色山。

犖确何人似退之,意行無路欲從誰。
宿雲解駁晨光漏,獨見山紅澗碧時。

次韻黃魯直效進士作歲寒知松柏詩

龍蟄雖高臥,雞鳴不廢時。炎涼徒自變,茂悅兩相知。
已負棟樑質,肯為兒女姿。那憂霜貿貿,未喜日遲遲。
難與夏蟲語,永無秋實悲。誰知此植物,亦解秉天彝。

王晉卿作煙江疊嶂圖,僕賦詩十四韻,晉卿和之,語特奇麗,因復次韻。不獨紀其詩畫之美,亦為道其出處契闊之故。而終之以不忘在莒之戒,亦朋友忠愛之義也。

山中舉頭望日邊,長安不見空雲煙。
歸來長安望山上,時移事改應潸然。
管絃去盡賓客散,惟有馬埒編金泉。
渥窪故自千里足,要飽風雪輕山川。
屈居華屋啖棗脯,十年俯仰龍旂前。
卻因病瘦出奇骨,鹽車之厄寧非天。
風流文采磨不盡,水墨自與詩爭妍。
畫山何必山中人,田歌自古非知田。
鄭虔三絕君有二,筆勢挽回三百年。
欲將巖谷亂窈窕,眉峰脩嫮誇連娟。
人間何有春一夢,此身將老蠶三眠。
山中幽絕不可久,要作平地家居仙。
能令水石長生眼,非君好我當誰緣。
願君終不忘在莒,樂時更賦囚山篇。柳子厚有囚山賦。

夜直玉堂攜李之儀端叔詩百餘首讀至夜半書其後

玉堂清冷不成眠,伴直難呼孟浩然。
暫借好詩消永夜,每逢佳處輒參禪。
愁侵硯滴初含凍,喜入燈花欲鬪妍。
寄語君家小兒子,他時此句一時編。

景仁和賜酒燭詩復次韻謝之時公方進新樂。

笙磬分均上下堂,舊說堂上之樂,皆受笙均;堂下之樂,皆受磬均。遊魚舞獸自奔忙。
朱絃初識孤桐韻,舊樂金石聲高而絲聲微,今樂金石與絲聲皆著。玉琯猶聞秬黍香。舊法以尺生律,今以黍定律,以律生尺。
萬事今方啟伯始,一斑我亦愧真長。
此生會見三雍就,無復寥寥歎未央。

次韻劉貢父春日賜幡勝

寬詔隨春出內朝,二軍喜氣挾狐貂。
鏤銀錯落翻斜月,翦綵繽紛舞慶霄。
臘雪強飛纔到地,前日微雪。曉風偷轉不驚條。
脫冠徑醉應歸臥,便腹從人笑老韶。是日幕次賜酒。

再和

與君流落偶還朝,過眼紛綸七葉貂。
莫笑華顛飄彩勝,幾人黃壤隔青霄。
行吟未許窮騷雅,坐嘯猶能出教條。
記取明年江上郡,五更春枕夢春韶。

葉公秉王仲至見和次韻荅之

袗絺方暑亦堪朝,歲晚淒風憶皁貂。
共喜鵷鸞歸禁籞,心知日月在重霄。
君如老驥初遭絡,我似枯桑不受條。
強鑷霜須簪彩勝,蒼顏得酒尚能韶。

再和

衰遲何幸得同朝,溫勁如君合珥貂。
誰惜異材蒙徑寸,自慚枯枿借淩霄。
光風泛泛初浮水,紅糝離離欲綴條。
後日一樽何處共,奉常端冕作咸韶。

次韻王晉卿惠花栽栽所寓張退傅第中一首

坐來念念失前人,共向空中寓一塵。
若問此花誰是主,天教閑客管青春。

次韻王晉卿上元侍燕端門

月上九門開,星河繞露臺。君方枕中夢,我亦化人來。
光動仙毬縋,香餘步輦回。相從穿萬馬,衰病若為陪。

王鄭州挽詞克臣

羨君華髮起琳宮,右輔初還鼓角雄。
千里農桑歌子產,一時冠蓋慕蕭嵩。
那知聚散舂糧外,便有悲歡過隙中。
京兆同僚幾人在,猶思對案筆生風。予為開封幕,與子難同廳。

書王定國所藏王晉卿畫著色山二首

白髮四老人,何曾在商顏。煩君紙上影,照我胸中山。
山中亦何有,木老土石頑。正賴天日光,澗谷紛斕斑。
我心空無物,斯文定何間。君看古井水,萬象自往還。

君歸嶺北初逢雪,我亦江南五見春。
寄語風流王武子,三人俱是識山人。

送呂昌明知嘉州

不羨三刀夢蜀都,聊將八詠繼東吳。
臥看古佛淩雲閣,敕賜詩人明月湖。
得句會應緣竹鶴,思歸寧復為蓴鱸。
橫空好在脩眉色,頭白猶堪乞左符。

次韻黃魯直寄題郭明父府推潁州西齋二首

樹頭啄木常疑客,客去而瞋定不然。
脫轄已應生井沫,解衣聊復起庖煙。
平生詩酒真相汙,此去文書恐獨賢。
早晚西湖映華髮,小舟翻動水中天。

寂寞東京月旦州,德星無復綴珠旒。
莫嗟平輿輿音預空神物,尚有西齋接勝流。
春夢屢尋湖十頃,家書新報橘千頭。
雪堂亦有思歸曲,為謝平生馬少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