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十六

詩八十八首

送戴蒙赴成都玉局觀將老焉

拾遺被酒行歌處,野梅官柳西郊路。
聞道華陽版籍中,至今尚有城南杜。
我欲歸尋萬里橋,水花風葉暮蕭蕭。
芋魁徑尺誰能盡,榿木三年已足燒。
百歲風狂定何有,羨君今作峨眉叟。
縱未家生執戟郎,也應世出埋輪守。
莫欺老病未歸身,玉局他年第幾人。
會待子猷清興發,還須雪夜去尋君。

送陳睦知潭州

華清縹緲浮高棟,上有纈林藏石甕。
一杯此地初識君,千巖夜上同飛鞚。
君時年少面如玉,一飲百觚嫌未痛。
白鹿泉頭山月出,寒光潑眼如流汞。
朝元閣上酒醒時,臥聽風鸞鳴鐵鳳。
舊遊空在人何處,二十三年真一夢。
我得生還雪髯滿,君亦老嫌金帶重。
有如社燕與秋鴻,相逢未穩還相送。
洞庭青草渺無際,天柱紫蓋森欲動。
湖南萬古一長嗟,付與騷人發嘲弄。

用前韻荅西掖諸公見和

雙猊蟠礎龍纏棟,金井轆轤鳴曉甕。
小殿垂簾白玉鉤,大宛立仗青絲鞚。
風馭賓天雲雨隔,孤臣忍淚肝腸痛。
羨君意氣風生坐,落筆縱橫盤走汞。
上樽日日寫黃封,賜茗時時開小鳳。
閉門憐我老太玄,給札看君賦雲夢。
金奏不知江海眩,木瓜屢費瓊瑤重。
豈惟蹇步困追攀,已覺侍史疲奔送。
春還宮柳腰肢活,雨入御溝鱗甲動。
借君妙語發春容,顧我風琴不成弄。

次韻王覿正言喜雪

聖人與天通,有詔寬獄市。好語夜喧街,濕雲朝覆砌。
紛然退朝後,色映宮槐媚。欲夸翦刻工,故上朱藍袂。
我方執筆待,未敢書上瑞。君猶伏閣爭,高論亦少慰。
霏霏止還作,盎盎風與氣。神龍久潛伏,一怒勢必倍。
行當見三白,拜舞讙萬歲。歸來飲君家,酣詠追既醉。

和蔣發運

夜語飜千偈,書來又一言。此身真佛祖,何處不羲軒。
船穩江吹坐,樓空月入樽。遙知思我處,醉墨在頹垣。

送表弟程六知楚州

炯炯明珠照雙璧,當年三老蘇程石。
里人下道避鳩杖,刺史迎門倒鳧舄。
我時與子皆兒童,狂走從人覓梨栗。
健如黃犢不可恃,隙過白駒那暇惜。
醴泉寺古垂橘柚,石頭山高闇松櫟。
諸孫相逢萬里外,一笑未解千憂積。
子方得郡古山陽,老手風生謝刀筆。
我正含毫紫微閣,病眼昏花困書檄。
莫教印綬繫餘年,去掃墳墓當有日。
功成頭白早歸來,共藉梨花作寒食。

和人假山

上黨攙天碧玉環,絕河千里抱商顏。
試觀煙雨三峰外,都在靈仙一掌間。
造物何如童子戲,寫真聊發使君閑。
何當挈取征西去,畫作圍牀六曲山。

送王伯敭守虢

華山東麓秦遺民,當時依山來避秦。
至今風俗含古意,柔桑淥水招行人。
行人掉臂不回首,爭入崤函土囊口。
惟有使君千里來,欲飲三堂無事酒。
三堂本來一事無,日長睡起聞投壺。
牀頭硯石開雲月,澗底松根劚雪腴。
山棚盜散人安寢,勸買耕牛發陳廩。
歸來只作水衡卿,我欲攜壺就君飲。

