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五

詩一百三首

僧清順新作垂雲亭

江山雖有餘。亭榭著雖穩。登臨不得要。萬象各偃蹇。
惜哉垂雲軒。此地得何晚。天功爭向背。詩眼巧增損。
路窮朱欄出。山破石壁很。海門浸坤軸。湖尾抱雲巘。
葱葱城郭麗。淡淡煙村遠。紛紛烏鵲去。一一漁樵返。
雄觀快新獲。微景收昔遁。道人真古人。嘯咏慕嵇阮。
空齋臥蒲褐。芒屨每自捆。天憐詩人窮。乞與供詩本。
我詩久不作。荒澀旋鋤墾。從君覓佳句。咀嚼廢朝飯。

五月十日與呂仲甫、周邠,僧惠勤、惠思,清順、可久、惟肅、義詮,同泛湖遊北山。

三吴雨連月。湖水日夜添。尋僧去無路。瀲瀲水拍簷。
駕言徂北山。得與幽人兼。清風洗昏翳。晚景分濃纖。
縹緲朱樓人。斜陽半踈簾。臨風一揮手,悵焉起遐瞻。
世人騖朝市。獨向溪山廉。此樂得有命。輕傳神所殲。

會客有美堂,周邠長官與數僧同泛湖,往北山湖中,聞堂上歌笑聲,以詩見寄,因和二首,時周有服。

藹藹君詩似嶺雲。從來不許醉紅裙。
不知野屐穿山翠。惟見輕橈破浪紋。
頗憶呼盧袁彥道。難邀罵坐灌將軍。皆取其有服也。
晚風落日元無主。不惜清涼與子分。

載酒無人過子雲。掩關晝卧客書裙。
歌喉不共聽珠貫。醉面何因作纈紋。
僧侶且陪香火社。詩壇欲歛鸛鵝軍。
憑君徧遶湖邊寺。漲淥晴來已十分。

席上代人贈別

淒音怨亂不成歌。縱使重來奈老何。
淚眼無窮似梅雨。一番勻了一番多。

天上麒麟豈混塵。籠中弱翠不由身。
那知昨夜香閨裏。更有偷啼暗別人。

蓮子擘開須見憶。楸枰著盡更無期。
破衫却有重逢處。一飯何曾忘却時。

唐道人言天目山上俯視雷雨,每大雷電,但聞雲中如嬰兒聲,殊不聞雷震也。

已外浮名更外身。區區雷電若為神。
山頭只作嬰兒看。無限人間失筯人。

追和。子由去歲試舉人,洛下所寄詩五首。暴雨初晴,樓上晚景。

秋後風光雨後山。滿城流水碧潺潺。
煙雲好處無多子。及取昏鴉未到間。

洛邑從來天地中。嵩高蒼翠北邙紅。
風流耆舊消磨盡。只有青山對病翁。謂富公也。

白汗翻漿午景前。雨餘風物便蕭然。
應傾半熟鵞黃酒。照見新晴水碧天。

疾雷破屋雨翻河。一掃清風未覺多。
應似畫師吳道子。高堂巨壁寫降魔。

客路三年不見山。上樓相對夢魂間。
明朝却踏紅塵去。羞向清伊照病顏。

過廣愛寺,見三學演師觀,楊惠之塑寶山,朱瑤畫文殊普賢,三首。

寓世身如夢。安閑日似年。敗浦翻覆卧。破械再三連。
勸客眠風竹。長齋飲石泉。回頭萬事錯。自笑覺師賢。

妙迹苦難尋。兹山見幾層。亂峰螺髻出。絕礀陣雲崩。
措意元同畫。觀空欲問僧。莫教林下意。終老歎何曾。

朱瑤唐晚輩。得法尚雄深。滿寺空遺跡。何人識苦心。
長廊欹雨脚。破壁撼鍾音。成壞無窮事。他年復弔今。

韓子華石淙莊

絳侯百萬兵。尚畏書牘背。功名意不已。數與危機會。
我公抱絕識。凜凜鎮橫潰。欲收伊呂迹。遠與巢由對。
誓言雖未從。久已斷諸內。區區為懷祖。頗覺羲之隘。
此身隨造物。一葉舞澎湃。田園不早定。歸宿終安在。
彼美石淙莊。每到百事廢。泉流知人意。屈折作濤瀨。
寒光洗肝鬲。清響跨竽籟。我舊門前客。放言不自外。
園中亦何有。薈蔚可勝計。請公試回首。歲晚餘蒼檜。

