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十

詩七十七首

九日黃樓作

去年重陽不可說。南城夜半千漚發。
水穿城下作雷鳴。泥滿城頭飛雨滑。
黃花白酒無人問。日暮歸來洗鞾韈。
豈知還復有今年。把琖對花容一呷。
莫嫌酒薄紅粉陋。終勝泥中千柄鍤。
黃樓新成壁未乾。青河已落霜初殺。
朝來白露如細雨。南山不見千尋剎。
樓前便作海茫茫。樓下空聞㯭鴉軋。
薄寒中人老可畏。熱酒澆腸氣先壓。
煙消日出見漁村。遠水鱗鱗山齾齾。
詩人猛士雜龍虎。坐客三十餘人多知名之士。楚舞吳歌亂鵝鴨。
一杯相屬君勿詞。此境何殊泛清霅。

太虛以黃樓賦見寄作詩為謝

我在黃樓上。欲作黃樓詩。忽得故人書。中有黃樓詞。
黃樓高十丈。下建五丈旗。楚山以為城。泗水以為池。
我詩無傑句。萬景驕莫隨。夫子獨何妙。雨雹散雷椎。
雄詞雜今古。中有屈宋姿。南山多磬石。清滑如流脂。
朱蠟為摹刻。細妙分毫釐。佳處未易識。當有來者知。

九日次韻王鞏

我醉欲眠君罷休。已教從事到青州。
鬢霜饒我三千丈。詩律輸君一百籌。
聞道郎君閉東閣。且容老子上南樓。
相逢不用忙歸去。明日黃花蝶也愁。

送頓起

客路相逢難。為樂常不足。臨行挽衫袖。更賞折殘菊。
佳人亦何念。淒斷陽關曲。酒闌不忍去。共接一寸燭。
留君終無窮。歸駕不免促。岱宗已在眼。一往繼前躅。
天門四十里。夜看扶桑浴。回頭望彭城。大海浮一粟。
故人在其下。塵土相豗蹴。惟有黃樓詩。千古配淇澳。
頓有詩。記黃樓本末。

送孫勉

昔年罷東武。曾過北海縣。白河翻雪浪。黃土如烝麵。
桑麻冠東方。一熟天下賤。是時累飢饉。常苦盜賊變。
每憐追胥官。野宿風裂面。君為淮南秀。文采照金殿。
君嘗考中進士第一人。
胡為事奔走。投筆腰羽箭。更被髯將軍。豪篇來督戰。
其兄莘老。以詩寄之。皆言戰事。
親程三郡士。玉石不能衒。欲知君得人。失者亦稱善。
君才無不可。要欲經百鍊。吾詩堪咀嚼。聊送別酒嚥。

李思訓畫長江絕島圖

山蒼蒼。江茫茫。大孤小孤江中央。
崖崩路絕猿鳥去。惟有喬木攙天長。
客舟何處來。棹歌中流聲抑揚。
沙平風軟望不到。孤山久與船低昂。
峨峨兩煙鬟。曉鏡開新粧。
舟中賈客莫漫狂。小孤前年嫁彭郎。

次韻荅王鞏

我有方外客。顏如瓊之英。十年塵土窟。一寸冰雪清。
朅來從我游。坦率見真情。顧我無足戀。戀此山水清。
新詩如彈丸。脫手不蹔停。昨日放魚回。衣巾滿浮萍。
今日扁舟去。白酒載烏程。山頭見月出。江路聞鼉鳴。
莫作孺子歌。滄浪濯吾纓。吾詩自堪唱。相子棹歌聲。

張安道見示近詩

人物一衰謝。微言難重尋。殷勤永嘉末。復聞正始音。
清談未足多。感時意殊深。少年有奇志。欲和南風琴。
荒林蜩蚻亂。廢沼蛙蟈滛。遂欲掩兩耳。臨文但噫瘖。
蕭然王郎子。來自緱山陰。其婿王鞏攜來。云見浮丘伯。吹簫明月岑。
遺聲落淮泗。蛟鼉為悲吟。願公正王度。祈招繼愔愔。