道者院池上作

下馬逢佳客,攜壺傍小池。清風亂荷葉,細雨出魚兒。
井好能冰齒,茶甘不上眉。歸塗更蕭瑟,真箇解催詩。

次韻子由送千之姪

江上松楠深復深,滿山風雨作龍吟。
年來老幹都生菌,下有孫枝欲出林。
白髮未成歸隱計,青衫儻有濟時心。
閉門試草三千牘,仄席求人少似今。

書文與可墨竹并敘

亡友文與可有四絕,詩一,楚詞二,草書三,畫四。與可嘗云:世無知我者,惟子瞻一見,識吾妙處。既沒七年,睹其遺跡,而作是詩。

筆與子皆逝,詩今誰為新。
空遺運斤質,卻吊斷弦人。

次韻錢舍人病起

牀下龜寒且耐支,杯中蛇去未應衰。
殿門明日逢王傅,櫑具爭先看不疑。
坐覺香煙攜袖少,獨愁花影上廊遲。
何妨一笑千痾散,絕勝倉公飲上池。

次韻和王鞏

謫仙竄夜郎,子美耕東屯。造物豈不惜,要令工語言。
王郎年少日,文如缾水翻。爭鋒雖剽甚,聞鼓或驚犇。
天欲成就之,使觸羝羊藩。孤光照微陋,耿如月在盆。
歸來千首詩,傾寫五石樽。卻疑彭澤在,頗覺蘇州煩。
君看騶忌子,廉折配春溫。知音必無人,壞壁掛桐孫。

用王鞏韻送其姪震知蔡州

九門插天開,萬馬先朝屯。舉鞭紅塵中,相見不得言。
夜走清虛宿,扣門驚鵲翻。君家汾陽家,永巷車雷犇。
夕郎方不夕,列戟以自藩。相逢開月閣,畫簷低金盆。
至今夢中語,猶舉燈前樽。阿戎脩玉牒,未憚筆削煩。
君歸助獻納,坐繼岑與溫。我客二子間,不復尋諸孫。子美詩云,權門多噂20d32,且復尋諸孫。

虢國夫人夜遊圖

佳人自鞚玉花驄,翩如驚燕踏飛龍。
金鞭淨道寶釵落,何人先入明光宮。
宮中羯鼓催花柳,玉奴絃索花奴手。
坐中八姨真貴人,走馬來看不動塵。
明眸皓齒誰復見,只有丹青餘淚痕。
人間俯仰成今古,吳公臺下雷塘路。
當時一笑潘麗華,不知門外韓擒虎。

用舊韻送魯元翰知洺州

我在東坡下,躬耕三畝園。君為尚書郎,坐擁百吏繁。
鳴蛙與鼓吹,等是俗物喧。永謝十年舊,老死三家村。
惟君綈袍信,到我雀羅門。緬懷故人意,欲使薄夫敦。
新年對宣室,白首代堯言。相逢問前輩,所見多後昆。
道館雖云樂,冷卿當復溫。還持刺史節,卻駕朱輪軒。
黃髮方用事,白須宜少存。嗣聖真生知,拯民如救燔。
初囚羽淵魄,盡返湘江魂。坐憂東郡決,老守思王尊。
北流桑柘沒,故道塵埃翻。知君一寸心,可敵千步垣。
流亡自栖止,老幼忘崩犇。得閑閉閣坐,勿使道眼渾。
聊乘應捨栰,直泝無生源。歸來成二老,夜榻當重論。

次韻朱光庭初夏

朝罷人人識鄭崇,直聲如在履聲中。
臥聞疏響梧桐雨,獨詠微涼殿閣風。
諫苑君方續承業,醉鄉我欲訪無功。
陶然一枕誰呼覺,牛蟻新除病後聰。

次韻朱光庭喜雨

久苦趙盾日,欣逢傅說霖。坐知千里足,初覺兩河深。
破屋常持傘,無薪欲爨琴。清詩似庭燎,雖美未忘箴。

奉敕祭西太一和韓川韻四首

聖主新除秘祝,侍臣來乞豐年。壽宮神君欲至,半夜靈風肅然。
玉璽親題御筆,金童來侍天香。禮罷祝融參乘,前驅已過衡湘。
解劍獨行殘月,披衣困臥清風。夢蝶猶飛旅枕,粥魚已響枯桐。
陂水初含曉淥,稻花半作秋香。皁蓋卻迎朝日,紅雲正繞宮牆。

