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十四

詩七十九首

岐亭五首并敘

元豐三年正月,余始謫黃州。至岐亭北二十五里,山上有白馬青蓋來迎者,則余故人陳慥季常也,為留五日,賦詩一篇而去。明年正月,復往見之,季常使人勞余於中途。余久不殺,恐季常之為余殺也,則以前韻作詩,為殺戒以遺季常。季常自爾不復殺,而岐亭之人多化之,有不食肉者。其後數往見之,往必作詩,詩必以前韻。凡余在黃四年,三往見季常,而季常七來見余,蓋相從百餘日也。七年四月,余量移汝州,自江淮徂雒,送者皆止慈湖,而季常獨至九江。乃復用前韻,通為五篇以贈之。

昨日雲陰重,東風融雪汁。遠林草木暗,近舍煙火濕。
下有隱君子,嘯歌方自得。知我犯寒來,呼酒意頗急。
拊掌動鄰里,繞村捉鵝鴨。房櫳鏘器聲,蔬果照巾羃。
久聞蔞蒿美,初見新芽赤。洗盞酌鵝黃,磨刀削熊白。
須臾我徑醉,坐睡落巾幘。醒時夜向闌,唧唧銅瓶泣。
黃州豈云遠,但恐朋友缺。我當安所主,君亦無此客。
朝來靜庵中,惟見峰巒集。

我哀籃中蛤,閉口護殘汁。又哀網中魚,開口吐微濕。
刳腸彼交病,過分我何得。相逢未寒溫,相勸此最急。
不見盧懷慎,烝壺似烝鴨。坐客皆忍笑,髡然發其羃。
不見王武子,每食刀机赤。琉璃載烝豚,中有人乳白。
盧公信寒陋,衰髮得滿幘。武子雖豪華,未死神已泣。
先生萬金璧,護此一蟻缺。一年如一夢,百歲真過客。
君無廢此篇,嚴詩編杜集。

君家蜂作窠,歲歲添漆汁。我身牛穿鼻,卷舌聊自濕。
二年三過君,此行真得得。愛君似劇孟,叩門知緩急。
家有紅頰兒,能唱綠頭鴨。行當隔簾見,花霧輕羃羃。
為我取黃封,親拆官泥赤。仍須煩素手,自點葉家白。
樂哉無一事,十年不蓄幘。閉門弄添丁,哇笑雜呱泣。
西方正苦戰,誰補將帥缺。披圖見八陣,合散更主客。
不須親戎行,坐論教君集。

酸酒如齏湯,甜酒如蜜汁。三年黃州城,飲酒但飲濕。
我如更揀擇,一醉豈易得。幾思壓茅柴,禁網日夜急。
西鄰推甕盎,醉倒豬與鴨。君家大如掌,破屋無遮羃。
何從得此酒,冷面妒君赤。定應好事人,千石供李白。
為君三日醉,蓬髮不暇幘。夜深欲逾垣,臥想春甕泣。
君奴亦笑我,鬢齒行禿缺。三年已四至,歲歲遭惡客。
人生幾兩屐,莫厭頻來集。

枯松強鑽膏,槁竹欲瀝汁。兩窮相值遇,相哀莫相濕。
不知我與君,交遊竟何得。心法幸相語,頭然未為急。
願為穿雲鶻,莫作將雛鴨。我行及初夏,煮酒映疏羃。
故鄉在何許,西望千山赤。茲游定安歸,東泛萬頃白。
一歡寧復再,起舞花墮幘。將行出苦語,不用兒女泣。
吾非固多矣,君豈無一缺。各念別時言,閉戶謝衆客。
空堂淨掃地,虛白道所集。

郭祥正家醉畫竹石壁上郭作詩為謝且遺古銅劍二

空腸得酒芒角出,肝肺槎牙生竹石。
森然欲作不可回,吐向君家雪色壁。
平生好詩仍好畫,書牆涴壁長遭罵。
不嗔不罵喜有餘,世間誰復如君者。
一雙銅劍秋水光,兩首新詩爭劍鋩。
劍在牀頭詩在手,不知誰作蛟龍吼。

