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樂府
   卷二

水龍吟 閭丘大夫孝終公顯,嘗守黃州,作棲霞樓,為郡中絕勝。元豐五年,余謫居黃。正月十七日,夢扁舟渡江,中流回望,樓中歌樂雜作,舟中人言:公顯方會客也。覺而異之,乃作此曲。蓋越調鼓笛慢。公顯時已致仕,在蘇州。

小舟橫截春江,臥看翠壁紅樓起。雲間笑語,使君高會,佳人半醉。危柱哀絃,豔歌餘響,繞雲縈水。念故人老大,風流未減,空回首、煙波裏。

推枕惘然不見,但空江、月明千里。五湖聞道,扁舟歸去,仍攜西子。雲夢南州,武昌東岸,昔遊應記。料多情夢裏,端來見我,也參差是。

江城子 陶淵明以正月五日游斜川,臨流班坐,顧瞻南阜,愛曾城之獨秀,乃作斜川詩,至今使人想見其處。元豐壬戍之春,余躬耕於東坡,築雪堂居之。南挹四望亭之後丘,西控北山之微泉,慨然而歎,此亦斜川之遊也。乃作長短句,以江城子歌之。

夢中了了醉中醒。只淵明。是前生。走徧人間,依舊卻躬耕。昨夜東坡春雨足,烏鵲喜,報新晴。
雪堂西畔暗泉鳴。北山傾。小溪橫。南望亭丘,孤秀聳曾城。都是斜川當日境,吾老矣,寄餘齡。

定風波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鞵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浣溪沙 游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淨無泥。蕭蕭暮雨子規啼。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

西江月 頃在黃州,春夜行蘄水中,過酒家飲。酒醉,乘月至一溪橋上,解鞍,曲肱醉臥少休。及覺,已曉。亂山攢擁,流水鏘然,疑非塵世也。書此語橋柱上。

照野彌彌淺浪,橫空隱隱層霄。障泥未解玉驄驕。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風月,莫教蹋碎瓊瑤。解鞍欹枕綠楊橋。杜宇一聲春曉。

滿江紅 董毅夫名鉞,自梓漕得罪。罷官東川。歸鄱陽,遇東坡于齊安。怪其豐暇自得。余問之,曰:吾再娶柳氏,三日而去官。吾固不戚戚,而憂柳氏不能忘懷於進退也。已而欣然同憂患,若處富貴,吾是以益安焉。命其侍兒歌其所作滿江紅。嗟歎之不足,乃次其韻。

憂喜相尋,風雨過、一江春綠。巫峽夢、至今空有,亂山屏簇。何似伯鸞攜德耀,簞瓢未足清歡足。漸粲然、光彩照階庭,生蘭玉。

幽夢裏,傳心曲。腸斷處,憑他續。文君婿知否,笑君卑辱。君不見周南歌漢廣,天教夫子休喬木。便相將、左手抱琴書,雲間宿。

哨徧  陶淵明賦歸去來,有其詞而無其聲。余既治東坡,築雪堂於上,人皆笑其陋。獨鄱陽董毅夫過而悅之,有卜鄰之意。乃取歸去來詞,稍加櫽括,使就聲律,以遺毅夫。使家僮歌之,時相從於東坡,釋耒而和之,扣牛角而為之節,不亦樂乎!

為米折腰,因酒棄家,口體交相累。歸去來,誰不遣君歸。覺從前皆非今是。露未晞。征夫指余歸路,門前笑語喧童稚。嗟舊菊都荒,新松暗老,吾年今已如此。但小窗容膝閉柴扉。策杖看孤雲暮鴻飛。雲出無心,鳥倦知還,本非有意。

噫。歸去來兮。我今忘我兼忘世。親戚無浪語,琴書中有真味。步翠麓崎嶇,泛溪窈窕,涓涓暗谷流春水。觀草木欣榮,幽人自感,吾生行且休矣。念寓形宇內復幾時。不自覺皇皇欲何之。委吾心、去留誰計。神仙知在何處,富貴非吾志。但知臨水登山嘯詠,自引壺觴自醉。此生天命更何疑。且乘流、遇坎還止。

