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十五

詩七十二首

寄蘄簟與蒲傳正

蘭溪美箭不成笛,離離玉筋排霜脊。
千溝萬縷自生風,入手未開先慘慄。
公家列屋閑蛾眉,珠簾不動花陰移。
霧帳銀牀初破睡,牙籤玉局坐彈棋。
東坡病叟長羈旅,凍臥饑吟似饑鼠。
倚賴春風洗破衾,一夜雪寒披故絮。
火冷燈青誰復知,孤舟兒女自憂咿。
皇天何時反炎燠,愧此八尺黃琉璃。
願公淨埽清香閣,臥聽風漪聲滿榻。
習習還從兩腋生,請公乘此朝閶闔。

寄怪石石斛與魯元翰

山骨裁方斛,江珍拾淺灘。清池上几案,碎月落杯盤。
老去懷三友,平生困一簞。堅姿聊自儆,秀色亦堪餐。
好去髯卿舍,憑將道眼看。東坡最後供,霜雪照人寒。

漁父四首

漁父飲,誰家去,魚蟹一時分付。
酒無多少醉為期,彼此不論錢數。

漁父醉,蓑衣舞,醉裏卻尋歸路。
輕舟短棹任斜橫,醒後不知何處。

漁父醒,春江午,夢斷落花飛絮。
酒醒還醉醉還醒,一笑人間今古。

漁父笑,輕鷗舉,漠漠一江風雨。
江邊騎馬是官人,借我孤舟南渡。

李憲仲哀詞并敘

同年友李君諱惇,字憲仲。賢而有文,不幸早世,軾不及與之遊也,而識其子廌有年矣。廌自陽翟見余于南京,泣曰:吾祖母邊、母馬、前母張與君之喪,皆未葬,貧不敢以饑寒為戚,顧四喪未舉,死不瞑目矣。適會故人梁先吉老聞余當歸耕陽羨,以絹十匹、絲百兩為贐,辭之不可。乃以遺廌,曰:此亦仁人之饋也。既又作詩,以告知君與廌者,庶幾皆有以助之。廌年二十五,其文燁然,氣節不凡,此豈終窮者哉。

大夢行當覺,百年特未滿。遑哀已逝人,長眠寄孤館。
念我同年生,意長日月短。鹽車困騏驥,烈火廢圭瓚。
後生有奇骨,出語已精悍。蕭然野鶴姿,誰復識中散。
有生寓大塊,死者誰不窾。嗟君獨久客,不識黃土暖。
推衣助孝子,一溉滋湯旱。誰能脫左驂,大事不可緩。

贈眼醫王生彥若

針頭如麥芒,氣出如車軸。間關絡脈中,性命寄毛粟。
而況清淨眼,內景含天燭。琉璃貯沆瀣,輕脆不任觸。
而子於其間,來往施鋒鏃。笑談紛自若,觀者頸為縮。
運針如運斤,去翳如拆屋。常疑子善幻,他技雜符祝。
子言吾有道,此理君未矚。形骸一塵垢,貴賤兩草木。
世人方重外,妄見瓦與玉。而我初不知,刺眼如刺肉。
君看目與翳,是翳要非目。目翳苟二物,易分如麥菽。
寧聞老農夫,去草更傷穀。鼻端有餘地,肝膽分楚蜀。
吾於五輪間,蕩蕩見空曲。如行九軌道,並驅無擊轂。
空花誰開落,明月自朏朒。請問樂全堂,忘言老尊宿。
彥若,樂全先生門下醫也。

與歐育等六人飲酒

忽驚春色二分空,且看樽前半丈紅。
苦戰知君便白羽,倦遊憐我憶黃封。
年來齒髮老未老,此去江淮東復東。
記取六人相會處,引杯看劍坐生風。

觀杭州鈐轄歐育刀劍戰袍

青綾納衫暖襯甲,紅線勒巾光繞脅。
禿襟小袖雕鶻盤,大刀長劍龍蛇插。
兩軍鼓噪屋瓦墜,紅塵白羽紛相戛。
將軍恩重此身輕,笑履鋒鋩如一掐。
書生只肯坐帷幄,談笑毫端弄生殺。
叫呼擊鼓催上竽,猛士應憐小兒黠。
試問黃河夜偷渡,掠面驚沙寒霎霎。
何如大艦日高眠,一枕清風過苕霅。