次韻王鞏顏復同泛舟

沈郎清瘦不勝衣。邊老便便帶十圍。
躞蹀身輕山上走。讙呼舩重醉中歸。
舞腰似雪金釵落。談辯如雲玉麈麾。
憶在錢塘正如此。回頭四十二年非。

次韻張十七九日贈子由

千戈萬槊擁笓籬。九日清樽豈復持。是日南都敕使按兵。
官事無窮何日了。菊花有信不吾欺。
逍遙瓊館真堪羨。取次塵纓未可縻。
迨此暇時須痛飲。他年長劍拄君頤。

次韻王鞏獨眠

居士身心如槁木。旅館孤眠體生粟。
誰能相思琢白玉。服藥千朝償一宿。
天寒日短銀燈續。欲往從之車脫軸。
何人吹斷參差竹。泗水茫茫鴨頭綠。

次韻王鞏留別

去國已八年。故人今有誰。當時交游內。未數蔡克兒。
豈無知我者。好爵半已縻。爭為東閣吏。不顧北山移。
公子表獨立。與世頗異馳。不詞千里遠。成此一段奇。
蛾眉亦可憐。無奈思餅師。無人伴客寢。惟有支牀龜。
君歸與何人。文字相娛嬉。持此調張子。一笑當脫頤。

登雲龍山

醉中走上黃茆崗。滿崗亂石如羣羊。
崗頭醉倒石作牀。仰看白雲天茫茫。
歌聲落谷秋風長。路人舉首東南望。拍手大笑使君狂。

次韻僧潛見贈

道人胸中水鏡清。萬象起滅無逃形。
獨依古寺種秋菊。要伴騷人飡落英。
人間底處有南北。紛紛鴻雁何曾冥。
閉門坐穴一禪榻。頭上歲月空崢嶸。
今年偶出為求法。欲與慧劍加礱硎。
雲衲新磨山水出。霜髭不翦兒童驚。
公侯欲識不可得。故知倚市無傾城。
秋風吹夢過淮水。想見橘柚垂空庭。
故人各在天一角。相望落落如晨星。
彭城老守何足顧。棗林桑野相邀迎。
千山不憚荒店遠。兩腳欲趁飛猱輕。
多生綺語磨不盡。尚有宛轉詩人情。
猿吟鶴唳本無意。不知下有行人行。
空堦夜雨自清絕。誰使掩抑啼孤惸。
我欲仙山掇瑤草。傾筐坐歎何時盈。
簿書鞭朴書填委。煮茗燒栗宜宵征。
乞取摩尼照濁水。共看落月金盆傾。

次韻潛師放魚

法師說法臨泗水。無數天花隨麈尾。
勸將淨業種西方。莫待夢中呼起起。
哀哉若魚竟坐口。遠愧知幾穆生醴。
況逢孟簡對盧仝。不怕校人欺子產。
疲民尚作魚尾赤。數罟未除吾顙泚。
法師自有衣中珠。不用辛苦沙泥底。

與舒教授張山人參寥師同遊戲馬臺書西軒壁兼簡顏長道二首

古寺長廊院院行。此軒偏慰旅人情。
楚山西斷如迎客。汴水南來故遶城。
路失玉鈎芳草合。林亡白鶴古泉清。
淡游何以娛庠老。坐聽郊原琢磬聲。

竹杖芒鞋取次行。下臨官道見人情。
天寒菽粟猶栖畝。日莫牛羊自入城。
沽酒獨教陶令醉。題詩誰似皎公清。
更尋陋巷顏夫子。乞取微言繼此聲。

滕縣時同年西園

人皆種榆柳。坐待十畝陰。我獨種松柏。守此一寸心。
君看閭里間。盛衰日駸駸。種木不種德。聚散如飛禽。
老時吾不識。用意一何深。知人得數士。重義忘千金。
西園手所開。珍木來千岑。養此霜雪根。遲彼鸞鳳吟。
池塘得流水。龜魚自浮沈。幽桂日夜長。白花亂青衿。
豈獨富草木。子孫已成林。拱把不知數。會當出千尋。
樊侯種梓漆。壽張富華簪。我作西園詩。以為里人箴。

