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九

詩六十八首

春菜

蔓菁宿根已生葉,韭芽戴土拳如蕨。
爛烝香薺白魚肥,碎點青蒿涼餅滑。
宿酒初消春睡起,細履幽畦掇芳辣。
茵陳甘菊不負渠,繪縷堆盤纖手抹。
北方苦寒今未已,雪底波稜如鐵甲。
豈如吾蜀富冬蔬,霜葉露牙寒更茁。
久拋菘葛猶細事,苦筍江豚那忍說。
明年投劾徑須歸,莫待齒搖并髮脫。

送鄭戶曹

遊徧錢塘湖上山,歸來文字帶芳鮮。
羸僮瘦馬從吾飲,陋巷何人似子賢。
公業有田常乏食,廣文好客竟無氈。
東歸不趁花時節,開盡春風誰與妍。

虔州八境圖八首

坐看奔湍繞石樓,使君高會百無憂。
三犀竊鄙秦太守,八詠聊同沈隱侯。

濤頭寂寞打城還,章貢臺前暮靄寒。
倦客登臨無限思,孤雲落日是長安。

白鵲樓前翠作堆,縈雲嶺路若為開。
故人應在千山外,不寄梅花遠信來。

朱樓深處日微明,皂蓋歸時酒半醒。
薄暮漁樵人去盡,碧溪青蟑繞螺亭。

使君那暇日參禪,一望叢林一悵然。
成佛莫教靈運後,著鞭從使祖生先。

却從塵外望塵中,無限樓臺煙雨濛。
山水照人迷向背,只尋孤塔認西東。

煙雲縹緲鬱孤臺,積翠浮空雨半開。
想見之罘觀海市,絳宮明滅是蓬萊。

回峰亂嶂鬱參差,雲外高人世得知。
誰向空山弄明月,山中木客解吟詩。

讀孟郊詩二首

夜讀孟郊詩,細字如牛毛。寒燈照昏花,佳處時一遭。
孤芳擢荒穢,苦語餘詩騷。水清石鑿鑿,湍激不受篙。
初如食小魚,所得不償勞,又似煮彭虫越,竟日嚼空螯。
要當鬬僧清,未足當韓豪。人生如朝露,日夜火消膏。
何苦將兩耳,聽此寒蟲號。不如且置之,飲我玉色醪。

我憎孟郊詩,復作孟郊語。饑腸自鳴喚,空壁轉饑鼠。
詩從肺腑出,出輒愁肺腑。有如黃河魚,出膏以自煮。
尚愛銅斗歌,鄙俚頗近古。桃弓射鴨罷,獨速短蓑舞。
不憂踏船翻,踏浪不踏土。吳姬霜雪白,赤腳浣白紵。
嫁與踏浪兒,不識離別苦。歌君江湖曲,感我長羈旅。

訪張山人得山中字二首

魚龍隨水落,猿鶴喜君還。舊隱丘墟外,新堂紫翠間。
野麋馴杖履,幽桂出榛菅。洒掃門前路,山公亦愛山。
張故居為大水所壞,新卜此室故居之東。

萬木鎖雲龍,山名。天留與戴公。路迷山向背,人在瀼西東。
薺麥餘春雪,櫻桃落晚風。入城都不記,歸路醉眠中。

送孔郎中赴陝郊

驚風擊面黃沙走,西出崤函脫塵垢。
使君來自古徐州,聲振河潼殷關右。
十里長亭聞鼓角,一川秀色明花柳。
北臨飛檻卷黃流,南望青山如峴首。
東風吹開錦繡谷,淥水翻動蒲萄酒。
訟庭生草數開樽,過客如雲牢閉口。

與梁左藏會飲傅國博家

將軍破賊自草檄,論詩說劍俱第一。
彭城老守本虛名,識字劣能欺項籍。
風流別駕貴公子,欲把笙歌暖鋒鏑。
紅旆朝開猛士噪,翠帷暮卷佳人出。
東堂醉臥呼不起,啼鳥落花春寂寂。
試教長笛傍耳根,一聲吹裂堦前石。

