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十二

詩八十九首

游武昌寒溪西山寺

連山蟠武昌。翠木蔚樊口。我來已百日。欲濟空搔首。
坐看鷗鳥沒。夢逐麏䴥走。今朝橫江來。一葦寄衰朽。
高談破巨浪。飛屨輕重阜。去人曾幾何。絕壁寒溪吼。
風泉兩部樂。松竹三益友。徐行欣有得。芝术在蓬莠。
西上九曲亭。衆山皆培塿。却看江北路。雲水渺何有。
離離見吳宮。莽莽真楚藪。空傳孫郎石。無復陶公柳。
爾來風流人。惟有漫浪叟。買田吾已決。乳水況宜酒。
所須脩竹林。深處安井臼。相將踏勝絕。更裹三日糗。

武昌銅劍歌并敘

供奉官鄭文。嘗官于武昌。江岸裂。出古銅劍。文得之以遺余。冶鑄精巧。非鍛冶所成者。

雨餘江清風卷沙。雷公躡雲捕黃蛇。
蛇行空中如枉矢。電光煜煜燒蛇尾。
或投以塊鏗有聲。雷飛上天蛇入水。
水上青山如削鐵。神物欲出山自裂。
細看兩脅生碧花。猶是西江老蛟血。
蘇子得之何所為。蒯緱彈鋏詠新詩。
君不見凌煙功臣長九尺。腰間玉具高拄頤。

定惠顒師為余竹下開嘯軒

啼鴃催天明。喧喧相詆譙。暗蛩泣夜永。唧唧自相吊。
飲風蟬至潔。長吟不改調。食土蚓無腸。亦自終夕叫。
鳶貪聲最鄙。鵲喜意可料。皆緣不平鳴。慟哭等嬉笑。
阮生已粗率。孫子亦未妙。道人開此軒。清坐默自照。
衝風振河海。不能號無竅。累盡吾何言。風來竹自嘯。

石芝并敘

元豐三年五月十一日癸酉。夜夢游何人家。開堂西門有小園古井。井上皆蒼石。石上生紫藤如龍蛇。枝葉如赤箭。主人言。此石芝也。余率爾折食一枝。衆皆驚笑。其味如雞蘇而甘。明日作此詩。

空堂明月清且新。幽人睡息來初勻。
了然非夢亦非覺。有人夜呼祁孔賓。
披衣相從到何許。朱欄碧井開瓊戶。
忽驚石上堆龍蛇。玉芝紫筍生無數。
鏘然敲折青珊瑚。味如蜜藕和雞蘇。
主人相顧一撫掌。滿堂坐客皆盧胡。
亦知洞府嘲輕脫。終勝嵇康羨王烈。
神山一合五百年。風吹石髓堅如鐵。

今年正月十四日與子由別于陳州五月子由復至齊安未至以詩迎之

驚塵急雪滿貂裘。淚灑東風別宛丘。
又向邯鄲枕中見。却來雲夢澤南州。
暌離動作三年計。牽挽當為十日留。
早晚青山映黃髮。相看萬事一時休。
柳子厚別劉夢得詩云:聖恩若許歸田去。黃髮相看萬事休。

遷居臨皋亭

我生天地間。一蟻寄大磨。區區欲右行。不救風輪左。
雖云走仁義。未免違寒餓。劍米有危炊。針氈無穩坐。
豈無佳山水。借眼風雨過。歸田不待老。勇決凡幾箇。
幸茲廢棄餘。疲馬解鞍馱。全家占江驛。絕境天為破。
饑貧相乘除。未見可弔賀。澹然無憂樂。苦語不成些。

曉至巴河口迎子由

去年御史府。舉動觸四壁。幽幽百尺井。仰天無一席。
隔墻聞歌呼。自恨計之失。留詩不忍寫。苦淚漬紙筆。
餘生復何幸。樂事有今日。江流鏡面靜。煙雨輕冪冪。
孤舟如鳧鷖。點破千頃碧。聞君在磁湖。欲見隔咫尺。
朝來好風色。旗尾西北擲。行當中流見。笑臉青光溢。
此邦疑可老。脩竹帶泉石。欲買柯氏林。茲謀待君必。

