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六

詩九十九首

虎丘寺

入門無平田。石路穿細嶺。陰風生澗壑。古木翳潭井。
湛盧誰復見。秋水光耿耿。鐵花秀巗壁。殺氣噤蛙黽。
幽幽生公堂。左右立頑礦。當年或未信。異類服精猛。
胡為百歲後。仙鬼互馳騁。窈然留清詩。讀者為悲哽。
東軒有佳致。雲水麗千頃。熈熈覽生物。春意破凄冷。
我來屬無事。暖日相與永。喜鵲翻初旦。愁鳶蹲落景。
坐見漁樵還。新月溪上影。悟彼良自咍。歸田行可請。

常潤道中有懷錢塘寄述古五首

從來直道不辜身。得向西湖兩過春。
沂上已成曾點服。泮宮初采魯侯芹。
休驚歲歲年年貌。且對朝朝莫莫人。
細雨晴時一百六。畫船鼉鼓莫違民。

草長江南鸎亂飛。年來事事與心違。
花開後院還空落。燕入華堂怪未歸。
世上功名何日是。罇前點檢幾人非。
去年柳絮飛時節。記得金籠放雪衣。杭人以放鴿為太守壽。

浮玉山頭日日風。即金山也湧金門外已春融。
二年魚鳥渾相識。三月鸎花付與公。
剩看新翻眉倒暈。未應泣別臉消紅。
何人織得相思字。寄與江邊北向鴻。

國豔夭饒酒半酣。去年同賞寄僧簷。
但知撲撲晴香軟。誰見森森曉態嚴。
穀雨共驚無幾日。蜜蜂未許輙先甜。
應須火急迴征棹。一片詞枝可得黏。

惠山泉下土如濡。陽羨溪頭米勝珠。
賣劔買牛吾欲老。殺雞為黍子來無。
地偏不信容高葢。俗儉真堪着腐儒。
莫怪江南苦留滯。經營身計一生迂。

刁景純賞瑞香花,憶先朝侍宴。次韻

上苑夭桃自作行。劉郎去後幾回芳。
厭從年少追新賞。閑對宮花識舊香。
欲贈佳人非泛洧。好紉幽佩弔沈湘。
鶴林神女無消息。為問何年返帝鄉。

同柳子玉遊鶴林招隱醉歸呈景純

花時臘酒照人光。歸路春風灑面涼。
劉氏宅邊霜竹老。戴公山下野桃香。
巗頭疋練兼天靜。泉底真珠濺客忙。
安得道人攜笛去。一聲吹裂翠崖岡。

景純見和復次韻贈之二首

解組歸來道益光。坐看百物自炎涼。
卷簾堂上檀槽鬧。送客林間樺燭香。
淺量已愁當酒怯。非才尤覺和詩忙。
何人貪佩黃金印。千柱耽耽鎖北岡。

人間膏火正爭光。每到藏春得蹔涼。
多事始知田舍好。凶年偏覺野蔬香。
溪山勝畫徒能說。來往如梭為底忙。
老去此身無處著。為翁栽插萬松岡。

柳子玉亦見和,因以送之。兼寄其兄子璋道人。

不羨腰金照地光。蹔時假面弄西涼。
晴囪嚥日肝腸暖。古殿朝真屨袖香。
說靜故知猶有動。無闌底處更求忙。