漁家傲 贈曹光州

些小白鬚何用染。幾人得見星星點。作郡浮光雖似箭。君莫厭。也應勝我三年貶。
我欲自嗟還不敢。向來三郡寧非忝。婚嫁事稀年冉冉。知有漸。千鈞重擔從頭減。

定風波 元豐五年七月六日,王文甫家飮釀白酒,大醉。集古句,作墨竹詞。

雨洗娟娟嫩葉光。風吹細細綠筠香。秀色亂侵書帙晚。簾卷。清陰微過酒尊涼。
人畫竹身肥擁腫。何用。先生落筆勝蕭郎。記得小軒岑寂夜。廊下。月和疏影上東牆。

洞仙歌 余七歲時,見眉山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歲,自言嘗隨其師入蜀主孟昶宮中。一日大熱,蜀主與花蕊夫人夜納涼摩訶池上,作一詞。朱具能記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無知此詞者。但記其首兩句,暇日尋味,豈洞仙歌令乎,乃為足之云。

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繡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欹枕釵橫鬢亂。
起來攜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漢。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

念奴嬌 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念奴嬌 中秋

憑高眺遠,見長空萬里,雲無留跡。桂魄飛來光射處,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瓊樓,乘鸞來去,人在清涼國。江山如畫,望中煙樹歷歷。

我醉拍手狂歌,舉杯邀月,對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風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風,翻然歸去,何用騎鵬翼。水晶宮裏,一聲吹斷橫笛。

南鄉子 重九涵輝樓呈徐君猷

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露遠洲。酒力漸消風力輭,颼颼,破帽多情卻戀頭。
佳節若為酬?但把清尊斷送秋。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

臨江仙 夜歸臨皋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髣髴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減字木蘭花 贈徐君猷三侍人 嫵卿

嬌多媚殺。體柳輕盈千萬態。殢主尤賓。斂黛含顰喜又瞋。
徐君樂飲。笑謔從伊情意恁。臉嫩膚紅。花倚朱闌裹住風。

 勝之

雙鬟綠墜。嬌眼橫波眉黛翠。妙舞蹁躚。掌上身輕意態妍。
曲窮力困。笑倚人旁香喘噴。老大逢歡。昏眼猶能仔細看。

 慶姬

天真雅麗。容態溫柔心性慧。響亮歌喉。遏住行雲翠不收。
妙詞佳曲。囀出新聲能斷續。重客多情。滿勸金卮玉手擎。

減字木蘭花 贈君猷家姬

柔和性氣。雅稱佳名呼懿懿。解舞能謳。絕妙年中有品流。
眉長眼細。淡淡梳妝新綰髻。懊惱風情。春著花枝百態生。

減字木蘭花 贈勝之

天然宅院。賽了千千并萬萬。說與賢知。表德元來是勝之。
今來十四。海裏猴兒奴子是。要賭休癡。六隻骰兒六點兒。

西江月 送建溪雙井茶谷簾泉與勝之,徐君猷家後房,甚慧麗。自陳敘本貴種也。

龍焙今年絕品,谷簾自古珍泉。雪芽雙井散神仙。苗裔來從北苑。
湯發雲腴釅白,盞浮花乳輕圓。人間誰敢更爭妍。鬬取紅窗粉面。

菩薩蠻  贈徐君猷笙妓

碧紗微露纖摻玉。朱脣漸暖參差竹。越調變新聲。龍吟徹骨清。
夜闌殘酒醒。惟覺霜袍冷。不見斂眉人。胭脂覓舊痕。

醉翁操 琅琊幽谷,山川奇麗,泉鳴空澗,若中音會。醉翁喜之,把酒臨聽,輒欣然忘歸。既去十餘年,而好奇之士沈遵聞之,往遊,以琴寫其聲,曰醉翁操。節奏疏宕,而音指華暢,知琴者以為絕倫。然有其聲而無其辭。翁雖為作歌,而與琴聲不合。又依楚詞作醉翁引,好事者亦倚其辭以製曲。雖粗合韻度,而琴聲為詞所繩約,非天成也。後三十餘年,翁既捐館舍,遵亦沒久矣。有廬山玉澗道人崔閑,特妙於琴。恨此曲之無詞,乃譜其聲,而請東坡居士以補之云。

