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僖公四年

一、四年,春,王正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侯、衞侯、鄭伯、許男、曹伯侵蔡。蔡潰。遂伐楚,次於陘。

潰之為言上下不相得也。侵,淺事也。侵蔡而蔡潰。以桓公為知所侵也,不土其地,不分其民,明正也。遂,繼事也。次,止也。

二、夏,許男新臣卒。

諸侯死於國,不地。死於外,地。死於師何為不地?內桓師也。

三、楚屈完來盟於師,盟於召陵。

楚無大夫,其曰屈完何也?以其來會桓,成之為大夫也。其不言使,權在屈完也。則是正乎?曰非正也。以其來會諸侯,重之也。來者何?內桓師也。於師,前定也。於召陵,得志乎桓公也。得志者,不得志也,以桓公得志為僅矣。屈完曰:「大國之以兵向楚何也?」桓公曰:「昭王南征不反,菁茅之貢不至,故周室不祭。」屈完曰:「菁茅之貢不至,則諾。昭王南征不反,我將問諸江!」

四、齊人執陳袁濤塗。

齊人者,齊侯也。其人之何也?於是哆然外齊侯也,不正其踰國而執也。

五、秋,及江人、黃人伐陳。

不言其人及之者何?內師也。

六、公至自伐楚。

有二事偶,則以後事致。後事小,則以先事致。其以伐楚致,大伐楚也。

七、葬許穆公。

八、冬,十有二月,公孫茲帥師會齊人、宋人、衞人、鄭人、許人、曹人侵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