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十一

詩七十二首

次韻秦太虛見戲耳聾

君不見詩人借車無可載,留得一錢何足賴。
晚年更似杜陵翁,右臂雖存耳先聵。
人將蟻動作牛鬬,我覺風雷真一噫。
聞塵掃盡根性空,不須更枕清流派。
大朴初散失渾沌,六鑿相攘更勝敗。
眼花亂墜酒生風,口業不停詩有債。
君知五蘊皆是賊,人生一病今生差。
但恐此心終未了,不見不聞還是礙。
今君疑我特佯聾,故作嘲詩窮嶮怪。
須防額癢出三耳,莫放筆端風雨快。

端午徧游諸寺得禪字

肩輿任所適,遇勝輒留連。焚香引幽步,酌茗開靜筵。
微雨止還作,小窗幽更妍。盆山不見日,草木自蒼然。
忽登最高塔,眼界窮大千。卞峰照城郭,震澤浮雲天。
深沉既可喜,曠蕩亦所便。幽尋未云畢,墟落生晚煙。
歸來記所歷,耿耿清不眠。道人亦未寢,孤燈同夜禪。

送劉寺丞赴餘姚

中和堂後石楠樹,與君對牀聽夜雨。
玉笙哀怨不逢人,但見香煙橫碧縷。
謳吟思歸出無計,坐想蟋蟀空房語。
明朝開鎖放觀潮,豪氣正與潮爭怒。
銀山動地君不看,獨愛清香生雪霧。
別來聚散如宿昔,城郭空存鶴飛去。
我老人間萬事休,君亦洗心從佛祖。
手香新寫法界觀,眼淨不覷登伽女。
餘姚古縣亦何有,龍井白泉甘勝乳。
千金買斷顧渚春,似與越人降日注。

李公擇過高郵見施大夫與孫莘老賞花詩憶與僕去歲會于彭門折花餽筍故事作詩二十四韻見戲依韻奉荅亦以一戲公擇云爾

汝陽真天人,絹帽著紅槿。纏頭三百萬,不買一微哂。
共誇青山峰,曲盡花不隕。當時謫仙人,逸韻謝封畛。
詩成天一笑,萬象解寒窘。驚開小桃杏,不待雷發軫。
餘波尚涓滴,乞與居易稹。爾來誰復見,前輩風流盡。
寂寞兩詩人,殘紅對櫻筍。饑腸得一醉,妙語傳不泯。
君來恨不與,更復相牽引。我老心已灰,空煩扇餘燼。
天遊照六鑿,虛空掃充牣。懸知色竟空,那復嗜烏吻。
蕭然一方丈,居士老龐蘊。散花從滿裓,不荅天女問。
故人猶故目,怨句寫餘恨。疑我此心在,遮防費欄楯。
應虞已斃蛇,折尾時一蠢。仄聞孟光賢,未學處仲忍。開閣放出,事見本傳。
寄招應已足,左右侍雲鬢。何時花月夜,羊酒謝不敏。
此生如幻耳,戲語君勿慍。應同亡是公,一對子虛听。

王鞏清虛堂

清虛堂裏王居士,閉眼觀身如止水。
水中照見萬象空,敢問堂中誰隱几。
吳興太守老且病,堆案滿前長渴睡。
願君勿笑反自觀,夢幻去來殊未已。
長疑安石恐不免,未信犀首終無事。
勿將一念住清虛,居士與我蓋同耳。

和孫同年卞山龍洞禱晴

吳興連月雨,釜甑生魚蛙。往問卞山龍,曷不安厥家。
梯空上巉絕,俯視驚谽谺。神井湧雲蓋,陰崖垂蘚花。
交流百道泉,赴谷走羣蛇。不知落何處,隱隱如繅車。
我來叩石戶,飛鼠翻白鴉。寄語洞中龍,睡味豈不嘉。
雨師少弭節,雷師亦停撾。積水得反壑,稻苗出泥沙。
農夫免菜色,龍亦飽豚豭。看君擁黃紬,高臥放晚衙。