寒食日荅李公擇三絕次韻

從來蘇李得名雙,只恐全齊笑陋邦。
詩似懸河供不辦,故欺張籍隴頭瀧。

簿書鼛鼓不知春,佳句相呼賴故人。
寒食德公方上冢,歸來誰主復誰賓。

巡城已困塵埃眯,執朴仍遭蟣虱緣。
欲脫布衫攜素手,試開病眼點黃連。來詩謂僕布衫督役。

約公擇飲是日大風

先生生長匡廬山,山中讀書三十年。
舊聞飲水師顏淵,不知治劇乃所便。
偷兒夜探赤白丸,奮髯忽逢朱子元。
半年羣盜誅七百,誰信家書藏九千。
春風無事秋月閑,紅粧執樂豪且妍。
紫衫玉帶兩部全,琵琶一抹四十絃。
客來留飲不計錢,齊人愛公如子產。
兒啼臥路呼不還,我慙山郡空留連。
牙兵部吏笑我寒,邀公飲酒公無難。
約束官奴買花鈿,薰衣理鬢夜不眠。
曉來顛風塵暗天,我思其由豈坐慳。
作詩愧謝公笑讙,歸來瑟縮愈不安。
要當啖公八百里,豪氣一洗儒生酸。

坐上賦戴花得天字

清明初過酒闌珊,折得奇葩晚更妍。
春色豈關吾輩事,老狂聊作坐中先。
醉吟不耐欹紗帽,起舞從教落酒船。
結習漸消留不住,却須還與散花天。

夜飲次韻畢推官

簿書叢裏過春風,酒聖時時且復中。
紅燭照庭嘶騕褭,黃雞催曉唱玲瓏。
老來漸減金釵興,醉後空驚玉筯工。畢善篆
月未上時應早散,免教壑谷問吾公。

續麗人行
李仲謀家有周昉畫背面欠伸內人,極精,戲作此詩。

深宮無人春日長,沉香亭北百花香。
美人睡起薄梳洗,燕舞鸎啼空斷腸。
畫工欲畫無窮意,前立東風初破睡。
若教回首却嫣然,陽城下蔡俱風靡。
杜陵饑客眼長寒,蹇驢破帽隨金鞍。
隔花臨水時一見,只許腰支背後看。
心醉歸來茅屋底,方信人間有西子。
君不見孟光舉案與眉齊,何曾背面傷春啼。

聞李公擇飲傅國博家大醉二首

兒童拍手鬧黃昏,應笑山公醉習園。
縱使先生能一石,主人未肯獨留髡。

不肯惺惺騎馬迴,玉山知為玉人頹。
紫雲有語君知否,莫喚分司御史來。

起伏龍行并敘
徐州城東二十里有石潭,父老云與泗水通,增損清濁,相應不差,時有河魚出焉。元豐元年春旱,或云置虎頭潭中,可以致雷雨,用其說,作起伏龍行一首。

何年白竹千鈞弩,射殺南山雪毛虎。
至今顱骨帶霜牙,尚作四海毛蟲祖。
東方久旱千里赤,三月行人口生土。
碧潭近在古城東,神物所蟠誰敢侮。
上欹蒼石擁巗竇,下應清河通水府。
眼光作電走金蛇,鼻息為雲擢煙縷。
當年負圖傳帝命,左右羲軒詔神禹。
爾來懷寶但貪眠,滿腹雷霆瘖不吐。
赤龍白虎戰明日,是月丙辰,明日庚寅。倒卷黃河作飛雨。
嗟吾豈樂鬬兩雄,有事徑須煩一怒。

聞公擇過雲龍張山人輒往從之公擇有詩戲用其韻

我生固多憂,肉食常苦墨。軒然就一笑,猶得好飲力。
聞君過雲龍,對酒兩靜默。急攜清歌女,山郭及未昃。
一歡難力致,邂逅有勝特。喧蜂集晚花,亂雀啅叢棘。
山人樂此耳,寂寞誰時側。何當求好人,聊使治要襋。
使君自孤僨,此理誰相直。不如學養生,一氣服千息。

送李公擇

嗟余寡兄弟,四海一子由。故人雖云多,出處不我謀。
弓車無停招,逝去勢莫留。僅存今幾人,各在天一陬。
有如長庚月,到曉爛不收。宜我與夫子,相好手足侔。
比年兩見之,賓主更獻酬。樂哉十日飲,衎衎和不流。
論事到深夜,僵仆鈴與騶。頗嘗見使君,有客如此不。
欲別不忍言,慘慘集百憂。念我野夫兄,知名三十秋。
已得其為人,不待風馬牛。他年林下見,傾蓋如白頭。

