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十三

詩八十一首

蜜酒歌并敘

西蜀道士楊世昌,善作蜜酒,絕醇釅。余既得其方,作此歌遺之。

真珠為漿玉為醴,六月田夫汗流泚。
不如春甕自生香,蜂為耕耘花作米。
一日小沸魚吐沫,二日眩轉清光活。
三日開甕香滿城,快瀉銀瓶不須撥。
百錢一斗濃無聲,甘露微濁醍醐清。
君不見南園采花蜂似雨,天教釀酒醉先生。
先生年來窮到骨,問人乞米何曾得。
世間萬事真悠悠,蜜蜂大勝監河侯。

又一首荅二猶子與王郎見和

脯青苔,炙青蒲,爛蒸鵝鴨乃瓠壺。
煮豆作乳脂為酥,高燒油燭斟蜜酒,
貧家百物初何有。古來百巧出窮人,
搜羅假合亂天真。詩書與我為麴蘖,
醞釀老夫成搢紳。質非文是終難久,
脫冠還作扶犁叟。不如蜜酒無燠寒,
冬不加甜夏不酸。老夫作詩殊少味,
愛此三篇如酒美。封胡羯末已可憐,不知更有王郎子。

謝陳季常惠一揞巾

夫子胸中萬斛寬,此巾何事小團團。
半升僅漉淵明酒,二寸纔容子夏冠。
好帶黃金雙得勝,可憐白紵一生酸。
臂弓腰箭何時去,直上陰山取可汗。

贈黃山人

面頰照人元自赤,眉毛覆眼見來烏。
倦游不擬談玄牝,示病何妨出白須。
絕學已生真定惠,說禪長笑老浮屠。
東坡若肯三年住,親與先生看藥爐。

問大冶長老乞桃花茶栽東坡

周詩記苦荼,茗飲出近世。初緣厭粱肉,假此雪昏滯。
嗟我五畝園,桑麥苦蒙翳。不令寸地閑,更乞茶子蓺。
飢寒未知免,已作太飽計。庶將通有無,農末不相戾。
春來凍地裂,紫筍森已銳。牛羊煩訶叱,筐筥未敢睨。
江南老道人,齒髮日夜逝。他年雪堂品,空記桃花裔。

魚蠻子

江淮水為田,舟楫為室居。魚鰕以為糧,不耕自有餘。
異哉魚蠻子,本非左衽徒。連排入江住,竹瓦三尺廬。
於焉長子孫,戚施且侏儒。擘水取魴鯉,易如拾諸途。
破釜不著鹽,雪鱗芼青蔬。一飽便甘寢,何異獺與狙。
人間行路難,踏地出賦租。不如魚蠻子,駕浪浮空虛。
空虛未可知,會當算舟車。蠻子叩頭泣,勿語桑大夫。

弔李臺卿并敘

李臺卿,字明仲,廬州人。貌陋甚,性介不羣,而博學強記,罕見其比。好左氏,有史學,考正同異,多所發明。知天文律曆,千載之日可坐數也。軾謫居黃州,臺卿為麻城主簿,始識之。既罷居於廬,而曹光州演甫以書報其亡。臺卿,光州之妻黨也。

我初未識君,人以君為笑。垂頭若病鶴,煙雨霾七竅。
弊衣來過我,危坐若持釣。褚裒半面新,鬷蔑一語妙。
徐徐涉其瀾,極望不得徼。卻觀元嫵媚,士固難輕料。
看書眼如月,罅隙靡不照。我老多遺忘,得君如再少。
從橫通雜藝,甚博且知要。所恨言無文,至老幽不耀。
其生世莫識,已死誰復弔。作詩遺故人,庶解俗子譙。

曹既見和復次其韻

造物本兒戲,風噫雷電笑。誰令妄驚怪,失匕號萬竅。
人人走江湖,一一操網釣。偶然連六鼇,便謂此手妙。
空令任公子,三歲蹲海徼。長貧固不辭,一死實未料。
難將蓍草算,除用佛眼照。何人嗣家學,恨子兒尚少。
嗟我與曹君,衰老世不要。空言今無救,奇志後必耀。
吟公五字詩,義重千金弔。收藏慎勿出,免使羣兒譙。

