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七

詩八十三首

次韻章傳道喜雨禱常山而得

去年夏旱秋不雨。海畔居民飲鹹苦。
今年春煖欲生蝝。地上戢戢多於土。
預憂一旦開兩翅。口吻如風那肯吐。
前時渡江入吳越。布陣橫空如項羽。去歲錢塘見飛蝗自西北來,極可畏。
農夫拱手但垂泣。人力區區固難禦。
撲緣鬉尾困牛馬。啖齧衣服穿房戶。
坐觀不救亦何心。秉畀炎火傳自古。
荷鋤散掘誰敢後。得米濟飢還小補。
常山山神信英烈。撝駕雷公訶電母。
應憐郡守老且愚。欲把瘡痍手摩撫。
山中歸時風色變。中路已覺商羊舞。
夜牎騷騷鬧松竹。朝畦泫泫流膏乳。
從來蝗旱必相資。此事吾聞老農語。
庶將積潤掃遺孽。收拾豐歲還明主。
縣前已窖八千斛。今春及今,得蝗子八千餘斛。率以一勝完一畝。
更看蠶婦過初眠。蠶一眠,則蝗不復生矣。未用賀客來旁午。
先生筆力吾所畏。蹙踏鮑謝跨徐庾。
偶然談笑得佳篇。便恐流傳成樂府。
陋邦一雨何足道。吾君盛德九州普。
中和樂職幾時作。試向諸生選何武。

謝郡人田賀二生獻花

城裏田員外。城西賀秀才。不愁家四壁。自有錦千堆。
珍重尤奇品。艱難最後開。芳心困落日。薄豔戰輕雷。昨日雷雨。
老守仍多病。壯懷先已灰。慇懃此粲者。賀獻魏花三朶。攀折為誰哉。
玉腕揎紅袖。金罇瀉白醅。何當鑷霜鬢。強插滿頭迴。

惜花

吉祥寺中錦千堆。錢塘花最盛處。前年賞花真盛哉。
道人勸我清明來。腰鼓百面如春雷。
打徹涼州花自開。沙河塘上插花回。
醉倒不覺吳兒咍。豈知如今雙鬢催。
城西古寺沒蒿萊。有僧閉門手自栽。
千枝萬葉巧翦裁。就中一叢何所似。
馬腦盤成金縷杯。而我食菜方清齋。
對花不飲花應猜。夜來雨雹如李梅。
紅殘綠暗吁可哀。

和頓教授見寄用除夜韻

我笑陶淵明。種秫二頃半。婦言既不用。還有責子歎。
無絃則無琴。何必勞撫玩。我笑劉伯倫。醉髮蓬茆散。
二豪若不納。獨以鍤自伴。既死何用埋。此身同夜旦。
孰云二子賢。自結兩重按。笑人還自笑。出口談治亂。
一生溷塵垢。晚以道自盥。無成空得懶。坐此百事緩。
仄聞頓夫子。講道出新貫。豈無一尺書。恐不記庸懦。
陋邦貧且病。數米銖稱炭。慙愧章先生。十日坐空館。
袖中出子詩。貪讀酒屢煖。狂言各須慎。勿使輸薪粲。

和子由四首

  韓太祝送遊太山

偶作郊原十日遊。未應回首厭籠囚。
但教塵土驅馳足。終把雲山爛漫酬。
聞道逢春思濯錦。便須到處覓菟裘。
恨君不上東封頂。夜看金輪出九幽。

  送春

夢裏青春可得追。欲將詩句絆餘暉。
酒闌病客惟思睡。蜜熟黃蜂亦懶飛。
芍藥櫻桃俱掃地。病過此二物。鬢絲禪榻兩忘機。
憑君借取法界觀。一洗人間萬事非。來書云,近看此書,余未嘗見也。

  首夏官舍即事

安石榴花開最遲。絳裙深樹出幽菲。
吾廬想見無限好。客子倦遊胡不歸。
坐上一樽雖得滿。古來四事巧相違。
令人却憶湖邊寺。垂柳陰陰晝掩扉。

  送李供備席上和李詩

家聲赫奕蓋并涼。也解微吟錦瑟傍。
擘水取魚湖起浪。引杯看劔坐生光。
風流別後人人憶。才器歸來種種長。
不用更貪窮事業。風騷分付與沉湘。

西齋

西齋深且明。中有六尺牀。病夫朝睡足。危坐覺日長。
昏昏既非醉。踽踽亦非狂。褰衣竹風下。穆然中微涼。
起行西園中。草木含幽香。榴花開一枝。桑棗沃以光。
鳴鳩得美蔭。困立忘飛翔。黃鳥亦自喜。新音變圓吭。
杖藜觀物化。亦以觀我生。萬物各得時。我生日皇皇。