送筍芍藥與公擇二首

久客厭虜饌,蜀人謂東北人虜子枵然思南烹。故人知我意,千里寄竹萌。
駢頭玉嬰兒,一一脫錦衤朋。庖人應未識,旅人眼先明。
我家拙廚膳,彘肉芼蕪菁。送與江南客,燒煮配香粳。

今日忽不樂,折盡園中花。園中亦何有,芍藥嫋殘葩。
久旱復遭雨,紛披亂泥沙。不折亦安用,折去還可嗟。
棄擲亮未能,送與謫仙家。還將一枝春,插向兩髻丫。

和孫莘老次韻

去國光陰春雪消,還家蹤跡野雲飄。
功名正自妨行樂,迎送纔堪博早朝。
雖去友朋親吏卒,却辭讒謗得風謠。
今年我亦江東去,不問繁華與寂寥。

游張山人園

壁間一軸煙蘿子,盆裏千枝錦被堆。
慣與先生為酒伴,不嫌刺史亦顏開。
纖纖入麥黃花亂,颯颯催詩白雨來。
聞道君家好井水,歸軒乞得滿瓶回。

杜介熙熙堂

崎嶇世路最先回,窈窕華堂手自開。
咄咄何曾書怪事,熙熙長覺似春臺。
白砂碧玉味方永,黃紙紅旗心已灰。
遙想閉門投轄飲,鵾絃鐵撥響如雷。

次韻荅劉涇

吟詩莫作秋蟲聲,天公怪汝鉤物情,使汝未老華髮生。
芝蘭得雨蔚青青。何用自燔以出馨。
細書千紙雜真行。新音百變口如鸎。
異議蜂起弟子爭。舌翻濤瀾卷齊城。
萬卷堆胸兀相撐。以病為樂子未驚。
我有至味非煎烹。是中之樂吁難名。
綠槐如山闇廣庭。飛蟲繞耳細而清。
敗席展轉臥見經。亦自不嫌翠織成。
意行信足無溝坑。不識五郎呼作卿。
吏民哀我老不明。相戒毋復煩鞭刑。
時臨泗水照星星,微風不起鏡面平。
安得一舟如葉輕,臥聞郵籤報水程。
蓴羹羊酪不須評,一飽且救饑腸鳴。

攜妓樂游張山人園

大杏金黃小麥熟,墮巢乳鵲拳新竹。
故將俗物惱幽人,細馬紅粧滿山谷。
提壺勸酒意雖重,杜鵑催歸聲更速。
酒闌人散却關門,寂歷斜陽掛疏木。

種德亭并敘
處士王復,家于錢塘,為人多技能而醫尤精,期於活人而已,不志於利。築室候潮門外,治園圃,作亭榭,以與賢士大夫游,惟恐不及,然終無所求。人徒知其接花藝果之勤,而不知其所種者德也,乃以名其亭,而作詩以遺之。

小圃傍城郭,閉門芝朮香。名隨市人隱,德與佳木長。
元化善養性,倉公多禁方。所活不可數,相逢旋相忘。
但喜賓客來,置酒花滿堂。我欲東南去,再觀雙檜蒼。
山茶想出屋,湖橘應過墻。木老德亦熟,吾言豈荒唐。

文與可有詩見寄云待將一段鵝溪絹掃取寒梢萬尺長次韻荅之

為愛鵝溪白蠒光,掃殘雞距紫毫鋩。
世間那有千尋竹,月落庭空影許長。

聞辯才法師復歸上天竺以詩戲問

道人出山去,山色如死灰。白雲不解笑,青松有餘哀。
忽聞道人歸,鳥語山容開。神光出寶髻,法雨洗浮埃。
想見南北山,花發前後臺。寄聲問道人,借禪以為詼。
何所聞而去,何所見而回。道人笑不荅,此意安在哉。
昔年本不住,今者亦無來。此語竟非是,且食白楊梅。