次韻孔毅甫集古人句見贈五首

羨君戲集他人詩,指呼市人如使兒。
天邊鴻鵠不易得,便令作對隨家雞。
退之驚笑子美泣,問君久假何時歸。
世間好句世人共,明月自滿千家墀。

紫駝之峰人莫識,雜以雞豚真可惜。
今君坐致五侯鯖,盡是猩脣與熊白。
路傍拾得半段槍,何必開爐鑄矛戟。
用之如何在我耳,入手當令君喪魄。

天下幾人學杜甫,誰得其皮與其骨。
劃如太華當我前,跛牂欲上驚崷崒。
名章俊語紛交衡,無人巧會當時情。
前生子美只君是,信手拈得俱天成。

詩人雕刻閑草木,搜抉肝腎神應哭。
不如默誦千萬首,左抽右取談笑足。
夜吟石鼎聲悲秋,可憐好事劉與侯。
何當一醉百不問,我欲眠矣君歸休。

膏明蘭臭俱自焚,象牙翠羽戕其身。
多言自古為數窮,微中有時堪解紛。
癡人但數羊羔兒,不知何者是左慈。
千章萬句卒非我,急走投君應已遲。

六年正月二十日復出東門仍用前韻

亂山環合水侵門,身在淮南盡處村。
五畝漸成終老計,九重新掃舊巢痕。
豈惟見慣沙鷗熟,已覺來多釣石溫。
長與東風約今日,暗香先返玉梅魂。

食柑

一雙羅帕未分珍,林下先嘗愧逐臣。
露葉霜枝剪寒碧,金盤玉指破芳辛。
清泉蔌蔌先流齒,香霧霏霏欲噀人。
坐客殷勤為收子,千奴一掬奈吾貧。

大寒步至東坡贈巢三

春雨如暗塵,春風吹倒人。東坡數間屋,巢子與誰鄰。
空牀斂敗絮,破竈鬱生薪。相對不言寒,哀哉知我貧。
我有一瓢酒,獨飲良不仁。未能赬我頰,聊復濡子脣。
故人千鍾祿,馭吏醉吐茵。那知我與子,坐作寒蛩呻。
努力莫怨天,我爾皆天民。行看花柳動,共用無邊春。

元脩菜并敘

菜之美者,有吾鄉之巢故人,巢元脩嗜之,余亦嗜之。元脩云:使孔北海見,當復云吾家菜耶?因謂之元脩菜。余去鄉十有五年,思而不可得。元脩適自蜀來,見余於黃,乃作是詩,使歸致其子,而種之東坡之下云。

彼美君家菜,鋪田綠茸茸。豆莢圓且小,槐芽細而豐。
種之秋雨餘,擢秀繁霜中。欲花而未萼,一一如青蟲。
是時青裙女,採擷何匆匆。烝之復湘之,香色蔚其饛。
點酒下鹽豉,縷橙芼薑蔥。那知雞與豚,但恐放箸空。
春盡苗葉老,耕翻煙雨叢。潤隨甘澤化,暖作青泥融。
始終不我負,力與糞壤同。我老忘家舍,楚音變兒童。
此物獨嫵媚,終年繫余胸。君歸致其子,囊盛勿函封。
張騫移苜蓿,適用如葵菘。馬援載薏苡,羅生等蒿蓬。
懸知東坡下,塉鹵化千鍾。長使齊安人,指此說兩翁。