小兒

小兒不識愁。起坐牽我衣。我欲嗔小兒。老妻勸兒癡。
兒癡君更甚。不樂愁何為。還坐愧此言。洗盞當我前。
大勝劉伶婦。區區為酒錢。

寄劉孝叔

君王有意誅驕虜。椎破銅山鑄銅虎。
聯翩三十七將軍。走馬西來各開府。
南山伐木作車軸。東海取鼉漫戰皷。
汗流奔走誰敢後。恐乏軍興汙資斧。
保甲連村團未徧。方田訟牒紛如雨。
爾來手實降新書。抉剔根株窮脉縷。
詔書惻怛信深厚。吏能淺薄空勞苦。
平生學問止流俗。衆裏笙竽誰比數。
忽令獨奏鳳將雛。倉卒欲吹那得譜。
況復連年苦飢饉。剝齧草木啖泥土。 
今年雨雪頗應時。又報蝗蟲生翅股。
憂來洗盞欲強醉。寂寞虛齋卧空甒。
公厨十日不生煙。更望紅裙踏筵舞。
故人屢寄山中信。只有當歸無別語。
方將雀鼠偷太倉。未肯衣冠掛神武。
吳興丈人真得道。平日立朝非小補。
自從四方冠蓋鬧。歸作二浙湖山主。
高蹤已自雜漁鈎。大隱何曾棄簪組。
去年相從殊未足。問道已許談其祖。
逝將棄官往卒業。俗緣未盡那得覩。
公家只在霅溪上。上有白雲如白羽。
應憐進退苦皇皇。更把安心教初祖。

孔長源挽詞二首

少年才氣冠當時。晚節孤風益自奇。
君勝宜為夫子後。林宗不愧蔡邕碑。
南荒尚記誅元惡。東越誰能事細兒。
耆舊如今幾人在。為君無憾為時悲。

小堰門頭柳繫舩。吳山堂上月侵筵。
潮聲夜半千巗響。詩句明朝萬口傳。長源自越過杭,夜飲有美堂上聯句。長源詩云,天目遠隨雙鳳落,海門遙蹙兩潮趨。一坐稱善。
豈意日斜庚子後。忽驚歲在巳辰年。
佳城一閉無窮事。南望題詩淚灑牋。

寄呂穆仲寺丞

孤山寺下水侵門。每到先看醉墨痕。
楚相未亡談笑是。中郎不見典刑存。
杭有伶人善學呂,舉措酷似。別後常令作之以為笑。
君先去踏塵埃陌。我亦來尋桑棗村。
回首西湖真一夢。灰心霜鬢更休論。

余主簿母挽詞

閨庭蘭玉照鄉閭。自昔雖貧樂有餘。
豈獨家人在中餽。却因麟趾識關雎。
雲軿忽已歸仙府。喬木依然擁舊廬。
忍把還鄉千斛淚。一時灑向老萊裾。

送趙寺丞寄陳海州

景踈樓上喚峨眉。君到應先誦此詩。
若見孟公投轄飲。莫忘衝雪送君時。

荅陳述古二首

漫說山東第二州。棗林桑泊負春遊。
城西亦有紅千葉。人老簪花却自羞。

小桃破萼未勝春。羅綺叢中第一人。
聞道使君歸去後。舞衫歌扇總生塵。
陳有小妓,述古稱之。

張安道樂全堂

列子馭風殊不惡。猶被莊生譏數數。
步兵飲酒中散琴。於此得全非至樂。
樂全居士全於天。維摩丈室空翛然。
平生痛飲今不飲。無琴不獨琴無絃。
我公天與英雄表。龍章鳳姿照魚鳥。
但令端委坐廟堂。北狄西戎談笑了。
如今老去苦思歸。小字親書寄我詩。
試問樂全全底事。無全何處更求虧。