和子由送將官梁左藏仲通

雨足誰言春麥短,城堅不怕秋濤卷。
日長惟有睡相宜,半脫紗巾落紈扇。
芳草不鋤當戶長,珍禽獨下無人見。
覺來身世都是夢,坐久枕痕猶著面。
城西忽報故人來,急掃風軒炊麥飯。徐州所出
伏波論兵初矍鑠,中散談仙更清遠。
南都從事亦學道,不卹腸空誇腦滿。
問羊他日到金華,應許相將游閬苑。黃初平之兄,尋其弟于金華山。

次韻秦觀秀才見贈秦與孫莘老李公擇甚熟將入京應舉

夜光明月非所投,逢年遇合百無憂。
將軍百戰竟不侯,伯郎一斗得涼州。
翹關負重君無力,十年不入紛華域。
故人坐上見君文,謂是古人籲莫測。
新詩說盡萬物情,硬黃小字臨黃庭。
故人已去君未到,空吟河畔草青青。
誰謂他鄉各異縣,天遣君來破吾願。
一聞君語識君心,短李髯孫眼中見。
江湖放浪久全真,忽然一鳴驚倒人。
縱橫所值無不可,知君不怕新書新。
千金敝帚那堪換,我亦淹留豈長筭。
山中既未決同歸,我聊爾耳君其漫。

僕曩於長安陳漢卿家見吳道子畫佛,碎爛可惜。其後十餘年復見之於鮮于子駿家,則已裝背完好。子駿以見遺,作詩謝之。

貴人金多身復閑,爭買書畫不計錢。
已將鐵石充逸少,殷鐵石,梁武帝時人。今法帖大王書中有鐵石字。更補朱繇為道玄。世所收吳畫,多朱繇筆也。
煙薰屋漏裝玉軸,鹿皮蒼璧知誰賢。
吳生畫佛本神授,夢中化作飛空僊。
覺來落筆不經意,神妙獨到秋毫顛。
我昔長安見此畫,歎惜至寶空潸然。
素絲斷續不忍看,已作蝴蝶飛聯翩。
君能收拾為補綴,體質散落嗟神全。
志公髣髴見刀尺,修羅天女猶雄妍。
如觀老杜飛鳥句,脫字欲補知無緣。
問君乞得良有意,欲將俗眼為洗湔。
貴人一見定羞怍,錦囊千紙何足捐。
不須更用博麻縷,付與一炬隨飛煙。

雨中過舒教授

疏疏簾外竹,瀏瀏竹間雨。窗扉靜無塵,几硯寒生霧。
美人樂幽獨,有得緣無慕。坐依蒲褐禪,起聽風甌語。
客來淡無有,灑掃涼冠屨。濃茗洗積昏,妙香淨浮慮。
歸來北堂闇,一一微螢度。此生憂患中,一餉安閑處。
飛鳶悔前笑,黃犬悲晚悟。自非陶靖節,誰識此間趣。

次韻舒教授寄李公擇

草書妙絕吾所兄,真書小低猶抗行。
論文作詩俱不敵,看君談笑收降旌。
去年逾月方出晝,予去年留齊月餘。為君劇飲幾濡首。
今年過我雖少留,寂寞陶潛方止酒。此行公擇病酒,多不飲。
別時流涕攬君須,懸知此歡墜空虛。
松下縱橫餘屐齒,門前轣轆想君車。
怪君一身都是德,近之清潤淪肌骨。
細思還有可恨時,不許藍橋見傾國。公擇有婢名雲英,屢欲出,不果。

送鄭戶曹

水繞彭城樓,山圍戲馬臺。古來豪傑地,千歲有餘哀。
隆準飛上天,重瞳亦成灰。白門下呂布,大星隕臨淮。
尚想劉德輿,置酒此徘徊。爾來苦寂寞,廢圃多蒼苔。
河從百步響,出到九里回。山水自相激,夜聲轉風雷。
蕩蕩清河壖,黃樓我所開。秋月墮城角,春風搖酒杯。
遲君為坐客,新詩出瓊瑰。樓成君已去,人事固多乖。
他年君倦游,白首賦歸來。登樓一長嘯,使君安在哉。