乘舟過賈收水閣收不在見其子三首

愛酒陶元亮,能詩張志和。青山來水檻,白雨滿漁蓑。
淚垢添丁面,貧低舉案蛾。不知何所樂,竟夕獨酣歌。

嫋嫋風蒲亂,猗猗水荇長。小舟浮鴨綠,大杓瀉鵝黃。
得意詩酒社,終身魚稻鄉。樂哉無一事,何處不清涼。

曳杖青苔岸,繫船枯柳根。德公方上塚,季路獨留言。
已占蒲魚港,更開松菊園。從茲來往數,兒女自應門。

次韻孫秘丞見贈

感慨清哀似變風,老於詩句耳偏聰。
迂疏自笑成何事,冷淡誰能用許功。
不怕飛蚊如立豹,肯隨白鳥過垂虹。
吟哦相對忘三伏,擬泛冰溪入雪宮。
湖州多蚊,豹腳有毒。垂虹,吳江亭名。

與客游道場何山得鳥字

清溪到山盡,飛路盤空小。紅亭與白塔,隱見喬木杪。
中休得小庵,孤絕寄雲表。洞庭在北戶,雲水天渺渺。
庵僧俗緣盡,淨業洗未了。十年畫鵲竹,益以詩自繞。
高堂儼像設,禪室各深窈。奔泉何處來,華屋過溪沼。
何山隔幽谷,去路清且悄。長松度翠蔓,絕壁掛啼鳥。
我友自杭來,尚歎所歷少。歸途風雨作,一洗紅日燎。
俄驚萬竅號,黑霧卷蓬蓼。舟人紛變色,坐羨輕鷗矯。
我獨喚酒杯,醉死勝流殍。書生例強狠,造物空煩擾。
更將掀舞勢,把燭畫風篠。美人為破顏,正似腰支嫋。
明朝便陳跡,清景墮空杳。作詩記餘歡,萬古一昏曉。

僕去杭五年吳中仍歲大飢疫故人往往逝去聞湖上僧舍不復往日繁麗獨淨慈本長老學者益盛作此詩寄之

來往三吳一夢間,故人半作冢纍然。
獨依舊社傳真法,要與遺民度厄年。
趙叟近聞還印綬,竺翁先已返林泉。
何時杖策相隨去,任性逍遙不學禪。

舶趠風并引

吳中梅雨既過,颯然清風彌旬,歲歲如此,湖人謂之舶趠風。是時海舶初回,云此風自海上與舶俱至云爾。

三旬已過梅黃雨,萬里初來舶趠風。
幾處縈回度山曲,一時清駃滿江東。
驚飄蔌蔌先秋葉,喚醒昏昏嗜睡翁。
欲作蘭臺快哉賦,却嫌分別問雌雄。

丁公默送蝤蛑

溪邊石蟹小如錢,喜見輪囷赤玉盤。
半殼含黃宜點酒,兩螯斫雪勸加飡。
蠻珍海錯聞名久,怪雨腥風入座寒。
堪笑吳興饞太守,一詩換得兩尖團。

送孫著作赴考城兼寄錢醇老李邦直二君於孫處有書見及

使君閑如雲,欲出誰肯伴。清風獨無事,一嘯亦可喚。
來從白蘋洲,吹我明月觀。門前遠行客,青衫流白汗。
問子何匆匆,王事不可緩。故人錢與李,清廟兩圭瓚。
蔚為萬乘器,尚記溝中斷。子亦東南珍,價重不可算。
別情何以慰,酒盡對空案。惟持一榻涼,勸子巾少岸。
此風那復有,塵土飛灰炭。欲寄二大夫,發發不可絆。