立秋日禱雨,宿靈隱寺,同周徐二令。

百重堆案掣身閑。一葉秋聲對榻眠。
牀下雪霜侵戶月。枕中琴筑落堦泉。
崎嶇世味嘗應徧。寂寞山栖老漸便。
惟有問農心尚在。起占雲漢更茫然。

病中獨遊淨慈謁本長老,周長官以詩見寄,仍邀遊靈隱,因次韻荅之。

卧聞禪老入南山。淨掃清風五百間。
我與世踈宜獨往。君緣詩好不容攀。
自知樂事年年減。難得高人日日閑。
欲問雲公覔心地。要知何處是無還。楞嚴經云:我今示汝無所還地。

病中遊祖塔院

紫李黃瓜村路香。烏紗白葛道衣涼。
閉門野寺松陰轉。欹枕風軒客夢長。
因病得閑殊不惡。安心是藥更無方。
道人不惜堦前水。借與匏樽自在嘗。

虎跑泉

亭亭石塔東峰上。此老初來百神仰。
虎移泉眼趂行腳。龍作浪花供撫掌。
至今遊人灌濯罷。臥聽空堦環玦響。
故知此老如此泉。莫作人間去來想。

佛日山榮長老方丈五絕

陶令思歸久未成。遠公不出但聞名。
山中只有蒼髯叟。數里蕭蕭管送迎。

千株三槊攙雲立。一穗珠旒落鏡寒。
何處霜眉碧眼客。結為三友令相看。

東麓雲根露角牙。細泉幽咽走金沙。
不堪土肉埋山骨。未放蒼龍浴渥洼。

食罷茶甌未要深。清風一榻抵千金。
腹搖鼻息庭花落。還盡平生未足心。

日射回廊午枕明。水沈銷盡碧煙橫。
山人睡覺無人見。只有飛蚊遶鬢鳴。

癸丑春分後雪

雪入春分省見稀。半開桃杏不勝威。
應慙落地梅花識。却作漫天柳絮飛。
不分東君專節物。故將新巧發陰機。
從今造物尤難料。更暖須留御臘衣。

孤山二詠并引

孤山有陳時柏二株,其一為人所薪,山下老人自為兒時,已見其枯矣,然堅悍如金石愈於未枯者。僧志詮作堂於其側,名之曰柏堂,堂與白公居易竹閣相連,屬余作二詩以記之。

  柏堂

道人手種幾生前。鶴骨龍姿尚宛然。
雙幹一先神物化。九朝三見太平年。
忽驚華構依巗出。乞與佳名到處傳。
此柏未枯君記取。灰心聊伴小乘禪。

  竹閣

海山兠率兩茫然。古寺無人竹滿軒。
白鶴不留歸後語。蒼龍猶是種時孫。
兩叢却似蕭郎筆。十畝空懷渭上村。
欲把新詩問遺像。病維摩詰更無言。

與述古自有美堂乘月夜歸

娟娟雲月稍侵軒。瀲瀲星河半隱山。
魚鑰未收清夜永。風簫猶在翠微間。
淒風瑟縮經絃柱。香霧淒迷著髻鬟。
共喜使君能鼓樂。萬人爭看火城還。

有美堂暴雨

遊人脚底一聲雷。滿坐頑雲撥不開。
天外黑風吹海立。浙東飛雨過江來。
十分瀲灩今樽凸。千杖敲鏗羯鼓催。
喚起謫仙泉灑面。倒傾蛟室瀉瓊瑰。

八月十五日看潮五絕

定知玉兎十分圓。已作霜風九月寒。
寄語重門休上鑰。夜潮留向月中看。

萬人鼓噪懾吳儂。猶似浮江老阿童。
欲識潮頭高幾許。越山渾在浪花中。

江邊身世兩悠悠。久與滄波共白頭。
造物亦知人易老。故教江水更西流。

吳兒生長狎濤淵。冒利輕生不自憐。
東海若知明主意。應教斥鹵變桑田。是時新有旨禁弄潮。

江神河伯兩醯雞。海若東來氣吐霓。
安得夫差水犀手。三千強弩射潮低。吳越王嘗以弓弩射潮頭與海神戰。自爾水不近城。

