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成公十一年

【經】
十有一年春王三月,公至自晉。
晉侯使郤犨來聘,己丑,及郤犨盟。
夏,季孫行父如晉。
秋,叔孫僑如如齊。
冬,十月。

【傳】

十一年春王三月,公至自晉。晉人以公為貳於楚,故止公。公請受盟,而後使歸。

郤犨來聘,且涖盟。

聲伯之母不聘,穆姜曰:「吾不以妾為姒。」生聲伯而出之,嫁於齊管于奚,生二子而寡,以歸聲伯。聲伯以其外弟為大夫,而嫁其外妹於施孝叔。郤犨來聘,求婦於聲伯。聲伯奪施氏婦以與之。婦人曰:「鳥獸猶不失儷,子將若何?」曰:「吾不能死亡。」婦人遂行。生二子於郤氏。郤氏亡,晉人歸之施氏,施氏逆諸河,沈其二子。婦人怒曰:「己不能庇其伉儷而亡之,又不能字人之孤而殺之,將何以終?」遂誓施氏。

夏,季文子如晉報聘,且涖盟也。

周公楚惡惠、襄之偪也,且與伯與爭政,不勝,怒而出。及陽樊。王使劉子復之,盟于鄄而入。三日復出,奔晉。

秋,宣伯聘于齊,以脩前好。

晉郤至與周爭鄇田,王命劉康公、單襄公訟諸晉。郤至曰:「溫,吾故也,故不敢失。」劉子、單子曰:「昔周克商,使諸侯撫封,蘇忿生以溫為司寇,與檀伯達封于河。蘇氏即狄,又不能於狄而奔衛。襄王勞文公而賜之溫,狐氏、陽氏先處之,而後及子。若治其故,則王官之邑也,子安得之?」晉侯使郤至勿敢爭。

宋華元善於令尹子重,又善於欒武子。聞楚人既許晉糴茷成,而使歸復命矣。冬,華元如楚,遂如晉,合晉、楚之成。

秦、晉為成,將會于令狐。晉侯先至焉。秦伯不肯涉河,次于王城,使史顆盟晉侯于河東。晉郤犨盟秦伯于河西。范文子曰:「是盟也何益?齊盟所以質信也。會所,信之始也。始之不從,其何質乎?」秦伯歸而背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