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八

詩七十二首

和晁同年九日見寄

仰看鸞鵠刺天飛,富貴功名老不思。
病馬已無千里志,騷人長負一秋悲。
古來重九皆如此,別後西湖付與誰。
遣子窮愁天有意,吳中山水要清詩。

送喬施州

恨無負郭田二頃,空有載行書五車。
江上青山橫絕壁,雲間細路躡飛蛇。
雞號黑暗通蠻貨,胡人謂犀為黑暗。蜂鬧黃連采蜜花。
共怪河南門下客,不應萬里向長沙。
喬受知於吳丞相,而施州風土大類長沙。

雪夜獨宿柏仙庵

晚雨纖纖變玉霙,小庵高臥有餘清。
夢驚忽有穿窗片,夜靜惟聞瀉竹聲。
稍壓冬溫聊得健,未濡秋旱若為耕。
天公用意真難會,又作春風爛漫晴。

和孔郎中荊林馬上見寄

秋禾不滿眼,宿麥種亦稀。永愧此邦人,芒刺在膚肌。
平生五千卷,一字不救饑。方將怨無襦,忽復歌緇衣。
堂堂孔北海,直氣凜羣兒。朱輪未及郊,清風已先馳。
何以累君子,十萬貧與羸。滔滔滿四方,我行竟安之。
何時劍關路,春山聞子規。

留別雩泉

舉酒屬雩泉,白髮日夜新。何時泉中天,復照泉上人。
二年飲泉水,魚鳥亦相親。還將弄泉手,遮日向西秦。

留別釋迦院牡丹呈趙倅

春風小院却來時,壁間惟見使君詩。
應問使君何處去,憑花說與春風知。
年年歲歲何窮已,花似今年人老矣。
去年崔護若重來,前度劉郎在千里。

董儲郎中嘗知眉州與先人游過安丘訪其故居見其子希甫留詩屋壁

白髮郎潛舊使君,至今人道最能文。
隻雞敢忘橋公語,下馬來尋董相墳。
冬月負薪雖得免,鄰人吹笛不堪聞。
死生契闊君休問,灑淚西南向白雲。

劉貢父見余歌詞數首以詩見戲聊次其韻

十載漂然未可期,那堪重作看花詩。
門前惡語誰傳去,醉後狂歌自不知。
刺舌君今猶未戒,灸眉我亦更何詞。
相從痛飲無餘事,正是春容最好時。

除夜大雪留濰州元日早晴遂行中塗雪復作

除夜雪相留,元日晴相送。東風吹宿酒,瘦馬兀殘夢。
葱曨曉光開,放轉餘花弄。下馬成野酌,佳哉誰與共。
須臾晚雲合,亂灑無缺空。鵝毛垂馬駿,自怪騎白鳳。
三年東方旱,逃戶連欹棟。老農釋耒歎,淚入飢腸痛。
春雪雖云晚,春麥猶可種。敢怨行役勞,助爾歌飯罋。

大雪青州道上有懷東武園亭寄交孔周翰

超然臺上雪,城郭山川兩奇絕。
海風吹碎碧琉璃,時見三山白銀闕。
蓋公堂前雪,綠窗朱戶相明滅。
堂中美人雪爭妍,粲然一笑玉齒頰。
就中山堂雪更奇,青松怪石亂瓊絲。
惟有使君遊不歸,五更上馬愁斂眉。
君不是淮西李侍中,夜入蔡州縛取吳元濟。
又不是襄陽孟浩然,長安道上騎驢吟雪詩。
何當閉門飲美酒,無人毀譽河東守。

至濟南李公擇以詩相迎次其韻二首

弊裘羸馬古河濱,野闊天低糝玉塵。
自笑飡氈典屬國,來看換酒謫仙人。
宦遊到處身如寄,農事何時手自親。
剩作新詩與君和,莫因風雨廢鳴晨。

夜擁笙歌霅水濱,回頭樂事總成塵。
今年送汝作太守,到處逢君是主人。
聚散細思都是夢,身名漸覺兩非親。
相從繼燭何須問,蝙蝠飛時日正晨。

和孔君亮郎中見贈

偶對先生盡一樽,醉看萬物汹崩奔。
優遊共我聊卒歲,骯髒如君合倚門。
只恐掉頭難久住,應須傾蓋便深論。
固知嚴勝風流在,又見長身十世孫。
戣,字君嚴;戡,字君勝。退之志其墓云:孔子世三十八,吾見其孫白而長身。今君亮四十八世矣。