張文裕挽詞

高才本出朝廷右。能事空推德業餘。
每見便聞曹植句。至今傳寶魏華書。
濟南名士新凋喪。劔外生祠已絜除。
欲寄西風兩行淚。依然喬木鄭公廬。

懷西湖寄晁美叔同年

西湖天下景。遊者無愚賢。深淺隨所得。誰能識其全。
嗟我本狂直。早為世所捐。獨專山水樂。付與寧非天。
三百六十寺。幽尋遂窮年。所至得其妙。心知口難傳。
至今清夜夢。耳目餘芳鮮。君持使者節。風采爍雲煙。
清流與碧巘。安肯為君妍。胡不屏騎從。蹔借僧榻眠。
讀我壁間詩。清涼洗煩煎。策杖無道路。直造意所便。
應逢古漁父。葦間自寅緣。問道若有得。買魚勿論錢。

和梅戶曹會獵鐵溝

山西從古說三明。誰信儒冠也捍城。
竿上鯨鯢猶未掩。近梟數盜。草中狐兎不須驚。
東州趙叟飲無敵。南國梅仙詩有聲。
不向如皋閑射雉。歸來何以得卿卿。是日惟梅趙不射。

祭常山回小獵

青蓋前頭點皂旗。黃茅岡下出長圍。
弄風驕馬跑空立。趁兎蒼鷹掠地飛。
回望白雲生翠巘。歸來紅葉滿征衣。
聖朝若用西涼簿。白羽猶能效一揮。

和章七出守湖州二首

方丈仙人出渺茫。高情猶愛水雲鄉。
功名誰使連三捷。身世何緣得兩忘。
早歲歸休心共在。他年相見話偏長。
只應未報君恩重。清夢時時到玉堂。

絳闕雲臺總有名。應須極貴又長生。
鼎中龍虎黃金賤。松下龜虵綠骨輕。君好爐火而餌伏苓。
霅水未渾纓可濯。并峯初見眼應明。
兩巵春酒真堪羨。獨占人間分外榮。

和張子野見寄三絕句

前生我已到杭州。到處長如到處遊。
更欲洞霄為隱吏。一庵閑地且相留。過舊遊。

狂吟跌宕無風雅。醉墨淋浪不整齊。
應為詩人一回顧。山僧未忍掃黃泥。見題壁。

柏堂南畔竹如雲。此閣何人是主人。
但遣先生披鶴氅。不須更畫樂天真。竹閣見憶。

和蔣夔寄茶

我生百事常隨緣。四方水陸無不便。
扁舟渡江適吳越。三年飲食窮芳鮮。
金虀玉鱠飯炊雪。海螯江柱初脫泉。
臨風飽食甘寢罷。一甌花乳浮輕圓。
自從捨舟入東武。沃野便到桑麻川。
翦毛胡羊大如馬。誰記鹿角腥盤筵。
廚中烝粟埋飯罋。大杓更取酸生涎。
柘羅銅碾弃不用。脂麻白土須盆研。
故人猶作舊眼看。謂我好尚如當年。
沙溪北苑強分別。水脚一線爭誰先。
清詩兩幅寄千里。紫金百餅費萬錢。
吟哦烹噍兩奇絕。只恐偷乞煩封纏。
老妻稚子不知愛。一半已入薑鹽煎。
人生所遇無不可。南北嗜好知誰賢。
死生禍福久不擇。更論甘苦爭蚩妍。
知君窮旅不自擇。因詩寄謝聊相鐫。

荅李邦直

美人如春風。著物物未知。羈愁似氷雪。見子先流澌。
子從徐方來。吏民舉熈熈。扶病出見之。驚我一何衰。
知我久慵倦。起我以新詩。詩詞如醇酒。盎然薰四支。
徑飲不覺醉。欲和先昏疲。西齋有蠻帳。風雨夜紛披。
放懷語不擇。撫掌咲脫頤。別來今幾何。春物已含姿。
柳色日夜暗。子來竟何時。徐方雖云樂。東山禁遊嬉。
又無狂太守。何以解憂思。聞子有賢婦。華堂詩螽斯。
盍不倒囊橐。賣劔買蛾眉。不用教絲竹。唱我新歌詞。