先生官罷乘風去。何用區區賦陟岡。

子玉家宴用前韻見寄復荅之

自酌金樽勸孟光。更教長笛奏伊涼。子玉家有笛婢
牽衣男女遶太白。扇枕郎君煩阿香。
詩病逢春轉深痼。愁魔得酒蹔奔忙。
醒時情味吾能說。日在西南白草岡。

景純復以二篇,一言其亡兄與伯父同年之契,一言今者唱酬之意。仍次其韻。

靈壽扶來似孔光。感時懷舊一悲涼。
蟾枝不獨同攀桂。雞舌還應共賜香。亦同為郎
等是浮休無得喪。粗分憂樂有閑忙。
年來世事如波浪。鬱鬱誰知柏在岡。

屢把鉛刀齒步光。更遭華衮照龎涼。
蘇門山上莫長嘯。詹匐林中無別香。
燭燼已殘中夜刻。槐花還似昔年忙。
背城借一吾何敢。慎莫樽前替戾岡。

金山寺與柳子玉飲,大醉卧寶覺禪榻,夜分方醒,書其壁。

惡酒如惡人。相攻劇刀箭。頹然一榻上。勝之以不戰。
詩翁氣雄拔。禪老語清軟。我醉都不知。但覺紅綠眩。
醒時江月墮。摵摵風響變。惟有一龕燈。二豪俱不見。

大風留金山兩日

塔上一鈴獨自語。明日顛風當斷渡。
朝來白浪打蒼崖。倒射軒窓作飛雨。
龍驤萬斛不敢過。漁艇一葉從掀舞。
細思城市有底忙。却笑蛟龍為誰怒。
無事久留童僕怪。此風聊得妻孥許。
灊山道人獨何事。半夜不眠聽粥鼓。

監洞霄宮俞康直郎中所居四詠

  退圃

百丈休牽上瀨舩。一鈎歸釣縮頭鯿。
園中草木春無數。只有黃楊厄閏年。俗說黃楊歲長一寸,遇閏退三寸。

  逸堂

新第誰來作並隣。舊官寧復憶星辰。
請君置酒吾當賀。知向江湖拜散人。

  遯軒

冠蓋相望起隱淪。先生那得老江村。
古來真遯何曾遯。笑殺逾垣與閉門。

  遠樓

西山煙雨卷踈簾。北戶星河落短簷。
不獨江天解空闊。地偏心遠似陶潛。

遊鶴林招隱二首

郊原雨初霽。春物有餘妍。古寺滿脩竹。深林聞杜鵑。
睡餘柳花墮。目眩山櫻然。西窓有病客。危坐看香煙。

行歌白雲嶺。坐咏脩竹林。風輕花自落。日薄山半陰。
澗草誰復識。聞香杳難尋。時見城市人。幽居惜未深。

書普慈長老壁志誠

普慈寺後千竿竹。醉裏曾看碧玉椽。
倦客再遊行老矣。高僧一笑故依然。
久叅白足知禪味。苦厭黃公鳥名聒晝眠。
惟有兩株紅白葉。晚來猶得向人妍。

書焦山綸長老壁

法師住焦山。而實未嘗往。我來輒問法。法師了無語。
法師非無語。不知所荅故。君看頭與足。本自安冠屨。
譬如長鬣人。不以長為苦。一旦或人問。每睡安所措。
歸來被上下。一夜着無處。展轉遂達晨。意欲盡鑷去。
此言雖鄙淺。故自有深趣。持此問法師。法師一笑許。