西太一見王荊公舊詩偶次其韻二首

秋早川原淨麗,雨餘風日清酣。從此歸耕劍外,何人送我池南。
但有樽中若下,何須墓上征西。聞道烏衣巷口,而今煙草萋迷。

次韻子由送陳侗知陝州

誰能如鐵牛,橫身負黃河。滔天不能沒,尺箠未易訶。
世俗自無常,徐公故逶迤。別來不可說,事與浮雲多。
當時無限人,毀譽即墨阿。虛聲了無實,夜蟲鳴機梭。
相逢一笑外,奈此白髮何。天驥皆籋雲,長鳴飽芻禾。
王庭旅百寶,大貝隨弓戈。君獨一麾去,欲賡五袴歌。
甘棠古樂國,白酒金叵羅。知君不久留,治行中新科。
過客足嗔喜,東堂記分鵝。此外但坐嘯,後生工揣摩。

送賈訥倅眉二首

當年入蜀歎空回,未見峨眉肯再來。
童子遙知頌襦袴,使君先已洗樽罍。李大夫,眉之賢守也。
鹿頭北望應逢雁,人日東郊尚有梅。人日出東郊渡江,遊蟆頤山,眉之故事也。
我老不堪歌樂職,後生試覓子淵才。

老翁山下玉淵回,手植青松三萬栽。
父老得書知我在,小軒臨水為君開。
試看一一龍蛇活,更聽蕭蕭風雨哀。
便與甘棠同不翦,蒼髯白甲待歸來。
先君葬於蟆頤山之東二十餘里,地名老翁泉。君許為一往,感歎之深,故及。

送程建用

先生本舌耕,文字浩千頃。空倉付公子,坐待發苕頴。
十年困新說,兒女爭捕影。鑿垣種蒿蓬,嘉穀誰復省。
空餘南陔意,太息北堂冷。織屨隨方進,采薪教韋逞。
辛勤守一經,菽水賢五鼎。今年聞起廢,魯史復光景。
公子亦改官,三就繁馬頸。歸來一笑粲,素髮颯垂領。
會看金花詔,湯沐奉朝請。天公不吾欺,壽與龜鶴永。