琅然。清圜。誰彈。響空山。無言。惟翁醉中知其天。月明風露娟娟。人未眠。荷蕢過山前。曰有心也哉此賢。

醉翁嘯詠,聲和流泉。醉翁去後,空有朝吟夜怨。山有時而童巔。水有時而回川。思翁無歲年。翁今為飛仙。此意在人間。試聽徽外三兩絃。

卜算子 黃州定慧院寓居作

缺月挂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滿庭芳 有王長官者,棄官黃州三十三年,黃人謂之王先生。因送陳慥來過余,因為賦此。

三十三年,今誰存者,算只君與長江。凜然蒼檜,霜幹苦難雙。聞道司州古縣,雲溪上、竹塢松窗。江南岸,不因送子,寧肯過吾邦。

摐摐。疏雨過,風林舞破,煙蓋雲幢。願持此邀君,一飲空缸。居士先生老矣,真夢裏、相對殘釭。歌舞斷,行人未起,船鼓已逢逢。

水調歌頭 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

落日繡簾卷,亭下水連空。知君為我,新作窗戶濕青紅。長記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煙雨,渺渺沒孤鴻。認得醉翁語,山色有無中。

一千頃,都鏡淨,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葉白頭翁。堪笑蘭臺公子,未解莊生天籟,剛道有雌雄。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

蝶戀花 送潘大臨

別酒勸君君一醉。清潤潘郎,又是何郎婿。記取釵頭新利市。莫將分付東鄰子。
回首長安佳麗地。三十年前,我是風流帥。為向青樓尋舊事。花枝缺處餘名字。

醉蓬萊 余謫居黃州,三見重九,每歲與太守徐君猷會於棲霞樓,今年公將去,乞郡湖南,念此惘然,故作是詞。

笑勞生一夢,羈旅三年,又還重九。華髮蕭蕭,對荒園搔首。賴有多情,好飲無事,似古人賢守。歲歲登高,年年落帽,物華依舊。

此會應須爛醉,仍把紫菊紅萸,細看重嗅。搖落霜風,有手栽雙柳。來歲今朝,為我西顧,酹羽觴江口。會與州人,飲公遺愛,一江醇酎。

好事近 黃州送君猷

紅粉莫悲啼,俯仰半年離別。看取雪堂坡下,老農夫淒切。
明年春水漾桃花,柳岸隘舟楫。從此滿城歌吹,看黃州闐咽。

西江月 重陽棲霞樓作

點點樓頭細雨。重重江外平湖。當年戲馬會東徐。今日淒涼南浦。
莫恨黃花未吐。且教紅粉相扶。酒闌不必看茱萸。俯仰人間今古。

定風波 王定國歌兒曰柔奴,姓宇文氏,眉目娟麗,善應對,家世住京師。定國南遷歸,余問柔:「廣南風土應是不好?」柔對曰:「此心安處,便是吾鄉。」因為綴詞云。

常羡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自作清歌傳皓齒。風起,雲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鷓鴣天

林斷山明竹隱牆。亂蟬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鳥時時見,照水紅蕖細細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轉斜陽。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涼。