送范景仁遊洛中

小人真闇事,閑退豈公難。道大吾何病,言深聽者寒。
憂時雖早白,住世有還丹。得酒相逢樂,無心所遇安。
去年行萬里,蜀路走千盤。投老身彌健,登山意未闌。
西遊為櫻筍,東道盡鵷鸞。杖履攜兒去,園亭借客看。
折花斑竹寺,弄水石樓灘。鬻馬衰憐白,驚雷怯笑韓。
蘚書標洞府,歐陽永叔嘗游嵩山,日暮,於絕壁上見苔蘚成文,云雲神清之洞。明日復尋,不見。松蓋偃天壇。試與劉夫子,重尋靖長官。劉几云:曾見人嵩山幽絕處,眼光如貓,意其為靖長官也。

次韻景仁留別

公老我亦衰,相見恨不數。臨行一盃酒,此意重山岳。
歌詞白紵清,琴弄黃鍾濁。詩新眇難和,飲少僅可學。
欲參兵部選,有力誰如犖。且作東諸侯,山城雄鼓角。
南游許過我,不憚千里邈。會當聞公來,倒屣髮一握。

書韓幹牧馬圖

南山之下,汧渭之間,想見開元天寶年。
八坊分屯隘秦川,四十萬疋如雲煙。
騅駓駰駱驪騮騵,白魚赤兔騂皇ㄏㄢˊ
龍顱鳳頸獰且妍,奇姿逸德隱駑頑。
碧眼胡兒手足鮮,歲時翦刷供帝閑。
柘袍臨池侍三千,紅妝照日光流淵。
樓下玉螭吐清寒,往來蹙踏生飛湍。
衆工舐筆和朱鉛,先生曹霸弟子韓。
廄馬多肉尻脽圓,肉中畫骨誇尤難,金羈玉勒繡羅鞍。
鞭箠刻烙傷天全,不如此圖近自然。
平沙細草芒芊綿,驚鴻脫兔爭後先。
王良挾策飛上天,何必俯首服短轅。

送魯元翰少卿知衛州

冗士無處著,寄身范公園。桃花忽成陰,薺麥秀已繁。
閉門春晝永,惟有黃蜂喧。誰人肯攜酒,共醉榆柳村。
髯卿獨何者,一月三到門。我不往拜之,髯來意彌敦。
堂堂元老後,亹亹仁人言。憶在錢塘歲,情好均弟昆。
時於冰雪中,笑語作春溫。欲飲徑相覓,夜開叢竹軒。
搜尋到篋笥,鮓醢無復存。每愧煙火中,玉腕親炮燔。
別來今幾何,相對如夢魂。告我當北渡,新詩侑清樽。
坡陁太行麓,洶涌黃河翻。仕宦非不遇,王畿西北垣。
斯民如魚耳,見網則驚奔。皎皎千丈清,不如尺水渾。
刑政雖首務,念當養其源。一聞襦袴音,盜賊安足論。

次韻子由送蔣夔赴代州學官

功利爭先變法初,典型獨守老成餘。
窮人未信詩能爾,倚市懸知繡不如。
代北諸生漸狂簡,牀頭雜說為爬梳。
歸來問雁吾何敢,疾世王符解著書。

和李邦直沂山祈雨有應

高田生黃埃,下田生蒼耳。
蒼耳亦已無,更問麥有幾。
蛟龍睡足亦解慚,二麥枯時雨如洗。
不知雨從何處來,但聞呂梁百步聲如雷。
試上城南望城北,際天菽粟青成堆。
飢火燒腸作牛吼,不知待得秋成否?
半年不雨坐龍慵,共怨天公不怨龍。
今朝一雨聊自贖,龍神社鬼各言功。
無功日盜太倉穀,嗟我與龍同此責。
勸農使者不汝容,因君作詩先自劾。

宿州次韻劉涇

我欲歸休瑟漸希,舞雩何日著春衣。
多情白髮三千丈,無用蒼皮四十圍。
晚覺文章真小技,早知富貴有危機。
為君垂涕君知否,千古華亭鶴自飛。
涇之兄汴亦有文,死矣。

和孔密州五絕

  見邸家園留題

大旆傳聞載酒過,小詩未忍著塼磨。
陽關三疊君須秘,除却膠西不解歌。
來詩有渭城之句。

  春步西園見寄

歲歲開園成故事,年年行樂不辜春。
今年太守尤難繼,慈愛聰明惠利人。

  東欄梨花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飛時花滿城。
惆悵東欄二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