東陽水樂亭為東陽令王都官槩作

君不學白公引涇東注渭。五斗黃泥一鍾水。
又不學哥舒橫行西海頭。歸來羯鼓打涼州。
但向空山石壁下。愛此有聲無用之清流。
流泉無絃石無竅。強名水樂人人笑。
慣見山僧已厭聽。多情海月空留照。
洞庭不復來軒轅。至今魚龍舞鈞天。
聞道磬襄東入海。遺聲恐在海山間。
鏘然澗谷含宮徵。節奏未成君獨喜。
不須寫入薰風絃。縱有此聲無此耳。

與周長官李秀才遊徑山,二君先以詩見寄,次其韻二首。

少年飲紅裙。酒盡推不去。呼來徑山下。試與洗塵霧。
癡馬惜鄣泥。臨流不肯渡。獨有汝南君。從我無朝暮。
肯將紅塵脚。暫着白雲屨。嗟我與世人。何異笑百步。
功名一破甑。弃置何用顧。更憑陶靖節。往問征夫路。

龍亦戀故居。百年尚來去。至今雨雹夜。殿闇風纏霧。
而我弃鄉國。大江忘北渡。便欲北山前。築室安遲暮。
又恐太幽獨。歲晚霜入屨。同遊得李生。仄足隨蹇步。
孔明不自愛。臨老起三顧。吾歸便却掃。誰踏門前路。

臨安三絕

  將軍樹

阿堅澤畔菰蒲節。玄德墻頭羽葆桑。
不會世間閑草木。與人何事管興亡。

  錦溪

楚人休笑沐猴冠。越俗徒誇翁子賢。
五百年間異人出。盡將錦繡裹山川。

  石鏡

山雞舞破半巗雲。蔓葉開殘野水春。
應笑武都山下土。枉教明月徇佳人。

登玲瓏山

何年僵立兩蒼龍。瘦脊盤盤尚倚空。
翠浪舞翻紅罷亞。白雲穿破碧玲瓏。
三休亭上工延月。九折巗前巧貯風。
脚力盡時山更好。莫將有限趂無窮。

宿九仙山九仙謂左元敏、許邁、王謝之流。

風流王謝古仙真。一去空山五百春。
玉室今堂餘漢士。桃花流水失秦人。
困眠一榻香凝帳。夢遶千巗冷逼身。
夜半老僧呼客起。雲峰缺處湧水輪。

陌上花三首并引

遊九仙山,聞里中兒歌陌上花。父老云吳越王妃每歲必歸臨安,王以書遺妃曰,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吳人用其語為歌,含思宛轉,聽之淒然,而其詞鄙野為易之云。

陌上花開蝴蝶飛。江山猶是昔人非。
遺民幾度垂垂老。遊女長歌緩緩歸。

陌上山花無數開。路人爭看翠軿來。
若為留得堂堂去。且更從教緩緩迴。

生前富貴草頭露。身後風流陌上花。
已作遲遲君去魯。猶歌緩緩妾回家。

遊東西巗即謝安東山也

謝公含雅量。世運屬艱難。況復情所鍾。感槩萃中年。
正賴絲與竹。陶寫有餘歡。常恐兒輩覺。坐令高趣闌。
獨攜縹眇人。來上東西山。放懷事物外。徙倚弄雲泉。
一旦功業成。管蔡復流言。慷慨桓野王。哀歌和清彈。
挽須起流涕。始知使君賢。意長日月促。卧病已辛酸。
慟哭西州門。往駕那復還。空餘行樂處。古木昏蒼煙。

宿海會寺

籃輿三日山中行。山中信美少曠平。
下投黃泉上青冥。綫路每與猿猱爭。
重樓束縛遭澗坑。兩股酸哀飢腸鳴。
北度飛橋踏彭鏗。繚垣百步如古城。
大鍾橫撞千指迎。高堂延客夜不扃。
杉槽漆斛江河傾。本來無垢洗更輕。
倒牀鼻息四鄰驚。紞如五鼓天未明。
木魚呼粥亮且清。不聞人聲聞履聲。