刁景純席上和謝生二首

悞入仙人碧玉壺。一歡那復間親踈。
杯盤狼籍吾何敢。車騎雍容子甚都。
此夜新聲聞北里。他年故事紀南徐。
欲窮風月三千界。願化人天百億軀。

縱飲誰能問挈壺。不知門外曉星踈。
綺羅勝事齊三閣。賔主談鋒敵兩都。
榻畔煙花常歎杜。海中童丱尚追徐。
毋多酌我公須聽。醉後麤狂膽滿軀。

留別金山寶覺圓通二長老

沐罷巾冠怯晚涼。睡餘齒頰帶茶香。
艤舟北岸何時渡。睎髮東軒未肯忙。
康濟此身殊有道。醫治外物本無方。
風流二老長還往。顧我歸期尚渺茫。

無錫道中賦水車

飜飜聯聯銜尾鴉。犖犖确确蛻骨蛇。
分畦翠浪走雲陣。刺水綠鍼抽稻牙。
洞庭五月欲飛沙。鼉鳴窟中如打衙。
天公不見老翁泣。喚取阿香推雷車。

杭州牡丹開,時僕猶在常潤,周令作詩見寄。次其韻,復次一首送赴闕。

羞歸應為負花期。已是成陰結子時。
與物寡情憐我老。遣春無恨賴君詩。
玉臺不見朝酣酒。金縷猶歌空折枝。
從此年年定相見。欲師老圃問樊遲。

莫負黃花九日期。人生窮達可無時。
十年且就三都賦。萬戶終輕千首詩。
天靜傷鴻猶戢翼。月明驚鵲未安枝。
君看六月河無水。萬斛龍驤到自遲。

蘇州閭丘江君二家雨中飲酒二首

小圃陰陰徧灑塵。方塘瀲瀲欲生紋。
已煩仙袂來行雨。莫遣歌聲便駐雲。
肯對綺羅辭白酒。試將文字惱紅裙。
今宵記取醒時節。點滴空堦獨自聞。

五紀歸來鬢未霜。十眉環列坐生光。
喚舩渡口迎秋女。駐馬橋邊問泰娘。
曾把四絃娛白傅。敢將白草鬬吳王。
從今却笑風流守。畫戟空凝宴寢香。

次韻沈長官三首

家山何在兩忘歸。杯酒相逢慎勿違。
不獨飯山嘲我瘦。也應糠覈怪君肥。

男婚已畢女將歸。累盡身輕志莫違。
誰道山中食無肉。玉池清水自生肥。

造物知吾久念歸。似憐衰病不相違。
風來震澤帆初飽。雨入松江水漸肥。

戲書吳江三賢畫像三首

誰將射御教吳兒。長笑申公為夏姬。
却遣姑蘇有麋鹿。更憐夫子得西施。范蠡

浮世功勞食與眠。季鷹真得水中仙。
不須更說知機早。直為鱸魚也自賢。張翰

千首文章二頃田。囊中未有一錢看。
却因養得能言鴨。驚破王孫金彈丸。陸龜蒙

和劉孝叔會虎丘。時王規甫齋素祈雨不至二首

白簡威猶凜。青山興已穠。鶴閑雲作氅。駞卧草埋峰。
跪履若可教。卜隣應見容。因公問回老。何處定相逢。

太常齋未解。不肯對纖穠。只遣三千履。來遊十二峰。
林空荅輕唱。潭淨寫衰容。歸去瑤臺路。還應月下逢。

過永樂文長老已卒

初驚鶴瘦不可識。旋覺雲歸無處尋。
三過門間老病死。一彈指頃去來今。
存亡慣見渾無淚。鄉井難忘尚有心。
欲向錢塘訪圓澤。葛洪川畔待秋深。

贈張刁二老

兩邦山水未淒涼。二老風流總健強。
共成一百七十歲。各飲三萬六千場。
藏春屋裏鸎花鬧。仁壽橋邊日月長。
惟有詩人被磨折。金釵零落不成行。

去年秋偶遊寶山上,方入一小院,闐然無人,有僧隱几低頭讀書,與之語,漠然不甚對。問其隣之僧,曰此雲闍梨也,不出十五年矣。今年六月自常潤還,復至其室,則死葬數月矣。作詩題其壁。

雲師來寶山。一住十五秋。讀書常閉戶。客至不舉頭。
去年造其室。清坐忘百憂。我初無言說。師亦無對酬。
今來復扣門。空房但颼飀。云已滅無餘。薪盡火不留。
却疑此室中。嘗有斯人不。所遇孰非夢。事過吾何求。

聽僧昭素琴

至和無攫醳。至平無按抑。不知微妙聲。究竟何從出。
散我不平氣。洗我不和心。此心知有在。尚復此微吟。

僧惠勤初罷僧職

軒軒青田鶴。欝欝在樊籠。既為物所縻。遂與吾輩同。
今來始謝去。萬事一笑空。新詩如洗出。不受外垢蒙。
清風入齒牙。出語如風松。霜髭茁病骨。飢坐聽午鍾。
非詩能窮人。窮者詩乃工。此語信不妄。吾聞諸醉翁。