和文與可洋川園池三十首

  湖橋

朱欄畫柱照湖明。白葛烏紗曳履行。
橋下龜魚晚無數。識君柱杖過橋聲。

  橫湖

貪看翠蓋擁紅粧。不覺湖邊一夜霜。
卷却天機雲錦段。從教匹練寫秋光。

  書軒

雨昏石硯寒雲色。風動牙籤亂葉聲。
庭下已生書帶草。使君疑是鄭康成。

  冰池

不嫌冰雪遶池看。誰似詩人巧耐寒。
記取羲之洗硯處。碧琉璃下黑蛟蟠。

  竹塢

晚節先生道轉孤。歲寒惟有竹相娛。
麤才杜牧真堪咲。喚作軍中十萬夫。

  荻浦

雨折霜乾不耐秋。白花黃葉使人愁。
月明小艇湖邊宿。便是江南鸚鵡洲。

  蓼嶼

秋歸南浦蟪蛄鳴。霜落橫湖沙水清。
卧雨幽花無限思。抱叢寒蝶不勝情。

  望雲樓

陰晴朝暮幾回新。已向虛空付此身。
出本無心歸亦好。白雲還似望雲人。

  天漢臺

漾水東流舊見經。銀潢左界上通靈。
此臺試像天文覓。閣道中間第幾星。

  待月臺

月與高人本有期。挂簷低戶映蛾眉。
只從昨夜十分滿。漸覺冰輪出海遲。

  二樂榭

此間真趣豈容談。二樂并君已是三。
仁智更煩訶妄見。坐令魯叟作瞿曇。來詩云二見因妄生

  灙泉亭

聞道池亭勝兩川。應須爛醉荅雲煙。
勸君多揀長腰米。消破亭中萬斛泉。

  吏隱亭

縱橫憂患滿人間。頗怪先生日日閑。
昨夜清風眠北牖。朝來爽氣在西山。

  霜筠亭

解籜新篁不自持。嬋娟已有歲寒姿。
要看凜凜霜前意。須待秋風粉落時。

  無言亭

慇懃稽首維摩詰。敢問如何是法門。
彈指未終千偈了。向人還道本無言。

  露香亭

亭下佳人錦繡衣。滿身瓔珞綴明璣。
晚香消歇無尋處。花已飄零露已晞。

  函虛亭

水軒花榭兩爭妍。秋月春風各自偏。
惟有此亭無一物。坐觀萬景得天全。

  溪光亭

決去湖波尚有情。却隨初日動簷楹。
溪光自古無人畫。憑仗新詩與寫成。

  過溪亭

身輕步穩去忘歸。四柱亭前野彴微。
忽悟過溪還一笑。水禽驚落翠毛衣。

  披錦亭

煙紅露綠曉風香。燕舞鶯啼春日長。
誰道使君貧且老。繡屏錦帳咽笙簧。

  禊亭

曲池流水細鱗鱗。高會傳觴似洛濵。
紅粉翠蛾應不要。畫舩來往勝於人。

  菡萏亭

日日移牀趂下風。清香不盡思何窮。
若為化作龜千歲。巢向田田亂葉中。

  荼蘼洞

長憶故山寒食夜。野荼蘼發暗香來。
分無素手簪羅髻。且折霜蕤浸玉醅。

  篔簹谷

漢川脩竹賤如蓬。斤斧何曾赦籜龍。
料得清貧饞太守。渭濵千畝在胸中。

  寒蘆港

溶溶晴港漾春暉。蘆笋生時柳絮飛。
還有江南風物否。桃花流水鮆魚肥。

  野人廬

少年辛苦事犂鉏。剛厭青山遶故居。
老覺華堂無意味。却須時到野人廬。

  此君庵

寄語庵前抱節君。與君到處合相親。
寫真雖是文夫子。我亦真堂作記人。

  金橙徑

金橙縱復里人知。不見鱸魚價自低。
須是松江煙雨裏。小船燒薤擣香虀。

  南園

不種夭桃與綠楊。使君應欲候農桑。
春畦雨過羅紈膩。夏壟風來餅餌香。

  北園

漢水巴山樂有餘。一麾從此首歸塗。
北園草木憑君問。許我他年作主無。

寄題刁景純藏春塢

白首歸來種萬松。待看千尺舞霜風。
年拋造物陶甄外。春在先生杖屨中。
楊柳長齊低戶暗。櫻桃爛熟滴堦紅。
何時却與徐元直。共訪襄陽龐德公。

玉盤盂二首并序

東武舊俗,每歲四月,大會于南禪資福兩寺,以芍藥供佛,而今歲最盛,凡七千餘朵,皆重柎累萼,蘩麗豐碩。中有白花,正圓如覆盂,其下十餘葉稍大,承之如盤,姿格絕異,獨出於七千朵之上。云得之於城北蘇氏園中,周宰相莒公之別業也。而其名俚甚,乃為易之。