海會寺清心堂

南郭子綦初喪我。西來達摩尚求心。
此堂不說有清濁。遊客自觀隨淺深。
兩歲頻為山水役。一溪長照雪霜侵。
紛紛無補竟何事。慚愧高人閉戶吟。

徑山道中次韻荅周長官兼贈蘇寺丞

年來戰紛華。漸覺夫子勝。欲求五畝宅。灑掃樂清淨。
學道恨日淺。問禪慚聽瑩。聊為山水行。遂此麋鹿性。
獨遊吾未果。覓伴誰復聽。吾宗古遺直。窮達付前定。
餔糟醉方熟。洒面呼不醒。奈何效鷰蝠。屢欲爭晨暝。
不如從我遊。高論發犀柄。溪南渡橫木。山寺稱小徑。太平寺俗號小徑山。
幽尋自兹始。歸路微月暎。南望功臣山。雲外盤飛磴。
三更渡錦水。再宿留石鏡。緬懷周與李。能作洛生詠。
明朝三子至。詩律嚴號令。籃輿置紙筆。得句輕千乘。
玲瓏苦奇秀。名實巧相稱。九仙更幽絕。笑語千山應。
空巗側破罋。飛溜灑浮磬。山前見虎跡。候吏鐃古競。
我生本艱奇。塵土滿釜甑。山禽與野獸。知我久蹭蹬。
笑謂候吏還。禦虎吾有命。徑山雖云遠。行李稍可併。
頗訝王子猷。忽起山陰興。但報菊花開。吾當理歸榜。

汪覃秀才久留山中,以詩見寄次其韻。

季子應嗔不下機。棄家來伴碧雲師。
中秋冷坐無因醉。半月長齋未肯辭。
擲簡搖毫無忤色。汪善書,託寫衆人詩。投名入社有新詩。
飛騰桂籍他年事。莫忘山中採藥時。

再遊徑山

老人登山汗如濯。到山困臥呼不覺。
覺來五鼓日三竿。始信孤雲天一握。古語云,孤雲兩角,去天一握。
平生未省出艱險。兩足慣曾行犖确。
含暉亭上望東溟。淩霄峰頭挹南岳。
共愛絲杉翠絲亂。誰見玉芝紅玉琢。
白雲何事自來往。明月長圓無晦朔。山有白雲峰明月庵。
塚上雞鳴猶憶欽。山前鳳舞遠徵璞。
雪囪馴兎元不死。煙嶺孤猨苦難捉。
從來白足傲死生。不怕黃巾把刀槊。
榻上雙痕凜然在。劔頭一吷何須角。
以上皆山中故事。
嗟我昏頑晚聞道。與世齟齬空多學。
靈水先除眼界花。清詩為洗心源濁。
騷人未要逃競病。禪老但喜聞剝啄。
此生更得幾迴來。從今有暇無辭數。

洞霄宮

上帝高居愍世頑。故留瓊館在凡間。
青山九鎖不易到。作者七人相對閑。論語云,作者七人矣。今監宮凡七人。
庭下流泉翠蛟舞。洞中飛鼠白鴉翻。
長松怪石宜霜鬢。不用金丹苦駐顏。

初自徑山歸,述古召飲介亭,以病先起。

西風初作十分涼。喜見新橙透甲香。
遲暮賞心驚節物。登臨病眼怯秋光。
慣眠處士雲庵裏。倦醉佳人錦瑟旁。
猶有夢迴清興在。卧聞歸路樂聲長。

明日重九亦以病不赴述古會,再用前韻。

月入秋帷病枕涼。霜飛夜簟故衾香。
可憐吹帽狂司馬。空對親舂老孟光。
不作雍容傾坐上。翻成骯髒倚門旁。
人間此會論今古。細看茱萸感歎長。

九日尋臻闍梨,遂泛小舟至懃師院。二首。

白髮長嫌歲月侵。病眸兼怕酒杯深。
南屏老宿閑相過。東閣郎君懶重尋。
試碾露牙烹白雪。休拈霜蘃嚼黃金。
扁舟又截平湖去。欲訪孤山支道林。

湖上青山翠作堆。葱葱鬱鬱氣佳哉。
笙歌叢裏抽身出。雲水光中洗眼來。
白足赤髭迎我笑。拒霜黃菊為誰開。
明年桑苧煎茶處。憶著衰翁首重迴。皎然有九日與陸羽煎茶詩,羽自號桑苧翁。余來年九日,去此久矣。

