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莊公三十二年

一、三十有二年,春,城小穀。

二、夏,宋公、齊侯遇于梁丘。

三、秋七月癸巳,公子牙卒。

何以不稱弟?殺也。殺則曷為不言刺?為季子諱殺也。曷為為季子諱殺?季子之遏惡也,不以為國獄,緣季子之心而為之諱。季子之遏惡奈何?莊公病將死,以病召季子,季子至而授之以國政,曰:「寡人即不起此病,吾將焉致乎魯國?」季子曰:「般也存,君何憂焉?」公曰:「庸得若是乎?牙謂我曰:『魯一生一及,君已知之矣。慶父也存。』」季子曰:「夫何敢?是將為亂乎?夫何敢?」俄而牙弒械成。季子和藥而飲之曰:「公子從吾言而飲此,則必可以無為天下戮笑,必有後乎魯國。不從吾言而不飲此,則必為天下戮笑,必無後乎魯國。」於是從其言而飲之,飲之無倮氏,至乎王堤而死。公子牙今將爾,辭曷為與親弒者同?君親無將,將而誅焉。然則善之與?曰:「然。」殺世子母弟直稱君者,甚之也。季子殺母兄何善爾?誅不得辟兄,君臣之義也。然則曷為不直誅,而酖之?行誅乎兄,隱而逃之,使託若以疾死,然親親之道也。

四、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寢。

路寢者何?正寢也。

五、冬十月乙未,子般卒。

子卒云子卒,此其稱子般卒何?君存稱世子。君薨稱子某。既葬稱子,踰年稱公。子般卒,何以不書葬?未踰年之君也。有子則廟,廟則書葬。無子不廟,不廟則不書葬。

六、公子慶父如齊。

七、狄伐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