與子由同游寒溪西山

散人出入無町畦。朝游湖北暮淮西。
高安酒官雖未上。兩腳垂欲穿塵泥。
與君聚散若雲雨。共惜此日相提攜。
千搖萬兀到樊口。一箭放溜先鳧鷖。
層層草木暗西嶺。瀏瀏霜雪鳴寒溪。
空山古寺亦何有。歸路萬頃青玻璃。
我今漂泊等鴻雁。江南江北無常棲。
幅巾不擬過城市。欲踏徑路開新蹊。路有直入寒溪不過武昌者。
却憂別後不忍到。見子行跡空餘悽。
吾儕流落豈天意。自坐迂闊非人擠。
行逢山水輒羞歎。此去未免勤鹽齏。
何當一遇李八百。相哀白髮分刀圭。李八百宅在筠州。

次韻荅子由

平生弱羽寄衝風。此去歸飛識所從。
好語似珠穿一一。妄心如膜退重重。
山僧有味寧知子。瀧吏無言只笑儂。
尚有讀書清凈業。未容春睡敵千鍾。

和何長官六言次韻

作邑君真伯厚。去官我豈曼容。
一廛願託仁政。六字難賡變風。

五噫已出東洛。三復願比南容。
學道未從潘盎。南海謂狂為盎。潘近世得道者也。草書猶似楊風。楊凝式也。

石渠何須反顧。水驛幸足相容。
長江大欲見庇。探支八月涼風。

清風初號地籟。明月自寫天容。
貧家何以娛客。但知抹月批風。

青山自是絕色。無人誰與為容。
說向市朝公子。何殊馬耳東風。

觀張師正所蓄辰砂

將軍結髮戰蠻溪。篋有殊珍勝象犀。
漫說玉牀收箭鏃。何曾金鼎識刀圭。
近聞猛士收丹穴。欲助君王鑄褭蹄。
多少空巖人不見。自隨初日吐虹霓。

五禽言并敘

梅聖俞嘗作四禽言。余謫黃州。寓居定惠院。繞舍皆茂林脩竹。荒池蒲葦。春夏之交。鳴鳥百族。土人多以其聲之似者名之。遂用聖俞體作五禽言。

使君向蘄州。更唱蘄州鬼。我不識使君。寧知使君死。
人生作鬼會不免。使君已老知何晚。
王元之自黃移蘄州。聞啼鳥。問其名。或對曰此名蘄州鬼。元之大惡之。果卒於蘄。

南山昨夜雨。西溪不可渡。溪邊布谷兒。勸我脫破袴。
不辭脫袴溪水寒。水中照見催租瘢。土人謂布谷為脫卻破袴。

去年麥不熟。挾彈規我肉。今年麥上場。處處有殘粟。
豐年無象何處尋。聽取林間快活吟。此鳥聲云:麥飯熟。即快活。

力作力作。蠶絲一百箔。壠上麥頭昂。林間桑子落。
願儂一箔千兩絲。繅絲得蛹飼爾雛。此鳥聲云:蠶絲一百箔。

姑惡姑惡。姑不惡。妾命薄。
君不見東海孝婦死作三年乾。不如廣漢龐姑去却還。
姑惡。水鳥也。俗云婦以姑虐死。故其聲云。

次韻子由病酒肺疾發

憶子少年時。肺喘疲坐臥。喊呀或終日。勢若風雨過。
虛陽作浮漲。客冷仍下墮。妻孥恐悵望。膾炙不登坐。
終年禁晚食。半夜發清餓。胃強鬲苦滿。肺斂腹輒破。
三彭恣啖齧。二豎肯逋播。寸田可治生。誰勸耕黃糯。新法方田謂上腴為黃糯。
探懷得真藥。不待君臣佐。初如雪花積。漸作櫻珠大。
隔墻聞三嚥。隱隱如轉磨。自茲失故疾。陽唱陰輒和。
神仙多歷試。中路或坎坷。平生不盡器。痛飲知無那。
舊人眼看盡。老伴餘幾箇。殘年一斗粟。待子同舂簸。
云何不自珍。醉病又一挫。真源結梨棗。世味等糠莝。
耕耘當待獲。願子勤自課。相將賦遠游。仙語不用些。