泛舟城南會者五人分韻賦詩得人皆若炎字四首

城中樓閣似魚鱗,不見清風起白蘋。
試選苕溪最深處,仍呼我輩不羈人。
窺船野鶴何曾下,見燭飛蟲空自馴。
繞郭荷花一千頃,誰知六月下塘春。

苦熱誠知處處皆,何當危坐學心齋。
海螯要共詩人把,溪月行遭霧雨霾。
鄉國飄零斷書信,弟兄流落隔江淮。
便應築室苕溪上,荷葉遮門水浸階。

紫蟹鱸魚賤如土,得錢相付何曾數。
碧筩時作象鼻彎,白酒微帶荷心苦。
運肘風生看斫膾,隨刀雪落驚飛縷。
不將醉語作新詩,飽食應慚腹如鼓。

橋上遊人夜未厭,共依水檻立風簷。
樓中煮酒初嘗芡,月下新妝半出簾。
南郭清游繼顏謝,北窗歸臥等羲炎。
人間寒熱無窮事,自笑疏頑不受痁。

次韻李公擇梅花

詩人固長貧,日午饑未動。偶然得一飽,萬象困嘲弄。
尋花不論命,愛雪長忍凍。天公非不憐,聽飽即喧鬨。
君為三郡守,所至滿賓從。江湖常在眼,詩酒事豪縱。
奉使今折磨,清比於陵仲。永懷茶山下,攜妓脩春貢。
更憶檻泉亭,插花雲髻重。蕭然臥灊麓,愁聽春禽哢。
忽見早梅花,不飲但孤諷。詩成獨寄我,字字愈頭痛。
嗟君本侍臣,筆橐從上雍。脫鞾吟芍藥,給札賦雲夢。
何人慰流落,嘉蘤天為種。杯傾笛中吟,帽拂果下鞚。
感時忘羈旅,此意吾儕共。故山亦何有,桐花集么鳳。
君亦憶匡廬,歸掃藏書洞。何當種此花,各抱漢陰罋。

送淵師歸徑山

我昔嘗為徑山客,至今詩筆餘山色。
師住此山三十年,妙語應須得山骨。
溪城六月水雲蒸,飛蚊猛捷如花鷹。
羨師方丈冰雪冷,蘭膏不動長明燈。
山中故人知我至,爭來問訊今何似。
為言百事不如人,兩眼猶能書細字。
徑山夏無蚊。余舊詩云:問龍乞水歸洗眼,欲看細字銷殘年。

送表忠觀錢道士歸杭

先王舊德在民心,著令稱忠上意深。
墮淚行看會祠下,挂名爭欲刻碑陰。
淒涼破屋塵凝座,憔悴雲孫雪滿簪。
未信諸豪容郭解,却從他縣施千金。

次韻周開祖長官見寄

俯仰東西閱數州,老於歧路豈伶優。
初聞父老推謝令,旋見兒童迎細侯。
政拙年年祈水旱,民勞處處避嘲謳。
河吞巨野那容塞,盜入蒙山不易搜。
仕道固應慚孔孟,扶顛未可責求由。
漸謀田舍猶懷祿,未脫風濤且傍洲。
罔罔可憐真喪狗,時時相觸是虛舟。
朅來震澤都如夢,只有苕溪可倚樓。
齋釀酸甜如蜜水,樂工零落似風甌。
遠思顏柳并諸謝,近憶張子野令舉與老劉孝叔
風定軒窗飛豹腳,雨餘欄檻上蝸牛。
舊遊到處皆蒼蘚,同甲惟君尚黑頭。
憶昔湖山共尋勝,相逢杯酒兩忘憂。
醉看梅雪清香過,夜棹風船駭汗流。
百首共成山上集,三人俱作月中游。
海南未起垂天翼,澗底仍依徑寸庥。
已許秋風歸過我,預憂詩筆老難醻。
此生歲月行飄忽,晚節功名亦繆悠。
犀首正緣無事飲,馮驩應為有魚留。
從今便踏青州麴,薄酒知君笑督郵。

林子中以詩寄文與可及余與可既歿追和其韻

斯人所甚厭,投畀每不受。欲其少須臾,奪去惟恐後。
云誰尸此職,無乃亦假守。賦才有巨細,無異斛與斗。
胡不安其分,但聽物所誘。時來各飛動,意合無妍醜。
坐令雞栖車,長載朱伯厚。平生無一旅,既死咤萬口。
自聞與可亡,胸臆生堆阜。懸知臨絕意,要我一執手。
相望五百里,安得自其牖。遺文付來哲,後事待諸友。
伶俜嵇紹孤,老病孟光偶。世人賤目見,爭笑千金帚。
君詩與楚詞,識者當有取。但知愛墨竹,此歎吾已久。
故人多厚祿,能復哀君否。不見林與蘇,飢寒自奔走。