王伯敭所藏趙昌畫四首

  梅花

南行渡關山,沙水清練練。行人已愁絕,日暮集微霰。
殷勤小梅花,仿佛吳姬面。暗香隨我去,回首驚千片。
至今開畫圖,老眼淒欲泫。幽懷不可寫,歸夢君家倩。

  黃葵

弱質困夏永,奇姿蘇曉涼。低昂黃金杯,照耀初日光。
檀心自成暈,翠葉森有芒。古來寫生人,妙絕誰似昌。
晨妝與午醉,真態含陰陽。君看此花枝,中有風露香。

  芙蓉

清飆已拂林,積水漸收潦。谿邊野芙蓉,花水相媚好。
坐看池蓮盡,獨伴霜菊槁。幽姿強一笑,暮景迫摧倒。
淒涼似貧女,嫁晚驚衰早。誰寫少年容,樵人劍南老。

  山茶

蕭蕭南山松,黃葉隕勁風。誰憐兒女花,散火冰雪中。
能傳歲寒姿,古來惟丘翁。趙叟得其妙,一洗膠粉空。
掌中調丹砂,染此鶴頂紅。何須誇落墨,獨賞江南工。

寄吳德仁兼簡陳季常

東坡先生無一錢,十年家火燒凡鉛。
黃金可成河可塞,只有霜鬢無由玄。
龍丘居士亦可憐,談空說有夜不眠。
忽聞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誰似濮陽公子賢,飲酒食肉自得仙。
平生寓物不留物,在家學得忘家禪。
門前罷亞十頃田,清溪繞屋花連天。
溪堂醉臥呼不醒,落花如雪春風顛。
我游蘭溪訪清泉,已辦布襪青行纏。
稽山不是無賀老,我自興盡回酒船。
恨君不識顏平原,恨我不識元魯山。
銅駝陌上會相見,握手一笑三千年。

題王逸少帖

顛張醉素兩禿翁,追逐世好稱書工。
何曾夢見王與鍾,妄自粉飾欺盲聾。
有如市倡抹青紅,妖歌嫚舞眩兒童。
謝家夫人淡丰容,蕭然自有林下風。
天門蕩蕩驚跳龍,出林飛鳥一掃空。
為君草書續其終,待我他日不匆匆。

書林逋詩後

吳儂生長湖山曲,呼吸湖光飲山淥。
不論世外隱君子,傭兒販婦皆冰玉。
先生可是絕俗人,神清骨冷無由俗。
我不識君曾夢見,瞳子瞭然光可燭。
遺篇妙字處處有,步繞西湖看不足。
詩如東野不言寒,書似西臺差少肉。
平生高節已難繼,將死微言猶可錄。
自言不作封禪書,更看悲吟白頭曲。
逋臨終詩云:茂陵異日求遺草,猶喜初無封禪書。
我笑吳人不好事,好作祠堂傍脩竹。
不然配食水仙王,一盞寒泉薦秋菊。

和仲伯達

歸山歲月苦無多,尚有丹砂奈老何。
繡谷只應花自染,鏡潭長與月相磨。
君方傍海看初日,我已橫江擊素波。
人不我知斯我貴,不須雷雨起龍梭。

春日

鳴鳩乳燕寂無聲,日射西窗潑眼明。
午醉醒來無一事,只將春睡賞春晴。

贈袁陟

是身如虛空,萬物皆我儲。胡為強分別。百金買田廬。
不見袁夫子,神馬載尻輿。游於無何有,一飯不願餘。
官湖為我池,學舍為我居。何以遺子孫,此身自蘧蒢。
薰風暗楊柳,秋水淨芙蕖。應觀我知子,不怪子知魚。

蘇子容母陳夫人挽詞

蘇陳甥舅真冰玉,正始風流起頹俗。
夫人高節稱其家,凜凜寒松映脩竹。
雞鳴為善日日新,八十三年如一晨。
豈惟家室宜壽母,實與朝廷生異人。
忘軀殉國乃吾子,三仕何曾知慍喜。
不煩擁笏強垂魚,我視去來皆夢耳。
誦詩相挽真區區,墓碑千字多遺餘。
他年太史取家傳,知有班昭續漢書。