  和流杯石上草書小詩

蜂腰鵠膝嘲希逸,春蚓秋蛇病子雲。
醉裏自書醒自笑,如今二絕更逢君。

  堂後白牡丹

城西千葉豈不好,笑舞春風醉臉丹。
何似後堂冰玉潔,遊蜂非意不相干。
孔頗有聲伎,而客無見者。

和趙郎中見戲
趙以徐妓不如東武,詩中見戲云,只有當時燕子樓

燕子人亡三百秋,卷簾那復似揚州。
西行未必能勝此,空唱崔徽上白樓。

我擊藤牀君唱歌,明年六十奈君何。
醉顛只要裝風景,莫向人前自洗磨。
趙每醉歌畢,輒曰明年六十矣。

和子由與顏長道同游百步洪相地築亭種柳

平明坐衙不暖席,歸來閉閣閑終日。
臥聞客至倒屣迎,兩眼蒙籠餘睡色。
城東泗水步可到,路轉河洪翻雪白。
安得青絲絡駿馬,蹙踏飛波柳陰下。
奮身三丈兩蹄間,振鬣長鳴聲自乾。
少年狂興久已謝,但憶嘉陵繞劍關。
劍關大道車方軌,君自不去歸何難。
山中故人應大笑,築室種柳何時還。

次韻李邦直感舊

騶騎傳呼出跨坊,簿書填委入充堂。
誰教案部如何武,只許清樽對孟光。
婉娩有時來入夢,溫柔何日聽還鄉。
酸寒病守尤堪笑,千步空餘僕射場。

與梁先舒煥泛舟得臨釀字二首

彭城古戰國,孤客倦登臨。汴泗交流處,清潭百丈深。
故人輕千里,足蠒來相尋。何以娛嘉客,潭水洗君心。

老守厭簿書,先生罷函丈。風流魏晉間,談笑羲皇上。
河洪忽已過,水色綠可釀。君毋輕此樂,此樂清且放。

次韻荅邦直子由四首

簿書顛倒夢魂間,知我踈慵肯見原。
閑作閉門僧舍冷,病聞吹枕海濤喧。
忘懷杯酒逢人共,引睡文書信手翻。
欲吐狂言喙三尺,怕君瞋我却須吞。邦直屢以此見戒。

城南短李好交遊,箕踞狂歌總自由。
尊主庇民君有道,樂天知命我無憂。
醉呼妙舞留連夜,閑作清詩斷送秋。
瀟灑使君殊不俗,罇前容我攬須不。

老弟東來殊寂寞,故人留飲慰酸寒。
草荒城角開新徑,雨入河洪失舊灘。
車馬追陪跡未掃,唱酬往復字應漫。
此詩更欲憑君改,待與江南子布看。

君雖為我此遲留,別後淒涼我已憂。
不見便同千里遠,退歸終作十年遊。
恨無楊子一區宅,懶臥元龍百尺樓。
聞道鵷鴻滿臺閣,網羅應不到沙鷗。

司馬君實獨樂園

青山在屋上,流水在屋下。中有五畝園,花竹秀而野。
花香襲杖屨,竹色侵盞斝。樽酒樂餘春,棋局消長夏。
洛陽古多士,風俗猶爾雅。先生臥不出,冠蓋傾洛社。
雖云與衆樂,中有獨樂者。才全德不形,所貴知我寡。
先生獨何事,四海望陶冶。兒童誦君實,走卒知司馬。
持此欲安歸,造物不我捨。名聲逐吾輩,此病天所赭。
撫掌笑先生,年來效瘖啞。

送顏復兼寄王鞏

彭城官居冷如水,誰從我遊顏氏子。
我衰且病君亦窮,衰窮相守正其理。
胡為一朝捨我去,輕衫觸熱行千里。
問君無乃求之歟,荅我不然聊爾耳。
京師萬事日日新,故人如故今有幾。
君知牛行相君宅,扣門但覓王居士。
清詩草聖俱入妙,別後寄我書連紙。
苦恨相思不相見,約我重陽嗅霜蕊。
君歸可喚與俱來,未應指目妨進擬。
太一老仙閑不出,張安道為太一宮使。踵門問道今時矣。
因行過我路幾何,願君推挽加鞭箠。
吾儕一醉豈易得,買羊釀酒從今始。