次韻李脩孺留別二首

十年流落敢言歸,魚鳥江湖只自知。
豈意青天掃雲霧,盡呼黃髮寄安危。
風流吾子真前輩,人物他年記一時。
我欲折繻留此老,緇衣誰作好賢詩。

此生別袖幾回麾,夢裏黃州空自疑。
何處青山不堪老,當年明月巧相隨。
窮通等是思家意,衰病難堪送客悲。
好去江魚煮江水,劍南歸路有姜詩。

次韻黃魯直赤目

誦詩得非子夏學,紬史正作丘明書。
天公戲人亦薄相,略遣幻翳生明珠。
賴君年來屏鮮腴,百千燈光同一如。
書成自寫蠅頭表,端就君王覓鏡湖。

和周正孺墜馬傷手

平生學道已神完,豈復兒童私自憐。
醉墜何曾傷內守,色憂當為念先傳。
書空漸覺新詩健,把蟹行看樂事全。
賣卻老驄為酒直,大呼鄉友作新年。

戲周正孺二絕

折臂三公未可知,會當千鎰訪權奇。
勸君鬻酪猶閑事,腸斷閨中楊柳枝。

天廄新頒玉鼻騂,故人共弊亦常情。
相如雖老猶能賦,換馬還應繼二生。

題文與可墨竹并敘

故人文與可,為道師王執中作墨竹,且謂執中勿使他人書字,待蘇子瞻來,令作詩其側。與可既沒八年,而軾始還朝,見之,乃賦一首。

斯人定何人,遊戲得自在。詩鳴草聖餘,兼入竹三昧。
時時出木石,荒怪軼象外。舉世知珍之,賞會獨余最。
知音古難合,奄忽不少待。誰云死生隔,相見如龔隗。

潘推官母李氏挽詞

南浦淒涼老逐臣,東坡還往盡幽人。
杯盤慣作陶家客,弦誦常叨孟母鄰。
尚有升堂他日約,豈知負土一阡新。
今年我欲江湖去,暮雨連山宰樹春。

玉堂栽花周正孺有詩次韻

故山桃李半荒榛,粗報君恩便乞身。
竹簟暑風招我老,玉堂花蕊為誰春。
纖纖翠蔓詩催發,皎皎霜葩髮鬪新。
只有來禽青李帖,他年留與學書人。

杜介送魚

新年已賜黃封酒,舊老仍分赬尾魚。
陋巷關門負朝日,小園除雪得春蔬。
病妻起斫銀絲鱠,稚子歡尋尺素書。
醉眼朦朧覓歸路,松江煙雨晚疏疏。

送杜介歸揚州

再入都門萬事空,閑看清洛漾東風。
當年帷幄幾人在,回首觚稜一夢中。
采藥會須逢薊子,問禪何處識龐翁。
歸來鄰里應迎笑,新長淮南舊桂叢。

秋詠石屏

霏霏點輕素,渺渺開重陰。風花亂紫翠,雪外有煙林。
雪近勢方壯,林遠意殊深。會有無事人,支頤識此心。

和黃魯直燒香二首

四句燒香偈子,隨香徧滿東南。
不是聞思所及,且令鼻觀先參。

萬卷明窗小字,眼花只有斕斑。
一炷煙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閑。

再和二首來詩言飲酒、畫竹石、草書。

置酒未逢休沐,便同越北燕南。
且復歌呼相和,隔牆知是曹參。

丹青已自前世,竹石時窺一斑。
五字當還靖節,數行誰似高閑。

武昌西山并敘

嘉祐中,翰林學士承旨鄧公聖求為武昌令,常遊寒溪西山,山中人至今能言之。軾謫居黃岡,與武昌相望,亦常往來溪山間。元祐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考試館職,與聖求會宿玉堂,偶話舊事。聖求嘗作元次山窪樽銘,刻之巖石,因為此詩,請聖求同賦,當以遺邑人,使刻之銘側。

春江淥漲蒲萄醅,武昌官柳知誰栽。
憶從樊口載春酒,步上西山尋野梅。
西山一上十五里,風駕兩掖飛崔嵬。
同游困臥九曲嶺,褰衣獨到吳王臺。
中原北望在何許,但見落日低黃埃。
歸來解劍亭前路,蒼崖半入雲濤堆。
浪翁醉處今尚在,石臼杯飲無樽罍。
爾來古意誰復嗣,公有妙語留山隈。
至今好事除草棘,常恐野火燒蒼苔。
當時相望不可見,玉堂正對金鑾開。
豈知白首同夜直,臥看椽燭高花摧。
江邊曉夢忽驚斷,銅環玉鎖鳴春雷。
山人帳空猿鶴怨,江湖水生鴻雁來。
請公作詩寄父老,往和萬壑松風哀。