九日舟中望見有美堂,上魯少卿飲處,以詩戲之。

指點雲間數點紅。笙歌正擁紫髯翁。
誰知愛酒龍山客。却在漁舟一葉中。

西閣珠簾卷落暉。水沉煙斷佩聲微。
遙知通德淒涼甚。擁髻無言怨未歸。

遊諸佛舍一日,飲釅茶七琖,戲書勤師壁。

示病維摩元不病。在家靈運已忘家。
何煩魏帝一丸藥。且盡盧仝七椀茶。

九日湖上尋周李二君,不見君,亦見尋於湖上,以詩見寄,明日乃次其韻。

湖上野芙蓉。含思愁脉脉。娟然如靜女。不肯傍阡陌。
詩人杳未來。霜豔冷難宅。君行逐鷗鷺。出處浩莫測。
葦間聞挐音。雲表已飛屐。使我終日尋。逢花不忍摘。
人生如朝露。要作百年客。喟彼終歲勞。幸兹一日澤。
願言竟不遂。人事多乖隔。悟此知有命。沉憂傷魂魄。

送杭州杜戚陳三掾罷官歸鄉

秋風摵摵鳴枯寥。舡閣荒村夜悄悄。
正當逐客斷腸時。君獨歌呼醉連曉。
老夫平生齊得喪。尚戀微官失輕矯。
君今憔悴歸無食。五斗未可秋毫小。
君言失意能幾時。月啖蝦蟇行復皎。
殺人無驗中不快。此恨終身恐難了。
徇時所得無幾何。隨手已遭憂患繞。
期君正似種宿麥。忍饑待食明年麨。

次韻周長官壽星院同餞魯少卿

瑠璃百頃水仙家。風靜湖平響釣車。
寂歷疏松欹晚照。伶俜寒蝶抱秋花。
困眠不覺依蒲褐。歸路相將踏桂華。
更著綸巾披鶴氅。他年應作畫圖誇。

次韻述古過周長官夜飲

二更鐃鼓動諸鄰。百首新詩間八珍。
已遣亂蛙成兩部。更邀明月作三人。
雲煙湖寺家家境。燈火沙河夜夜春。
曷不勸公勤秉燭。老來光景似奔輪。

述古以詩見責屢不赴會。復次前韻。

我生孤僻本無鄰。老病年來益自珍。
肯對紅裙詞白酒。但愁新進笑陳人。
北山怨鶴休驚夜。南畝巾車欲及春。
多謝清詩屢推轂。豨膏那解轉方輪。宋詩有雲霄蒲輪之句。

金門寺中見李留臺與二錢惟演、易唱和四絕句,戲用其韻跋之。

帝城春日帽簷斜。二陸初來尚憶家。
未肯將鹽下蓴菜。已應知雪似楊花。

生平賀老慣乘舟。騎馬風前怕打頭。
欲問君王乞符竹。但憂無蟹有監州。皆世所傳錢氏故事。

西臺妙跡繼楊風。擬式無限龍蛇洛寺中。
一紙清詩弔興廢。塵埃零落梵王宮。

五季文章墮劫灰。升平格力未全回。
故知前輩宗徐庾。數首風流似玉臺。

胡穆秀才遺古銅器,似鼎,而小上有兩柱,可以覆而不蹶。以為鼎則不足,疑其飲器也。胡有詩荅之。

隻耳獸齧環。長脣鵝擘喙。
三趾下銳春蒲短。兩柱向張秋菌細。
君看翻覆俯仰間。覆成三角翻兩髻。
古書雖滿腹。茍有用我亦隨世。
嗟君一見呼作鼎。纔注升合已漂逝。
不如學鴟夷。盡日盛酒真良計。有古篆五字不可識。