十拍子

白酒新開九醞,黃花已過重陽。身外儻來都似夢,醉裏無何即是鄉。東坡日月長。
玉粉旋烹茶乳,金虀新搗橙香。強染霜髭扶翠袖。莫道狂夫不解狂。狂夫老更狂。

南歌子 黃州臘八日飲懷民小閣

衛霍元勳後,韋平外族賢。吹笙只合在緱山。同駕綵鸞歸去趁新年。
烘暖燒香閣,輕寒浴佛天。他時一醉畫堂前。莫忘故人憔悴老江邊。

瑤池燕 閨怨寄陳季常

飛花成陣。春心困。寸寸。別腸多少愁悶。無人問。偷啼自搵殘妝粉。
抱瑤琴尋出新韻。玉纖趁。南風來解幽慍。低雲鬟。眉峰斂暈嬌和恨。

滿庭芳 元豐七年四月一日,余將去黃移汝,留別雪堂鄰里二三君子。會李仲覽自江東來別,遂書以遺之。

歸去來兮,吾歸何處,萬里家在岷峨。百年強半,來日苦無多。坐見黃州再閏,兒童盡楚語吳歌。山中友,雞豚社酒,相勸老東坡。

云何。當此去,人生底事,來往如梭。待閑看秋風,洛水清波。好在堂前細柳,應念我莫翦柔柯。仍傳語,江南父老,時與曬漁蓑。

西江月 姑熟再見勝之,次前韻。

別夢已隨流水,淚巾猶裛香泉。相如依舊是臞仙。人在瑤臺閬苑。
花霧縈風縹緲,歌珠滴水清圓。蛾眉新作十分妍。走馬回來便面。

漁家傲 金陵賞心亭送王勝之龍圖。王守金陵,視事一日移南郡。

千古龍蟠并虎踞。從公一弔興亡處。渺渺斜風吹細雨。芳草渡。江南父老留公住。
公駕風車淩彩霧。紅鸞驂乘青鸞馭。卻訝此洲名白鷺。非吾侶。翩然欲下還飛去。

浣溪沙 席上贈楚守田待問小鬟

學畫鴉兒正妙年。陽城下蔡困嫣然。憑君莫唱短因緣。
霧帳吹笙香嫋嫋,霜庭按舞月娟娟。曲終紅袖落雙纏。

一夢江湖費五年。歸來風物故依然。相逢一醉是前緣。
遷客不應常眊矂,使君為出小嬋娟。翠鬟聊著小詩纏。

虞美人

波聲拍枕長淮曉。隙月窺人小。無情汴水自東流。只載一船離恨向西州。
竹溪花浦曾同醉。酒味多於淚。誰教風鑑在塵埃。醞造一場煩惱送人來。

行香子 與泗守過南山晚歸作

北望平川。野水荒灣。共尋春、飛步孱顏。和風弄袖,香霧縈鬟。正酒酣時,人語笑,白雲間。

飛鴻落照,相將歸去,淡娟娟、玉宇清閒。何人無事,宴坐空山。望長橋上,燈火亂,使君還。

如夢令 元豐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浴泗州雍熙塔下,戲作如夢令兩闕。此曲本唐莊宗製,名憶仙姿,嫌其名不雅,故改為如夢令。莊宗作此詞,卒章云:「如夢。如夢。和淚出門相送。」因取以為名云。

水垢何曾相受。細看兩俱無有。寄語揩背人,盡日勞君揮肘。輕手,輕手,居士本來無垢。

自淨方能淨彼。我自汗流呀氣。寄語澡浴人,且共肉身遊戲。但洗。但洗。俯為人間一切。

浣溪沙 元豐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從泗州劉倩叔游南山。

細雨斜風作小寒。淡煙疏柳媚晴灘。入淮清洛漸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琖,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

滿庭芳 余年十七。始與劉仲達往來於眉山。今年四十九。相逢於泗上。淮水淺凍。久留郡中。晦日同游南山。話舊感歎。因作滿庭芳云。

三十三年,飄流江海,萬里煙浪雲帆。故人驚怪,憔悴老青衫。我自疏狂異趣,君何事、奔走塵凡。流年盡,窮途坐守,船尾凍相銜。

巉巉。淮浦外,層樓翠壁,古寺空巖。步攜手林間,笑挽攕攕。莫上孤峰盡處,縈望眼、雲海相攙。家何在,因君問我,歸夢繞松衫。

水龍吟 昔謝自然欲過海求師蓬萊,至海中,或謂自然,蓬萊隔弱水三十萬里,不可到。天台有司馬子微,身居赤城,名在絳闕,可往從之,自然乃還,受道於子微。白日仙去,子微著坐忘論七篇,樞一篇,年百餘,將終,謂弟子曰:「吾居玉霄峰,東望蓬萊,嘗有真靈降焉,今為東海青童君所召。」乃蟬脫而去。其後李太白作大鵬賦云:「嘗見子微於江陵,謂余有仙風道骨,可與神遊八極之表。」元豐七年冬,余過臨淮,而湛然先生梁公在焉,童顏清徹,如二三十許人,然人亦有自少見之者。善吹鐵笛,嘹然有穿雲裂石之聲,乃作水龍吟一首,記子微太白之事,倚其聲而歌之。