龍尾硯歌并引

余舊作鳳咮石硯銘,其略云:蘇子一見名鳳咮,坐令龍尾羞牛後。已而求硯於歙,歙人云:子自有鳳咮,何以此為?蓋不能平也。奉議郎方君彥德,有龍尾大硯,奇甚,謂余若能作詩少解前語者,當奉餉,乃作此詩。

黃琮白琥天不惜,顧恐貪夫死懷璧。
君看龍尾豈石材,玉德金聲寓於石。
與天作石來幾時,與人作硯初不辭。
詩成鮑謝石何與,筆落鍾王硯不知。
錦茵玉匣俱塵垢,擣練支牀亦何有。
況瞋蘇子鳳咮銘,戲語相嘲作牛後。
碧天照水風吹雲,明窗大几清無塵。
我生天地一閑物,蘇子亦是支離人。
粗言細語都不擇,春蚓秋蛇隨意畫。
願從蘇子老東坡,仁者不用生分別。

張近幾仲有龍尾子石硯以銅劍易之

我家銅劍如赤蛇,君家石硯蒼璧橢而窪。
君持我劍向何許,大明宮裏玉佩鳴衝牙。
我得君硯亦安用,雪堂窗下爾雅箋蟲鰕。
二物與人初不異,飄落高下隨風花。
蒯緱玉具皆外物,視草草玄無等差。
君不見秦趙城易璧,指圖睨柱相矜誇。
又不見二生妾換馬,驕鳴啜泣思其家。
不如無情兩相與,永以為好,譬之桃李與瓊華。

張作詩送硯反劍乃和其詩卒以劍歸之

贈君長鋏君當歌,每食無魚歎委蛇。
一朝得見暴公子,櫑具欲與冠爭峨。
豈比杜陵貧病叟,終日長鑱隨短蓑。
斬蛟刺虎老無力,帶牛佩犢吏所訶。
故將換硯豈無意,恐君琱琢傷天和。
作詩反劍亦何謂,知君欲以詩相磨。
報章苦恨無好語,試向君硯求餘波。
詩成劍往硯應笑,那將屋漏供懸河。

去歲九月二十七日在黃州生子名遯小名幹兒頎然穎異至今年七月二十八日病亡於金陵作二詩哭之

吾年四十九,羈旅失幼子。幼子真吾兒,眉角生已似。
未朞觀所好,蹁躚逐書史。搖頭卻梨栗,似識非分恥。
吾老常鮮歡,賴此一笑喜。忽然遭奪去,惡業我累爾。
衣薪那免俗,變滅須臾耳。歸來懷抱空,老淚如瀉水。

我淚猶可拭,日遠當日忘。母哭不可聞,欲與汝俱亡。
故衣尚懸架,漲乳已流牀。感此欲忘生,一臥終日僵。
中年忝聞道,夢幻講已詳。儲藥如丘山,臨病更求方。
仍將恩愛刃,割此衰老腸。知迷欲自反,一慟送餘傷。

葉濤致遠見和二詩復次其韻濤顛倒元韻。

平生無一女,誰復歎爾耳。滯留生此兒,足慰周南史。
那知非真實,造物聊戲爾。煩惱初無根,恩愛為種子。
煩公為假說,反復相指似。欲除苦海浪,先乾愛河水。
棄置一寸鱗,悠然笑侯喜。為公寫餘習,缾罍一時恥。

聞公少已悟,拄杖久倚牀。笑我老而癡,負鼓欲求亡。
庶幾東門子,柱史安敢望。嗜毒戲猛獸,慮患先不詳。
囊破蛇已走,尚未省齧傷。妙哉兩篇詩,洗我千結腸。
黠蠶不作蠒,未老輒自僵。永謝湯火厄,泠然超無方。