遊靈隱高峰塔

言遊高峰塔。蓐食治野裝。火雲秋未衰。及此初但涼。
霧霏巗谷暗。日出草木香。嘉我同來人。久便雲水鄉。
相勸小舉足。前路高且長。古松攀龍蛇。怪石坐牛羊。
漸聞鍾磬音。飛鳥皆下翔。入門空有無。雲海浩茫茫。
惟見聾道人。老病時絕糧。問年笑不荅。但指穴藜牀。
心知不復來。欲歸更傍徨。贈別留疋布。今歲天早霜。

八月十七日天竺山送桂花分贈元素

月缺霜濃細蘂乾。此花原屬桂堂仙。
鷲峰子落驚前夜。蟾窟枝空記昔年。
破祴山僧憐耿介。練裙溪女鬬清妍。
願公採擷紉幽佩。莫遣孤芳老澗邊。

捕蝗至浮雲嶺山,行疲苦,有懷子由弟二首。

西來煙陣塞空虛。灑徧秋田雨不如。
新法清平那有此。老身窮苦自招渠。
無人可訴烏銜肉。憶弟難憑犬寄書。
自咲迂踈皆此類。區區猶欲埋蝗餘。

霜風漸欲作重陽。熠熠溪邊野菊黃。
久廢山行疲犖确。尚能村醉舞淋浪。
獨眠林下夢魂好。回首人間憂患長。
殺馬毀車從此逝。子來何處問行藏。

青牛嶺高絕處有小寺,人迹罕到。

暮歸走馬沙河塘。爐煙裊裊十里香。
朝行曳杖青牛嶺。崖泉咽咽千山靜。
君勿咲老僧耳聾喚不聞。百年俱是可憐人。
明朝且復城中去。白雲却在題詩處。

新城陳氏園次晁補之韻

荒涼廢圃秋。寂歷幽花晚。山城已窮僻。況與城相遠。
我來亦何事。徙倚望雲巘。不見苦吟人。清樽為誰滿。

梅聖俞詩集中有毛長官者,今於潛令國華也。聖俞沒十五年而君猶為令,捕蝗至其邑,作詩戲之。

詩翁憔悴老一官。厭見苜蓿堆青盤。
歸來羞澁對妻子。自比鮎魚緣竹竿。
今君滯留生二毛。飽聽衙鼓眠黃紬。
更將嘲笑調朋友。人道獼猴騎土牛。
願君恰似高常侍。蹔為小邑仍刺史。
不願君為孟浩然。却遭明主放還山。
官遊逢此歲年惡。飛蝗來時半天黑。
羨君封境稻如雲。蝗自識人人不識。

與毛令方尉遊西菩寺二首

推擠不去已三年。魚鳥依然笑我頑。
人未放歸江北路。天教看盡浙西山。
尚書清節衣冠後。處士風流水石間。
一咲相逢那易得。數詩狂語不須刪。

路轉山腰足未移。水清石瘦便能奇。
白雲自占東西嶺。明月誰分上下池。
黑黍黃粱初熟後。朱柑綠橘半甜時。
人生此樂須天賦。莫遣兒曹取次知。

聽賢師琴

大絃春溫和且平。小絃廉折亮以清。
平生未識宮與角。但聞牛鳴盎中雉登木。
門前剝啄誰扣門。山僧未閑君勿瞋。
歸家且覔千斛水 淨洗從來箏笛耳。

贈寫真何充秀才

君不見路州別駕眼如電。左手挂弓橫撚箭。
又不見雪中騎驢孟浩然。皺眉吟詩肩聳山。
飢寒富貴兩安在。空有遺像留人間。
此身常擬同外物。浮雲變化無蹤迹。
問君何苦寫我真。君言好之聊自適。
黃冠野服山家容。意欲置我山巗中。
勳名將相今何限。往寫襃公與鄂公。