次韻王廷老和張十七九日見寄

霜葉投空雀啅籬。上樓筋力強扶持。
對花把酒未甘老。膏面染須聊自欺。
無事亦知君好飲。多才終恐世相縻。
請看平日銜杯口。會有金椎為控頤。

次韻參寥師寄秦太虛三絕句,時秦君舉進士不得

秦郎文字固超然。漢武憑虛意欲仙。
底事秋來不得解。定中試與問諸天。

一尾追風抹萬蹄。崑崙玄圃謂朝濟。
回看世上無伯樂。却道鹽車勝月題。

得喪秋毫久已冥。不須聞此氣崢嶸。
何妨却伴參寥子。無數新詩咳唾成。

與參寥師行園中得黃耳蕈

遣化何時取衆香。法筵齋鉢久淒涼。
寒蔬病甲誰能採。落葉空畦半已荒。
老楮忽生黃耳菌。故人兼致白牙薑。
蕭然放筯東南去。又入春山筍蕨鄉。

百步洪二首并敘

王定國訪余於彭城。一日棹小舟與顏長道攜盼英卿三子游泗水。北上聖女山。南下百步洪。吹笛飲酒。乘月而歸。余時以事不得往。夜著羽衣佇立於黃樓上。相視而笑。以為李太白死。世間無此樂。三百餘年矣。定國既去。逾月。復與參寥師放舟洪下。追懷曩游。已為陳跡。喟然而歎。故作二詩。一以遺參寥。一以寄定國。且示顏長道舒堯文邀同賦云。

長洪斗落生跳波。輕舟南下如投梭。
水師絕叫鳥雁起。亂石一線爭磋磨。
有如兎走鷹隼落。駿馬下注千丈坡。
斷絃離柱箭脫手。飛電過隙珠翻荷。
四山眩轉風掠耳。但見流沫生千渦。
嶮中得樂雖一快。何異水伯夸秋河。
我生乘化日夜逝。坐覺一念逾新羅。
紛紛爭奪醉夢裏。豈信荊棘埋銅駝。
覺來俯仰失千劫。回視此水殊委蛇。
君看岸邊蒼石上。古來篙眼如蜂窠。
但應此心無所住。造物雖駃如余何。
回船上馬各歸去。多言嘵嘵師所呵。

佳人未肯回秋波。幼輿欲語防飛梭。
輕舟弄水買一笑。醉中蕩槳肩相磨。
不似長安閭里俠。貂裘夜走燕脂坡。
獨將詩句擬鮑謝。涉江共採秋江荷。
不知詩中道何語。但覺兩頰生微渦。
我時羽服黃樓上。坐見織女初斜河。
歸來笛聲滿山谷。明月正照金叵羅。
奈何捨我入塵土。擾擾毛羣欺臥駞。
不念空齋老病叟。退食誰與同委蛇。
時來洪上看遺跡。忍見屐齒青苔窠。
詩成不覺雙淚下。悲吟相對惟羊何。
欲遣佳人寄錦字。夜寒手冷無人呵。

送參寥師

上人學苦空。百念已灰冷。劔頭惟一吷。焦穀無新穎。
胡為逐吾輩。文字爭蔚炳。新詩如玉雪。出語便清警。
退之論草書。萬事未嘗屏。憂愁不平氣。一寓筆所騁。
頗怪浮屠人。視身如丘井。頹然寄淡泊。誰與發豪猛。
細思乃不然。真巧非幻影。欲令詩語妙。無厭空且靜。
靜故了羣動。空故納萬境。閱世走人間。觀身臥雲嶺。
醎酸雜衆好。中有至味永。詩法不相妨。此語當更請。

夜過舒堯文戲作

先生堂前霜月苦。弟子讀書喧兩廡。
推門入室書縱橫。蠟紙燈籠晃雲母。
先生骨清少眠臥。長夜默坐數更鼓。
耐寒石硯欲生氷。得火銅缾如過雨。
郎君欲出先自贊。坐客斂袵誰敢侮。
明朝阮籍過阿戎。應作羲之羨懷祖。