次荊公韻四絕

青李扶疏禽自來,清真逸少手親栽。
深紅淺紫從爭發,雪白鵝黃也鬪開。

斫竹穿花破綠苔,小詩端為覓榿栽。
細看造物初無物,春到江南花自開。

騎驢渺渺入荒陂,想見先生未病時。
勸我試求三畝宅,從公已覺十年遲。

甲第非真有,閑花亦偶栽。
聊為清淨供,卻對道人開。公病後,捨宅作寺。

張庖民挽詞

東晉巾車令,西京執戟郎。甘心向山水,結髮事文章。
故自輕千戶,何曾羨一囊。才高鬼神惡,骨朽姓名芳。
庾嶺銘旌暗,秦淮舊宅荒。吾詩不用刻,妙語有黃香。黃魯直作哀詞。

次韻葉致遠見贈

欲求五畝寄樵蘇,所至遲留似賈胡。
信命不須歌去汝,逢人未免歎猶吾。
人皆勸我杯中物,我獨憐君屋上烏。
一技文章何足道,要言摩詰是文殊。

次韻杭人裴維甫

餘杭門外葉飛秋,尚記居人挽去舟。
一別臨平山上塔,五年雲夢澤南州。
淒涼楚些緣吾發,邂逅秦淮為子留。
寄謝西湖舊風月,故應時許夢中游。

次韻段縫見贈

季子東周負郭田,須知力穡是家傳。
細思種薤五十本,大勝取禾三百廛。
若得與君連北巷,故應終老忘西川。
短衣疋馬非吾事,只擬關門不問天。

題孫思邈真

先生一去五百載,猶在峨眉西崦中。
自為天仙足官府,不應尸解坐虻蟲。

戲作鮰魚一絕

粉紅石首仍無骨,雪白河豚不藥人。
寄語天公與河伯,何妨乞與水精鱗。

同王勝之游蔣山

到郡席不暖,居民空惘然。好山無十里,遺恨恐他年。
欲款南朝寺,同登北郭船。朱門收畫戟,紺宇出青蓮。荊公宅已為寺。
夾路蒼髯古,迎人翠麓偏。龍腰蟠故國,鳥爪寄層巔。
竹杪飛華屋,松根泣細泉。峰多巧障日,江遠欲浮天。
略彴橫秋水,浮屠插暮煙。歸來踏人影,雲細月娟娟。

至真州再和二首

老手王摩詰,窮交孟浩然。論詩曾伴直,話舊已忘年。
北上難陪驥,東行且趁船。離亭花映肉,醉眼鷺窺蓮。
柂轉三山沒,風回五兩偏。荒祠過瓜步,古甃墮松巔。
聞道清香閣,新篘白玉泉。莫教門掩夜,坐待月流天。
小院檀槽鬧,空庭樺獨煙。公詩便堪唱,為付小嬋娟。

公顏如雪柏,千載故依然。笑我無根柳,空中不待年。
肯留歸闕旆,坐待逆風船。特許門傳籥,那知箭起蓮。
相逢月上後,小語坐西偏。流落千帆側,追思百尺巔。
躬耕懷谷口,水石羨平泉。茅屋歸元亮,霓裳醉樂天。
行聞宣室召,歸近御爐煙。未用歌池上,隨宜教李娟。

次韻荅寶覺

芒鞋竹杖布行纏,遮莫千山更萬山。
從來無腳不解滑,誰信石頭行路難。

眉子石硯歌與胡誾

君不見成都畫手開十眉,橫雲卻月爭新奇。
遊人指點小顰處,中有漁陽胡馬嘶。
又不見王孫青瑣橫雙碧,腸斷浮空遠山色。
書生性命何足論,坐費千金買消渴。
爾來喪亂愁天公,謫向君家書硯中。
小窗虛幌相嫵媚,令君曉夢生春紅。
毗耶居士談空處,結習已空花不住。
試教天女為磨鉛,千偈瀾翻無一語。