回先生過湖州東林。沈氏飲醉,以石榴皮書其家東老庵之壁云,「西隣已富憂不足,東老雖貧樂有餘。白酒釀來因好客,黃金散盡為收書。」西蜀和仲聞而次其韻三首。東老,沈氏之老自謂也,湖人因以名之。其子偕作詩有可觀者。

世俗何知貧是病。神仙可學道之餘。
但知白酒留佳客。不問黃公覔素書。

符離道士晨興際。華岳先生尸解餘。
忽見黃庭丹篆句。猶傳青紙小朱書。

淒涼雨露三年後。髣髴塵埃數字餘。
至用榴皮緣底事。中書君豈不中書。

李行中秀才醉眠亭

已向閑中作地仙。更於酒裏得天全。
從教世路風波惡。賀監偏工水底眠。

君且歸休我欲眠。人言此語出天然。
醉中對客眠何害。須信陶潛未苦賢。

孝先風味也堪憐。肯為周公晝夜眠。
枕麴先生猶笑汝。枉將空腹貯遺編。

甘露寺彈箏

多景樓上彈神曲。欲斷哀絃再三促。
江妃出聽霧雨愁。白浪飜空動浮玉。金山名
喚取吾家雙鳳槽。遣作三峽狐猿號。
與君合奏芳春調。啄木飛來霜樹杪。

單同年求德興俞氏聚遠樓詩三首

雲山煙水苦難親。野草幽花各自春。
賴有高樓能聚遠。一時收拾與閑人。

無限青山散不收。雲奔浪卷入簾鉤。
直將眼力為疆界。何啻人間萬戶侯。

聞說樓居似地仙。不知門外有塵寰。
幽人隱几寂無語。心在飛鴻滅沒間。

平山堂次王居卿祠部韻

高會日陪山簡醉。狂言屢發次公醒。
酒如人面天然白。山向吾曹分外青。
江上飛雲來北固。檻前脩竹憶南屏。
六朝興廢餘丘壠。空使姦雄笑寧馨。

次韻陳海州書懷

欝欝蒼梧海上山。東海欝洲山云自蒼梧浮來。蓬萊方丈有無間。
舊聞草木皆仙藥。欲弃妻孥守市闤。
雅志未成空自歎。故人相對若為顏。
酒醒却憶兒童事。長恨雙鳬去莫攀。陳曾令鄉邑。