二月三日點燈會客

江上東風浪接天,苦寒無賴破春妍。
試開雲夢羔兒酒,快瀉錢塘藥玉船。
蠶市光陰非故國,馬行燈火記當年。
冷煙濕雪梅花在,留得新春作上元。

上巳日與二三子攜酒出遊隨所見輒作數句明日集之為詩故詞無倫次

薄雲霏霏不成雨,杖藜曉入千花塢。
柯丘海棠吾有詩,獨笑深林誰敢侮。
三杯卯酒人徑醉,一枕春睡日亭午。
竹間老人不讀書,留我閉門誰教汝。
出簷藂枳十圍大,寫真素壁千蛟舞。
東坡作塘今幾尺,攜酒一勞農工苦。
卻尋流水出東門,壞垣古塹花無主。
臥開桃李為誰妍,對立鵁鶄相媚嫵。
開缾借草勸行路,不惜春衫污泥土。
褰裳共過春草亭,扣門卻入韓家圃。
轆轤繩斷井深碧,鞦韆索挂人何所。
映簾空復小桃枝,乞漿不見應門女。
南山古臺臨斷岸,雪陣翻空迷仰俯。
故人餽我玉葉羹,火冷煙消誰為煮。
崎嶇束蘊下荒徑,婭姹隔花聞好語。
更隨落景盡餘樽,卻傍孤城得僧宇。
主人勸我洗足眠,倒牀不復聞鐘鼓。
明朝門外泥一尺,始悟三更雨如許。
平生所向無一遂,茲游何事天不阻。
固知我友不終窮,豈弟君子神所予。

日日出東門

日日出東門,步尋東城遊。城門抱關卒,笑我此何求。
我亦無所求,駕言寫我憂。意適忽忘返,路窮乃歸休。
懸知百歲後,父老說故侯。古來賢達人,此路誰不由。
百年寓華屋,千載歸山丘。何事羊公子,不肯過西州。

南堂五首

江上西山半隱堤,此邦臺館一時西。
南堂獨有西南向,臥看千帆落淺溪。

暮年眼力嗟猶在,多病顛毛卻未華。
故作明窗書小字,更開幽室養丹砂。

他年雨夜困移牀,坐厭愁聲點客腸。
一聽南堂新瓦響,似聞東塢小荷香。

山家為割千房蜜,稚子新畦五畝蔬。
更有南堂堪著客,不憂門外故人車。

掃地焚香閉閣眠,簟紋如水帳如煙。
客來夢覺知何處,拄起西窗浪接天。

次韻子由種杉竹

吏散庭空雀噪簷,閉門獨宿夜厭厭。
似聞梨棗同時種,應與杉篁刻日添。
糟麴有神熏不醉,雪霜誇健巧相沾。
先生坐待清陰滿,空使人人歎滯淹。

孔毅甫妻挽詞

結褵記初歡,同穴期晚歲。擇夫得溫嶠,生子勝王濟。
高風相賓友,古義仍兄弟。從君吏隱中,窮達初不計。
云何抱沉疾,俯仰便一世。幽陰棲房櫳,芳澤在巾袂。
百年縱得滿,此路行亦逝。那將有限身,長瀉無益涕。
君文照今古,不比山石脆。當觀千字誄,甯用百金瘞。

次韻孔毅甫久旱已而甚雨三首

飢人忽夢飯甑溢,夢中一飽百憂失。
只知夢飽本來空,未悟真飢定何物。
我生無田食破硯,爾來硯枯磨不出。
去年太歲空在酉,傍舍壺漿不容乞。
今年旱勢復如此,歲晚何以黔吾突。
青天蕩蕩呼不聞,況欲稽首號泥佛。
甕中蜥蜴尤可笑,跂跂脈脈何等秩。
陰陽有時雨有數,民是天民天自恤。
我雖窮苦不如人,要亦自是民之一。
形容雖似喪家狗,未肯弭耳爭投骨。
倒冠落幘謝朋友,獨與蚊雷共圭蓽。
故人嗔我不開門,君視我門誰肯屈。
可憐明月如潑水,夜半清光翻我室。
風從南來非雨候,且為疲人洗烝鬱。
褰裳一和快哉謠,未暇飢寒念明日。

去年東坡拾瓦礫,自種黃桑三百尺。
今年刈草蓋雪堂,日炙風吹面如墨。
平生懶惰今始悔,老大勤農天所直。
沛然例賜三尺雨,造化無心怳難測。
四方上下同一雲,甘霔不為龍所隔。俗有分龍日。
蓬蒿下濕迎曉來,燈火新涼催夜織。
老夫作罷得甘寢,臥聽牆東人響屐。
奔流未已坑谷平,折葦枯荷恣漂溺。
腐儒粗糲支百年,力耕不受衆目憐。
破陂漏水不耐旱,人力未至求天全。
會當作塘徑千步,橫斷西北遮山泉。
四鄰相率助舉杵,人人知我囊無錢。
明年共看決渠雨,飢飽在我寧關天。
誰能伴我田間飲,醉倒惟有支頭甎。

