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僖公元年

一、元年,春王正月。

公何以不言即位?繼弒君,子不言即位。此非子也,其稱子何?臣、子一例也。

二、齊師、宋師、曹師次于聶北,救邢。

救邢,救不言次,此其言次何?不及事也。不及事者何?邢已亡矣。孰亡之?蓋狄滅之。曷為不言狄滅之?為桓公諱也。曷為桓公諱?上無天子,下無方伯,天下諸侯有相滅亡者,桓公不能救,則桓公恥之。曷為先言次而後言救?君也。君則其稱師何?不與諸侯專封也。曷為不與?實與,而文不與。文曷為不與?諸侯之義不得專封也。諸侯之義不得專封,則其曰實與之何?上無天子,下無方伯,天下諸侯有相滅亡者,力能救之,則救之可也。

三、夏六月,邢遷于陳儀。

遷者何?其意也。遷之者何?非其意也。

四、齊師、宋師、曹師城邢。

此一事也,曷為復言齊師、宋師、曹師?不復言師,則無以知其為一事也。

五、秋七月戊辰,夫人姜氏薨于夷,齊人以歸。

夷者何?齊地也。齊地則其言齊人以歸何?夫人薨于夷,則齊人以歸。夫人薨于夷,則齊人曷為以歸?桓公召而縊殺之。

六、楚人伐鄭。

七、八月,公會齊侯、宋公、鄭伯、曹伯、邾婁人于朾。

八、九月,公敗邾婁師于纓。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帥師敗莒師于犁,獲莒挐。

莒挐者何?莒大夫也。莒無大夫,此何以書?大季子之獲也。何大乎季子之獲?季子治內難以正,禦外難以正。其禦外難以正奈何?公子慶父弒閔公,走而之莒,莒人逐之,將由乎齊,齊人不納,却反舍于汶水之上,使公子奚斯入請。季子曰:「公子不可以入,入則殺矣!」奚斯不忍反命于慶父,自南涘,北面而哭。慶父聞之曰:「嘻!此奚斯之聲也,諾已。」曰:「吾不得入矣!」於是抗輈經而死。莒人聞之曰:「吾已得子之賊矣!」以求賂乎魯。魯人不與,為是興師而伐魯,季子待之以偏戰。

九、十有二月丁巳,夫人氏之喪至自齊。

夫人何以不稱姜氏?貶。曷為貶?與弒公也。然則曷為不於弒焉貶?貶必於重者,莫重乎其以喪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