再用前韻

朱顏發過如春醅,胸中梨棗初未栽。
丹砂未易掃白髮,赤松卻欲參黃梅。
寒溪本自遠公社,白蓮翠竹依崔嵬。
當時石泉照金像,神光夜發如五臺。
飲泉鑒面得真意,坐視萬物皆浮埃。
欲收暮景返田里,遠泝江水窮離堆。
還朝豈獨羞老病,自歎才盡傾空罍。
諸公渠渠若夏屋,吞吐風月清隅隈。
我如廢井久不食,古甃缺落生陰苔。
數詩往復相感發,汲新除舊寒光開。
遙知二月春江闊,雪浪倒卷雲峰摧。
石中無聲水亦靜,云何解轉空山雷。
欲就諸公評此語,要識憂喜何從來。
願求南宗一勺水,往與屈賈湔餘哀。
韋應物詩云:水性本云靜,石中固無聲。如何兩相激,雷轉空山驚。

送楊孟容

我家峨眉陰,與子同一邦。相望六十里,共飲玻璃江。
江山不違人,徧滿千家窗。但苦窗中人,寸心不自降。
子歸治小國,洪鐘噎微撞。我留侍玉坐,弱步欹豐扛。
後生多高才,名與黃童雙。不肯入州府,故人餘老龐。
殷勤與問訊,愛惜霜眉厖。何以待我歸,寒醅發春缸。

見子由與孔常父唱和詩輒次其韻余昔在館中同舍出入輒相聚飲酒賦詩近歲不復講故終篇及之庶幾諸公稍復其舊亦太平盛事也

君先魯東家,門戶照千古。文章固應爾,須鬣餘似處。
雖非蒙倛狀,尚有歷國苦。誦書口瀾翻,布穀雜杜宇。
十年困奔走,櫛沐飽風雨。吾道其非耶,野處豈兕虎。
灞陵閑老將,柏直口尚乳。自君兄弟還,鼎立知有補。
蓬山耆舊散,故事誰刪去。來迎馮翊傳,出餞會稽組。
吾猶及前輩,詩酒盛冊府。願君唱此風,揚觶斯杜舉。

趙令晏崔白大圖幅徑三丈

扶桑大繭如甕盎,天女織綃雲漢上。
往來不遣鳳銜梭,誰能鼓臂投三丈。
人間刀尺不敢裁,丹青付與濠梁崔。
風蒲半折寒雁起,竹間的皪橫江梅。
畫堂粉壁翻雲幕,十里江天無處著。
好臥元龍百尺樓,笑看江水拍天流。

次韻張昌言給事省宿

馮顛久已欹殘雪,戎眼何曾眩落暉。
朔野按行猶雀躍,東臺瞑坐覺烏飛。道家有烏飛入兔宮之說。
漫誇年少容吾在,樂天詩云:猶有誇張少年處,笑呼張丈喚殷兄。若鬪樽前舉世稀。
待向崧陽求水竹,一犂煙雨伴公歸。

和三舍人省上三月二十九日作。明日駕幸景靈宮。

紛紛榮瘁何能久,雲雨從來翻覆手。
怳如一夢墮枕中,卻見三賢起江右。曾子開、劉貢父、孔經父,皆江西人。
嗟君妙質皆瑚璉,顧我虛名但箕斗。
明朝冠蓋蔚相望,共扈翠輦朝宣光。
武皇已老白雲鄉,正與羣帝驂龍翔,獨留杞梓扶明堂。

送錢承制赴廣西路分都監

當年我作表忠碑,坐覺江山氣未衰。
舞鳳尚從天目下,收駒時有渥洼姿。
據牀到處堪吹笛,橫槊何人解賦詩。
知是丹霞破佛手,先聲應已懾羣夷。
廣西僧寺頃有佛動之異,錢君碎而投之江中。