與王郎昆仲及兒子邁繞城觀荷花登峴山亭晚入飛英寺分韻得月明星稀四首

昨夜雨鳴渠,曉來風襲月。蕭然欲秋意,溪水清可啜。
環城三十里,處處皆佳絕。蒲蓮浩如海,時見舟一葉。
此間真避世,青蒻低白髮。相逢欲相問,已逐驚鷗沒。

清風定何物,可愛不可名。所至如君子,草木有嘉聲。
我行本無事,孤舟任斜橫。中流自偃仰,適與風相迎。
舉杯屬浩渺,樂此兩無情。歸來兩溪間,雲水夜自明。

苕水如漢水,鱗鱗鴨頭青。吳興勝襄陽,萬瓦浮青冥。
我非羊叔子,愧此峴山亭。悲傷意則同,歲月如流星。
從我兩王子,高鴻插脩翎。湛輩何足道,當以德自銘。

吏民憐我懶,鬬訟日已稀。能為無事飲,可作不夜歸。
復尋飛英遊,盡此一寸暉。撞鐘履聲集,顛倒雲山衣。
我來無時節,杖屨自推扉。莫作使君看,外似中已非。

城南縣尉水亭得長字

兩慰欝相望,東南百步場。插旗蒲柳市,伐鼓水雲鄉。
已作觀魚檻,仍開射鴨堂。全家依畫舫,極目亂紅妝。
瀲瀲波頭細,疏疏雨腳長。我來閑濯足,溪漲欲浮牀。
澤國山圍裏,孤城水影傍。欲知歸路處,葦外聽風檣。

與胡祠部游法華山

陂湖欲盡山為界,始見寒泉落高派。
道人未放泉出山,曲折虛堂瀉清快。
使君年老尚兒戲,綠棹紅船舞澎湃。
一笑翻杯水濺裙,餘歡濯足波生隘。
長松攙天龍起立,蒼藤倒谷雲崩壞。
仰穿蒙密得清曠,一覽震澤吁可怪。
誰云四萬八千頃,渺渺東盡日所曬。
歸塗十里盡風荷,清唱一聲聞露薤。是日,樂工有作此聲者。
嗟余少小慕真隱,白髮青衫天所械。
忽逢佳士與名山,何異枯楊便馬疥。
君猶鸞鶴偶飄墮,六翮如雲豈長鍛。
不將新句紀茲遊,恐負山中清淨債。

又次前韻贈賈耘老

具區吞滅三州界,浩浩湯湯納千派。
從來不著萬斛船,只許漁舟恣奔快。
仙壇古洞不可到,空聽餘瀾鳴湃湃。
今朝偶上法華嶺,縱觀始覺人寰隘。
山頭臥碣弔孤塚,下有至人僵不壞。
空餘白棘網秋蟲,無復青蓮出幽怪。事見本院碑。
我來徙倚長松下,欲掘茯苓親洗晒。
聞道山中富奇藥,往往靈芝雜葵薤。
詩人空腹待黃精,三事只看長柄械。杜子美詩云,長鑱短鑱白木柄,我生託子以為命。
今年大熟期一飽,食葉微蟲真癬疥。耘云,今歲有小蟲食葉,不甚為害。
白花半落紫穟香,攘臂欲助磨鎌鎩。
安得山泉變春酒,與子一洗尋常債。

趙閱道高齋

見公奔走謂公勞,聞公隱退云公高。
公心底處有高下,夢幻去來隨所遭。
不知高齋竟何義,此名之設緣吾曹。
公年四十已得道,俗緣未盡餘伊皐。
功名富貴俱逆旅,黃金知繫何人袍。
超然已了一大事,挂冠而去真秋毫。
坐看猿猱落罝罔,兩手未肯置所操。
乃知賢達與愚陋,豈直相去九牛毛。
長松百尺不自覺,企而羨者蓬與蒿。
我欲贏糧往問道,未應舉臂辭盧敖。

送俞節推尚之子,尚字退翁

吳興有君子,淡如朱絲琴。一唱三太息,至今有遺音。
嗟余與夫子,相避如辰參。退翁官于蜀,余在京師,余歸而退翁去。及余官於吳興,則退翁亡矣。
猶喜見諸郎,窈然清且深。
異時多良士,末路喪初心。我生不有命,其肯枉尺尋。