次韻黃魯直見贈古風二首

佳穀臥風雨,稂莠登我場。陳前漫方丈,玉食慘無光。
大哉天宇間,美惡更臭香。君看五六月,飛蚊殷回廊。
茲時不少假,俛仰霜葉黃。期君蟠桃枝,千歲終一嘗。
顧我如苦李,全生依路傍。紛紛不足慍,悄悄徒自傷。
空山學仙子,妄意笙簫聲。千金得奇藥,開視皆豨苓。
不知市人中,自有安期生。今君已度世,坐閱霜中蔕。
摩挲古銅人,歲月不可計。閬風安在哉,要君相指似。

次韻荅舒教授觀余所藏墨

異時長笑王會稽,野鶩膻腥汙刀几。
莫年却得庾安西,自厭家雞題六紙。
二子風流冠當代,顧與兒童爭慍喜。
秦王十八已龍飛,嗜好晚將蛇蚓比。
我生百事不挂眼,時人謬說云工此。
世間有癖念誰無,傾身障簏尤堪鄙。
人生當著幾兩屐,定心肯為微物起。
此墨足支三十年,但恐風霜侵髮齒。
非人磨墨墨磨人,缾應未罄罍先恥。
逝將振衣歸故國,數畝荒園自鋤理。
作書寄君君莫笑,但覓來禽與青李。
一螺點漆便有餘,萬竈燒松何處使。
君不見永寧第中擣龍麝,列屋閑居清且美。
倒暈連眉秀嶺浮,雙鴉畫鬢香雲委。
時聞五斛賜蛾綠,不惜千金求獺髓。
聞君此詩當大笑,寒窗冷硯冰生水。

送鄭戶曹賦席上果得榧子

彼美玉山果,粲為金盤實。瘴霧脫蠻溪,清樽奉佳客。
客行何以贈,一語當加璧。祝君如此果,德膏以自澤。
驅攘三彭仇,已我心腹疾。願君如此木,凜凜傲霜雪。
斲為君倚几,滑淨不容削。物微興不淺,此贈毋輕擲。

送胡掾

亂葉和淒雨,投空如散絲。游年一如此,遊子去何之。
節義古所重,艱危方自茲。他時著清德,仍復畏人知。

荅仲屯田次韻

秋來不見渼陂岑,千里詩盟忽重尋。
大木百圍生遠籟,朱絃三歎有遺音。
清風卷地收殘暑,素月流天掃積陰。
欲遣何人賡絕唱,滿堦桐葉候蟲吟。

密州宋國博以詩見紀在郡雜詠次韻荅之

吾觀二宋文,字字照縑素。淵源皆有考,奇險或難句。
後來邈無繼,嗣子其殆庶。胡為尚流落,用舍真有數。
當時苟悅可,慎勿笑杕杜。斲窗誰赴救,袖手良優裕。
山城辱吾繼,缺短煩遮護。昔年繆陳詩,無人聊瓦注。
子今賡絕唱,外重中已懼。何當附家集,擊壤追咸濩。

荅范祖禹

吾州下邑生劉季,誰數區區張與李。來詩有張僕射、李臨淮之句。
重瞳遺迹已塵埃,惟有黃樓臨泗水。郡有廳事,俗謂之霸王廳,相傳不可坐,僕拆之以蓋黃樓。
而今太守老且寒,俠氣不洗儒生酸。
猶勝白門窮呂布,欲將鞍馬事曹瞞。

次韻荅王定國

每得君詩如得書,宣心寫妙書不如。
眼前百種無不有,知君一以詩驅除。
傳聞都下十日雨,青泥沒馬街生魚。
舊雨來人今不來,油然獨酌臥清虛。堂名。
我雖作郡古云樂,山川信美非吾廬。
願君不廢重九約,念此衰冷勤呵噓。