天公號令不再出,十日愁霖併為一。
君家有田水冒田,我家無田憂入室。
不如西州楊道士,萬里隨身惟兩膝。
沿流不惡泝亦佳,一葉扁舟任漂突。
山芎麥麴都不用,泥行露宿終無疾。
夜來飢腸如轉雷,旅愁非酒不可開。
楊生自言識音律,洞簫入手清且哀。
不須更待秋井塌,見人白骨方銜杯。

初秋寄子由

百川日夜逝,物我相隨去。惟有宿昔心,依然守故處。
憶在懷遠驛,閉門秋暑中。藜羹對書史,揮汗與子同。
西風忽淒厲,落葉穿戶牖。子起尋裌衣,感歎執我手。
朱顏不可恃,此語君勿疑。別離恐不免,功名定難期。
當時已淒斷,況此兩衰老。失塗既難追,學道恨不早。
買田秋已議,築室春堂成。雪堂風雨夜,已作對牀聲。

和黃魯直食筍次韻

飽食有殘肉,飢食無餘菜。紛然生喜怒,似被狙公賣。
爾來誰獨覺,凜凜白下宰。太和,古白下。一飯在家僧,至樂甘不壞。
多生味蠹簡,食筍乃餘債。蕭然映樽俎,未肯雜菘芥。
君看霜雪姿,童稚已耿介。胡為遭暴橫,三嗅不忍嘬。
朝來忽解籜,勢迫風雷噫。尚可餉三閭,飯筒纏五采。

聞子由為郡僚所捃恐當去官

少學不為身,宿志固有在。雖然敢自必,用舍置度外。
天初若相我,發跡造宏大。豈敢負所付,捐軀欲投會。
寧知事大謬,舉步得狼狽。我已無可言,墮甑難追悔。
子雖僅自免,雞肋安足賴。低回畏罪罟,黽俛敢言退。
若人疑或使,為子得微罪。時哉歸去來,共抱東坡耒。

次韻王鞏南遷初歸二首

問君謫南賓,冶葛食幾尺。逢人瘴髮黃,入市胡眼碧。
三年不易過,坐睨倚天壁。歸來貌如故,妙語仍破鏑。
那能廢詩酒,亦未妨禪寂。願為尚書郎,還賜尚方舄。

江家舊池臺,脩竹圍一尺。歸來萬事非,惟見秦淮碧。
平生痛飲處,遺墨鴉棲壁。西來故父客,金印雜鳴鏑。
三槐老更茂,花絮春寂寂。中微未可料,家廟藏赤舄。

孔毅甫以詩戒飲酒問買田且乞墨竹次其韻

酒中真復有何好,孟生雖賢未聞道。
醉時萬慮一掃空,醒後紛紛如宿草。
十年揩洗見真妄,石女無兒焦穀槁。
此身何異貯酒瓶,滿輒予人空自倒。
武昌痛飲豈吾意,性不違人遭客惱。
君家長松十畝陰,借我一庵聊洗心。
我田方寸耕不盡,何用百頃糜千金。
枕書熟睡呼不起,好學憐君工雜擬。
且將墨竹換新詩,潤色何須待東里。

任師中挽詞

大任剛烈世無有,疾惡如風朱伯厚。
小任溫毅老更文,聰明慈愛小馮君。
兩任才行不須說,疇昔並友吾先人。
相看半作晨星沒,可憐太白與殘月。
大任先去塚未乾,小任相繼呼不還。
強寄一樽生死別,樽中有淚酒應酸。
貴賤賢愚同盡耳,君家不盡緣賢子。
人間得喪了無憑,只有天公終可倚。

子由作二頌頌石臺長老問公手寫蓮經字如黑蟻且誦萬徧脅不至席二十餘年予亦作二首

眼前擾擾黑蚍蜉,口角霏霏白唾珠。
要識吾師無礙處,試將燒卻看嗔無。

眼睛心地兩虛圓,脅不霑牀二十年。
誰信吾師非不睡,睡蛇已死得安眠。

鄧忠臣母周氏挽詞

微生真草木,無處謝天力。慈顏如春風,不見桃李實。
古今抱此恨,有志俯仰失。公子豈先知,戰戰常惜日。
吾君日月照,委曲到肝膈。哀哉人子心,吾何愛一邑。
家庭拜前後,粲然發笑色。豈比黃壤下,焚瘞千金璧。
若人道德人,視此亦戲劇。聊償曾閔意,遽與仙佛寂。
孤纍臥江渚,永望墳墓隔。作詩相楚挽,感慟淚載滴。