次韻荅孫侔

十年身不到朝廷,欲伴騷人賦落英。
但得低頭拜東野,不辭中路候淵明。
艤舟苕霅人安在,卜築江淮計已成。
千里論交一言足,與君蓋亦不須傾。

重寄一首

凜然高節照時人,不信微官解浼君。
蔣濟謂能來阮籍,薛宣直欲吏朱雲。
好詩衝口誰能擇,俗子疑人未遣聞。
乞取千篇看俊逸,不將輕比鮑參軍

次韻和劉貢甫登黃樓見寄并寄子由二首

清派連淮上,黃樓冠海禺。此詩尤偉麗,夫子計魁梧。劉為人短小
世俗輕瑚璉,巾箱襲碔砆。坐令乘傳遽,奔走為儲須。
邂逅我已失,登臨誰與俱。貧貪倉氏粟,身聽冶家橅。
會合難前定,歸休試後圖。腴田未可買,窮鬼却須呼。本欲買田於泗上,近已不遂矣。
二水何年到,雙洪不受艫。至今清夜夢,飛轡策天吳。此詩寄劉。

與子皆去國,十年天一禺。數奇逢惡歲,計拙集枯梧。
好士餘劉表,窮交憶灌夫。不矜持漢節,猶許攬桓須。
清句金絲合,高樓雪月俱。吟哦出新意,指畫想前橅。子由初赴南京,送之出東門,登城上覽山川之勝,云此地可作樓觀,於是始有改築之意。
自寫千言賦,新裁六幅圖。近以絹自寫子由黃樓賦為六幅圖,甚妙。
傳看一坐聳,勸著尺書呼。莫使騷人怨,東游不到吳。此詩寄子由。

陳州與文郎逸民飲別攜手河堤上作此詩

白酒無聲滑瀉油,醉行堤上散吾愁。
春風料峭羊角轉,河水渺綿瓜蔓流。
君已思歸夢巴峽,我能未到說黃州。
此生聚散何窮已,未忍悲歌學楚囚。

子由自南都來陳三日而別

夫子自逐客,尚能哀楚囚。奔馳二百里,徑來寬我憂。
相逢知有得,道眼清不流。別來未一年,落盡驕氣浮。
嗟我晚聞道,款啟如孫休。至言雖久服,放心不自收。
悟彼善知識,妙藥應所投。納之憂患場,磨以百日愁。
冥頑雖難化,鐫發亦已周。平時種種心,次第去莫留。
但餘無所遠,永與夫子游。此別何足道,大江東西州。
畏蛇不下榻,睡足吾無求。便為齊安民,何必歸故丘。

正月十八日蔡州道上遇雪次子由韻二首

蘭菊有生意,微陽回寸根。方憂集暮雪,復喜迎朝暾。
憶我故居室,浮光動南軒。松竹半傾瀉,未數葵與萱。
三徑瑤草合,一瓶井花溫。至今行吟處,尚餘履舄痕。
一朝出從仕,永愧李仲元。晚歲益可羞,犯雪方南奔。
山城買廢圃,槁葉手自掀。長使齊安人,指說故侯園。

鉛膏染髭須,旋露霜雪根。不如閉目坐,舟府夜自暾。
誰知憂患中,方寸寓羲軒。大雪從壓屋,我非兒女萱。
平生學踵息,坐覺雨29350溫。下馬作雪詩,滿地鞭箠痕。
佇立望原野,悲歌為黎元。道逢射獵子,遙指狐兔奔。
蹤跡尚可尋,窟穴何足掀。寄謝李丞相,吾將反丘園。

過新息留示鄉人任師中任時知瀘州,亦坐事對獄。

昔年嘗羨任夫子,卜居新息臨淮水。
怪君便爾忘故鄉,稻熟魚肥信清美。
竹陂雁起天為黑,小竹陂在縣北。桐柏煙橫山半紫。桐柏廟在縣南。
知君坐受兒女困,悔不先歸弄清泚。
塵埃我亦失收身,此行蹭蹬尤可鄙。
寄食方將依白足,附書未免煩黃耳。
往雖不及來有年,詔恩倘許歸田里。
却下關山入蔡州,為買烏犍三百尾。黃州出水牛。