以玉帶施元長老元以衲裙相報次韻二首

病骨難堪玉帶圍,鈍根仍落箭鋒機。
欲教乞食歌姬院,故與雲山舊衲衣。

此帶閱人如傳舍,流傳到我亦悠哉。
錦袍錯落真相稱,乞與佯狂老萬回。

次韻滕元發許仲途秦少遊

二公詩格老彌新,醉後狂吟許野人。
坐看青丘吞澤芥,自慚黃潦薦溪蘋。
兩邦旌纛光相照,十畝鋤犁手自親。
何似秦郎妙天下,明年獻頌請東巡。

送金山鄉僧歸蜀開堂

撞鐘浮玉山,迎我三千指。衆中聞謦欬,未語知鄉里。
我非箇中人,何以默識子。振衣忽歸去,隻影千山裏。
涪江與中泠,共此一味水。冰盤薦琥珀,何似糖霜美。

送沈逵赴廣南

嗟我與君皆丙子,四十九年窮不死。
君隨幕府戰西羌,夜渡冰河斫雲壘。
飛塵漲天箭灑甲,歸對妻孥真夢耳。
我謫黃岡四五年,孤舟出沒煙波裏。
故人不復通問訊,疾病饑寒疑死矣。
相逢握手一大笑,白髮蒼顏略相似。
我方北渡脫重江,君復南行輕萬里。
功名如幻何足計,學道有涯真可喜。
岣嶁丹砂已付君,汝陽甕盎吾何恥。
君歸趁我雞黍約,買田築室從今始。

豆粥

君不見呼沱流澌車折軸,公孫倉皇奉豆粥。
濕薪破竈自燎衣,饑寒頓解劉文叔。
又不見金谷敲冰草木春,帳下烹煎皆美人。
萍齏豆粥不傳法,咄嗟而辦石季倫。
干戈未解身如寄,聲色相纏心已醉。
身心顛倒自不知,更識人間有真味。
豈如江頭千頃雪色蘆,茅簷出沒晨煙孤。
地碓舂秔光似玉,沙瓶煮豆軟如酥。
我老此身無著處,賣書來問東家住。
臥聽雞鳴粥熟時,蓬頭曳履君家去。

秦少遊夢發殯而葬之者云是劉發之柩是歲發首薦秦以詩賀之劉涇亦作因次其韻

君看三代士執雉,本以殺身為小補。
居官死職戰死綏,夢尸得官真古語。
五行勝己斯為官,官如草木吾如土。
仕而未祿猶賓客,待以純臣蓋非古。
餽焉曰獻稱寡君,豈比公卿相爾汝。
世衰道微士失已,得喪悲歡反其故。
草袍蘆箠相嫵媚,飲酒嬉遊事羣聚。
曲江船舫月燈毬,是謂舞殯而歌墓。
看花走馬到東野,餘子紛紛何足數。
二生年少兩豪逸,詩酒不知軒冕苦。
故令將仕夢發棺,勸子勿為官所腐。
塗車芻靈皆假設,著眼細看君勿誤。
時來聊復一飛鳴,進隱不須煩伍舉。

金山夢中作

江東賈客木綿裘,會散金山月滿樓。
夜半潮來風又熟,臥吹簫管到揚州。

次韻周穜惠石銚

銅腥鐵澀不宜泉,愛此蒼然深且寬。
蟹眼翻波湯已作,龍頭拒火柄猶寒。
薑新鹽少茶初熟,水漬雲蒸蘚未乾。
自古函牛多折足。要知無腳是輕安。

次韻蔣頴叔

月明驚鵲未安枝,一棹飄然影自隨。
江上秋風無限浪,枕中春夢不多時。
瓊林花草聞前語,罨畫溪山指後期。
豈敢便為雞黍約,玉堂金殿要論思。
蔣詩記及第時瓊林宴坐中所言,且約同卜居陽羨。

龜山辯才師

此生念念浮雲改,寄語長淮今好在。
故人宴坐虹梁南,新河巧出龜山背。
木魚呼客振林莽,鐵鳳橫空飛綵繪。
忽驚堂宇變雄深,坐覺風雷生謦欬。
羨師遊戲浮漚間,笑我榮枯彈指內。
嘗茶看畫亦不惡,問法求詩了無礙。
千里孤帆又獨來,五年一夢誰相對。
何當來世結香火,永與名山躬井磑。