雜花狼籍占春餘。芍藥開時掃地無。
兩寺粧成寶纓絡。一枝爭看玉盤盂。
佳名會作新飜曲。絕品難尋舊畫圖。
從此定知年穀熟。姑山親見雪肌膚。

花不能言意可知。令君痛飲更無疑。
但持白酒勸嘉客。直待瓊舟覆玉彝。
負郭相君初擇地。看羊屬國首吟詩。
吾家豈與花相厚。更問殘芳有幾枝。

和潞公超然臺次韻

我公厭富貴。常苦勳業尋。相期赤松子。永望白雲岑。
清風出談笑。萬竅為號吟。吟成超然詩。洗我蓬之心。
嗟我本何人。麋鹿強冠襟。身微空志大。交淺屢言深。
囑公如得謝。呼我幸寄音。但恐酒錢盡。煩公揮橐金。

聞喬太博換左藏知欽州以詩招飲

今年果起故將軍。幽夢清詩信有神。
馬革裹尸真細事。虎頭食肉更何人。
陣雲冷壓黃茆瘴。羽扇斜揮白葛巾。
痛飲從今有幾日。西軒月色夜來新。

喬將行烹鵝鹿出刀劍以飲客以詩戲之

破匣哀鳴出素虬。倦看鶂鶂聽呦呦。
明朝只恐兼烹鶴。此去還須却配牛。
便可先呼報恩子。不妨仍帶醉鄉侯。
他年萬騎歸應好。奈有移文在故丘。

次韻劉貢父李公擇見寄二首

白髮相望兩故人。眼看時事幾番新。
曲無和者應思郢。論少卑之且借秦。
歲惡詩人無好語。公擇來詩,皆道失中飢苦之狀。夜長鰥守向誰親。貢父近喪偶。
少思多睡無如我。鼻息雷鳴憾四鄰。

何人勸我此間來。絃管生衣甑有埃。
淥蟻濡脣無百斛。蝗蟲撲面已三回。
磨刀入谷追窮寇。洒涕循城拾弃孩。
為郡鮮歡君莫歎。猶勝塵土走章臺。

寄黎眉州

膠西高處望西川。應在孤雲落照邊。
瓦屋寒堆春後雪。峨眉翠掃雨餘天。
治經方笑春秋學。好士今無六一賢。君以春秋受知於歐陽文忠公,公自號六一居士。
且待淵明賦歸去。共將詩酒趂流年。

和趙郎中捕蝗見寄次韻

麥穟人許長。榖苗牛可沒。天公獨何意。忍使蝗蟲發。
驅攘著令典。農事安可忽。我僕既胼胝。我馬亦款矻。
飛騰漸云少。筋力亦已竭。苟無百篇詩。何以醒睡兀。
初如疏畎澮。漸若決澥渤。往來供十吏。腕脫不容歇。
平生輕妄庸。熟視笑魏勃。愛君有逸氣。詩壇專斬伐。
民病何時休。吏職不可越。慎無及世事。向空書咄咄。

登常山絕頂廣麗亭

西望穆陵關。東望琅邪臺。南望九仙山。北望空飛埃。
相將叫虞舜。遂欲歸蓬萊。嗟我二三子。狂飲亦荒哉。
紅裙欲仙去。長笛有餘哀。清歌入雲霄。妙舞纖腰回。
自從有此山。白石封蒼苔。何嘗有此樂。將去復徘徊。
人生如朝露。白髮日夜催。弃置當何言。萬劫終飛灰。

薄薄酒二首并序

膠西先生趙明叔,家貧好飲不擇酒而醉。常云薄薄酒勝茶湯,醜醜婦勝空房。其言雖俚而近乎達,故推而廣之,以補東州之樂府。既又以為未也,復自和一篇,聊以發覽者之一噱云耳。

