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文公十四年

一、十有四年,春,王正月,公至自晉。

二、邾人伐我南鄙,叔彭生帥師伐邾。

三、夏,五月,乙亥,齊侯潘卒。

四、六月,公會宋公、陳侯、衞侯、鄭伯、許伯、曹伯、晉趙盾。癸酉,同盟於新城。

同者,有同也,同外楚也。

五、秋,七月,有星孛入於北斗。

孛之為言猶茀也。其曰入北斗,斗有環域也。

六、公至自會。

七、晉人納捷菑於邾,弗克納。

是郤克也,其曰人何也?微之也。何為微之也?長轂五百乘,綿地千里,過宋、鄭、滕、薛,敻入千乘之國,欲變人之主。至城下,然後知,何知之晚也。弗克納。未伐而曰弗克何也?弗克其義也。捷菑,晉出也。貜且,齊出也。貜且,正也。捷菑,不正也。

八、九月,甲申,公孫敖卒於齊。

奔大夫不言卒,而言卒何也?為受其喪,不可不卒也。其地於外也。

九、齊公子商人弒其君舍。

舍未踰年,其曰君何也?成舍之為君,所以重商人之弒也。商人其不以國氏何也?不以嫌代嫌也。舍之不日何也?未成為君也。

十、宋子哀來奔。

其曰子哀,失之也。

十一、冬,單伯如齊。

十二、齊人執單伯。

私罪也。單伯淫於齊,齊人執之。

十三、齊人執子叔姬。

叔姬同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