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成公十年

【經】
十年春,衛侯之弟黑背帥師侵鄭。
夏四月,五卜郊,不從,乃不郊。
五月,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伐鄭。
齊人來媵。
丙午,晉侯獳卒。
秋七月,公如晉。
冬,十月。

【傳】

十年春,晉侯使糴茷如楚,報大宰子商之使也。

衛子叔黑背侵鄭,晉命也。

鄭公子班聞叔申之謀,三月,子如立公子繻。夏四月,鄭人殺繻,立髠頑,子如奔許。欒武子曰:「鄭人立君,我執一人焉,何益?不如伐鄭而歸其君,以求成焉。」晉侯有疾。五月,晉立大子州蒲以為君,而會諸侯伐鄭。鄭子罕賂以襄鐘,子然盟于脩澤,子駟為質。辛巳,鄭伯歸。

晉侯夢大厲,被髮及地,搏膺而踊曰:「殺余孫,不義。余得請於帝矣!」壞大門及寢門而入。公懼,入于室,又壞戶。公覺,召桑田巫。巫言如夢。公曰:「何如?曰:「不食新矣。」公疾病,求醫于秦。秦伯使醫緩為之。未至,公夢疾為二豎子,曰:「彼,良醫也。懼傷我,焉逃之?」其一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醫至,曰:「疾不可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達之不及,藥不至焉,不可為也。」公曰:「良醫也。」厚為之禮而歸之。六月丙午,晉侯欲麥,使甸人獻麥,饋人為之。召桑田巫,示而殺之。將食,張,如廁,陷而卒。小臣有晨夢負公以登天,及日中,負晉侯出諸廁,遂以為殉。

鄭伯討立君者,戊申,殺叔申、叔禽。君子曰:「忠為令德,非其人猶不可,況不令乎?」

秋,公如晉。晉人止公,使送葬。於是糴茷未反。冬,葬晉景公,公送葬,諸侯莫在。魯人辱之,故不書,諱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