薄薄酒。勝茶湯。麤麤布。勝無裳。
醜妻惡妾勝空房。五更待漏靴滿霜。
不如三伏日高睡足北窗涼。珠襦玉柙萬人祖送歸北邙。
不如懸鶉百結獨坐負朝陽。生前富貴。死後文章。
百年瞬息萬世忙。夷齊盜蹠俱亡羊。
不如眼前一醉。是非憂樂都兩忘。

薄薄酒。飲兩鍾。麤麤布。著兩重。
美惡雖異醉暖同。醜妻惡妾壽乃公。
隱居求志義之從。本不計較東華塵土北窓風。
百年雖長要有終。富死未必輸生窮。
但恐珠玉留君容。千載不朽遭樊崇。
文章自足欺盲聾。誰使一朝富貴面發紅。
達人自達酒何功。世間是非憂樂本來空。

同年王中甫挽詞

先帝親收十五人。四方爭看擊鵬鯤。
如君才業真堪用。顧我衰遲不足論。
出處陞沉十年後。死生契闊幾人存。
他時京口尋遺跡。宿草猶應有淚痕。
仁宗朝,賢良十五人,今惟富鄭公張宣猷錢純老及余與舍弟在耳。

七月五日二首

避謗時尋醫。畏病酒入務。蕭條北窗下。長日誰與度。
今年苦炎熱。草木因薰煮。況我早衰人。幽居氣如縷。
秋來有佳興。秫稻已含露。還復此微吟。往和糟牀注。

何處覓新秋。蕭然北臺上。秋來未云幾。風日已清亮。
雲間聳孤翠。林表浮遠漲。新棗漸堪剝。晚瓜猶可餉。
西風送落日。萬竅舍悽悵。念當急行樂。白髮不汝放。

趙郎中見和戲復荅之

趙子吟詩如潑水。一揮三百八十字。
奈何效我欲尋醫。恰似西施藏白地。
趙子飲酒如淋灰。一年十萬八千杯。
若不令君早入務。飲竭東海生黃埃。
我衰臨政多繆錯。羨君精采如秋鶚。
頗哀老子令日飲。為君坐嘯主畫諾。

次韻周邠寄鴈蕩山圖二首

指點先憑採藥翁。丹青化作大槐宮。
眼明小閣浮煙翠。齒冷新詩嚼風雪。
二華行觀雄陝右。九仙今已壓京東。
將赴河中,密邇太華九仙在東武,奇秀不減鴈蕩也。
此生的有尋山分。已覺溫台落手中。

西湖三載與君同。馬入塵埃鶴入籠。
東海獨來看出日。石橋先去踏長虹。
遙知別後添華髮。時向樽前說病翁。
所恨蜀山君未見。他年攜手醉郫筒。

送碧香酒與趙明叔教授

聞君有婦賢且廉。勸君甚勿為楚相。
不羨紫馳分御食。自遣赤腳沽村釀。
嗟君老狂不知愧。更吟醜婦惡嘲謗。
諸生聞語定失笑。冬暖號寒臥無帳。
碧香近出帝子家。鵝兒破殼酥流盎。
不學劉伶獨自飲。一壺往助齊眉餉。

趙既見和復次韻荅之

長安小吏天所放。日夜歌呼和丞相。
豈知後世有阿瞞。曹公自言參之後。北海樽前捉私釀。
先生未出禁酒國。詩語孤高常近謗。
幾回無酒欲沽君。却畏有司書帳簿。近制公使酒過數法甚重。
酸寒可笑分一斗。日飲如何足袁盎。
更將險語壓衰翁。只恐自是臺無餉。

趙郎中往莒縣逾月而歸復以一壺遺之仍用元韻

東鄰主人遊不歸。悲歌夜夜聞舂相。
門前人鬧馬嘶急。一家喜氣如春釀。
王事何曾怨獨賢。室人豈忍交讁謗。
大兒跟蹡越門限。小兒咿啞語繡帳。
定教舞袖掣伊涼。更想夜庖鳴罋盎。
題詩送酒君勿誚。免使退之嘲一餉。

蘇潛聖挽詞

妙齡馳譽百夫雄,晚節忘懷大隱中。
悃愊無華真漢吏,文章爾雅稱吾宗。
趨時肯負平生志,有子還應不死同。
惟我閑思十年事,數行老淚寄西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