十月十五日觀月黃樓席上次韻

中秋天氣未應殊。不用紅紗照坐隅。
山下白雲橫匹素。水中明月臥浮圖。
未成短棹還三峽。已約輕舟泛五湖。
為問登臨好風景。明年還憶使君無。

荅王定民

開緘弈弈滿銀鉤。書尾題詩語更遒。
八法舊聞宗長史。五言今復擬蘇州。
筆蹤好在留臺寺。旗隊遙知到石溝。
欲寄鼠須并蠒紙。請君章草賦黃樓。

次韻王廷老退居見寄二首

浪蘂浮花不辨春。歸來方識歲寒人。
回頭自笑風波地。閉眼聊觀夢幻身。
北牗已安陶令榻。西風還避庾公塵。
更搔短髮東南望。試問今誰裹舊巾。

接果移花看補籬。腰鎌手斧不妨持。
上都新事長先到。老圃閑談未易欺。
釀酒閉門開社罋。殺牛留客解耕縻。
何時得見攕攕玉。右手持盃左捧頤。

次顏長道韻送傅倅

兩見黃花掃落英。南山山寺徧題名。
宗成不獨依岑范。魯衛終當似弟兄。
去歲雲濤浮汴泗。與君泥土滿衣纓。
如今別酒休詞醉。試聽雙洪落後聲。

雲龍山觀燒得雲字

丁女真水妃。寒山便火耘。隕霜知已殺。培戶聽初焚。
束縕方熠燿。敲石俄氤氳。落點甘泉烽。橫煙楚塞氛。
窮蛇上喬木。潛蛟躡浮雲。驚飛墮傷鴈。狂走迷癡麏。
谷蟄起蜩鷰。山妖竄夔羵。野竹爆哀聲。幽桂飄冤芬。
悲同秋照蟹。快若夏燎蚊。火牛入燕壘。燧象奔吳軍。
崩騰井陘口。萬馬皆朱幩。搖曳驪山陰。諸姨爛紅裙。
方隨長風卷。忽值絕澗分。我本山中人。習見匪獨聞。
偶從二三子。來訪張隱君。君家亦何有。物象移朝曛。
把酒看飛燼。空庭落繽紛。行觀農事起。畦壟如纈紋。
細雨發春穎。嚴霜倒秋蕡。始知一炬力。洗盡狐兎羣。

和田國愽喜雪

疇昔月如晝。曉來雲暗天。玉花飛半夜。翠浪舞明年。
匿虫無遺種。流亡稍占田。歲豐君不樂。鍾磬幾時編。田有服不樂。

祈雪霧豬泉出城馬上作贈舒堯文

三年走吳越。踏徧千重山。朝隨白雲去。莫與栖鴉還。
翩如得木狖。飛步誰能攀。一為符竹累。坐老敲搒間。
此行亦何事。聊散腰腳頑。浩蕩城西南。亂山如玦環。
山下野人家。桑柘雜榛菅。歲晏風日暖。人牛相對閑。
薄雪不蓋土。麥苗稀可刪。願君發豪句。嘲詼破天慳。

次韻舒堯文祈雪霧豬泉

長笑蛇醫一寸腹。銜冰吐雹何時足。
蒼鵝無罪亦可憐。斬頸橫盤不敢哭。
豈知泉下有豬龍。臥枕雷車踏陰軸。
前年太守為旱請。雨點隨人如撒菽。傅欽之曾禱此泉得雨。
太守歸國龍歸泉。至今人詠淇園綠。
我今又復罹此旱。凜凜疲民在溝瀆。
却尋舊跡叩神泉。坐客仍攜王子淵。欽之時客惟舒在矣。
看草中和樂職頌。新聲妙語慰華顛。
曉來泉上東風急。須上冰珠老蛟泣。
怪詞欲逼龍飛起。嶮韻不量吾所及。
行看積雪厚埋牛。誰與春工掀百蟄。
此時還復借君詩。餘力汰輈仍貫笠。
揮毫落紙勿言疲。驚龍再起震失匙。

石炭并引

彭城舊無石炭。元豐元年十二月。始遣人訪獲於州之西南。白土鎮之北。以冶鐵作兵。犀利勝常云。

君不見前年雨雪行人斷。城中居民風裂骭。
濕薪半束抱衾裯。日莫敲門無處換。
豈料山中有遺寶。磊落如瑿萬車炭。
流膏迸液無人知。陣陣腥風自吹散。
根苗一發浩無際。萬人鼓舞千人看。
投泥潑水愈光明。爍玉流金見精悍。
南山栗林漸可息。北山頑鑛何勞鍛。
為君鑄作百煉刀。要斬長鯨為萬段。

人日獵城南會者十人以身輕一鳥過槍急萬人呼為韻軾得鳥字

兒童笑使君。憂慍長悄悄。誰拈白接籬。另跨金騕褭。
東風吹濕雪。手冷怯清曉。忽發兩鳴髇。相趁飛蟲小。
放弓一長嘯。目送孤鴻矯。吟詩忘鞭轡。不語頭自挑。
歸來仍脫粟。鹽豉煮芹蓼。何似雷將軍。兩眼霜鶻皎。
黑頭已為將。百戰意未了。馬上倒銀缾。得兎不暇燎。
少年負奇志。蹭蹬百憂繞。回首英雄人。老死已不少。
青春還一夢。餘年真過鳥。莫上呼鷹臺。平生笑劉表。