賀陳述古弟章生子

鬱葱佳氣夜充閭。始見徐卿第二雛。
甚欲去為湯餅客。惟愁錯寫弄麞書。
參軍新婦賢相敵。阿大中郎喜有餘。
我亦從來識英物。試教啼看定何如。

贈治易僧智周

寒窓孤坐凍生缾。尚把遺編照露螢。
閣束九師新得妙。夢吞三畫舊通靈。
斷絃挂壁知音喪。師與契嵩深相知時已逝矣。揮塵空山亂石聽。
齋罷何須更臨水。胸中自有洗心經。

張子野年八十五,尚聞買妾。述古令作詩。

錦里先生自笑狂。莫欺九尺鬚眉蒼。
詩人老去鸎鸎在。公子歸來燕燕忙。
柱下相君猶有齒。江南刺史已無腸。
平生謬作安昌客。略遣彭宣到後堂。

書雙竹湛師房二首

我本江湖一釣舟。意嫌高屋冷颼颼。
羨師此室纔方丈。一炷清香盡日留。

暮鼓朝鍾自擊撞。閉門孤枕對殘釭。
白灰旋撥通紅火。卧聽蕭蕭雪打窓。

寶山新開徑

藤梢橘刺元無路。竹杖椶鞋不用扶。
風自遠來聞語笑。水分流處見江湖。
回觀佛國青螺髻。踏徧仙人碧玉壺。
野客歸時山月上。棠梨葉戰暝禽呼。

和述古冬日牡丹四首

一朵妖紅翠欲流。春光回照雪霜羞。
化工只欲呈新巧。不放閑花得少休。

花開時節雨連風。却向霜餘染爛紅。
漏泄春光私一物。此心未信出天工。

當時只道鶴林仙。能遣秋花發杜鵑。
誰信詩能迴造化。直教霜枿放春妍。

不分清霜入小園。故將詩律變寒暄。
使君欲見藍關詠。更倩韓郎為染根。

和錢安道寄惠建茶

我官于南今幾時。嘗盡溪茶與山茗。
胸中似記故人面。口不能言心自省。
為君細說我未暇。試評其略差可聽。
建溪所產雖不同。一一天與君子性。
森然可愛不可慢。骨清肉膩和且正。
雪花雨脚何足道。啜過始知真味永。
縱復苦硬終可錄。汲黯少惷寬饒猛。
草茶無賴空有名。高者妖邪次頑懭。
體輕雖復強浮泛。性滯偏工嘔酸冷。
其間絕品豈不佳。張禹縱賢非骨鯁。
葵花玉鞍不易致。道路幽嶮隔雲嶺。
誰知使者來自西。開緘磊落收百餅。
嗅香嚼味本非別。透紙自覺光烱烱。
粃糠團鳳友小龍。奴隸日注臣雙井。
收藏愛惜待佳客。不敢包裹鑽權倖。
此詩有味君勿傳。空使時人怒生癭。

和柳子玉喜雪次韻仍呈述古

詩翁愛酒長如渴。缾盡欲沽囊已竭。
燈青火冷不成眠。一夜撚須吟喜雪。
詩成就我覔歡處。我窮正與君髣髴。
曷不走投陳孟公。有酒醉君仍飽德。
瓊瑤欲盡天應惜。更遣清光續殘月。
安得佳人擢素手。笑捧玉盌兩奇絕。
豔歌一曲迴陽春。坐使高堂生暖熱。

弔天竺海月辯師三首

欲尋遺跡強沾裳。本自無生可得亡。
今夜生公講堂月。滿庭依舊冷如霜。

生死猶如臂屈伸。情鍾我輩一酸辛。
樂天不是蓬萊客。憑仗西方作主人。

欲訪浮雲起滅因。無緣却見夢中身。
安心好住王文度。此理何須更問人。

李頎秀才善畫山,以兩軸見寄,仍有詩,次韻荅之。

平生自是箇中人。欲向漁舟便寫真。
詩句對君難出手。雲泉勸我早抽身。
年來白髮驚秋速。長恐青山與世新。
從此北歸休悵望。囊中收得武林春。

雪後至臨平與柳子玉同至僧舍見陳尉烈

落帆古戍下。積雪高如丘。強邀詩老出。踈髯散颼飀。
僧房有宿火。手足漸和柔。靜士素寡言。相對自忘憂。
銅鑪擢煙穟。石鼎浮霜漚。我行雖有程。坐穩且復留。
大哉天地間。此生得浮遊。