古來雲海茫茫,道山絳闕知何處。人間自有,赤城居士,龍蟠鳳舉。清淨無為,坐忘遺照,八篇奇語。向玉霄東望,蓬萊晻靄,有雲駕、驂鳳馭。

行盡九州四海,笑紛紛落花飛絮。臨江一見,謫仙風采,無言心許。八表神遊,浩然相對,酒酣箕踞。待垂天賦就,騎鯨路穩,約相將去。

滿庭芳 余謫居黃州五年,將赴臨汝,作滿庭芳一篇別黃人。既至南郡,蒙恩放歸陽羨,復作一篇。

歸去來兮,清溪無底,上有千仞嵯峨。畫樓東畔,天遠夕陽多。老去君恩未報,空回首、彈鋏悲歌。船頭轉,長風萬里,歸馬駐平坡。

無何。何處有,銀潢盡處,天女停梭。問何事人間,久戲風波。顧謂同來稚子,應爛汝腰下長柯。青衫破,群仙笑我,千縷挂煙蓑。

南鄉子 宿州上元

千騎試春遊。小雨如酥落便收。能使江東歸老客。遲留。白酒無聲滑瀉油。
飛火亂星毬。淺黛橫波翠欲流。不似白雲鄉外冷,溫柔。此去淮南第一州。

 用前韻贈田叔通家舞鬟

繡鞅玉鐶遊。鐙晃簾疏笑卻收。久立香車催欲上,還留。更且檀脣點杏油。
花徧六幺毬。面旋迴風帶雪流。春入腰肢金縷細,輕柔。種柳應須柳柳州。

 用韻和道輔

未倦長卿遊。漫舞夭歌爛不收。不是使君能○世,誰留。教有瓊梳脫麝油。
香粉鏤金毬。花豔紅箋筆欲流。從此丹脣并皓齒,清柔。唱徧山東一百州。

漁父 四首

漁父飲,誰家去。魚蟹一時分付。酒無多少醉為期,彼此不論錢數。
漁父醉,蓑衣舞。醉裏卻尋歸路。輕舟短棹任斜橫,醒後不知何處。
漁父醒,春江午。夢斷落花飛絮。酒醒還醉醉還醒,一笑人間今古。
漁父笑,輕鷗舉。漠漠一江風雨。江邊騎馬是官人,借我孤舟南渡。

菩薩蠻

買田陽羨吾將老。從來不為溪山好。來往一虛舟。聊從造物遊。
有書仍嬾著。且慢歌歸去。筋力不辭詩。要須風雨時。

蝶戀花

雲水縈回溪上路。疊疊青山,環繞溪東注。月白沙汀翹宿鷺。更無一點塵來處。
溪叟相看私自語。底事區區,苦要為官去。尊酒不空田百畝。歸來分取閒中趣。

 過漣水軍贈趙晦之

自古漣漪佳絕地。繞郭荷花,欲把吳興比。倦客塵埃何處洗。真君堂下寒泉水。
左海門前魚酒市。夜半潮來,月下孤舟起。傾蓋相逢拚一醉。雙鳧飛去人千里。

水調歌頭 歐陽文忠公嘗問余:「琴詩何者最善?」答以退之聽穎師琴詩。公曰:「此詩固奇麗,然非聽琴,乃聽琵琶詩也。」余深然之。建安章質夫家善琵琶者,乞為歌詞。余久不作,特取退之詞,稍加櫽括,使就聲律,以遺之云。

昵昵兒女語,燈火夜微明。恩怨爾汝來去,彈指淚和聲。忽變軒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氣,千里不留行。回首暮雲遠,飛絮攪青冥。