贈潘谷

潘郎曉踏河陽春,明珠白璧驚市人。
那知望拜馬蹄下,胸中一斛泥與塵。
何似墨潘穿破褐,琅琅翠餅敲玄笏。
布衫漆黑手如龜,未害冰壺貯秋月。
世人重耳輕目前,區區張李爭媸妍。
一朝入海尋李白,空看人間畫墨仙。

徐大正閑軒

冰蠶不知寒,火鼠不知暑。知閑見閑地,已覺非閑侶。
君看東坡翁,懶散誰比數。形骸墮醉夢,生事委塵土。
早眠不見燈,晚食或欺午。臥看氈取盜,坐視麥漂雨。
語希舌頰強,行少腰腳僂。五年黃州城,不踏黃州鼓。
人言我閑客,置此閑處所。問閑作何味,如眼不自睹。
頗訝徐孝廉,得閑能幾許。介子願奉使,翁歸備文武。
應緣不耐閑,名字挂庭宇。我詩為閑作,更得不閑語。
君如汗血駒,轉盼略燕楚。莫嫌鑾輅重,終勝鹽車苦。

蒜山松林中可卜居余欲僦其地地屬金山故作此詩與金山元長老

魏王大瓠無人識,種成何翅實五石。
不辭破作兩大樽,只憂水淺江湖窄。
我材濩落本無用,虛名驚世終何益。
東方先生好自譽,孟賁子路并為一。
杜陵布衣老且愚,信口自比契與稷。
暮年欲學柳下惠,嗜好酸鹹不相入。
金山也是不羈人,早歲聞名晚相得。
我醉而嬉欲仙去,傍人笑倒山謂實。
問我此生何所歸,笑指浮休百年宅。
蒜山幸有閑田地,招此無家一房客。

王中父哀詞并敘

仁宗朝以制策登科者十五人,軾忝冒時,尚有富彥國、張安道、錢子飛、吳長文、夏公酉、陳令舉、錢醇老、王中父并軾與家弟轍,九人存焉。其後十有五年,哭中父於密州,作詩弔之,則子飛、長文、令舉歿矣。又八年,軾自黃州量移汝海,與中父之子沇之相遇於京口,相持而泣,則十五人者獨三人存耳,蓋安道及軾與家弟而已,嗚呼悲夫。乃復次前韻,以遺沇之,時沇之亦以罪謫,家于錢塘云。

生芻不獨比前人,束藁端能廢謝鯤。
子達想無身後念,吾衰不復夢中論。
已知毅豹為均死,未識荊凡定孰存。
堪笑東坡癡鈍老,區區猶記刻舟痕。

蔡景繁官舍小閣

使君不獨東南美,典型長記先君子。
戲嘲王叟短轅車,肯為徐郎書紙尾。
三年弭節江湖上,千首放懷風月裏。
手開東閣坐虛明,目淨東溪照清泚。
素琴濁酒容一榻,落霞孤鶩供千里。
大舫何時繫門柳,小詩屢欲書窗紙。
文昌新構滿鵷鸞,都邑正喧收杞梓。
相逢一醉豈有命,南來寂寞君歸矣。