次韻曾子開從駕二首

街槐綠闇雨初勻,瑞霧香風滿後塵。
清廟幸同觀濟濟,豐年喜復接陳陳。
雍容已饜天庖賜,俯伏初嘗貢茗新。
輦路歸來聞好語,共驚堯顙類高辛。

入仗魂驚愧草萊,一聲清蹕九門開。
暉暉日傍金輿轉,習習風從玉宇來。
流落生還真一芥,周章危立近三槐。學士班近執政。
道傍儻有山中舊,問我收身早晚回。

再和

眼花錯莫鬢霜勻,病馬羸騶只自塵。
奉引拾遺叨侍從,思歸少傅羨朱陳。
衰年壯觀空驚目,嶮韻清詩苦鬪新。
最後數篇君莫厭,擣殘椒桂有餘辛。

憶觀滄海過東萊,日照三山迤邐開。
挂觀飛樓淩霧起,仙幢寶蓋拂天來。
不聞宮漏催晨箭,但覺簷陰轉古槐。
供奉清班非老處,會稽何日乞方回。時方開會稽守。

次韻劉貢父省上

密雲今日破郊西,疏雨瀟瀟未作泥。
要及清閑同笑語,行看衰病費扶攜。
花前白酒傾雲液,戶外青驄響月題。
不用臨風苦揮淚,君家自與竹林齊。
貢父詩中有不及與其兄原父同時之歎,然其兄子仲馮今為起居舍人。

再和

當年曹守我膠西,共厭餔糟與汩泥。
自古赤丸成習俗,因公黃犢免提攜。
生還各有青山興,病起猶能小字題。
莫怪歌呼數相和,曾將獄市寄全齊。
貢父為曹州,盜賊皆奔秦境,蓋嘗有詩云:從來晉盜稍奔秦。

送顧子敦奉使河朔

我友顧子敦,軀膽兩俊偉。便便十圍腹,不但貯書史。
容君數百人,一笑萬事已。十年臥江海,了不見慍喜。
磨刀向豬羊,釃酒會鄰里。歸來如一夢,豐頰愈茂美。
平生批敕手,濃墨寫黃紙。會當勒燕然,廊廟登劍履。
翻然向河朔,坐念東郡水。河來屹不去,如尊乃勇耳。

次韻子由送家退翁知懷安軍

吾州同年友,粲若琴上星。當時功名意,豈止拾紫青。
事既與違願,天或不假齡。今如圖中鶴,俛仰在一庭。
吾州同年友十三人,今存者六人而已,故有琴上星、圖中鶴之語。
退翁守清約,霜菊有餘馨。鼓笛方入破,朱絃微莫聽。
西南正春旱,廢沼黏枯萍。翩然一麾去,想見靈雨零。
我無謫仙句,待詔沉香亭。空騎內廄馬,天仗隨雲駢。
竟無絲毫補,眷焉誰汝令。永愧舊山叟,憑君寄丁寧。

諸公餞子敦軾以病不往復次前韻

君為江南英,面作河朔偉。人間一好漢,誰似張長史。
上書苦留君,言拙輒報已。置之勿復道,出處俱可喜。
攀輿共六尺,食肉飛萬里。誰言遠近殊,等是朝廷美。
遙知送別處,醉墨爭淋紙。我以病杜門,商頌空振履。
後會知何日,一歡如覆水。善保千金軀,前言戲之耳。

和張昌言喜雨

二聖憂勤忘寢食,百神奔走會風雲。
禁林夜直鳴江瀨,清洛朝回起縠紋。
夢覺酒醒聞好句,帳空簟冷發餘薰。
秋來定有豐年喜,剩作新詩準備君。

次韻劉貢父西省種竹

要知西掖承平事,記取劉郎種竹初。
舊德終呼名字外,後生誰續笑談餘。
昔李公擇種竹館中,戲語同舍,後人指此竹,必云李文正手植。貢父笑曰:文正不獨繫筆,亦知種竹耶?時有筆工李文正。
成陰障日行當見,取筍供庖計已疏。
白首林間望天上,平安時報故人書。
李衛公北都童子寺竹,寺僧日報平安。

偶與客飲孔常父見訪方設席延請忽上馬馳去已而有詩戲用其前韻荅之

揚雄他文不皆奇,獨稱觀瓶居井眉。
酒客法士兩小兒,陳遵張竦曾何知。
主人有酒君獨辭,蟹螯何不左手持。
豈復見吾橫氣機,遣人追君君絕馳,盡力去花君自癡。
醍醐與酒同一卮,請君更問文殊師。