次韻陳海州乘槎亭

人事無涯生有涯。逝將歸釣漢江槎。
乘桴我欲從安石。遁世誰能識子嗟。
日上紅波浮碧巘。朝來白浪卷青沙。
清談美景雙奇絕。不覺歸鞍代月華。

次韻孫職方蒼梧山

蒼梧奇事豈虛傳。荒怪還須問子年。
遠託鼇頭轉滄海。來依鵬背負青天。
或云靈境歸賢者。又恐神功亦偶然。
聞道新春恣遊覽。羨君平地作飛仙。

次韻孫巨源寄漣水李盛二著作,并以見寄五絕

南嶽諸劉豈易逢。相望無復馬牛風。
山公雖見無多子。杜燕何由戀塞鴻。昔與巨源、劉貢父、劉莘老相遇於山陽。自爾契闊,惟巨源近者,復相見於京口。

高才晚歲終難進。勇退當年正急流。
不獨二踈為可慕。他時當有景孫樓。巨源近離東海郡,有景踈樓。

潄石先生難可意。謂巨源。齧氈校尉久無朋。自謂
應知客路愁無奈。故遣吟詩調李陵。謂李君也。

雲雨休排神女車。忠州老病畏人誇。
詩豪正值安仁在。空看河陽滿縣花。盛為邑宰。

膠西未到吾能說。桑柘禾麻不見春。
不羨京塵騎馬客。羨他淮月弄舟人。

王莽

漢家殊味識經綸。入手功名事事新。
百尺穿成連夜井。千金購得解飛人。

董卓

公業平時勸用儒。諸公何事起相圖。
只言天下無健者。豈信車中有布乎。

虎兒

舊聞老蚌生明珠。未省老兎生於菟。
老兎自謂月中物。不騎快馬騎蟾蜍。
蟾蜍爬沙不肯行。坐令青衫垂白鬚。
於菟駿猛不類渠。指揮黃熊駕黑貙。
丹砂紫麝不用塗。眼光百步走妖狐。
妖狐莫誇智有餘。不勞搖牙咀爾徒。

除夜病中段屯田

龍鍾三十九。勞生已強半。歲莫日斜時 還為昔人嘆。樂天詩云,行年三十九,歲莫日斜時。
今年一線在。那復堪把玩。欲起強持酒。故交雲雨散。
惟有病相尋。空齋為老伴。蕭條燈火泠。寒夜何時旦。
勤僕觸屏風。飢鼯嗅空案。數朝閉閣卧。霜髮秋蓬亂。
傳聞使者來。策杖就梳盥。書來苦安慰。不怪造請緩。
大夫忠烈後。高義金石貫。要當擊權豪。未肯覷衰懦。
此生何所似。闇盡灰中炭。歸田計已決。此邦聊假館。
三徑粗成貲。一枝有餘煖。願君更信宿。庶奉一咲粲。

喬太傅見和復次韻荅之

百年三萬日。老病常居半。其間迕憂樂。歌咲雜悲歎。
顛倒不自知。直為神所玩。須臾便堪咲。萬事風雨散。
自從識此理。久謝少年伴。逝將遊無何。豈暇讀城旦。
非才更多病。二事可并案。愧煩賢使者。弭節整紛亂。
喬侯瑚璉質。清廟嘗薦盥。奮髯百吏走。坐變齊俗緩。
為遭甘鷁退。並進恥魚貫。每聞議論餘。凜凜激貪懦。
莫邪當自躍。豈復煩爐炭。便應朝秣越。未暮刷燕館。
胡為守故丘。眷戀桑榆煖。為君扣牛角。一咏南山粲。

二人再和亦再荅之

寒雞知將晨。飢鶴知夜半。亦如老病客。遇節常感歎。
光陰等敲石。過眼不容玩。親友如搏沙。放手還復散。
羈孤每自咲。寂寞誰肯伴。元達號神君。晉循吏喬智明字元達。高論森月旦。
紀明本賢將。段釋之本將家。汩沒事堆案。欣然肯相顧。夜閣燈火亂。
盤空愧不飽。酒薄僅堪盥。雍容許着帽。不怪安石緩。
雖無窈窕人。清唱弄珠貫。幸有從橫舌。說劔起慵懦。
二豪沉下位。暗火埋濕炭。豈似草玄人。默默老儒館。
行看富貴逼。炙手借餘煖。應念苦思歸。登樓赴王粲。