高郵陳直躬處士畫雁二首

野雁見人時,未起意先改。君從何處看,得此無人態。
無乃槁木形,人禽兩自在。北風振枯葦,微雪落璀璀。
慘澹雲水昏,晶熒沙礫碎。弋人悵何慕,一舉渺江海。

衆禽事紛爭,野雁獨閑潔。徐行意自得,俯仰苦有節。
我衰寄江湖,老伴雜鵝鴨。作書問陳子,曉景畫苕霅。
依依聚圓沙,稍稍動斜月。先鳴獨鼓翅,吹亂蘆花雪。

和王斿二首斿,平父子。

異時長怪謫仙人,舌有風雷筆有神。
聞道騎鯨遊汗漫,憶嘗捫虱話悲辛。
氣吞餘子無全目,詩到諸郎尚絕倫。
白髮故交空掩卷,淚河東注問蒼旻。

嫋嫋春風送渡關,娟娟霜月照生還。
遲留歲暮江淮上,來往君家伯仲間。
未厭冰灘吼新洛,且看松雪媚南山。
野梅官柳何時動,飛蓋長橋待子閑。

次韻張畹

新落霜餘兩岸隆,塵埃舉袂識西風。
臨淮自古多名士,樽酒相從樂寓公。
半日偷閑歌嘯裏,百年待盡往來中。
知君不向窮愁老,尚有清詩氣吐虹。

次韻王定國南遷回見寄

土暈銅花蝕秋水,要須悍石相礱砥。
十年冰蘖戰膏粱,萬里煙波濯紈綺。
歸來詩思轉清激,百丈空潭數魴鯉。
逝將桂浦擷蘭蓀,不記槐堂收劍履。
卻思庾嶺今何在,更說彭城真夢耳。來詩述彭城舊遊。
君知先竭是甘井,我願得全如苦李。
妄心不復九回腸,至道終當三洗髓。
廣陵陽羨何足較,只有無何真我里。余買田陽羨,來詩以為不如廣陵。
樂全老子今禪伯,張安道也,定國其婿。掣電機鋒不容擬。
心通豈復問云何,印可聊須荅如是。
相逢為我話留滯,桃花春漲孤舟起。

贈梁道人

采藥壺公處處過,笑看金狄手摩挲。
老人大父識君久,造物小兒如子何。
寒盡山中無曆日,雨斜江上一漁蓑。
神仙護短多官府,未厭人間醉踏歌。

題雍秀才畫草蟲八物

  促織

月叢號耿耿,露葉泣漙漙。
夜長不自暖,那憂公子寒。

  蟬

蛻形濁汙中,羽翼便翾好。
秋來間何闊,已抱寒莖槁。

  蝦蟆

睅目知誰瞋,皤腹空自脹。
慎勿困蜈蚣,饑蛇不汝放。

  蜣螂

洪鐘起暗室,飄瓦落空庭。
誰言轉丸手,能作殷牀聲。

  天水牛

兩角徒自長,空飛不服箱。
為牛竟何事,利吻穴枯桑。

  蠍虎

跂跂有足蛇,脈脈無角龍。
為虎君勿笑,食盡蠆尾蟲。

  蝸牛

腥涎不滿殼,聊足以自濡。
升高不知回,竟作粘壁枯。

  鬼蝶

雙眉卷鐵絲,兩翅暈金碧。
初來花爭妍,忽去鬼無跡。

泗州南山監倉蕭淵東軒二首

偶隨樵父采都梁,南山名都梁山,山出都梁香故也。竹屋松扉試乞漿。
但見東軒堪隱几,不知公子是監倉。
溪中亂石牆垣古,山下寒蔬匕箸香。
我是江南舊遊客,挂冠知有老蕭郎。

北望飛塵苦晝霾,洗心聊復寄東齋。
珍禽聲好猶思越,野橘香清未過淮。
有信微泉來遠嶺,無心明月轉空階。
一官倉庾真堪老,坐看松根絡斷崖。

泗州除夜雪中黃師是送酥酒二首

暮雪紛紛投碎米,春流咽咽走黃沙。
舊遊似夢徒能說,逐客如僧豈有家。
冷硯欲書先自凍,孤燈何事獨成花。
使君半夜分酥酒,驚起妻孥一笑譁。

關右土酥黃似酒,揚州雲液卻如酥。
欲從元放覓拄杖,忽有麴生來座隅。
對雪不堪令飽暖,隔船應已厭歌呼。
明朝積玉深三尺,高枕牀頭尚一壺。

章錢二君見和復次韻荅之

黃昏已作風翻絮,半夜猶驚月在沙。
照汴玉峰明佛刹,隔淮雲海暗人家。
來麰有信迎三白,詹蔔無香散六花。詹蔔,梔子花也,與雪花皆六出。
欲喚阿咸來守歲,林烏櫪馬鬪喧譁。