芙蓉城并敘
世傳王迥字子高,與仙人周瑤英遊芙蓉城。元豐元年三月,余始識子高,問之信然,乃作此詩。極其情而歸之,正亦變風止乎禮義之意也。

芙蓉城中花冥冥,誰其主者石與丁。
珠簾玉案翡翠屏,雲舒霞卷千娉婷。
中有一人長眉青,炯如微雲淡疏星。
往來三世空練形,竟坐誤讀黃庭經。
天門夜開飛爽靈,無復白日乘雲軿。
俗緣千劫磨不盡,翠被冷落淒餘馨。
因過緱山朝帝廷,夜聞笙簫弭節聽。
飄然而來誰使令,皎如明月入窗櫺。
忽然而去不可執,寒衾虛幌風泠泠。
仙宮洞房本不扃,夢中同躡鳳凰翎。
徑渡萬里如奔霆,玉樓浮空聳亭亭。
天書雲篆誰所銘,繞樓飛步高竛竮。
仙風鏘然韻流鈴,蘧蘧形開如酒醒,芳卿寄謝空丁寧。
一朝覆水不返缾,羅巾別淚空熒熒。
春風花開秋葉零,世間羅綺紛膻腥。
此生流浪隨滄溟,偶然相值兩浮萍。
願君收視觀三庭,勿與嘉穀生蝗螟。
從渠一念三千齡,下作人間尹與邢。

和鮮于子駿鄆州新堂月夜二首前次韻,後不次。

去歲遊新堂,春風雪消後。池中半篙水,池上千尺柳。
佳人如桃李,蝴蝶入衫袖。山川今何許,疆野已分宿。
歲月不可思,駛若船放溜。繁華真一夢,寂寞兩榮朽。
惟有當時月,依然照杯酒。應憐船上人,坐穩不知漏。

明月入華池,反照池上堂。堂中隱几人,心與水月涼。
風螢已無跡,露草時有光。起觀河漢流,步屐響長廓。
名都信繁會,千指調絲簧。先生病不飲,童子為燒香。
獨作五字詩,清絕如韋郎。詩成月漸側,皎皎兩相望。

送將官梁左藏赴莫州

燕南垂,趙北際,其間不合大如礪。
至今父老哀公孫,烝土為城鐵作門。
城中積穀三百萬,猛士如雲驕不戰。
一朝鼓角鳴地中,帳下美人空掩面。
豈如千騎平時來,笑談謦欬生風雷。
葛巾羽扇紅塵靜,投壺雅歌清燕開。
東方健兒虓虎樣,泣涕懷思廉恥將。
彭城老守亦淒然,不見君家雪兒唱。

次韻子由送趙㞦歸覲錢塘遂赴永嘉

歸舟轉河曲,稍見楚山蒼。候吏來迎客,吳音已帶鄉。
言從謝康樂,先獻魯靈光。已擊三千里,何須四十強。
風流半刺史,清絕校書郎。到郡詩成集,尋溪水濺裳。
芒鞋隨采藥,蠒紙記流觴。海靜蛟鼉出,山空草木長。
宦遊無遠近,民事要更嘗。願子傳家法,他年請尚方。

中秋月三首

殷勤去年月,瀲灩古城東。憔悴去年人,臥病破窗中。
徘徊巧相覓,窈窕穿房櫳。月豈知我病,但見歌樓空。
撫枕三歎息,扶杖起相從。天風不相哀,吹我落瓊宮。
白露入肝肺,夜吟如秋蟲。坐令太白豪,化為東野窮。
餘年知幾何,佳月豈屢逢。寒魚亦不睡,竟夕相噞喁。

六年逢此月,五年照離別。中秋有月凡六年矣,惟去歲與子由會於此。
歌君別時曲,滿坐為淒咽。
留都信繁麗,此會豈輕擲。鎔銀百頃湖,挂鏡千尋闕。
三更歌吹罷,人影亂清樾。歸來北堂下,寒光翻露葉。
喚酒與婦飲,念我向兒說。豈知衰病後,空盞對梨栗。
但見古河東,麥喬麥如鋪雪。欲和去年曲,復恐心斷絕。

舒子在汶上,閉門相對清。舒煥試舉人鄆州。
鄭子向河朔,鄭僅赴北京戶曹。孤舟連夜行。
頓子雖咫尺,兀如在牢扃。頓起來徐試舉人。
趙子寄書來,水調有餘聲。今日得趙杲卿書,猶記余在東武中秋所作水調歌頭。
悠哉四子心,共此千里明。明月不解老,良辰難合并。
回顧坐上人,聚散如流萍。嘗聞此宵月,萬里同陰晴。故人文生為余言:嘗見海賈云中秋有月,則是歲珠多而圓,賈人常以此候之,雖相去萬里,他日會合,相問陰晴,無不同者。
天公自著意,此會那可輕。明年各相望,俯仰今古情。