正月二十日往岐亭郡人潘古郭三人送余于女王城東禪莊院

十日春寒不出門。不知江柳已搖村。
稍聞決決流冰谷。盡放青青沒燒痕。
數畝荒園留我住。半瓶濁酒待君溫。
去年今日關山路。細雨梅花正斷魂。

鐵拄杖并敘

柳真齡字安期。閩人也。家寶一鐵拄杖。如楖栗木。牙節宛轉天成。中空有簧。行輒微響。柳云得之浙中。相傳王審知以遺錢璆。璆以賜一僧。柳偶得之以遺余。作此詩謝之。

柳公手中黑蛇滑。千年老根生乳節。
忽聞鏗然爪甲聲。四坐驚顧知是鐵。
含簧腹中細泉語。迸火石上飛星裂。
公言此物老有神。自昔閩王餉吳越。
不知流落幾人手。坐看變滅如春雪。
忽然贈我意安在。兩腳未許甘衰歇。
便尋轍跡訪崆峒。徑渡洞庭探禹穴。
披榛覓藥采芝菌。刺虎鏦蛟擉蛇蝎。
會教化作兩錢錐。歸來見公未華髮。
問我鐵君無恙否。取出摩挲向公說。

與潘三失解後飲酒

千金敝帚人誰買。半額蛾眉世所妍。
顧我自為都眊矂。憐君欲鬬小嬋娟。
青雲豈易量他日。黃菊猶應似去年。
醉裏未知誰得喪。滿江風月不論錢。

東坡八首并敘

余至黃州二年。日以困匱。故人馬正卿哀余乏食。為于郡中請故營地數十畝。使得躬耕其中。地既久荒,為茨棘瓦礫之場。而歲又大旱。墾辟之勞。筋力殆盡。釋耒而歎。乃作是詩。自愍其勤。庶幾來歲之入,以忘其勞焉。

廢壘無人顧。頹垣滿蓬蒿。誰能捐筋力。歲晚不償勞。
獨有孤旅人。天窮無所逃。端來拾瓦礫。歲旱土不膏。
崎嶇草棘中。欲刮一寸毛。喟焉釋耒歎。我廩何時高。

荒田雖浪莽。高庳各有適。下隰種秔稌。東原蒔棗栗。
江南有蜀士。桑果已許乞。好竹不難栽。但恐鞭橫逸。
仍須卜佳處。規以安我室。家童燒枯草。走報暗井出。
一飽未敢期。瓢飲已可必。

自昔有微泉。來從遠嶺背。穿城過聚落。流惡壯蓬艾。
去為柯氏陂。十畝魚鰕會。歲旱泉亦竭。枯萍粘破塊。
昨夜南山雲。雨到一犂外。泫然尋故瀆。知我理荒薈。
泥芹有宿根。一寸嗟獨在。雪芽何時動。春鳩行可膾。
蜀人貴芹芽膾。雜鳩肉作之。

種稻清明前。樂事我能數。毛空暗春澤。針水聞好語。
蜀人以細雨為雨毛。稻初生時。農夫相語稻針出矣。
分秧及初夏。漸喜風葉舉。月明看露上。一一珠垂縷。
秋來霜穗重。顛倒相撐拄。但聞畦隴間。蚱蜢如風雨。
蜀中稻熟時。蚱蜢羣飛田間。如小蝗狀。而不害稻。
新舂便入甑。玉粒照筐筥。我久食官倉。紅腐等泥土。
行當知此味。口腹吾已許。

良農惜地力。幸此十年荒。桑柘未及成。一麥庶可望。
投種未逾月。覆塊已蒼蒼。農夫告我言。勿使苗葉昌。
君欲富餅餌。要須縱牛羊。再拜謝苦言。得飽不敢忘。

種棗期可剝。種松期可斲。事在十年外。吾計亦已愨。
十年何足道。二載如風雹。舊聞李衡奴。此策疑可學。
我有同舍郎。官居在灊岳。李公擇也。遺我三寸甘。照坐光卓犖。
百栽儻可致。當及春冰渥。想見竹籬間。青黃垂屋角。

潘子久不調。沽酒江南村。郭生本將種。賣藥西市垣。
古生亦好事。恐是押牙孫。家有十畝竹。無時容叩門。
我窮交舊絕。三子獨見存。從我於東坡。勞餉同一飱。
可憐杜拾遺。事與朱阮論。吾師卜子夏。四海皆弟昆。

