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閔公元年

一、元年,春王正月。

公何以不言即位?繼弒君不言即位。孰繼?繼子般也。孰弒子般?慶父也。殺公子牙,今將爾,季子不免。慶父弒君,何以不誅?將而不免遏惡也。既而不可及,因獄有所歸,不探其情而誅焉,親親之道也。惡乎歸獄?歸獄僕人鄧扈樂。曷為歸獄僕人鄧扈樂?莊公存之時,樂曾淫于宮中,子般執而鞭之。莊公死,慶父謂樂曰:「般之辱爾,國人莫不知,盍弒之矣?」使弒子般。然後誅鄧扈樂而歸獄焉,季子至而不變也。

二、齊人救邢。

三、夏六月辛酉,葬我君莊公。

四、秋,八月,公及齊侯盟于洛姑。

五、季子來歸。

其稱季子何?賢也。其言來歸何?喜之也。

六、冬,齊仲孫來。

齊仲孫者何?公子慶父也。公子慶父則曷為謂之齊仲孫?繫之齊也。曷為繫之齊?外之也。曷為外之?春秋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子女子曰:「以春秋為春秋,齊無仲孫,其諸吾仲孫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