蠍虎

黃雞啄蠍如啄黍,窗間守宮稱蠍虎。
闇中繳尾伺飛蟲,巧捷功夫在腰膂。
跂跂脈脈善緣壁,陋質從來誰比數。
今年歲旱號蜥蜴,狂走兒童鬧歌舞。
能銜渠水作冰雹,便向蛟龍覓雲雨。
守宮努力搏蒼蠅,明年歲旱當求汝。

轍幼從子瞻兄讀書,未嘗一日相舍。既壯,將遊宦四方,讀韋蘇州詩,有云「那知風雨夜,復此對牀眠」,惻然感之,乃相約早退為閑居之樂。故子瞻始為鳳翔幕官,留詩與轍曰:「夜雨何時聽蕭瑟。」其後子瞻通守餘杭,復移守膠西,而轍滯留於淮陽、濟南,不見者七年。熙寧十年二月,始復會於澶濮之間,相從彭城,留百餘日。時宿於逍遙堂,追感前約,作二小詩。

逍遙堂後千尋木,長送中宵風雨聲。誤喜對牀尋舊約,不知漂泊在彭城。
秋來東閣涼如水,客去山公醉似泥。困臥北窗呼不醒,風吹松竹雨淒淒。(蘇轍)

子由將赴南都,與余會宿於逍遙堂,作兩絕句。讀之,殆不可為懷,因和其詩以自解。余觀子由自少曠達天資,近道又得至人養生長年之訣,而余亦竊聞其一二,以為今者宦遊,相別之日淺;而異時退休,相從之日長。既以自解,且以慰子由云。

別期漸近不堪聞,風雨蕭蕭已斷魂。
猶勝相逢不相識,形容變盡語音存。

但令朱雀長金花,此別還同一轉車。
五百年間誰復在,會看銅狄兩咨嗟。

留題石經院三首

葱蒨門前路,行穿翠密中。却來堂上看,巖谷意無窮。
夭矯庭中檜,枯枝鵲踏消。瘦皮纏鶴骨,高頂轉龍腰。
窈窕山頭井,潛通伏澗清。欲知深幾許,聽放轆轤聲。

過雲龍山人張天驥

郊原雨初足,風日清且好。病守亦欣然,肩輿白門道。
荒田咽蛩蚓,村巷懸梨棗。下有幽人居,閉門空雀噪。
西風高正厲,落葉紛可掃。孤僮臥斜日,病馬放秋草。
墟里通有無,垣墻任摧倒。君家本冠蓋,絲竹鬧鄰保。
脫身聲利中,道德自濯澡。躬耕抱羸疾,奉養百歲老。
詩書膏吻頰,菽水媚翁媼。飢寒天隨子,杞菊自擷芼。
慈孝董邵南,雞狗相乳抱。吾生如寄耳,歸計失不早。
故山豈敢忘,但恐迫華皓。從君學種秫,斗酒時相勞。

贈王仲素寺丞名景純

養氣如養兒,棄官如棄泥。人皆笑子拙,事定竟誰迷。
歸耕獨患貧,問子何所齎。尺宅足自庇,寸田有餘畦。
明珠照短褐,陋室生虹霓。雖無孔方兄,顧有法喜妻。
彈琴一長嘯,不荅阮與嵇。曹南劉夫子,名與子政齊。
家有鴻寶書,不鑄金褭蹄。促膝問道要,遂蒙分刀圭。
不忍獨不死,尺書肯見梯。我生本強鄙,少以氣自擠。
孤舟倒江河,赤手攬象犀。年來稍自笑,留氣下暖臍。
苦恨聞道晚,意象颯已淒。空見孫思邈,區區賦病棃。