馬生本窮士。從我二十年。日夜望我貴。求分買山錢。
我今反累生。借耕輟茲田。刮毛龜背上。何時得成氈。
可憐馬生癡。至今夸我賢。衆笑終不悔。施一當獲千。

題織錦圖上回文三首

春晚落花餘碧草。夜涼低月半枯桐。
人隨遠雁邊城暮。雨映疏簾繡閣空。

紅手素絲千字錦。故人新曲九回腸。
風吹絮雪愁縈骨。淚灑縑書恨見郎。

羞看一首回文錦。錦似文君別恨深。
頭白自吟悲賦客。斷腸愁是斷絃琴。

姪安節遠來夜坐三首

南來不覺歲崢嶸。夜撥寒灰聽雨聲。
遮眼文書原不讀。伴人燈火亦多情。
嗟予潦倒無歸日。今汝蹉跎已半生。
免使韓公悲世事。白頭還對短燈檠。

心衰面改瘦崢嶸。相見惟應識舊聲。
永夜思家在何處。殘年知汝遠來情。
畏人默坐成癡鈍。問舊驚呼半死生。
夢斷酒醒山雨絕。笑看饑鼠上燈檠。

落第汝為中酒味。吟詩我作忍饑聲。
便思絕粒真無策。苦說歸田似不情。
腰下牛閑方解佩。洲中奴長足為生。
大弨一弛何緣彀。已覺翻翻不受檠。

冬至日贈安節

我生幾冬至。少小如昨日。當時事父兄。上壽拜脫膝。
十年閱凋謝。白髮催衰疾。瞻前惟兄三。顧後子由一。
近者隔濤江。遠者天一壁。今朝復何幸。見此萬里姪。
憶汝總角時。啼笑為棃栗。今來能慷慨。志氣堅鐵石。
諸孫行復爾。世事何時畢。詩成却超然。老淚不成滴。

岐亭道上見梅花戲贈季常

蕙死蘭枯菊亦摧。返魂香入嶺頭梅。
數枝殘綠風吹盡。一點芳心雀啅開。
野店初嘗竹葉酒。江雲欲落豆稭灰。
行當更向釵頭見。病起烏雲正作堆。

樂全先生生日以鐵拄杖為壽二首

先生真是地行仙。住世因循五百年。
每向銅人話疇昔。故教鐵杖鬬清堅。
入懷冰雪生秋思。倚壁蛟龍護晝眠。
遙想人天會方丈。衆中驚倒野狐禪。

三年相伴影隨身。踏徧江湖草木春。
擿石舊痕猶作眼。閉門高節欲生鱗。
畏塗自衛真無敵。捷徑爭先却累人。
遠寄知公不嫌重。筆端猶自斡千鈞。

杭州故人信至齊安

昨夜風月清。夢到西湖上。朝來聞好語。扣戶得吳餉。
輕圓白曬荔。脆釅紅螺醬。更將西庵茶。勸我洗江瘴。
故人情義重。說我必西向。一年兩僕夫。千里問無恙。
相期結書社。故人相約,醵錢雇僕夫。一歲再至黃。
未怕供詩帳。僕頃以詩得罪。有司移杭取境內所留詩。杭州供數百首。謂之詩帳。
還將夢魂去。一夜到江漲。江漲。杭州橋名。