衆禽裏,真彩鳳,獨不鳴。躋攀寸步千險,一落百尋輕。煩子指間風雨。置我腸中冰炭,起坐不能平。推手從歸去,無淚與君傾。

水龍吟 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滿庭芳

香靉雕盤,寒生冰筯,畫堂別是風光。主人情重,開宴出紅妝。膩玉圓搓素頸,藕絲嫩新織仙裳。歌聲罷,虛檐轉月,餘韻尚悠颺。

人間何處有,司空見慣,應謂尋常。坐中有狂客,惱亂愁腸。報道金釵墜也,十指露春筍纖長。親曾見,全勝宋玉,想像賦高唐。

西江月 送錢待制穆父

莫歎平齊落落,且應去魯遲遲。與君各記少年時。須信人生如寄。
白髮千莖相送,深杯百罰休辭。拍浮何用酒為池。我已為君德醉。

定風波 余昔與張子野、劉孝叔、李公擇、陳令舉、楊元素會於吳興。時子野作六客詞,其卒章云:「見說賢人聚吳分。試問,也應旁有老人星。」凡十五年,再過吳興,而五人者皆已亡矣。時張仲謀與曹子方、劉景文、蘇伯固、張秉道為坐客,仲謀請作後六客詞云。

月滿苕溪照夜堂。五星一老鬬光芒。十五年間真夢裏。何事。長庚配月獨淒涼。
綠髮蒼顏同一醉。還是。六人吟笑水雲鄉。賓主談鋒誰得似。看取。曹劉今對兩蘇張。

點絳脣 己巳重九和蘇堅

我輩情鍾,古來誰似龍山宴。而今楚甸。戲馬餘飛觀。
顧謂佳人,不覺秋強半。箏聲遠。鬢雲吹亂。愁入參差雁。

臨江仙 疾愈登望湖樓贈項長官

多病休文都瘦損,不堪金帶垂腰。望湖樓上暗香飄。和風春弄袖,明月夜聞簫。
酒醒夢回清漏永,隱牀無限更潮。佳人不見董嬌嬈。徘徊花上月,空度可憐宵。

南歌子 杭州端午

山與歌眉斂,波同醉眼流。遊人都上十三樓。不羨竹西歌吹古揚州。
菰黍連昌歜,瓊彝倒玉舟。誰家水調唱歌頭,聲繞碧山飛去晚雲留。

古岸開青葑,新渠走碧流。會看光滿萬家樓。記取他年扶病入西州。
佳節連梅雨,餘生寄葉舟。只將菱角與雞頭。更有月明千頃一時留。

減字木蘭花 錢塘西湖有詩僧清順,所居藏春塢,門前有二古松,各有淩霄花絡其上,順常晝臥其下。時余為郡,一日屏騎從過之,松風騷然,順指落花求韻,余為賦此。

雙龍對起。白甲蒼髯煙雨裏。疏影微香。下有幽人晝夢長。
湖風清軟。雙鵲飛來爭噪晚。翠颭紅輕。時下淩霄百尺英。

鵲橋仙 七夕和蘇堅

乘槎歸去,成都何在,萬里江沱漢漾。與君各賦一篇詩,留織女鴛鴦機上。
還將舊曲,重賡新韻,須信吾儕天放。人生何處不兒嬉,看乞巧朱樓綵舫。

點絳脣 庚午重九

不用悲秋,今年身健還高宴。江村海甸。總作空花觀。
尚想橫汾,蘭菊紛相半。樓船遠。白雲飛亂。空有年年雁。

 再和送錢公永

莫唱陽關,風流公子方終宴。秦山禹甸。縹緲真奇觀。
北望平原,落日山銜半。孤帆遠。我歌君亂。一送西飛雁。

好事近 西湖夜歸

湖上雨晴時,秋水半篙初沒。朱檻俯窺寒鑑,照衰顏華髮。
醉中吹墮白綸巾,溪風漾流月。獨棹小舟歸去,任煙波飄兀。

漁家傲 送吉守江郎中

送客歸來燈火盡。西樓淡月涼生暈。明日潮來無定準。潮來穩。舟橫渡口重城近。