中秋見月寄子瞻兄 子由

西風吹暑天益高,明月耿耿分秋毫。
彭城閉門青嶂合,坐聽百步鳴飛濤。
史君攜客登燕子,月色著人冷如水。
筵前不設鼓與鐘,處處笛聲相應起。
浮雲卷盡流金丸,戲馬臺西山鬱蟠。
杯中淥酒一時盡,衣上白露三更寒。
扁舟明日浮古汴,回首逡巡陵谷變。
河吞巨野入長淮,城沒黃流只三板。
明年築城城似山,伐木為堤堤更堅。
黃樓未成河已退,空有遺跡令人看。
城頭見月應更好,河流深處今生草。
子孫免被魚鼈食,歌舞聊寬史君老。
南都從事老更貧,羞見青天月照人。
飛鶴投籠不能出,曾是彭城坐中客。

和子由中秋見月

明月未出羣山高,瑞光千丈生白毫。
一杯未盡銀闕湧,亂雲脫壞如崩濤。
誰為天公洗眸子,應費明河千斛水。
遂令冷看世間人,照我湛然心不起。
西南火星如彈丸,角尾奕奕蒼龍蟠。
今宵注眼看不見,更許螢火爭清寒。
何人艤舟臨古汴,千燈夜作魚龍變。
曲折無心逐浪花,低昂赴節隨歌板。是夜,賈客舟中放水燈。
青熒滅沒轉前山,浪颭風迴豈復堅。
明月易低人易散,歸來呼酒更重看。
堂前月色愈清好,咽咽寒螿鳴露草。
卷簾推戶寂無人,窗下咿啞惟楚老。近有一孫,名楚老。
南都從事莫羞貧,對月題詩有幾人。
明朝人事隨日出,怳然一夢瑤臺客。

荅王鞏。鞏將見過,有詩自謂惡客,戲之。

汴泗繞吾城,城堅如削鐵。中有李臨淮,號令肝膽裂。
古來彭城守,未省怕惡客。惡客云是誰,祥符相公孫。
是家豪逸生有種,千金一擲頗黎盆。連車載酒來,不飲外酒嫌其村。
子有千缾酒,我有萬株菊。任子滿頭插,團團見花不見目。
醉中插花歸,花重壓折軸。
問客何所須,客言我愛山。青山自繞郭,不要買山錢。
此外有黃樓,樓下一河水。美哉洋洋乎,可以療飢并洗耳。
彭城之遊樂復樂,客惡何如主人惡。

次韻王定國馬上見寄

昨夜霜風入裌衣,曉來病骨更支離。
疏狂似我人誰顧,坎軻憐君志未移。
但恨不攜桃葉女,尚能來趁菊花時。
南臺二謝無人繼,直恐君詩勝義熙。二謝從宋武帝九日燕戲馬臺。

與頓起孫勉泛舟探韻得未字

窗前堆梧桐,牀下鳴絡緯。佳人尺書到,客子中夜喟。
朝來一樽酒,晤語聊自慰。秋蠅已無聲,霜蟹初有味。
當為壯士飲,眥裂須磔蝟。勿作兒女懷,坐念蠨蛸畏。
山城亦何有,一笑瀉肝胃。泛舟以娛君,魚鼈多可餼。
縱為十日飲,未遽主人費。吾儕俱老矣,耿耿知自貴。
寧能傍門戶,啼笑雜猩狒。要將百篇詩,一吐千丈氣。
蕭條歲行暮,迨此霜雪未。明朝出城南,遺跡觀楚魏。
西風迫吹帽,金菊亂如沸。願君勿言歸,輕別吾所諱。

次韻荅頓起二首

挽袖推腰踏破紳,舊聞攜手上天門。
相逢應覺聲容似,欲話先驚歲月奔。
新學已皆從許子,諸生猶自畏何蕃。
殿廬直宿真如夢,猶記憂時策萬言。頓君及第時,余為殿試編排官,見其荅策語頗直。其後與子由試舉人西京,既罷,同登嵩山絕頂。嘗見其唱酬詩十餘首,頓詩中及之。

十二東秦比漢京,去年古寺共題名。去歲見之於青州。
早衰怪我遽如許,苦學憐君太瘦生。
茆屋擬歸田二頃,金丹終掃雪千莖。
何人更似蘇司業。和徧新詩滿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