次韻子由書李伯時所藏韓幹馬

潭潭古屋雲幕垂,省中文書如亂絲。
忽見伯時畫天馬,朔風胡沙生落錐。
天馬西來從西極,勢與落日爭分馳。
龍膺豹股頭八尺,奮迅不受人間羈。
元狩虎脊聊可友,開元玉花何足奇。
伯時有道真吏隱,飲啄不羨山梁雌。
丹青弄筆聊爾耳,意在萬里誰知之。
幹惟畫肉不畫骨,而況失實空餘皮。
煩君巧說腹中事,妙語欲遣黃泉知。
君不見韓生自言無所學,廄馬萬匹皆吾師。

次韻劉貢父獨直省中

明窗畏日曉先暾,高柳鳴蜩午更喧。
筆老新詩疑有物,心空客疾本無根。
隔牆我亦眠風榻,上馬君先鎖月軒。
共喜早歸三伏近,解衣盤礴亦君恩。

軾以去歲春夏侍立邇英而秋冬之交子由相繼入侍次韻絕句四首各述所懷

瞳瞳日腳曉猶清,細細槐花暖自零。
坐閱諸公半廊廟,時看黃色起天庭。
僕射呂公、門下韓公、左丞劉公,皆自講席大用。

上尊初破早朝寒,茗碗仍沾講舌幹。
陛楯諸郎空雨立,故應慚悔不儒冠。

兩鶴催頹病不言,年來相繼亦乘軒。
誤聞九奏聊飛舞,可得徘徊為啄吞。

微生偶脫風波地,晚歲猶存鐵石心。
定似香山老居士,世緣終淺道根深。
樂天自江州司馬除忠州刺史,旋以主客郎中知制誥,遂拜中書舍人。軾雖不敢自比,然謫居黃州,起知文登,召為儀曹,遂忝侍從,出處老少大略相似,庶幾復享此翁晚節閑適之樂焉。

送宋朝散知彭州迎侍二親

東來誰迎使君車,知是丈人屋上烏。
丈人今年二毛初,登樓上馬不用扶。
使君負弩為前驅,蜀人不復談相如。
老幼化服一事無,有鞭不施安用蒲。
春波如天漲平湖,鞓紅照坐香生膚。
帣韝上壽白玉壺,公堂登歌鳳將雛。
諸孫歡笑爭挽須,蜀人畫作西湖圖。

郭熙畫秋山平遠潞公為跋尾。

玉堂晝掩春日閑,中有郭熙畫春山。
鳴鳩乳燕初睡起,白波青嶂非人間。
離離短幅開平遠,漠漠疏林寄秋晚。
恰似江南送客時,中流回頭望雲巘。
伊川佚老鬢如霜,臥看秋山思洛陽。
為君紙尾作行草,炯如嵩洛浮秋光。
我從公游如一日,不覺青山映黃髮。
為畫龍門八節灘,待向伊川買泉石。