江水似知孤客恨。南風為解佳人慍。莫學時流輕久困。頻寄問。錢塘江上須忠信。

浣溪沙

雪頷霜髯不自驚。更將翦綵發春榮。羞顏未醉已先赬。
莫唱黃雞并白髮,且呼張丈喚殷兄。有人歸去欲卿卿。

料峭東風翠幕驚。云何不飲對公榮。水晶盤瑩玉鱗赬。
花影莫孤三夜月,朱顏未稱五年兄。翰林子墨主人卿。

 送葉淳老

陽羨姑蘇已買田。相逢誰信是前緣。莫教便唱水如天。
我作洞霄君作守,白頭相對故依然。西湖知有幾同年。

西江月 寶雲真覺院賞瑞香

公子眼花亂發,老夫鼻觀先通。領巾飄下瑞香風。驚起謫仙春夢。
后土祠中玉蕊,蓬萊殿後鞓紅。此花清絕更纖穠。把酒何人心動。

 坐客見和復次韻

小院朱闌幾曲,重城畫鼓三通。更看微月轉光風。歸去香雲入夢。
翠袖爭浮大白,皁羅半插斜紅。燈花零落酒花穠。妙語一時飛動。

 再用前韻戲曹子方,坐客云瑞香為紫丁香。遂以此曲辨證之。

怪此花枝怨泣,託君詩句名通。憑將草木記吳風。繼取相如雲夢。
點筆袖沾醉墨,謗花面有慚紅。知君卻是為情穠。怕見此花撩動。

木蘭花令 次馬中玉韻

知君仙骨無寒暑。千載相逢猶旦暮。故將別語惱佳人,要看梨花枝上雨。
落花已逐迴風去。花本無心鶯自訴。明朝歸路下塘西,不見鶯啼花落處。

虞美人 送馬中玉

歸心正似三春草。試著萊衣小。橘懷幾日向翁開。懷祖已瞋文度不歸來。
禪心已斷人間愛。只有平交在。笑論瓜葛一枰同。看取靈光新賦有家風。

臨江仙 送錢穆父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依然一笑作春溫。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尊前不用翠眉顰。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八聲甘州 寄參寥子

有情風、萬里卷潮來,無情送潮歸。問錢塘江上,西興浦口,幾度斜暉。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誰似東坡老,白首忘機。

記取西湖西畔,正春山好處,空翠煙霏。算詩人相得,如我與君稀。約他年東還海道,願謝公、雅志莫相違。西州路,不應回首,為我沾衣。

西江月 蘇州交代林子中席上作

昨夜扁舟京口,今朝馬首長安。舊官何物與新官。只有湖山公案。
此景百年幾變,箇中下語千難。使君才氣卷波瀾。與把新詩判斷。

臨江仙 辛未離杭至潤,別張弼秉道。

我勸髯張歸去好,從來自己忘情。塵心消盡道心平。江南與塞北,何處不堪行。
俎豆庚桑真過矣,憑君說與南榮。願聞吳越報豐登。君王如有問,結襪賴王生。

木蘭花令 次歐公西湖韻

霜餘已失長淮闊。空聽潺潺清潁咽。佳人猶唱醉翁詞,四十三年如電抹。
草頭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還二八。與余同是識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

