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文公二年

【經】
二年春王二月甲子,晉侯及秦師戰于彭衙,秦師敗績。
丁丑,作僖公主。
三月乙巳,及晉處父盟。
夏六月,公孫敖會宋公、陳侯、鄭伯、晉士縠盟于垂隴。
自十有二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廟,躋僖公。
冬,晉人、宋人、陳人、鄭人伐秦。
公子遂如齊納幣。

【傳】

二年春,秦孟明視帥師伐晉,以報殽之役。二月,晉侯禦之。先且居將中軍,趙衰佐之。王官無地御戎,狐鞫居為右。甲子,及秦師戰於彭衙。秦師敗績。晉人謂秦「拜賜之師」。

戰於殽也,晉梁弘御戎,萊駒為右。戰之明日,晉襄公縛秦囚,使萊駒以戈斬之。囚呼,萊駒失戈,狼瞫取戈以斬囚,禽之以從公乘,遂以為右。箕之役,先軫黜之,而立續簡伯。狼瞫怒。其友曰:「盍死之?」瞫曰:「吾未獲死所。」其友曰:「吾與汝為難。」瞫曰;「《周志》有之:『勇則害上,不登于明堂。』死而不義,非勇也。共用之謂勇。吾以勇求右,無勇而黜,亦其所也。謂上不我知,黜而宜,乃知我矣。子姑待之。」及彭衙,既陳,以其屬馳秦師,死焉。晉師從之,大敗秦師。君子謂:「狼瞫於是乎君子。詩曰:『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又曰:『王赫斯怒,爰整其旅。』怒不作亂,而以從師,可謂君子矣。」

秦伯猶用孟明。孟明增脩國政,重施於民。趙成子言於諸大夫曰:「秦師又至,將必辟之,懼而增德,不可當也。詩曰:『毋念爾祖,聿脩厥德。』孟明念之矣。念德不怠,其可敵乎?」

丁丑,作僖公主,書,不時也。

晉人以公不朝,來討,公如晉。夏四月己巳,晉人使陽處父盟公以恥之。書曰「及晉處父盟」,以厭之也。適晉不書,諱之也。

公未至,六月,穆伯會諸侯及晉司空士縠盟于垂隴,晉討衛故也。書士縠,堪其事也。陳侯為衛請成于晉,執孔達以說。

秋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廟,躋僖公,逆祀也。於是夏父弗忌為宗伯,尊僖公,且明見曰:「吾見新鬼大,故鬼小。先大後小,順也。躋聖賢,明也。明、順,禮也。」

君子以為失禮:禮無不順。祀,國之大事也,而逆之,可謂禮乎?子雖齊聖,不先父食久矣。故禹不先鯀,湯不先契,文、武不先不窋。宋祖帝乙,鄭祖厲王,猶上祖也。是以《魯頌》曰:「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君子曰:「禮,謂其后稷親而先帝也。」《詩》曰:「問我諸姑,遂及伯姊。」君子曰:「禮,謂其姊親而先姑也。」仲尼曰:「臧文仲,其不仁者三,不知者三。下展禽,廢六關,妾織蒲,三不仁也。作虛器,縱逆祀,祀爰居,三不知也。」

冬,晉先且居、宋公子成、陳轅選、鄭公子歸生伐秦,取汪及彭衙而還,以報彭衙之役。卿不書,為穆公故,尊秦也,謂之崇德。

襄仲如齊納幣,禮也。凡君即位,好舅甥,脩昬姻,娶元妃以奉粢盛,孝也。孝,禮之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