歸宜興留題竹西寺

十年歸夢寄西風,此去真為田舍翁。
剩覓蜀岡新井水,要攜鄉味過江東。

道人勸飲雞蘇水,童子能煎罌粟湯。
暫借藤牀與瓦枕,莫教辜負竹風涼。

此生已覺都無事,今歲仍逢大有年。
山寺歸來聞好語,野花啼鳥亦欣然。

與孟震同遊常州僧舍

年來轉覺此生浮,又作三吳浪漫遊。
忽見東平孟君子,夢中相對說黃州。

湛湛清池五月寒,小山無數碧巑岏。
穉杉戢戢三千本,且作淩雲合抱看。

知君此去便歸耕,笑指孤舟一葉輕。
待向三茅乞靈雨,半篙流水贈君行。

贈常州報恩長老

碧玉碗盛紅瑪瑙,井花水養石菖蒲。
也知法供無窮盡,試問禪師得飽無。

薦福老懷真巧便,淨慈兩本更尖新。
憑師為作鐵門限,準備人間請話人。

次韻荅賈耘老

五年一夢南司州,饑寒疾病為子憂。
東來六月井無水,仰看古堰橫奔牛。
平生管鮑我知子,今日陳蔡誰從丘。
夜航爭渡泥水澀,牽挽直欲來瓜洲。
自言嗜酒得風痺,故鄉不敢居溫柔。
空將汎愛救溝壑,衰病不復從前樂。
今年太守真臥龍,笑語炎天出冰雹。
時低九尺蒼須髯,過我三間小池閣。
故人改觀爭來賀,小兒不信猶疑錯。
為君置酒飲且哦,草間秋蟲亦能歌。
可憐老驥真老矣,無心更秣天山禾。

墨花并敘

世多以墨畫山水竹石人物者,未有以畫花者也。汴人尹白能之,為賦一首。

造物本無物,忽然非所難。花心超墨暈,春色散毫端。
縹緲形纔具,扶疏態自完。蓮風盡傾倒,杏雨半披殘。
獨有狂居士,求為黑牡丹。兼書平子賦,歸向雪堂看。

送竹几與謝秀才

平生長物擾天真,老去歸田只此身。
留我同行木上坐,贈君無語竹夫人。
但隨秋扇年年在,莫鬪瓊枝夜夜新。
堪笑荒唐玉川子,暮年家口若為親。

溪陰堂

白水滿時雙鷺下,綠槐高處一蟬吟。
酒醒門外三竿日,臥看溪南十畝陰。

次韻許遵

蒜山渡口挽歸艎,朱雀橋邊看道裝。
供帳已應煩百兩,擊鮮無久溷諸郎。
問禪時到長干寺,載酒閑過綠野堂。
此味只憂兒輩覺,逢人休道北窗涼。

贈章默并敘

章默居士字志明。生公侯家,才性高爽,棄家求道,不蓄妻子,與世無累。而父母與兄之喪,貧不能舉,以是眷眷世間,不能無求於人。余深哀其志,既有以少助之,又取其言為詩,以贈其行,庶幾有哀之者。

章子親未葬,餘生抱羸疾。朝吟噎鄰里,夜淚腐茵席。
前年黑花生,今歲白髮出。身隨日月逝,恨與天地畢。
願求不毛田,親築長夜室。難從王孫裸,未忍夏后堲。
五陵多豪士,百萬付一擲。心知義財難,甘就貧友乞。
不辭毛粟施,行自丘山積。此志苟朝遂,夕死真不戚。
誓求無生理,不踐有為跡。棄身屍陀林,烏鳥任狼籍。

