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閔公二年

一、二年,春王正月,齊人遷陽。

二、夏五月乙酉,吉禘于莊公。

其言吉何?言吉者,未可以吉也。曷為未可以吉?未三年也。三年矣,曷為謂之未三年?三年之喪,實以二十五月。其言于莊公何?未可以稱宮廟也。曷為未可以稱宮廟?在三年之中矣。吉禘于莊公,何以書?譏。何譏爾?譏始不三年也。

三、秋八月辛丑,公薨。九月,夫人姜氏孫于邾婁。公子慶父出奔莒。

公薨何以不地?隱之也。何隱爾?弒也。孰弒之?慶父也。殺公子牙,今將爾,季子不免。慶父弒二君,何以不誅?將而不免遏惡也。既而不可及,緩追逸賊,親親之道也。

四、冬,齊高子來盟。

高子者何?齊大夫也。何以不稱使?我無君也。然則何以不名?喜之也。何喜爾?正我也。其正我奈何?莊公死,子般弒,閔公弒,此三君死,曠年無君。設以齊取魯,曾不興師徒,以言而已矣。桓公使高子將南陽之甲,立僖公而城魯,或曰自鹿門至于爭門者是也,或曰自爭門至于吏門者是也。魯人至今以為美談曰:「猶望高子也。」

五、十有二月,狄入衞。

六、鄭棄其師。

鄭棄其師者何?惡其將也。鄭伯惡高克,使之將逐而不納,棄師之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