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成公九年

【經】
九年春王正月,杞伯來逆叔姬之喪以歸。
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
公至自會。
二月伯姬歸于宋。
夏,季孫行父如宋致女。
晉人來媵。
秋七月丙子,齊侯無野卒。
晉人執鄭伯。
晉欒書帥師伐鄭。
冬,十有一月,葬齊頃公。
楚公子嬰齊帥師伐莒。庚申,莒潰。楚人入鄆。
秦人、白狄伐晉。
鄭人圍許。
城中城。

【傳】

九年春,杞桓公來逆叔姬之喪,請之也。杞叔姬卒,為杞故也。逆叔姬,為我也。

為歸汶陽之田故,諸侯貳於晉。晉人懼,會於蒲,以尋馬陵之盟。季文子謂范文子曰:「德則不競,尋盟何為?」范文子曰:「勤以撫之,寬以待之,堅強以禦之,明神以要之,柔服而伐貳,德之次也。」是行也,將始會吳,吳人不至。

二月,伯姬歸于宋。

楚人以重賂求鄭,鄭伯會楚公子成于鄧。

夏,季文子如宋致女,復命。公享之,賦《韓奕》之五章,穆姜出于房,再拜曰:「大夫勤辱,不忘先君,以及嗣君,施及未亡人,先君猶有望也。敢拜大夫之重勤。」又賦《綠衣》之卒章而入。

晉人來媵,禮也。

秋,鄭伯如晉。晉人討其貳於楚也,執諸銅鞮。

欒書伐鄭,鄭人使伯蠲行成,晉人殺之,非禮也。兵交,使在其間可也。楚子重侵陳以救鄭。

晉侯觀于軍府,見鍾儀,問之曰:「南冠而縶者,誰也?」有司對曰:「鄭人所獻楚囚也。」使稅之,召而弔之。再拜稽首。問其族,對曰:「泠人也。」公曰:「能樂乎?」對曰:「先父之職官也,敢有二事?」使與之琴,操南音。公曰:「君王何如?」對曰:「非小人之所得知也。」固問之,對曰:「其為大子也,師、保奉之,以朝于嬰齊而夕于側也。不知其他。」公語范文子,文子曰:「楚囚,君子也。言稱先職,不背本也;樂操土風,不忘舊也;稱大子,抑無私也;名其二卿,尊君也。不背本,仁也;不忘舊,信也;無私,忠也;尊君。敏也。仁以接事,信以守之,忠以成之,敏以行之。事雖大,必濟。君盍歸之,使合晉、楚之成。」公從之,重為之禮,使歸求成。

冬十一月,楚子重自陳伐莒,圍渠丘。渠丘城惡,眾潰,奔莒。戊申,楚入渠丘。莒人囚楚公子平,楚人曰:「勿殺!吾歸而俘。」莒人殺之。楚師圍莒,莒城亦惡,庚申,莒潰。楚遂入鄆,莒無備故也。君子曰:「恃陋而不備,罪之大者也;備豫不虞,善之大者也。莒恃其陋,而不修城郭,浹辰之間,而楚克其三都,無備也夫!《詩》曰:『雖有絲麻,無棄菅蒯;雖有姬姜,無棄蕉萃。凡百君子,莫不代匱。』言備之不可以已也。」

秦人、白狄伐晉,諸侯貳故也。

鄭人圍許,示晉不急君也。是則公孫申謀之,曰:「我出師以圍許,偽將改立君者,而紓晉使,晉必歸君。」

城中城,書,時也。

十二月,楚子使公子辰如晉,報鍾儀之使,請脩好、結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