送穆越州

江海相忘十五年,羨君松柏蔚蒼顏。
四朝耆舊冰霜後,兩郡風流水石間。
舊政猶傳蜀父老,先聲已振越溪山。
樽前俱是蓬萊守,莫放高樓雪月閑。

贈葛葦

竹椽茅屋半摧傾,肯向蜂窠寄此生。
長恐波頭卷室去,欲將船尾載君行。
小詩試擬孟東野,大草閑臨張伯英。
消遣百年須底物,故應憐我不歸耕。

贈王寂

與君暫別不須嗟,俯仰歸來鬢未華。
記取江南煙雨裏,青山斷處是君家。

南都妙峰亭

千尋挂雲闕,十頃含風灣。開門弄清泚,照見雙銅鐶。
池臺半禾黍,桃李餘榛菅。無人肯回首,日暮車班班。
史君非世人,心與古佛閑。時邀聲利客,來洗塵埃顏。
新亭在東阜,飛宇臨通闤。古甃磨翠璧,霜林散煙鬟。
孤雲抱商丘,芳草連杏山。俯仰盡法界,逍遙寄人寰。
亭亭妙高峰,了了蓬艾間。五老壓彭蠡,三峰照潼關。
均為拳石小,配此一掬慳。煩公為標指,免使勤躋攀。

神宗皇帝挽詞三首

文武固天縱,欽明又日新。化民何止聖,妙物獨稱神。
政已三王上,言皆六籍醇。巍巍本無象,刻畫愧孤臣。

未易名堯德,何須數舜功。小心仍致孝,餘事及平戎。
典禮從周舊,官儀與漢隆。誰知本無作,千古自承風。

接統真千歲,膺期止一章。周南稍留滯,宣室遂淒涼。
病馬空嘶櫪,枯葵已泫霜。餘生臥江海,歸夢泣嵩邙。

金山妙高臺

我欲乘飛車,東訪赤松子。蓬萊不可到,弱水三萬里。
不如金山去,清風半帆耳。中有妙高臺,雲峰自孤起。
仰觀初無路,誰信平如砥。臺中老比丘,碧眼照窗几。
巉巉玉為骨,凜凜霜入齒。機鋒不可觸,千偈如翻水。
何須尋德雲,即此比丘是。長生未暇學,請學長不死。

贈杜介并敘

元豐八年七月二十五日,杜幾先自浙東還,與余相遇於金山,話天台之異,以詩贈之。

我夢遊天台,橫空石橋小。松風吹菵露,翠濕香嫋嫋。
應真飛錫過,絕澗度雲鳥。舉意欲從之,翛然已松杪。
微言粲珠玉,未說意先了。覺來如墮空,耿耿窗戶曉。
羣生陷迷網,獨達從古少。杜叟子何人,長嘯萬物表。
妻孥空四壁,振策念輕矯。遂為赤城游,飛步淩縹緲。
問禪不歸舍,屢為瓠壺繞。何人識此志,佛眼自照燎。
我夢君見之,卓爾非魔嬈。仙葩發茗碗,翦刻分葵蓼。
從今更不出,閉戶閑騕褭。時從佛頂巖,馳下雙蓮沼。

次韻孫莘老斗野亭寄子由在邵伯堰

落帆謝公渚,日腳東西平。孤亭得小憩,暮景含餘清。
坐待斗與牛,錯落挂南甍。老僧如夙昔,一笑意已傾。
新詩出故人,舊事疑前生。吾生七往來,送老海上城。
逢人輒自哂,得魚不忍烹。似聞績溪老,復作東都行。
小詩如秋菊,豔豔霜中明。過此感我言,長篇發春榮。

送楊傑并敘

無為子嘗奉使登太山絕頂,雞一鳴,見日出。又嘗以事過華山,重九日飲酒蓮花峰上。今乃奉詔與高麗僧統遊錢塘。皆以王事,而從方外之樂,善哉未曾有也。作是詩以送之。

天門夜上賓出日,萬里紅波半天赤。
歸來平地看跳丸,一點黃金鑄秋橘。
太華峰頭作重九,天風吹灩黃花酒。
浩然馳下腰帶鞓,醉舞崩崖一揮手。
神游八極萬緣虛,下視蚊雷隱汙渠。
大千一息八十返,笑厲東海騎鯨魚。
三韓王子西求法,鑿齒彌天兩勍敵。
過江風急浪如山,寄語舟人好看客。