徐君猷挽詞

一舸南遊遂不歸,清江赤壁照人悲。
請看行路無從涕,盡是當年不忍欺。
雪後獨來栽柳處,竹間行復採茶時。
山城散盡樽前客,舊恨新愁只自知。

和蔡景繁海州石室

芙蓉仙人石曼卿也舊遊處,蒼藤翠壁初無路。
戲將桃核裹黃泥,石間散擲如風雨。
坐令空山出錦繡,倚天照海花無數。
花間石室可容車,流蘇寶蓋窺靈宇。
何年霹靂起神物,玉棺飛出王喬墓。
當時醉臥動千日,至今石縫餘糟醑。
仙人一去五十年,花老室空誰作主。
手植數松今偃蓋,蒼髯白甲低瓊戶。
我來取酒酹先生,後車仍載胡琴女。
一聲冰鐵散巖谷,海為瀾翻松為舞。
爾來心賞復何人,持節中郎醉無伍。
獨臨斷岸呼出日,紅波碧巘相吞吐。
徑尋我語覓餘聲,拄杖彭鏗叩銅鼓。
長篇小字遠相寄,一唱三歎神悽楚。
江風海雨入牙頰,似聽石室胡琴語。
我今老病不出門,海山巖洞知何許。
門外桃花自開落,牀頭酒甕生塵土。
前年開閣放柳枝,今年洗心參佛祖。
夢中舊事時一笑,坐覺俯仰成今古。
願君不用刻此詩,東海桑田真旦暮。

和秦太虛梅花

西湖處士骨應槁,只有此詩君壓倒。
東坡先生心已灰,為愛君詩被花惱。
多情立馬待黃昏,殘雪消遲月出早。
江頭千樹春欲闇,竹外一枝斜更好。
孤山山下醉眠處,點綴裙腰紛不掃。
萬里春隨逐客來,十年花送佳人老。
去年花開我已病,今年對花還草草。
不如風雨卷春歸,收拾餘香還畀昊。

再和潛師

化工未議蘇羣槁,先向寒梅一傾倒。
江南無雪春瘴生,為散冰花除熱惱。
風清月落無人見,洗妝自趁霜鐘早。
惟有飛來雙白鷺,玉羽瓊枝鬪清好,
吳山道人心似水,眼淨塵空無可掃。
故將妙語寄多情,橫機欲試東坡老。
東坡習氣除未盡,時復長篇書小草。
且撼長條飡落英,忍飢未擬窮呼昊。

橄欖

紛紛青子落紅鹽,正味森森苦且嚴。
待得微甘回齒頰,已輸崖蜜十分甜。

海棠

東風嫋嫋泛崇光,香霧霏霏月轉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更燒高燭照紅妝。

東坡

雨洗東坡月色清,市人行盡野人行。
莫嫌犖确坡頭路,自愛鏗然曳杖聲。

生日王郎以詩見慶次其韻并寄茶二十一片

折楊新曲萬人趨,獨和先生于蒍于。
但信櫝藏終自售,豈知盌脫本無橅。
朅從冰叟來遊宦,肯伴臞仙亦號儒。
棠棣並為天下士,芙蓉曾到海邊郛。
不嫌霧谷霾松柏,終恐虹梁荷棟桴。
高論無窮如鋸屑,小詩有味似連珠。
感君生日遙稱壽,祝我餘年老不枯。
未辦報君青玉案,建溪新餅截雲腴。

別黃州

病瘡老馬不任鞿,猶向君王得敝帷。
桑下豈無三宿戀,樽前聊與一身歸。
長腰尚載撐腸米,闊領先裁蓋癭衣。
投老江湖終不失,來時莫遣故人非。

過江夜行武昌山聞黃州鼓角

清風弄水月銜山,幽人夜度吳王峴。
黃州鼓角亦多情,送我南來不辭遠。
江南又聞出塞曲,半雜江聲作悲健。
誰言萬方聲一概,鼉憤龍愁為余變。
我記江邊枯柳樹,未死相逢真識面。
他年一葉泝江來,還吹此曲相迎餞。