減字木蘭花 二月十五日夜與趙德麟小酌聚星堂

春庭月午。搖盪香醪光欲舞。步轉迴廊。半落梅花婉娩香。
輕煙薄霧。總是少年行樂處。不是秋光。只與離人照斷腸。

滿江紅 懷子由作

清潁東流,愁來送征鴻去翮。情亂處,青山白浪,萬重千疊。孤負當年林下語,對床夜雨聽蕭瑟。恨此生長向別離中,彫華髮。

一尊酒,黃河側。無限事,從頭說。相看恍如昨,許多年月。衣上舊痕餘苦淚,眉間喜氣沾黃色。便與君池上覓殘春,花如雪。

浣溪沙

芍藥櫻花兩鬬新。名園高會送芳辰。洛陽初夏廣陵春。
紅玉半開菩薩面,丹砂濃點柳枝脣。尊前還有箇中人。

減字木蘭花 五月二十四日會於无咎之隨齋。主人汲泉置大盆中,漬白芙蓉,坐客翛然,無復有病暑意。

回風落景。散亂東牆疏竹影。滿坐清微。入袖寒泉不濕衣。
夢回酒醒。百尺飛瀾鳴碧井。雪灑冰麾。散落佳人白玉肌。

生查子 送蘇伯固

三度別君來,此別真遲暮。白盡老髭鬚,明日淮南去。
酒罷月隨人,淚濕花如霧。後月逐君還,夢繞湖邊路。

青玉案 和賀方回韻送伯固還吳中

三年枕上吳中路。遣黃犬、隨君去。若到松江呼小渡。莫驚鴛鷺,四橋盡是老子經行處。

輞川圖上看春暮。常記高人右丞句。作箇歸期天已許。春衫猶是小蠻針線,曾濕西湖雨。

戚氏

玉龜山。東皇靈姥統群仙。絳闕岧嶢,翠房深迥,倚霏煙。幽閒。志蕭然。金城千里鎖嬋娟。當時穆滿巡狩,翠華曾到海西邊。風露明霽,鯨波極目,勢浮輿蓋方圓。正迢迢麗日,玄圃清寂,瓊草芊綿。

爭解繡勒香韉。鸞輅駐蹕,八馬戲芝田。瑤池近畫樓隱隱,翠鳥翩翩。肆華筵。間作脆管鳴絃。宛若帝所鈞天。稚顏皓齒,綠髮方瞳,圓極恬淡高妍。

盡倒瓊壺酒,獻金鼎藥,固大椿年。縹緲飛瓊妙舞,命雙成奏曲醉留連。雲璈韻響瀉寒泉。浩歌暢飲,斜月低河漢。漸綺霞天際紅深淺。動歸思回首塵寰。爛漫遊玉輦東還。杏花風數里響鳴鞭。望長安路,依稀柳色,翠點春妍。

歸朝歡 和蘇堅伯固

我夢扁舟浮震澤。雪浪搖空千頃白。覺來滿眼是廬山,倚天無數開青壁。蓋實夢也。此生長接淅。與君同是江南客。夢中游,覺來清賞,同作飛梭擲。

明日西風還挂席。唱我新詞淚沾臆。靈均去後楚山空,澧陽蘭芷無顏色。君才如夢得。武陵更在西南極。竹枝詞,莫傜新唱,誰謂古今隔。

木蘭花令 宿造口聞夜雨寄子由、才叔

梧桐葉上三更雨。驚破夢魂無覓處。夜涼枕簟已知秋,更聽寒蛩促機杼。
夢中歷歷來時路。猶在江亭醉歌舞。尊前必有問君人,為道別來心與緒。

浣溪沙 紹聖元年十月二十三日與程鄉令侯晉叔、歸善簿譚汲同遊大雲寺。野飲松下,乃設松黃湯,作此闕。余近釀酒。名之曰萬家春。蓋嶺南萬戶酒也。

羅襪空飛洛浦塵。錦袍不見謫仙人。攜壺藉草亦天真。
玉粉輕黃千歲藥,雪花浮動萬家春。醉歸江路野梅新。

臨江仙 惠州改前韻

九十日春都過了,貪忙何處追遊。三分春色一分愁。雨翻榆莢陣,風轉柳花毬。
我與使君皆白首,休誇年少風流。佳人斜倚合江樓,水光都眼淨,山色總眉愁。

殢人嬌 贈朝雲

白髮蒼顏,正是維摩境界。空方丈、散花何礙。朱脣筯點,更髻鬟生彩。這些箇,千生萬生只在。

好事心腸,著人情態。閑窗下、斂雲凝黛。明朝端午,待學紉蘭為佩。尋一首好詩,要書裙帶。

西江月

玉骨那愁瘴霧,冰姿自有仙風。海仙時遣探芳叢。倒挂綠毛么鳳。
素面常嫌粉涴,洗妝不褪脣紅。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

減字木蘭花 己卯儋耳春詞

春牛春杖。無限春風來海上。便丐春工。染得桃紅似肉紅。
春旛春勝。一陣春風吹酒醒。不似天涯。卷起楊花似雪花。

鷓鴣天 陳公密出侍兒素娘,歌紫玉簫曲,勸老人酒。老人飲盡為賦此詞。

笑撚紅梅嚲翠翹。揚州十里最妖嬈。夜來綺席親曾見,撮得精神滴滴嬌。
嬌後眼,舞時腰。劉郎幾度欲魂消。明朝酒醒知何處,腸斷雲間紫玉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