陽關詞三首

受降城下紫髯郎,戲馬臺南古戰場。
恨君不取契丹首,金甲牙旗歸故鄉。右贈張繼愿

濟南春好雪初晴,行到龍山馬足輕。
使君莫忘霅溪女,時作陽關腸斷聲。右荅李公擇

暮雲收盡溢清寒,銀漢無聲轉玉盤。
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右中秋月

和孔周翰二絕

  再觀邸園留題

小園香霧曉蒙籠,醉手狂詞未必工。
魯叟錄詩應有取,曲收彤管邶鄘風。

  觀淨觀堂效韋蘇州詩

弱羽巢林在一枝,幽人蝸舍兩相宜。
樂天長短三千首,却愛韋郎五字詩。

京師哭任遵聖

十年不還鄉,兒女日夜長。豈惟催老大,漸復成凋喪。
每聞耆舊亡,涕泫聲輒放。老任況奇逸,先子推輩行。
文章小得譽,詩語尤清壯。吏能復所長,談笑萬夫上。
自喜作劇縣,偏工破豪黨。奮髯走猾吏,嚼齒對姦將。
哀哉命不偶,每以才得謗。竟使落窮山,青衫就黃壤。
宦遊久不樂,江海永相望。退耕本就君,時節相勞餉。
此懷今不遂,歸見纍纍葬。望哭國西門,落日銜千嶂。
平生惟一子,抱負珠在掌。見之齠齔中,已有食牛量。
他年如入洛,生死一相訪。惟有王濬沖,心知中散狀。

荅任師中家漢公

先君昔未仕,杜門皇祐初。道德無貧賤,風采照鄉閭。
何嘗踈小人,小人自闊踈。出門無所詣,老史在郊墟。
門前萬竿竹,堂上四庫書。高樹紅消梨,小池白芙蕖。
常呼赤腳婢,雨中擷園蔬。矯矯任夫子,罷官還舊廬。
是時里中兒,始識長者車。烹雞酌白酒,相對歡有餘。
有如龐德公,往還葛與徐。妻子走堂下,主人竟誰歟。
我時年尚幼,作賦慕相如。侍立看君談,精悍實起予。
歲月曾幾何,耆老逝不居。史侯最先沒,孤墳拱桑樗。
我亦涉萬里,清血滿襟祛。漂流二十年,始悟萬緣虛。
獨喜任夫子,老佩刺史魚。威行烏白蠻,解辮請冠裾。
方當入奏事,清廟陳璠璵。胡為厭軒冕,歸意不少紓。
上蔡有良田,黃沙走清渠。罷亞百頃稻,雍容十年儲。
閑隨李丞相,搏射鹿與豬。蒼鷹十斤重,猛犬如黃驢。
豈比陶淵明,窮苦自把鋤。我今四十二,衰髮不滿梳。
彭城古名郡,乏人偶見除。頭顱已可知,幾何不樵漁。
會當相從去,芒鞋老菑畬。念子瘴江邊,懷抱向誰攄。
賴我同年友,相歡出同輿。冰盤薦文鮪,鮪,鮥也。戎、瀘常有。玉斝傾浮蛆。
醉中忽思我,清詩綴瓊琚。知我少詼諧,教我時卷舒。
世事日反覆,翩如風中旟。雀羅弔廷尉,秋扇悲婕妤。
升沉一何速,喜怒紛衆狙。作詩謝二子,我師寗與蘧。

初別子由

我少知子由,天資和而清。好學老益堅,表裏漸融明。
豈獨為吾弟,要是賢友生。不見六七年,微言誰與賡。
常恐坦率性,放縱不自程。會合亦何事,無言對空枰。
使人之意消,不善無由萌。森然有六女,包裹布與荊。
無憂賴賢婦,藜藿等大烹。使子得行意,青衫陋公卿。
明日無晨炊,倒牀作雷鳴。秋眠我東閣,夜聽風雨聲。
懸知不久別,妙理重細評。昨日忽出門,孤舟轉西城。
歸來北堂上,古屋空崢嶸。退食悮相從,入門中自驚。
南都信繁會,人事水火爭。念當閉閣坐,頹然寄聾盲。
妻子亦細事,文章固虛名。會須掃白髮,不復用黃精。

次韻呂梁仲屯田

雨葉風花日夜稀,一杯相屬竟何時。
空虛豈敢酬瓊玉,枯朽猶能出菌芝。
門外呂梁從迅急,胸中雲夢自逶遲。
待君筆力追靈運,莫負南臺九日期。

章質夫寄惠崔徽真

玉釵半脫雲垂耳,亭亭芙蓉在秋水。
當時薄命一酸辛,千古華堂奉君子。
水邊何處無麗人,近前試看丞相嗔。
不如丹青不解語,世間言語元非真。
知君被惱更愁絕,卷贈老夫驚老拙。
為君援筆賦梅花,未害廣平心似鐵。