雪後書北臺壁二首

黃昏猶作雨纖纖。夜靜無風勢轉嚴。
但覺衾裯如潑水。不知庭院已堆鹽。
五更曉色來書幌。半月寒聲落畫簷。
試掃北臺看馬耳。未隨埋沒有雙尖。

城頭初日始飜鴉。陌上晴泥已沒車。
凍合玉樓寒起粟。光搖銀海眩生花。
遺蝗入地應千尺。宿麥連雲有幾家。
老病自嗟詩力退。空吟氷柱憶劉叉。

謝人見和前篇兩首

已分酒盃欺淺懦。敢將詩律鬬深嚴。
漁簑句好應須畫。柳絮才高不道鹽。
敗履尚存東郭指。飛花又舞謫仙簷。
書生事業真堪咲。忍凍孤吟筆退尖。

九陌淒風戰齒牙。銀杯逐馬滯隨車。
也知不作堅牢玉。無奈能開頃刻花。
得酒強歡愁底事。閉門高卧定誰家。
臺前日煖君須愛。氷下寒魚漸可叉。

鐵溝行贈喬太傅

城東坡壠何所似。風吹海濤低復起。
城中病守無所為。走馬夾尋鐵溝水。
鐵溝水淺不容輈。恰似當年韓與侯。
有魚無魚何足道。駕言聊復寫我憂。
荒村野店亦何有。欲發狂言須斗酒。
山頭落日側金盆。倒着接離搔白首。
忽憶從軍年少時。輕裘細馬百不知。
臂弓腰箭南山下。追逐長楊射獵兒。
老去同君兩憔悴。犯夜醉歸人不避。
今年定起故將軍。未肯先誅灞陵尉。

出城送客不及步至溪上二首

送客客已去。尋花花未開。未能城裏去。且復水邊來。
父老借問我。史君安在哉。今年好雨雪。會見麥千堆。

春來六十日。笑口幾回開。會作堂堂去。何妨得得來。
勌游行老矣。舊隱賦歸哉。東望峨眉小。盧山翠作堆。郡東盧山,絕類峨眉而小。

蘇州姚氏三瑞堂姚氏山以莘爾

君不見董邵南隱居行義孝且慈。天公亦恐無人知。
故令雞狗相哺兒。又令韓老為作詩。
爾來三百年。名與淮水東南馳。
此人世不乏。此事亦時有。
楓橋三瑞皆目見。天意宛在虞鰥後。
惟有此詩非昔人。君更往求無價手。

莫笑銀杯小咨喬太傅

陶潛一縣令。獨飲仍獨醒。
猶將公田二頃五十畝。種秫作酒不種秔。
我今號為二千石。歲釀百石何以醉賔客。
請君莫笑銀杯小。爾來歲旱東海窄。
會當拂衣歸故丘。作書貸粟監何侯。
萬斛舩中着美酒。與君一生長拍浮。

送段屯田分得于字

勸農使者古丈夫。不惜春衫踐泥塗。
王室靡盬君甚劬。奉常客卿虬兩須。
東武縣令天馬駒。泮宮先生非俗儒。
相與野飲四子俱。樂哉此樂城中無。
溪邊策杖自攜壺。腰笏不煩何易于。
膠西病守老且迂。空齋愁坐紛墨朱。
四十豈不知頭顱。畏人不出何其愚。

和段屯田荊林館

南山有佳色。無人空自奇。清詩為題品。草木變芬菲。
謝女得秀句。留待中郎歸。便當勒鞭策。僕勌馬亦飢。段有姪女在密。

贈上天竺辯才師

南北一山門。上下兩天竺。中有老法師。瘦長如鸛鵠。
不知修何行。碧眼照山谷。見之自清涼。洗盡煩惱毒。
坐令一都會。勇丈禮白足。我有長頭兒。角頰峙犀玉。
四歲不知行。抱負煩背腹。師來為摩頂。起走趁奔鹿。
乃知戒律中。妙用謝羈束。何必言法華。佯狂啖魚肉。

遊盧山次韻章傳道

塵容已似服轅駒。野性猶同縱壑魚。
出入巗巒千仞表。較量筋力十年初。
雖無窈窕驅前馬。還有鴟夷挂後車。
莫咲吟詩淡生活。當令阿買為君書。

盧山五詠

  盧敖洞圖經云敖秦博士避難此山遂得道

上界足官府。飛昇亦何益。
還在此山中。相逢不相識。

  飲酒台

博士雅好飲。空山誰與娛。
莫向驪山去。君王不喜儒。

  聖燈巖

石室有金丹。山神不知秘。
何必露光芒。夜半驚童稚。

  山泉

皎皎巗下泉。無人還自絜。
不用比三星。清光同一月。

  障日峰其狀類峨眉但小耳

長安自不遠。蜀客苦思歸。
莫教名障日。喚作小峨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