次韻張昌言喜雨

千里黃流失故居,年來赤地到青徐。
遙聞爭誦十行語,無異親巡六尺輿。
精貫天人一言足,雲興嶽瀆萬靈趨。
愛君誰似元和老,賀雨詩成即諫書。

書晁補之所藏與可畫竹三首

與可畫竹時,見竹不見人。豈獨不見人,嗒然遺其身。
其身與竹化,無窮出清新。莊周世無有,誰知此凝神。

若人今已無,此竹寧復有。那將春蚓筆,畫作風中柳。
君看斷崖上,瘦節蛟蛇走。何時此霜竿,復入江湖手。

晁子拙生事,舉家聞食粥。朝來又絕倒,諛墓得霜竹。
可憐先生槃,朝日照苜蓿。吾詩固云爾,可使食無肉。
吾舊詩云:可使食無肉,不可居無竹。

戲用晁補之韻

昔我嘗陪醉翁醉,今君但吟詩老詩。
清詩咀嚼那得飽,瘦竹瀟灑令人饑。
試問鳳凰饑食竹,何如駑馬肥苜蓿。
知君忍饑空誦詩,口頰瀾翻如布穀。

書皇親畫扇

十年江海寄浮沉,夢繞江南黃葦林。
誰謂風流貴公子,筆端還有五湖心。

書李世南所畫秋景

野木參差落漲痕,疏林欹倒出霜根。
扁舟一棹歸何處,家在江南黃葉村。

人間斤斧日創夷,誰見龍蛇百尺姿。
不是溪山曾獨往,何人解作掛猿枝。

書鄢陵王主簿所畫折枝二首

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賦詩必此詩,定非知詩人。
詩畫本一律,天工與清新。邊鸞雀寫生,趙昌花傳神。
何如此兩幅,疏澹含精勻。誰言一點紅,解寄無邊春。

瘦竹如幽人,幽花如處女。低昂枝上雀,搖盪花間雨。
雙翎決將起,衆葉紛自舉。可憐采花蜂,清蜜寄兩股。
若人富天巧,春色入毫楮。懸知君能詩,寄聲求妙語。

昨見韓丞相言王定國今日玉堂獨坐有懷其人

晝臥玉堂上,微風舉輕紈。銅瓶下碧井,百尺鳴飛瀾。
俯仰清夢餘,受此一掬寒。似予平生友,苦語涼肺肝。
秀眉玉兩頰,矯矯如翔鸞。置之江淮交,清詩洗江湍。
江鱗對白酒,信美非所安。丞相功業成,還家酒杯寬。
人間有此客,折簡呼不難。相將扣東閣,起舞盡餘歡。

和張耒高麗松扇

可憐堂堂十八公,老死不入明光宮。
萬牛不來難自獻,裁作團團手中扇。
屈身蒙垢君一洗,挂名君家詩集裏。
猶勝漢宮悲婕妤,網蟲不見乘鸞子。

故李承之待制六丈挽詞

青青一寸松,中有梁棟姿。天驥墮地走,萬里端可期。
世無阿房宮,可建五丈旗。又無穆天子,西征燕瑤池。
材大古難用,老死亦其宜。丈夫恐不免,豈患莫己知。
公如松與驥,少小稱偉奇。俯仰自廊廟,笑談無羌夷。
清朝竟不用,白首仍憂時。願斬橫行將,請烹乾沒兒。
言雖不見省,坐折姦雄窺。嗟我去公久,江湖生白髭。
歸來耆舊盡,零落存者誰。比公嵇中散,龍性不可羈。
疑公李北海,慷慨多雄詞。淒涼五君詠,沉痛八哀詩。
邪正久乃明,人今屬公思。九原不可傳,千古有餘悲。

次韻孔常父送張天覺河東提刑

送君應典鷫鸘裘,憑仗千鍾洗別愁。
脫帽風流餘長史,君喜草書而不工,故以此為戲。埋輪家世本留侯。張綱,子房七世孫也,犍為武陽人。墓在今彭山,君豈其後耶?
子河駿馬方爭出,麟府馬,出子河泌。昭義疲兵亦少休。唐稱昭義步兵,蓋澤潞弓箭手。
定向秋山得嘉句,故關黃葉滿行輈。

送張天覺得山字

西登太行嶺,北望清涼山。晴空浮五髻,晻靄卿雲間。
餘光入巖石,神草出茅菅。何人相指似,稍稍落人寰。
能令墜指兒,虬髯茁冰顏。祝君如此草,為民已痌瘝。
我亦老且病,眼花腰腳頑。念當勤致此,莫作河東慳。

次韻王定國倅揚州

此身江海寄天遊,一落紅塵不易收。
未許相如還蜀道,空教何遜在揚州。
又驚白酒催黃菊,尚喜朱顏映黑頭。
火急著書千古事,虞卿應未厭窮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