過淮

朝離新息縣,初亂一水碧。暮宿淮南村,已渡千山赤。
麏鼯號古戍,霧雨暗破驛。回頭梁楚郊,永與中原隔。
黃州在何許,想像雲夢澤。吾生如寄耳,初不擇所適。
但有魚與稻,生理已自畢。獨喜小兒子,少小事安佚。
相從艱難中,肝肺如鐵石。便應與晤語,何止寄衰疾。
時家在子由處,獨與兒子邁南來。

書黁公詩後并敘

過加祿鎮南二十五里大許店,休焉于逆旅祁宗祥家。見壁上有幅紙題詩云:滿院秋光濃欲滴,老僧倚杖青松側。只怪高聲問不應,瞋余踏破蒼苔色。其後題云滏水僧寶黁。宗祥謂余,此光黃間狂僧也。年百三十,死於熙寧十年,既死,人有見之者。宗祥言其異事甚多。作是詩以識之。黁公本名清戒,俗謂之戒和尚云。

黁公昔未化,來往淮山曲。壽逾兩甲子,氣壓諸尊宿。
但嗟濁惡世,不受龍象蹴。我來不及見,悵望空遺躅。
霜顱隱白毫,鎖骨埋青玉。皆云似達摩,隻履還天竺。
壁間餘清詩,字勢頗拔俗。為吟五字偈,一洗凡眼肉。

游淨居寺并敘

淨居寺,在光山縣南四十里大蘇山之南,小蘇山之北。寺僧居仁為余言:齊天保中,僧思惠過此,見父老問其姓,曰蘇氏,又得二山名。乃歎曰:吾師告我,遇三蘇則住。遂留結庵。而父老竟無有,蓋山神也。其後僧智顗見思於此山而得法焉,則世所謂思大和尚,智者大師是也。唐神龍中,道岸禪師始建寺於其地,廣明庚子之亂,寺廢於兵火,至乾興中乃復,而賜名曰梵天云。

十載遊名山,自製山中衣。願言畢婚嫁,攜手老翠微。
不悟俗緣在,失身蹈危機。刑名非夙學,陷阱損積威。
遂恐死生隔,永與雲山違。今日復何日,芒鞋自輕飛。
稽首兩足尊,舉頭雙涕揮。靈山會未散,八部猶光輝。
願從二聖往,一洗千劫非。徘徊竹溪月,空翠搖煙霏。
鐘聲自送客,出谷猶依依。回首吾家山,歲晚將焉歸。

梅花二首

春來幽谷水潺潺,的皪梅花草棘間。
一夜東風吹石裂,半隨飛雪渡關山。

何人把酒慰深幽,開自無聊落更愁。
幸有清溪三百曲,不辭相送到黃州。

戲作種松

我昔少年日,種松滿東岡。初移一寸根,瑣細如插秧。
二年黃茅下,一一攢麥芒。三年出蓬艾,滿山散牛羊。
不見十餘年,想作龍蛇長。夜風破浪碎,朝露珠璣香。
我欲食其膏,已伐百本桑。煮松脂法,用桑柴灰水。人事多乖迕,神藥竟渺茫。
朅來齊安野,夾路須髯蒼。會開龜蛇窟,不惜斤斧瘡。
縱未得茯苓,且當拾流肪。釜盎百出入,皎然散飛霜。
槁死三彭仇,澡換五穀腸。青骨凝綠髓,丹田發幽光。
白髮何足道,要使雙瞳方。却後五百年,騎鶴還故鄉。

萬松亭并敘

麻城縣令張毅,植萬松于道周以芘行者,且以名其亭。去未十年,而松之存者十不及三四。傷來者之不嗣其意也,故作是詩。

十年栽種百年規,好德無人助我儀。古語云:一年之計,樹之以穀;十年之計,樹之以木;百年之計,樹之以德。
縣令若同倉庾氏,亭松應長子孫枝。
天公不救斧斤厄,野火解憐冰雪姿。
為問幾株能合抱,慇勤記取角弓詩。

張先生并敘

先生不知其名,黃州故縣人,本姓盧,為張氏所養。陽狂垢汙,寒暑不能侵,常獨行市中,夜或不知其所止。往來者欲見之,多不能致,余試使人召之,欣然而來。既至,立而不言,與之言不應,使之坐不可,但俯仰熟視傳舍堂中,久之而去。夫孰非傳舍者,是中竟何有乎?然余以有思惟心追躡其意,蓋未得也。