送牛尾貍與徐使君時大雪中。

風卷飛花自入帷。一樽遙想破愁眉。
泥深厭聽雞頭鶻。蜀人謂泥滑滑為雞頭鶻。酒淺欣嘗牛尾貍。
通印子魚猶帶骨。披綿黃雀漫多脂。
殷勤送去煩纖手。為我磨刀削玉肌。

四時詞

春雲陰陰雪欲落。東風和冷驚羅幕。
漸看遠水綠生漪。未放小桃紅入萼。
佳人瘦盡雪膚肌。眉斂春愁知為誰。
深院無人剪刀響。應將白紵作春衣。

垂柳陰陰日初永。蔗漿酪粉金盤冷。
簾額低垂紫燕忙。蜜脾已滿黃蜂靜。
高樓睡起翠眉颦。枕破斜紅未肯勻。
玉腕半揎雲碧袖。樓前知有斷腸人。

新愁舊恨眉生綠。粉汗餘香在蘄竹。
象牀素手熨寒衣。爍爍風燈動華屋。
夜香燒罷掩重扃。香霧空濛月滿庭。
抱琴轉軸無人見。門外空聞裂帛聲。

霜葉蕭蕭鳴屋角。黃昏斗覺羅衾薄。
夜風搖動鎮帷犀。酒醒夢回聞雪落。
起來呵手畫雙鴉。醉臉輕勻襯眼霞。
真態香生誰畫得。玉奴纖手嗅梅花。

太守徐君猷通守孟亨之皆不飲酒以詩戲之云

孟嘉嗜酒桓溫笑。徐邈狂言孟德疑。
公獨未知其趣爾。臣今特復一中之。
風流自有高人識。通介寧隨薄俗移。
二子有靈應撫掌。吾孫還有獨醒時。

雪後到乾明寺遂宿

門外山光馬亦驚。階前屐齒我先行。
風花誤入長春苑。雲月長臨不夜城。
未許牛羊傷至絜。且看鴉鵲弄新晴。
更須攜被留僧榻。待聽催檐瀉竹聲。

伯父送先人下第歸蜀詩云人稀野店休安枕路入靈關穩跨驢安節將去為誦此句因以為韻作小詩十四首送之

索漠齊安郡。從來著放臣。如何風雪裏。更送獨歸人。

瘦骨寒將斷。衰髯摘更稀。未甘為死別。猶恐得生歸。

日上氣暾江。雪晴光眩野。記取到家時。鋤耰吾正把。

月明穿破裘。霜雪澀孤劍。歸來閉戶坐。默數來時店。

諸兄無可寄。一語會須酬。晚歲俱黃髮。相看萬事休。

故人如念我。為說瘦欒欒。尚有身為患。已無心可安。

吾兄喜酒人。今汝亦能飲。一杯歸誦此。萬事邯鄲枕。

東阡在何許。寒食江頭路。哀哉魏城君。宿草荒新墓。

臨分亦泫然。不為窮途泣。東阡時一到。莫遣牛羊入。

我夢隨汝去。東阡松柏青。却入西州門。永愧北山靈。

乞墦何足羨。負米可忘艱。莫為無車馬。含羞入劍關。

我坐名過實。讙譁自招損。汝幸無人知。莫厭家山穩。

竹笥與練裙。隨時畢婚嫁。無事若相思。征鞍還一跨。

萬里却來日。一庵仍獨居。應笑謀生拙。團團如磨驢。

和王鞏六首並次韻

君談陽朔山。不作一錢直。巖藏兩頭虺。瘴落千仞翼。
雅宜驩兜放。頗訝虞舜陟。暫來已可畏。覽鏡憂面黑。
況子三年囚。苦霧變飲食。吉人終不死。仰荷天地德。
我來黃岡下。欹枕江流碧。江南武昌山。向我如咫尺。
春蔬黃土軟。凍筍蒼崖拆。此行我累君。乃反得安宅。
遙知丹穴近。為斲岣嶁石。他年分刀圭。名字挂仙籍。君許惠桂州丹砂。

少年帶刀劍。但識從軍樂。老大服犁鋤。解佩付鎔鑠。
雖無獻捷功。會賜力田爵。敲冰春擣紙。刈葦秋織箔。
櫟林斬冬炭。竹塢收夏籜。四時俯有取。一飽天所酢。
君生紈綺間。欲學非其腳。左右玉攕攕。束薪誰為縛。
勿令聞此語。翠黛頩將惡。笑我一間茆。婦姑紛六鑿。

欲結千年實。先摧二月花。故教窮到骨。要使壽無涯。
久已逃天網。何須服日華。賓州在何處。為子上栖霞。樓名。

鄰里有異趣。何妨傾蓋新。殊方君莫厭。數面自成親。
默坐無餘事。回光照此身。他年赤墀下。玉立看垂紳。

平生我亦輕餘子。晚歲人誰念此翁。
巧語屢曾遭薏苡。庾詞聊復託芎藭。
子還可責同元亮。妻却差賢勝敬通。
若問我貧天所賦。不因遷謫始囊空。

君家玉臂貫銅青。下客何時見目成。
勤把鉛黃記宮樣。莫教絃管作蠻聲。
熏衣漸歎衙香少。擁髻遙憐夜語清。
記取北歸攜過我。南江風浪雪山傾。君自南江赴任。不一過我。

記夢回文二首并敘

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雪始晴。夢人以雪水烹小團茶。使美人歌以飲。余夢中為作回文詩。覺而記其一句云,亂點餘花唾碧衫。意用飛燕唾花故事也。乃續之為二絕句云。