自興國往筠宿石田驛南二十五里野人舍

溪上青山三百疊,快馬輕衫來一抹。
倚山脩竹有人家,橫道清泉知我渴。
芒鞋竹杖自輕軟,蒲薦松牀亦香滑。
夜深風露滿中庭,惟見孤螢自開闔。

將至筠先寄遲適遠三猶子

露宿風餐六百里,明朝飲馬南江水。
未見豐盈犀角兒,先逢玉雪王郎子。時道逢王郎於建昌,方北行也。
對牀欲作連夜語,念汝還須戴星起。
夜來夢見小於菟,遠小名菟兒。猶是髧髦垂兩耳。
憶過濟南春未動,三子出迎殘雪裏。
我時移守古河東,酒肉淋漓渾舍喜。
而今憔悴一羸馬,逆旅擔夫相汝爾。
出城見我定驚嗟,身健窮愁不須恥。
我為乃翁留十日,掣電一歡何足恃。
惟當火急作新詩,一醉兩翁勝酒美。

端午游真如遲適遠從子由在酒局

一與子由別,卻數七端午。身隨綵絲繫,心與昌歜苦。
今年疋馬來,佳節日夜數。兒童喜我至,典衣具雞黍。
水餅既懷鄉,飯筒仍愍楚。謂言必一醉,快作西川語。
寧知是官身,糟麴困熏煮。獨攜三子出,古刹訪禪祖。
高談付梁羅,梁、羅,遲、適小名。詩律到阿虎。歸來一調笑,慰此長齟齬。

別子由三首兼別遲

知君念我欲別難,我今此別非他日。
風裏楊花雖未定,雨中荷葉終不濕。
三年磨我費百書,一見何止得雙璧。
願君亦莫歎留滯,六十小劫風雨疾。

先君昔愛洛城居,我今亦過嵩山麓。
水南卜宅吾豈敢,試向伊川買脩竹。
又聞緱山好泉眼,傍市穿林瀉冰玉。
遙想茆軒照水開,兩翁相對清如鵠。

兩翁歸隱非難事,惟要傳家好兒子。
憶昔汝翁如汝長,筆頭一落三千字。
世人聞此皆大笑,慎勿生兒兩翁似。
不知樗櫟薦明堂,何似鹽車壓千里。

初別子由至奉新作

雙鵲先我來,飛上東軒背。書隨好夢到,人與佳節會。
一歡難把玩,回首了無在。卻渡來時溪,斷橋號淺瀨。
茫茫暑天闊,藹藹孤城背。青山眊矂中,落日淒涼外。
盛衰豈吾意,離合非所礙。何以解我憂,粗了一事大。

同年程筠德林求先墳二詩

  思成堂

宰樹連山谷,祠堂照路隅。養松無觸鹿,助祭有馴烏。
歸夢先寒食,兒啼到白須。遙知鄰里化,醉叟道爭扶。

  歸真亭

舊笑桓司馬,今師鄭大夫。不知徂歲月,空覺老楸梧。
祭禮傳家法,阡名載版圖。會看千字誄,木杪見龜趺。

過建昌李野夫公擇故居

彭蠡東北源,廬阜西南麓。何人脩水上,種此一雙玉。
思之不可見,破宅餘脩竹。四鄰戒莫犯,十畝森似束。
我來仲夏初,解籜呈新綠。幽鳥向我鳴,野人留我宿。
徘徊不忍去,微月挂喬木。遙想他年歸,解組巾一幅。
對牀老兄弟,夜雨鳴竹屋。臥聽鄰寺鐘,書窗耿殘燭。

初入廬山三首

青山若無素,偃蹇不相親。
要識廬山面,他年是故人。

自昔懷清賞,神遊杳藹間。
如今不是夢,真箇在廬山。

芒鞋青竹杖,自挂百錢遊。
可怪深山裏,人人識故侯。

圓通禪院先君舊遊也四月二十四日晚至宿焉明日先君忌日也乃手寫寶積獻蓋頌佛一偈以贈長老仙公仙撫掌笑曰昨夜夢寶蓋飛下著處輒出火豈此祥乎乃作是詩院有蜀僧宣逮事訥長老識先君云