熟視空堂竟不言,故應知我未天全。
肯來傳舍人皆說,能致先生予亦賢。
脫屣不妨眠糞屋,流澌爭看浴冰川。
士廉豈識桃椎妙,妄意稱量未必然。

陳季常所蓄朱陳村嫁娶圖二首

何年顧陸丹青手,畫作朱陳嫁娶圖。
聞道一村惟兩姓,不將門戶買崔盧。

我是朱陳舊使君,勸耕曾入杏花村。
而今風物那堪畫,縣吏催錢夜打門。朱陳村,在徐州蕭縣。

少年時嘗過一村院見壁上有詩云夜涼疑有雨院靜似無僧不知何人詩也宿黃州禪智寺寺僧皆不在夜半雨作偶記此詩故作一絕

佛燈漸暗饑鼠出,山雨忽來脩竹鳴。
知是何人舊詩句,已應知我此時情。

初到黃州

自笑平生為口忙,老來事業轉荒唐。
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
逐客不妨員外置,詩人例作水曹郎。
只慚無補絲毫事,尚費官家壓酒囊。檢校官例,折支多得退酒袋。

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

幽人無事不出門,偶逐東風轉良夜。
參差玉宇飛木末,繚繞香煙來月下。
江雲有態清自媚,竹露無聲浩如瀉。
已驚弱柳萬絲垂,尚有殘梅一枝亞。
清詩獨吟還自和,白酒已盡誰能借。
不辭青春忽忽過,但恐歡意年年謝。
自知醉耳愛松風,會揀霜林結茅舍。
浮浮大甑長炊玉,溜溜小槽如壓蔗。
飲中真味老更濃,醉裏狂言醒可怕。
但當謝客對妻子,倒冠落佩從嘲罵。

次韻前篇

去年花落在徐州,對月酣歌美清夜。去年徐州花下對月,與張師厚、王子立兄弟飲酒,作蘋字韻詩。
今年黃州見花發,小院閉門風露下。
萬事如花不可期,餘年似酒那禁瀉。
憶昔還鄉泝巴峽,落帆樊口在黃州南岸。高桅亞。
長江袞袞空自流,白髮紛紛寧少借。
竟無五畝繼沮溺,空有千篇陵鮑謝。
至今歸計負雲山,未免孤衾眠客舍。
少年辛苦真食蓼,老景清閑如啖蔗。
饑寒未至且安居,憂患已空猶夢怕。
穿花踏月飲村酒,免使醉歸官長罵。

安國寺浴

老來百事懶,身垢猶念浴。衰髮不到耳,尚煩月一沐。
山城足薪炭,煙霧濛湯谷。塵垢能幾何,翛然脫羈梏。
披衣坐小閣,散髮臨脩竹。心困萬緣空,身安一牀足。
豈惟忘淨穢,兼以洗榮辱。默歸無多談,此理觀要熟。

安國寺尋春

臥聞百舌呼春風,起尋花柳村村同。
城南古寺脩竹合,小房曲檻欹深紅。
看花歎老憶年少,對酒思家愁老翁。
病眼不羞雲母亂,鬢絲強理茶煙中。
遙知二月王城外,玉仙洪福花如海。
薄羅勻霧蓋新妝,快馬爭風鳴雜珮。
玉川先生真可憐,一生耽酒終無錢。
病過春風九十日,獨抱添丁看花發。

寓居定惠院之東雜花滿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貴也

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獨。
嫣然一笑竹籬間,桃李漫山總麄俗。
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
自然富貴出天姿,不待金盤薦華屋。
朱唇得酒暈生臉,翠袖卷紗紅映肉。
林深霧暗曉光遲,日暖風輕春睡足。
雨中有淚亦悽愴,月下無人更清淑。
先生食飽無一事,散步逍遙自捫腹。
不問人家與僧舍,拄杖敲門看脩竹。
忽逢絕豔照衰朽,歎息無言揩病目。
陋邦何處得此花,無乃好事移西蜀。
寸根千里不易到,銜子飛來定鴻鵠。
天涯流落俱可念,為飲一樽歌此曲。
明朝酒醒還獨來,雪落紛紛那忍觸。