夜至永樂文長老院,文時卧病退院。

愁聞巴叟卧荒村。來打三更月下門。
往事過年如昨日。此身未死得重論。
老非懷土情相得。病不開堂道益尊。
惟有孤栖舊時鶴。舉頭見客似長言。

栁氏二外生求筆迹

退筆成山未足珍。讀書萬卷始通神。
君家自有元和脚。莫厭家雞更問人。

一紙行書兩絕詩。遂良須鬢已如絲。
何當火急傳家法。欲見誠懸筆諫時。

錢安道席上令歌者道服

烏府先生鐵作肝。霜風卷地不知寒。
猶嫌白髮年前少。故點紅燈雪裏看。
他日卜隣先有約。待君投紱我休官。
如今且作華陽服。醉唱儂家七返丹。

除夜野宿常州城外二首

行歌野哭兩堪悲。遠火低星漸向微。
病眼不眠非守歲。鄉音無伴苦思歸。
重衾脚冷知霜重。新沐頭輕感髮稀。
多謝殘燈不嫌客。孤舟一夜許相依。

南來三見歲云徂。直恐終身走道塗。
老去怕看新曆日。退歸擬學舊桃符。
煙花已作青春意。霜雪偏尋病客鬚。
但把窮愁愽長健。不辭醉後飲屠酥。

元日過丹陽,明日立春,寄魯元翰。

堆盤紅縷細茵蔯。巧與椒花兩鬬新。
竹馬異時寧信老。土牛明日莫辭春。
西湖弄水猶應早。北寺觀燈欲及辰。
白髮蒼顏誰肯記。曉來頻嚏為何人。

古纏頭曲

鵾絃鐵撥世無有。樂府舊工惟尚叟。
一生喙硬眼無人。坐此困窮今白首。
翠鬟女子年十七。指法已似呼韓婦。
輕帆渡海風掣迴。滿面塵沙和淚垢。
青衫不逢湓浦客。紅袖漫插曹綱手。
爾來一見哀臺他。便著臂韝躬井臼。
我慙貧病百不足。強對黃花飲白酒。
轉關濩索動有神。雷輥空堂戰窓牖。
四絃一抹擁袂立。再拜十分為我壽。
世人只解錦纏頭。與汝作詩傳不朽。

刁同年草堂

不用長竿矯繡衣。南園北第兩參差。
青山有約長當戶。流水無情自入池。
歲久酴醿渾欲合。春來楊柳不勝垂。
主人不用怱怱去。正是紅梅着子時。

惠山謁錢道人,烹小龍團,登絕頂望太湖。

踏徧江南南岸山。逢山未免更留連。
獨携天上小圓月。來試人間第二泉。
石路縈回九龍脊。水光翻動五湖天。
孫登無語空歸去。半嶺松聲萬壑傳。

錢道人有詩云直須認取主人翁。作兩絕戲之

首斷故應無斷者。氷銷那復有氷知。
主人苦苦令儂認。認主人人竟是誰。

有主還須更有賔。不如無鏡自無塵。
只從半夜安心後。失却當年覺痛人。

和蘇州太守王規甫侍太夫人觀燈之什。余時以劉道原見訪,滯留京口,不及赴此會。二首。

不覺朱幡輾後塵。爭看繡幰錦纏輪。
洛濵侍從三人貴。京兆平反一笑春。
但逐東山携伎女。那知後閣走窮賔。
滯留不見榮華事。空作賡詩第七人。

翻翻緹騎走香塵。激激飛濤射火輪。
美酒留連三夜月。豐年傾倒五州春。時浙西皆以不熟罷燈,惟蘇獨盛。
安排詩律追強對。蹭蹬歸期為惡賔。
墮珥遺簪想無限。華胥猶見夢回人。

成都進士杜暹伯升出家,名法通,往來吳中。

欲識當年杜伯升。飄然雲水一孤僧。
若教俯首隨韁鎖。料得如今似我能。柳子玉云,暹若及第,不過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