王鞏屢約重九見訪,既而不至,以詩送將官梁交且見寄次韻荅之。交頗文雅,不類武人家,有侍者甚惠麗。

知君月下見傾城,破恨懸知酒有兵。
老守無何惟日飲,將軍競病自詩鳴。
花枝不共秋欹帽,筆陣空來夜斫營。
愛惜微官將底用,他年只好寫銘旌。

臺頭寺雨中送李邦直赴史館,分韻得憶字人字。兼寄孫巨源二首。

霜林日夜西風急,老送君歸百憂集。
清歌窈眇入行雲,雲為不行天為泣。
紅葉黃花秋正亂,白魚紫蟹君須憶。
憑君說向髯將軍,衰鬢相逢應不識。

珥筆西歸近紫宸,太平典冊不緣麟。
付君此事甯論晉,載我當時舊過秦。
門外想無千斛米,墓中知有百年人。
看君兩眼明如鏡,休把春秋坐素臣。

代書荅梁先

此身與世真悠悠,蒼顏華髮誰汝留。
強名太守古徐州,忘歸不如楚沐猴。
魯人豈獨不知丘,藉蹸夫子無罪尤。
異哉梁子清而脩,不遠千里從我遊。
瞭然正色懸雙眸,世之所馳子獨不。
一經通明傳節侯,小楷精絕規摹歐。梁生學歐陽公書。
我衰廢學懶且媮,畏見問事賈長頭。
別來紅葉黃花秋,夜夢見之起坐愁。
遺我駁石盆與甌,黑質白章聲琳球。
謂言山石生澗溝。追琢尚可王公羞。
感子佳意能無酬,反將木瓜報珍投。
學如富賈在博收,仰取俯拾無遺籌。
道大如天不可求,脩其可見致其幽。
願子篤實慎勿浮,發憤忘食樂忘憂。

九日邀仲屯田,為大水所隔,以詩見寄,次其韻。

無復龍山對孟嘉,西來河伯意雄夸。
霜風可使吹黃帽,舟人黃帽,土勝水也。尊酒那能泛浪花。
漫遣鯉魚傳尺素,卻將燕石報瓊華。
何時得見悲秋老,醉裏題詩字半斜。

河復并敘

熙寧十年秋,河決澶淵,注鉅野,入淮泗。自澶魏以北皆絕流,而齊楚大被其害。彭門城下水二丈八尺,七十餘日不退,吏民疲於守禦。十月十三日,澶州大風終日,既止,而河流一枝已復故道,聞之喜甚,庶幾可塞乎。乃作河復詩,歌之道路,以致民願而迎神休,蓋守土者之志也。

君不見西漢元光元封間,河決瓠子二十年。
鉅野東傾淮泗滿,楚人恣食黃河鱣。
萬里沙回封禪罷,初遣越巫沉白馬。
河公未許人力窮,薪芻萬計隨流下。
吾君仁聖如帝堯,百神受職河神驕。
帝遣風師下約束,北流夜起澶州橋。
東風吹凍收微淥,神功不用淇園竹。
楚人種麥滿河淤,仰看浮槎棲古木。

韓幹馬十四疋

二馬並驅攢八蹄,二馬宛頸騣尾齊。
一馬任前雙舉後,一馬卻避長鳴嘶。
老髯奚官騎且顧,前身作馬通馬語。
後有八匹飲且行,微流赴吻若有聲。
前者既濟出林鶴,後者欲涉鶴俛啄。
最後一匹馬中龍,不嘶不動尾搖風。
韓生畫馬真是馬,蘇子作詩如見畫。
世無伯樂亦無韓,此詩此畫誰當看。