次韻送徐大正

別時酒盞照燈花,知我歸期漸有涯。
去歲渡江萍似斗,今年並海棗如瓜。
多情明月邀君共,無價青山為我賒。
千首新詩一竿竹,不應空釣漢江槎。

楊康功有石狀如醉道士為賦此詩

楚山固多猿,青者黠而壽。化為狂道士,山谷恣騰蹂。
誤入華陽洞,竊飲茆君酒。君命囚巖間,巖石為械杻。
松根絡其足,藤蔓縛其肘。蒼苔眯其目,叢棘哽其口。
三年化為石,堅瘦敵瓊玖。無復號雲聲,空餘舞杯手。
樵夫見之笑,抱賣易升斗。楊公海中仙,世俗那得友。
海邊逢姑射,一笑微俛首。胡不載之歸,用此頑且醜。
求詩紀其異,本未得細剖。吾言豈妄云,得之亡是叟。

迨作淮口遇風詩戲用其韻

我詩如病驥,悲鳴向衰草。有兒真驥子,一噴羣馬倒。
養氣勿吟哦,聲名忌太早。風濤借筆力,勢逐孤雲掃。
何如陶家兒,繞舍覓梨棗。君看押強韻,已勝郊與島。

次韻徐積

殺雞未肯邀季路,裹飯先須問子來。
但見中年隱槐市,豈知平日賦蘭臺。
海山入夢方東去,風雨留人得暫陪。
若說峨眉眼前是,故鄉何處不堪回。

元豐七年有詔京東淮南築高麗亭館密海二州騷然有逃亡者明年軾過之歎其壯麗留一絕云

簷楹飛舞垣牆外,桑柘蕭條斤斧餘。
盡賜昆耶作奴婢,不知償得此人無。

過密州次韻趙明叔喬禹功

先生依舊廣文貧,老守時遭醉尉嗔。
汝輩何曾堪一笑,吾儕相對復三人。
黃雞催曉淒涼曲,白髮驚秋見在身。
一別膠西舊朋友,扁舟歸釣五湖春。

再過常山和昔年留別詩

傴僂山前叟,迎我如迎新。那知夢幻軀,念念非昔人。
江湖久放浪,朝市誰相親。卻尋泉源去,桃花逢避秦。

再過超然臺贈太守霍翔

昔飲雩泉別常山,天寒歲在龍蛇間。
山中兒童拍手笑,問我西去何當還。
十年不赴竹馬約,扁舟獨與漁蓑閑。
重來父老喜我在,扶挈老幼相遮攀。
當時繈褓皆七尺,而我安得留朱顏。
問今太守為誰歟,護羌充國鬢未斑。翔自言在熙河作屯田有功。
躬持牛酒勞行役,無復杞菊嘲寒慳。
超然置酒尋舊跡,尚有詩賦鑱堅頑。
孤雲落日在馬耳,照耀金碧開煙鬟。
邞淇自古北流水,跳波下瀨鳴玦環。
願公談笑作石埭,坐使城郭生溪灣。

海市并敘

予聞登州海市舊矣,父老云常出於春夏,今歲晚不復見矣。予到官五日而去,以不見為恨,禱於海神廣德王之廟,明日見焉,乃作此詩。

東方雲海空復空,羣仙出沒空明中。
蕩搖浮世生萬象,豈有貝闕藏珠宮。
心知所見皆幻影,敢以耳目煩神工。
歲寒水冷天地閉,為我起蟄鞭魚龍。
重樓翠阜出霜曉,異事驚倒百歲翁。
人間所得容力取,世外無物誰為雄。
率然有請不我拒,信我人厄非天窮。
潮陽太守南遷歸,喜見石廩堆祝融。
自言正直動山鬼,豈知造物哀龍鍾。
信眉一笑豈易得,神之報汝亦已豐。
斜陽萬里孤鳥沒,但見碧海磨青銅。
新詩綺語亦安用,相與變滅隨東風。

登州孫氏萬松堂

萬松誰種已摐摐,半嶺蒼雲映此邦。
露重珠纓蒙翠蓋,風來石齒碎寒江。
浮空兩竹橫南閣,倒景扶桑射北窗。
坐待夕烽傳海嶠,重城歸去踏逢逢。

過萊州雪後望三山

東海如碧環,西北卷登萊。雲光與天色,直到三山回。
我行適冬仲,薄雪收浮埃。黃昏風絮定,半夜扶桑開。
參差太華頂,出沒雲濤堆。安期與羨門,乘龍安在哉。
茂陵秋風客,勸爾麾一杯。帝鄉不可期,楚些招歸來。

