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文公元年

【經】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二月癸亥,日有食之。
天王使叔服來會葬。
夏四月丁巳,葬我君僖公。
天王使毛伯來錫公命。
晉侯伐衛。
叔孫得臣如京師。
衛人伐晉。
秋,公孫敖會晉侯於戚。
冬十月丁未,楚世子商臣弒其君頵。
公孫敖如齊。

【傳】

元年春,王使內史叔服來會葬。公孫敖聞其能相人也,見其二子焉。叔服曰:「穀也食子,難也收子。穀也豐下,必有後於魯國。」

於是閏三月,非禮也。先王之正時也,履端於始,舉正於中,歸餘於終。履端於始,序則不愆;舉正於中,民則不惑;歸餘於終,事則不悖。

夏四月丁巳,葬僖公。

王使毛伯衛來賜公命。叔孫得臣如周拜。

晉文公之季年,諸侯朝晉。衛成公不朝,使孔達侵鄭,伐緜、訾,及匡。晉襄公既祥,使告於諸侯而伐衛,及南陽。先且居曰:「傚尤,禍也。請君朝王,臣從師。」晉侯朝王于溫,先且居、胥臣伐衛。五月辛酉朔,晉師圍戚。六月戊戌,取之,獲孫昭子。衛人使告於陳。陳共公曰:「更伐之,我辭之。」衛孔達帥師伐晉,君子以為古。古者,越國而謀。

秋,晉侯疆戚田,故公孫敖會之。

初,楚子將以商臣為大子,訪諸令尹子上。子上曰:「君之齒未也,而又多愛,黜乃亂也。楚國之舉,恆在少者。且是人也。蠭目而豺聲,忍人也,不可立也。」弗聽。既,又欲立王子職而黜大子商臣。商臣聞之而未察,告其師潘崇曰:「若之何而察之?」潘崇曰:「享江芈而勿敬也。」從之。江芈怒曰:「呼,役夫!宜君王之欲殺女而立職也。」告潘崇曰:「信矣。」潘崇曰:「能事諸乎?」曰:「不能。」「能行乎?」曰:「不能。」「能行大事乎?」曰:「能。」冬十月,以宮甲圍成王。王請食熊蹯而死,弗聽。丁未,王縊。諡之曰:「靈」,不瞑;曰:「成」,乃瞑。穆王立,以其為大子之室與潘崇,使為大師,且掌環列之尹。

穆伯如齊,始聘焉,禮也。凡君即位,卿出並聘,踐脩舊好,要結外授,好事鄰國,以衛社稷,忠信,卑讓之道也。忠,德之正也;信,德之固也;卑讓,德之基也。

殽之役,晉人既歸秦帥,秦大夫及左右皆言於秦伯曰:「是敗也,孟明之罪也,必殺之。」秦伯曰:「是孤之罪也。周芮良夫之詩曰;『大風有隧,貪人敗類,聽言則對,誦言如醉,匪用其良,覆俾我悖。』是貪故也,孤之謂矣。孤實貪以禍夫子,夫子何罪?」復使為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