有言郡東北荊山下可以溝畎積水,因與吳正字、王戶曹同往相視,以地多亂石,不果。還遊聖女山,山有石室如墓,而無棺椁。或云宋司馬桓魋墓。二子有詩,次其韻。二首

側手區區未易遮,奔流一瞬卷千家。
共疑智伯初圍趙,猶有張湯欲漕斜。
已坐迂疏來此地,分將勞苦送生涯。
使君下策真堪笑,隱隱驚雷響踏車。

茫茫清泗繞孤岑,歸路相將得暫臨。
試著芒鞋穿犖确,更然松炬照幽深。
縱令司馬能鑱石,奈有中郎解摸金。
強寫蒼崖留歲月,他年誰識此時心。

贈寫御容妙善師

憶昔射策干先皇,珠簾翠幄分兩廂。
紫衣中使下傳詔,跪捧再拜聞天香。
仰觀眩晃目生暈,但見曉色開扶桑。
迎陽晚出步就坐,絳紗玉斧光照廊。
野人不識日月角,髣髴尚記重瞳光。
三年歸來真一夢,橋山松檜淒風霜。
天容玉色誰敢畫,老師古寺晝閉房。
夢中神授心有得,覺來信手筆已忘。
幅巾常服儼不動,孤臣入門涕自滂。
元老侑坐須眉古,虎臣立侍冠劍長。
平生慣寫龍鳳質,肯顧草間猿與麞。
都人踏破鐵門限,黃金白璧空堆牀。
爾來摹寫亦到我,謂是先帝白髮郎。
不須覽鏡坐自了,明年乞身歸故鄉。

哭刁景純

讀書想前輩,每恨生不早。紛紛少年場,猶得見此老。
此老如松柏,不受霜雪槁。直從毫末中,自養到合抱。
宏材乏近用,千歲自枯倒。文章餘正始,風節貫華皓。
平生為人耳,自為薄如縞。是非雖難齊,反覆看愈好。
前年旅吳越,把酒慶壽考。扣門無晨夜,百過跡未掃。
但知從德公,未省厭丘嫂。別時公八十,後會知難保。
昨日故人書,連年喪公媼。景純妻先亡。傷心范橋水,漾漾舞寒藻。
華堂不見人,瘦馬空戀皁。我欲江東去,匏樽酌行潦。
鏡湖無賀監,慟哭稽山道。忍見萬松岡,荒池沒秋草。

荅呂梁仲屯田

亂山合沓圍彭門,官居獨在懸水村。呂梁地名。
居民蕭條雜麋鹿,小市冷落無雞豚。
黃河西來初不覺,但訝清泗流奔渾。
夜聞沙岸鳴甕盎,曉看雪浪浮鵬鯤。
呂梁自古喉吻地,萬頃一抹何由吞。
坐觀入市卷閭井,吏民走盡餘王尊。
計窮路斷欲安適,吟詩破屋愁鳶蹲。
歲寒霜重水歸壑,但見屋瓦留沙痕。
入城相對如夢寐,我亦僅免為魚黿。
旋呼歌舞雜詼笑,不惜飲釂空缾盆。
念君官舍冰雪冷,新詩美酒聊相溫。
人生如寄何不樂,任使絳蠟燒黃昏。
宣房未築淮泗滿,故道堙滅瘡痍存。
明年勞苦應更甚。我當畚鍤先鯨髡。
付君萬指伐頑石,千錘雷動蒼山根。
高城如鐵洪口決,談笑卻掃看崩奔。
農夫掉臂免狼顧,秋穀布野如雲屯。
還須更置軟腳酒,為君擊鼓行金樽。

張寺丞益齋

張子作齋舍,而以益為名。吾聞之夫子,求益非速成。
譬如遠遊客,日夜事征行。今年適燕薊,明年走蠻荊。
東觀盡滄海,西涉渭與涇。歸來閉戶坐,八方在軒庭。
又如學醫人,識病由飽更。風雨晦明淫,跛躄瘖聾盲。
虛實在其脈,靜躁在其情。榮枯在其色,壽夭在其形。
苟能閱千人,望見知死生。為學務日益,此言當自程。
為道貴日損,此理在既盈。願君書此詩,以為益齋銘。

荅孔周翰求書與詩

身閑曷不長閉口,天寒正好深藏手。
吟詩寫字有底忙,未脫多生宿塵垢。
不蒙譏訶子厚疾,反更刻畫無鹽醜。
征西自有家雞肥,太白應驚飯山瘦。
與君相從知幾日,東風待得花開否。
撥棄萬事勿復談,百觚之後那詞酒。

送李公恕赴闕

君才有如切玉刀,見之凜凜寒生毛。
願隨壯士斬蛟蜃,不願腰間纏錦絛。
用違其才志不展,坐與胥吏同疲勞。
忽然眉上有黃氣,吾君漸欲收英髦。
立談左右俱動色,一語徑破千言牢。
我頃分符在東武,脫略萬事惟嬉遨。
盡壞屏障通內外,仍呼騎曹為馬曹。
君為使者見不問,反更對飲持雙螯。
酒酣箕坐語驚衆,雜以嘲諷窮詩騷。
世上小兒多忌諱,獨能容我真賢豪。
為我買田臨汶水,逝將歸去誅蓬蒿。
安能終老塵土下,俯仰隨人如桔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