石耳峰頭路接天,梵音堂下月臨泉。
此生初飲廬山水,他日徒參雪竇禪。
袖裏寶書猶未出,夢中飛蓋已先傳。
何人更識嵇中散,野鶴昂藏未是仙。

子由在筠作東軒記或戲之為東軒長老其婿曹煥往筠余作一絕句送曹以戲子由曹過廬山出以示圓通慎長老慎欣然亦作一絕送客出門歸入室趺坐化去子由聞之乃作二絕一以荅予一以荅慎明年余過圓通始得其詩乃追次慎韻

君到高安幾日回,一時得藪舊塵埃。
贈君一籠牢收取,盛取東軒長老來。余送曹詩。

大士何曾有生死,小儒低處覓窮通。
偶留一吷千山上,散作人間萬竅風。余和慎詩。

余過溫泉壁上有詩云直待衆生總無垢我方清冷混常流問人云長老可遵作遵已退居圓通亦作一絕

石龍有口口無根,自在流泉誰吐吞。
若信衆生本無垢,此泉何處覓寒溫。

世傳徐凝瀑布詩云一條界破青山色至為塵陋又偽作樂天詩稱美此句有賽不得之語樂天雖涉淺易然豈至是哉乃戲作一絕

帝遣銀河一派垂,古來惟有謫仙詞。
飛流濺沫知多少,不與徐凝洗惡詩。

書李公擇白石山房

偶尋流水上崔嵬,五老蒼顏一笑開。
若見謫仙煩寄語,匡山頭白早歸來。

贈東林總長老

溪聲便是廣長舌,山色豈非清淨身。
夜來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

題西林壁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無一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廬山二勝并敘

余遊廬山南北,得十五六。奇勝殆不可勝紀,而懶不作詩。獨擇其尤者作二首。

  開先漱玉亭

高巖下赤日,深谷來悲風。擘開青玉峽,飛出兩白龍。
亂沫散霜雪,古潭搖清空。餘流滑無聲,快瀉雙石谼。
我來不忍去,月出飛橋東。蕩蕩白銀闕,沉沉水精宮。
願隨琴高生,腳踏赤鯶公。手持白芙蕖,跳下清泠中。

  栖賢三峽橋

吾聞太山石,積日穿綫溜。況此百雷霆,萬世與石鬪。
深行九地底,嶮出三峽右。長輸不盡溪,欲滿無底竇。
跳波翻潛魚,震響落飛狖。清寒入山骨,草木盡堅瘦。
空濛煙靄間,澒洞金石奏。彎彎飛橋出,瀲瀲半月彀。
玉淵神龍近,雨雹亂晴晝。垂瓶得清甘,可咽不可漱。

陶驥子駿佚老堂二首

文舉與元禮,尚得稱世舊。淵明吾所師,夫子乃其後。
挂冠不待年,亦豈為五斗。
我歌歸來引,余增損淵明歸去來以就聲律,謂之歸來引。千載信尚友。
相逢黃卷中,何似一杯酒。君醉我且歸,明朝許來否。

我從廬山來,目送孤飛雲。路逢陸道士,知是千歲人。
試問當時友,虎溪已埃塵。似聞佚老堂,知是幾世孫。
能為五字詩,仍戴漉酒巾。人呼小靖節,自號葛天民。

和李太白并敘

李太白有潯陽紫極宮感秋詩,紫極宮,今天慶觀也。道士胡洞微以石本示予,蓋其師卓玘之所刻。玘有道術,節義過人,今亡矣。太白詩云:四十九年非,一往不可復。今予亦四十九,感之,次其韻。玉芝一名瓊田草,洞微種之七八年矣,云更數年可食,許以遺余。故并記之。

寄臥虛寂堂,月明浸疏竹。泠然洗我心,欲飲不可掬。
流光發永歎,自昔非予獨。行年四十九,還此北窗宿。
緬懷卓道人,白首寓醫卜。謫仙固遠矣,此士亦難復。
世道如弈棊,變化不容覆。惟應玉芝老,待得蟠桃熟。

次韻道潛留別

為聞廬嶽多真隱,故就高人斷宿攀。
已喜禪心無別語,尚嫌剃髮有詩斑。
異同更莫疑三語,物我終當付八還。
到後與君開北戶,舉頭三十六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