遺直坊并敘

富鄭公之客李君,諱常,登人也。故太守李公諱師中,榜其閭曰遺直。而其子大方求詩於軾,為賦一首。

使君不浪出,羔雁親扣門。先生但清坐,薤水已多言。
當時邦人化,市無晨飲豚。歲月曾幾何,客主皆九原。
魯經有餘歎,楚些無歸魂。我作遺直詩,過者式其藩。

次韻趙令鑠

東坡已報六年穰,惆悵紅塵白首郎。
枕上溪山猶可見,門前冠蓋已相望。
故人年少真瓊樹,落筆風生戰堵牆。
端向甕間尋吏部,老來專以醉為鄉。

次韻王定國得頴倅二首

仙風入骨已淩雲,秋水為文不受塵。
一噫固應號地籟,餘波猶足掛天紳。
買牛但自捐三尺,射鼠何勞挽六鈞。
莫向百花潭上去,醉翁不見與誰春。

滔滔四海我知津,每愧先生植杖芸。
自少多言晚聞道,從今閉口不論文。
灩翻白獸樽中酒,歸煮青泥坊底芹。
要識老僧無盡處,牀前牛蟻不曾聞。

次韻趙令鑠惠酒

神山無石髓,生世悲暫寓。坐待玉膏流,千載真旦暮。
青州老從事,鬲上非所部。惠然肯見從,知我憎市酤。
開瓶自洗盞,肴核誰與具。門前聽剝啄,烹魚得尺素。

送范純粹守慶州

才大古難用,論高常近迂。君看趙魏老,乃為滕大夫。
浮雲無根蒂,黃潦能須臾。知經幾成敗,得見真賢愚。
羽旄照城闕,談笑安邊隅。當年老使君,赤手降於菟。
諸郎更何事,折箠鞭其雛。吾知鄧平叔,不鬪月支胡。

次韻王震

攜文過我治平間,霧豹當時始一班。
聞道吹噓借餘論,故教流落得生還。
清篇帶月來霜夜,妙語先春發病顏。
詩酒暮年猶足用,竹木高會許時攀。

次韻王定國謝韓子華過飲

楚有孫叔敖,長城隱千里。哀哉練裙子,負薪躡破履。
豈無故交親,逝去如覆水。不如老優孟,談笑託諧美。
世家不可恃,如倚折足几。祥符有賢相,手握天下砥。
懿敏亦名公,三貴德爵齒。蓋棺今幾日,公子誰料理。
誰要卿料理,欲說且止止。宅相開府公,久為蒼生起。
如何垂老別,冰盤餽蒼耳。親嫌妨鶚薦,相對發微泚。
新詩如彈丸,脫手不移晷。我亦老賓客,苦語落紈綺。
莫辭三上章,有道貧賤恥。

惠崇春江曉景二首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
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兩兩歸鴻欲破羣,依依還似北歸人。
遙知朔漠多風雪,更待江南半月春。

次韻周邠

南遷欲舉力田科,三徑初成樂事多。
豈意殘年踏朝市,有如疲馬畏陵坡。
羨君同甲心方壯,笑我無聊鬢已皤。
何日西湖尋舊賞,淡煙疏雨暗漁蓑。

次韻胡完夫

青衫別淚尚斕斑,十載江湖困抱關。
老去上書還北闕,朝來拄笏望西山。
相從杯酒形骸外,笑說平生醉夢間。
萬事會須咨伯始,白頭容我占清閑。

次韻錢穆父

老入明光踏舊班,染須那復唱陽關。
故人飛上金鑾殿,遷客來從飯顆山。
大筆推君西漢手,一言置我二劉間。
便須置酒呼同舍,看賜飛龍出帝閑。

再次韻荅完夫穆父二公自言,先世同在西掖。

掖垣老吏識郎君,並轡天街兩絕塵。
汗血固應生有種,夜光那復困無因。
豈知西省深嚴地,也著東坡病瘦身。
免使謫仙明月下,狂歌對影只三人。

次韻荅滿思復

自甘茅屋老三間,豈意彤庭綴兩班。
紙落雲煙供醉後,詩成珠玉看朝還。
誰言載酒山無賀,記取啼烏巷有顏。
但恐跛牂隨赤驥,青雲飛步不容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