將官雷勝得過字代作

胡騎入雲中。急烽連夜過。短刀穿虜陣。濺血貂裘涴。
一來輦轂下。愁悶惟欲臥。今朝從公獵。稍覺天宇大。
一雙鐵絲箭。未發手先唾。射殺雪毛狐。腰間餘一箇。

臺頭寺步月得人字

風吹河漢掃微雲。步屧中庭月趁人。
浥浥爐香初泛夜。離離花影欲搖春。
遙知金闕同清景。想見氈車輾暗塵。
回首舊游真是夢。一簪華髮岸綸巾。

臺頭寺送宋希元

相從傾蓋只今年。送別南臺便黯然。
入夜更歌金縷曲。他時莫忘角弓篇。是日與宋君同栽松寺中。
三年不顧東鄰女。取宋王。二頃方求負郭田。取季子。
我欲歸休君未可。茂先方議斸龍泉。

種松得徠字其四在懷古堂其六在石經院

春風吹榆林,亂英飛作堆。荒園一雨過。戢戢千萬栽。
青松種不生。百株望一枚。一枚已有餘。氣壓千畝槐。
野人易斗粟。云自魯徂徠。魯人不知貴。萬竈飛青煤。
束縛同一車。胡為乎來哉。泫然解其縛。清泉洗浮埃。
枝傷葉尚困。生意未肯回。山僧老無子。養護如嬰孩。
坐待走龍蛇。清陰滿南臺。孤根裂山石。直榦排風雷。
我今百日客。養此千歲材。時去替不百日。
伏苓無消息。雙鬢日夜摧。今古一俛仰。作詩寄餘哀。

作詩寄王晉卿忽憶前年寒食北城之游走筆為此詩

北城寒食煙火微。落花胡蝶作團飛。
王孫出游樂忘歸。門前騘馬紫金鞿。
吹笙帳底煙霏霏。行人舉頭誰敢睎。
扣門狂客君不麾。更遣傾城出翠幃。
書生老眼省見稀。畫圖但覺周昉肥。
別來春物已再菲。西望不見紅日圍。
何時東山歌采薇。把琖一聽金縷衣。

往在東武與人往反作粲字韻詩四首今黃魯直亦次韻見寄復和荅之

符堅破荊州。止獲一人半。中郎老不遇。但喜識元歎。
我今獨何幸。文字厭奇玩。又得天下才。相從百憂散。
陰求我輩人。規作林泉伴。寧當待垂老。倉卒收一旦。
不見梁伯鸞。空對孟光案。才難不其然。婦女廁周亂。
世豈無作者。於我如既盥。獨喜誦君詩。咸韶音節緩。
夜光一已多。矧獲纍纍貫。相思君欲瘦。不往我真懦。
吾儕眷微祿。寒夜抱寸炭。何時定相過。徑就我乎館。
飄然東南去。江水清且暖。相與訪名山。微言師忍粲。

雪齋杭僧法言作雪山於齋中

君不見蛾眉山西雪千里。北望城都如井底。
春風百日吹不消。五月行人如凍蟻。
紛紛市人爭奪中。誰信言公似贊公。
人間熱惱無處洗。故向西齋作雪峰。
我夢扁舟適吳越。長廊靜院燈如月。
開門不見人與牛。惟見空庭滿山雪。
言有詩見寄云林下閑看水牯牛。

以雙刀遺子由子由有詩次其韻

寶刀匣不見。但見龍雀鐶。何曾斬蛟蛇。亦未切琅玕。
胡為穿窬輩。見之要領寒。吾刀不汝問。有愧在其肝。
念此乃自藏。包之虎皮斑。湛然如古井。終歲不復瀾。
不憂無所用。憂在用者難。佩之非其人。匣中自長歎。
我老衆所易。屢遭非意干。惟有王玄通。階庭秀芳蘭。
知子必後大。故擇刀所便。屠狗非不用。一歲六七刓。
欲試百鍊剛。要須更泥蟠。作詩銘其背。以待知者看。