酡顏玉盌捧纖纖。亂點餘花唾碧衫。
歌咽水雲凝靜院。夢驚松雪落空巖。

空花落盡酒傾缸。日上山融雪漲江。
紅焙淺甌新活火。龍團小碾鬬晴窗。

三朵花并敘

房州通判許安世。以書遺余言:吾州有異人。常戴三朵花。莫知其姓名。郡人因以三朵花名之。能作詩。皆神仙意。又能自寫真。人有得之者。許欲以一本見惠。乃為作此詩。

學道無成鬢已華。不勞千劫漫烝砂。
歸來且看一宿覺。未暇遠尋三朵花。
兩手欲遮瓶裏雀。四條深怕井中蛇。
畫圖要識先生面。識問房陵好事家。

次韻陳四雪中賞梅

臘酒詩催熟。寒梅雪鬪新。杜陵休歎老。韋曲已先春。
獨秀驚凡目。遺英臥逸民。高歌對三白。遲暮慰安仁。

正月二十日與潘郭二生出郊尋春忽記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作詩乃和前韻

東風未肯入東門。走馬還尋去歲村。
人似秋鴻來有信。事如春夢了無痕。
江城白酒三杯釅。野老蒼顏一笑溫。
已約年年為此會。故人不用賦招魂。

是日偶至野人汪氏之居有神降于其室自稱天人李全字德通善篆字用筆奇妙而字不可識云天篆也與予言有所會者復作一篇仍用前韻

酒渴思茶漫扣門。那知竹裏是仙村。
已聞龜策通神語。更看龍蛇落筆痕。
色瘁形枯應笑屈。道存目擊豈非溫。
歸來獨掃空齋臥。猶恐微言入夢魂。

浚井

古井沒荒萊。不食誰為惻。瓶罌下兩綆。蛙蚓飛百尺。
腥風被泥滓。空響聞點滴。上除青青芹。下洗鑿鑿石。
沾濡愧童僕。杯酒暖寒栗。白水漸泓渟。青天落寒碧。
云何失舊穢。底處來新絜。井在有無中。無來亦無失。

紅梅三首

怕愁貪睡獨開遲。自恐冰容不入時。
故作小紅桃杏色。尚餘孤瘦雪霜姿。
寒心未肯隨春態。酒暈無端上玉肌。
詩老不知梅格在。更看綠葉與青枝。
石曼卿紅梅詩云。認桃無綠葉。辨杏有青枝。

雪裏開花卻是遲。何如獨占上春時。
也知造物含深意。故與施朱發妙姿。
細雨裛殘千顆淚。輕寒瘦損一分肌。
不應便雜夭桃杏。半點微酸已著枝。

幽人自恨探春遲。不見檀心未吐時。
丹鼎奪胎那是寶。朱砂紅銀。謂之不奪胎色。玉人頩頰更多姿。
抱叢暗蕊初含子。落盞穠香已透肌。
乞與徐熙新畫樣。竹間璀璨出斜枝。

和子由寄題孔平仲草庵次韻

逢人欲覓安心法。到處先為問道庵。
盧子不須從若士。蓋公當自過曹參。
羨君美玉經三火。笑我枯桑困八蠶。
猶喜大江同一味。故應千里共清甘。

二蟲

君不見水馬兒。步步逆流水。
大江東流日千里。此蟲趯趯長在此。
君不見鷃濫堆。決起隨衝風。
隨風一去宿何許。逆風還落蓬蒿中。
二蟲愚智俱莫測。江邊一笑無人識。

陳季常見過三首

仕宦常畏人。退居還喜客。君來輒館我。未覺雞黍窄。
東坡有奇事。已種十畝麥。但得君眼青。不辭奴飯白。

送君四十里。只使一帆風。江邊千樹柳。落我酒杯中。
此行非遠別。此樂固無窮。但願長如此。來往一生同。

聞君開龜軒。東檻俯喬木。人言君畏事。欲作龜頭縮。
我知君不然。朝飯仰暘谷。餘光幸分我。不死安可獨。

寒食雨二首

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雨月秋蕭瑟。臥聞海棠花。泥污胭脂雪。
暗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頭已白。

春江欲入戶。雨勢來不已。小屋如漁舟。濛濛水雲裏。
空庖煮寒菜。破竈燒濕葦。那知是寒食。但見烏銜紙。
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也擬哭塗窮。死灰吹不起。

徐使君分新火

臨皋亭中一危坐。三見清明改新火。
溝中枯木應笑人。鑽斫不然誰似我。
黃州使君憐久病。分我五更紅一朵。
從來破釜躍江魚。只有清詩嘲飯顆。
起攜蠟炬繞空屋。欲事烹煎無一可。
為公分作無盡燈。照破十方昏暗鎖。

次韻荅元素并引

余舊有贈元素云,天涯同是傷流落。元素以為今日之先兆。且悲當時六客之存亡。六客蓋張子野、劉孝叔、陳令舉、李公擇及元素與余也。

不愁春盡絮隨風。但喜丹砂入頰紅。
流落天涯先有讖。摩挲金狄會當同。
蘧蘧未必都非夢。了了方知不落空。
莫把存亡悲六客。已將地獄等天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