分無纖手裁春勝,況有新詩點蜀酥。
醉裏冰髭失纓絡,夢回布被起廉隅。
君應旅睫寒生暈,我亦饑腸夜自呼。
明日南山春色動,不知誰佩紫微壺。

正月一日雪中過淮謁客回作二首

十里清淮上,長堤轉雪龍。冰崖落屐齒,風葉亂裘茸。
萬頃穿銀海,千尋渡玉峰。從來脩月手,合在廣寒宮。

攢眉有底恨,得句不妨清。霽霧開寒谷,饑鴉舞雪城。
橋聲春市散,塔影暮淮平。不用殘燈火,船窗夜自明。

劉乙新作射堂乙新嘗知眉州。

蘭玉當年刺史家,雙鞬馳射笑穿花。
而今白首閑驄馬,只有清樽照畫蛇。
寂寂小軒蛛網徧,陰陰垂柳雁行斜。
手柔弓燥春風後,置酒看君中戟牙。

孫莘老寄墨四首

徂徠無老松,易水無良工。珍材取樂浪,妙手惟潘翁。
潘谷作墨,雜用高麗煤。
魚胞熟萬杵,犀角盤雙龍。墨成不敢用,進入蓬萊宮。
蓬萊春晝永,三殿明房櫳。金箋灑飛白,瑞霧縈長虹。
遙憐醉常侍,一笑開天容。

溪石琢馬肝,剡藤開玉版。噓噓雲霧出,奕奕龍蛇綰。
此中有何好,秀色紛滿眼。故人歸天祿,古漆窺蠹簡。
隃麋給尚方,老手擅編剗。分餘幸見及,流落一歎赧。

我貧如饑鼠,長夜空齩齧。瓦池研竈煤,葦管書柿葉。
近者唐夫子,遠致烏玉玦。唐林夫寄張遇墨半丸。
先生又繼之,圭璧爛箱篋。
清窗洗硯坐,蛇蚓稍蟠結。便有好事人,敲門求醉帖。

吾窮本坐詩,久服朋友戒。五年江湖上,閉口洗殘債。
今來復稍稍,快癢如爬疥。先生不譏訶,又復寄詩械。
幽光發奇思,點黮出荒怪。詩成一自笑,故疾逢鰕蟹。

留題蘭皋亭

雪後東風未肯和,扣門遷客夜經過。
不知舊竹生新筍,但見清伊換濁河。
無復往來乘下澤,聊同笑語說東坡。
明年我亦開三徑,寂寂兼無雀可羅。

和人見贈

只寫東坡不著名,此身已是一長亭。
壯心無復春流起,衰鬢從教病葉零。
知有雪兒供筆硯,應嗤竈婦洗盆瓶。
回來索酒公應厭,京口新傳作客經。

和田仲宣見贈

頭白江南醉司馬,寬心時復喚殷兄。
寒潮不應淮無信,客路相隨月有情。
未許低頭拜東野,徒言共飲勝公榮。
好詩惡韻那容和,刻燭應須便置觥。

和王勝之三首

城上湖光暖欲波,美人唱我踏春歌。
魯公賓客皆詩酒,誰是神仙張志和。

齋釀如澠漲綠波,公詩句句可弦歌。
流觴曲水無多日,更作新詩繼永和。

要知太守憐孤客,不惜陽春和俚歌。
坐睡樽前呼不應,為公雕琢損天和。

記夢并序

樂全先生夢人以詩三篇示之,字皆旁行而不可識。傍有人道衣古貌,為讀其中一篇云:人事且常在,留質悟圓間。凡四句,覺而忘其二,以告其客蘇軾。軾以私意廣之云。

圓間有物物間空,豈有圓空入井中。
不信天形真箇樣,故應眼力自先窮。
連環已解如神手,萬竅猶號未濟風。
稽首問公公大笑,本來誰礙更求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