游桓山會者十人以春水滿四澤夏雲多奇峰為韻得澤字

東郊欲尋春。未見鷪花跡。春風在流水。鳬鴈先拍拍。
孤帆信溶漾。弄此半篙碧。艤舟桓山下。長嘯理輕策。
彈琴石室中。幽響清磔磔。弔彼泉下人。野火失枯腊。
悟此人間世。何者為真宅。暮回百步洪。散坐洪上石。
愧我非王襄。子淵肯見客。臨流吹洞蕭。水月照連璧。謂王氏兄弟也。
此歡真不朽。回首歲月隔。想象斜川游。作詩繼彭澤。

戴道士得四字代作

少小家江南。寄跡方外士。偶隨白雲出。賣藥彭城市。
雪霜侵鬢髮。塵上汙冠袂。賴此三尺桐。中有山水意。
自從夷夏亂。七絲久已棄。心知鹿鳴三。不及胡琴四。
使君獨慕古。嗜好與衆異。共弔桓魋宮。一灑孟嘗淚。
歸來鎖塵匣。獨對斷絃喟。挂名石壁間。寂寞千歲事。

次韻田國愽部夫南京見寄二絕

歲月翩翩下坂輪。歸來杏子已生仁。
深紅落盡東風惡。柳絮榆錢不當春。

火冷餳稀杏粥稠。青裙縞袂餉田頭。
大夫行役家人怨。應羨居鄉馬少游。

月夜與客飲酒杏花下

杏花飛簾散餘春。明月入戶尋幽人。
褰衣步月踏花影。炯如流水涵青蘋。
花間置酒清香發。爭挽長條落香雪。
山城薄酒不堪飲。勸君且吸盃中月。
洞蕭聲斷月明中。惟憂月落酒杯空。
明朝卷地春風惡。但見綠葉棲殘紅。

送蜀人張師厚赴殿試二首

忘歸不覺鬢毛斑。好事鄉人尚往還。
斷嶺不遮西望眼。送君直過楚王山。

雲龍山下試春衣。放鶴亭前送落暉。
一色杏花三十里。新郎君去馬如飛。

再次韻荅田愽部夫還二首

西郊黃土沒車輪。滿面風埃笑路人。
已放役夫三萬指。從教積雨洗殘春。

枝上稀疏地上稠。忍看紅糝落墻頭。
風流別乘多才思。歸趁西園秉燭游。

田國愽見示石炭詩有鑄劍斬佞臣之句次韻荅之

楚山鐵炭皆奇物。知君欲斫姦邪窟。
屬鏤無眼不識人。楚國何曾斬無極。
玉川狂直古遺民。救月裁詩語最真。
千里妖蟇一寸鐵。地上空愁蟻蝨臣。

荅郡中同僚賀雨

水旱行十年。飢疫徧九土。奇窮所向惡。歲歲祈晴雨。
雖非為已求。重請終愧古。鬼神亦知我。老病入腰膂。
何曾拜向人。此意難不許。重雲淒已合。微潤先流礎。
蕭蕭止還作。坐聽及三鼓。天明將吏集。泥土滿靴屨。
登城望麰麥。綠浪風掀舞。愧我賢友生。雄篇鬬新語。
君看大熟歲。風雨占十五。天地本無功。祈禳何足數。
渡河不入境。豈若無蝗虎。而況刑白鵝。下策君勿取。

罷徐州往南京馬上走筆寄子由五首

吏民莫扳援。歌管莫悽咽。吾生如寄耳。寧獨為此別。
別離隨處有。悲惱緣愛結。而我本無恩。此涕誰為設。
紛紛等兒戲。鞭𩍐遭割截。道邊雙石人。幾見太守發。
有知當解笑。撫掌冠纓絕。

父老何自來。花枝裊長紅。洗琖拜馬前。請壽使君公。
前年無使君。魚鼈化兒童。舉鞭謝父老。正坐使君窮。
窮人命分惡。所向招災凶。水來非吾過。去亦非吾功。

古汴從西來。迎我向南京。東流入淮泗。送我東南行。
蹔別還復見。依然有餘情。春雨漲微波。一夜到彭城。
過我黃樓下。朱欄照飛甍。可憐洪上石。誰聽月中聲。

前年過南京。麥老櫻桃熟。今來舊遊處。櫻麥半黃綠。
歲月如宿昔。人事幾反覆。青衫老從事。坐穩生髀肉。
聯翩閱三守。迎送如轉轂。歸耕何時決。田舍我已卜。

卜田向何許。石佛山南路。下有爾家川。千畦種秔稌。
山泉宅龍蜃。平地走膏乳。異時畝一金。近欲為逃戶。
逝將解簪紱。賣劔買牛具。故山豈不懷。廢宅生蒿櫓。
便恐桐鄉人。長祠仲卿墓。