次韻樂著作野步

老來幾不辨西東,秋後霜林且強紅。
眼暈見花真是病,耳虛聞蟻定非聰。
酒醒不覺春強半,睡起常驚日過中。
植杖偶逢為黍客,披衣閑詠舞雩風。
仰看落蕊收松粉,俯見新芽摘杞叢。
楚雨還昏雲夢澤,吳潮不到武昌宮。黃州對岸武昌縣有孫權故宮。
廢興古郡詩無數,寂寞閑窗易粗通。
解組歸來成二老,風流他日與君同。

二月二十六日雨中熟睡至晚強起出門還作此詩意思殊昏昏也

卯酒困三杯,午飡便一肉。雨聲來不斷,睡味清且熟。
昏昏覺還臥,展轉無由足。強起出門行,孤夢猶可續。
泥深竹雞語,村暗鳩婦哭。明朝看此詩,睡語應難讀。

雨晴後步至四望亭下魚池上遂自乾明寺前東岡上歸二首

雨過浮萍合,蛙聲滿四鄰。海棠真一夢,梅子欲嘗新。
拄杖閑挑菜,鞦韆不見人。殷勤木芍藥,獨自殿餘春。

高亭廢已久,下有種魚塘。暮色千山入,春風百草香。
市橋人寂寂,古寺竹蒼蒼。鸛鶴來何處,號鳴滿夕陽。

雨中看牡丹三首

霧雨不成點,映空疑有無。時於花上見,的皪走明珠。
秀色洗紅粉,暗香生雪膚。黃昏更蕭瑟,頭重欲相扶。

明日雨當止,晨光在松枝。清寒入花骨,肅肅初自持。
午景發穠麗,一笑當及時。依然暮還斂,亦自惜幽姿。

幽姿不可惜,後日東風起。酒醒何所見,金粉抱青子。
千花與百草,共盡無妍鄙。未忍污泥沙,牛酥煎落蕊。

次韻樂著作送酒

少年多病怯杯觴,老去方知此味長。
萬斛羈愁都似雪,一壺春酒若為湯。

次韻樂著作天慶觀醮

濁世紛紛肯下臨,夢尋飛步五雲深。
無因上到通明殿,只許微聞玉佩音。

王齊萬秀才寓居武昌縣劉郎洑正與伍洲相對伍子胥奔吳所從渡江也

君家稻田冠西蜀,擣玉揚珠三萬斛。
塞江流枺起書樓,碧瓦朱欄照山谷。
傾家取樂不論命,散盡黃金如轉燭。
惟餘舊書一百車,方舟載入荊江曲。
江上青山亦何有,伍洲遙望劉郎藪。
明朝寒食當過君,請殺耕牛壓私酒。
與君飲酒細論文,酒酣訪古江之濆。
仲謀公瑾不須弔,一酹波神英烈君。杭州伍子胥廟封英烈王。

杜沂游武昌以酴醿花菩薩泉見餉二首

酴醿不爭春,寂寞開最晚。青蛟走玉骨,羽蓋蒙珠幰。
不妝豔已絕,無風香自遠。淒涼吳宮闕,紅粉埋故苑。
至今微月夜,笙簫來絕巘。餘妍入此花,千載尚清婉。
怪君呼不歸,定為花所挽。昨宵雷雨惡,花盡君應返。

君言西山頂,自古流白泉。上為千牛乳,下有萬石鉛。
不愧惠山味,但無陸子賢。願君揚其名,庶託文字傳。
寒泉比吉士,清濁在其源。不食我心惻,於泉非所患。
嗟我本何有,虛名空自纏。不見子柳子,餘愚汙溪山。

陳季常自岐亭見訪郡中及舊州諸豪爭欲邀致之戲作陳孟公詩一首

孟公好飲寧論斗,醉後關門防客走。
不妨閑過左阿君,百謫終為賢太守。
老居閭里自浮湛,笑問伯松何苦心。
忽然載酒從陋巷,為愛揚雄作酒箴。
長安富兒求一過,千金壽君君笑唾。
汝家安得客孟公,從來只識陳驚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