次韻曹九章見贈

蘧瑗知非我所師。流年已似手中蓍。
正平獨肯從文舉。中散何曾靳孝尼。
賣劔買牛真欲老。得錢沽酒更無疑。
雞豚異日為同社。應有千篇唱和詩。

書泗州孫景山西軒

落日明孤塔。青山繞病身。
知君向西望。不愧塔中人。

過淮三首贈景山兼寄子由

好在長淮水。十年三往來。功名真已矣。歸計亦悠哉。
今日風憐客。平時浪作堆。晚來洪澤口。捍索響如雷。

過淮山漸好。松檜亦蒼然。藹藹藏孤寺。泠泠出細泉。
故人真吏隱。小檻帶巖偏。却望臨淮市。東風語笑傳。

回首濉陽幕。簿書高沒人。何時桐柏水。一洗庾公塵。
此去漸佳境。獨游長慘神。待君詩百首。來寫浙西春。

舟中夜起

微風蕭蕭吹菰蒲。開門看雨月滿湖。
舟人水鳥兩同夢。大魚驚竄如奔狐。
夜深人物不相管。我獨形影相嬉娛。
暗潮生渚弔寒蚓。落月挂柳看懸蛛。
此生忽忽憂患裏。清境過眼能須臾。
雞鳴鍾動百鳥散。船頭擊鼓還相呼。

余去金山五年而復至次舊詩韻贈寶覺長老

誰能斗酒博西涼。但受齋廚法豉香。
舊事真成一夢過。高談為洗五年忙。
清風偶與山阿曲。明月聊隨屋角方。
稽首願師憐久客。直將歸路指茫茫。

遊惠山并敘

余昔為錢塘倅。往來無錫。未嘗不至惠山。既去五年。復為湖州。與高郵秦太虛杭僧參寥同至。覽唐處士王武陵竇羣朱宿所賦詩。愛其語清簡。蕭然有出塵之姿。追用其韻。各賦三首。

夢裏五年過。覺來雙鬢蒼。還將塵土足。一步漪瀾堂。
俯窺松桂影。仰見鴻鶴翔。炯然肝肺間。已作冰玉光。
虛明中有色。清凈自生香。還從世俗去。永與世俗忘。

薄雲不遮山。疏雨不濕人。蕭蕭松徑滑。策策芒鞋新。
嘉我二三子。皎然無淄磷。勝游豈殊昔。清句仍絕塵。
弔古泣舊史。疾讒歌小旻。哀哉扶風子。難與巢許鄰。謂竇羣。

敲火發山泉。烹茶避林樾。明牎傾紫琖。色味兩奇絕。
吾生眠食耳。一飽萬想滅。頗笑玉川子。飢弄三百月。
豈如山中人。睡起山花發。一甌誰與共,門外無來轍。

贈惠山僧惠表

行徧天涯意未闌。將心到處遣人安。
山中老宿依然在。案上楞嚴已不看。
欹枕落花餘幾片。閉門新竹自千竿。
客來茶罷空無有。盧橘楊梅尚帶酸。

贈錢道人

書生若信書。世事仍臆度。不量力所負。輕出千鈞諾。
當時一快意。事過有餘怍。不知幾州鐵。鑄此一大錯。
我生涉憂患。常恐長罪惡。靜觀殊可喜。腳淺猶容却。
而況錢夫子。萬事初不作。相逢更何言。無病亦無藥。

與秦太虛參寥會于松江而關彥長徐安中適至分韻得風字二首

吳越溪山興未窮。又扶衰病過垂虹。
浮夭自古東南水。送客今朝西北風。
絕境自忘千里遠。勝游難復五人同。
舟師不會留連意。擬看斜陽萬頃紅。

二子緣詩老更窮。人間無處吐長虹。
平生睡足連江雨。盡日舟橫擘岸風。
人笑年來三黜慣。天教我輩一樽同。
知君欲寫長相憶,更送銀盤尾鬣紅。

次韻關令送魚

舉網驚呼得巨魚。饞涎不易忍流酥。
更煩赤腳長須老。來趁西風十幅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