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樂府
   卷一

浪淘沙

昨日出東城。試探春情。牆頭紅杏暗如傾。檻內羣芳芽未吐,早已回春。
綺陌斂香塵。雪霽前村。東君用意不辭辛。料想春光先到處,吹綻梅英。

南歌子 八月十八日觀湖潮

海上乘槎侶,仙人萼綠華。飛昇元不用丹砂。住在潮頭來處渺天涯。
雷輥夫差國,雲翻海若家。坐中安得弄琴牙。寫取餘聲歸向水仙誇。

行香子 過七里瀨

一葉舟輕。雙槳鴻驚。水天清影湛波平。魚翻藻鑑,鷺點煙汀。過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畫,曲曲如屏。算當年虛老嚴陵。君臣一夢,今古虛名。但遠山長,雲山亂,曉山青。

祝英臺近

挂輕帆,飛急槳,還過釣臺路。酒病無聊,欹枕聽鳴艣。斷腸簇簇雲山,重重煙樹,回首望、孤城何處。
閑離阻。誰念縈損襄王,何曾夢雲雨。舊恨前歡,心事兩無據。要知欲見無由,癡心猶自,倩人道、一聲傳語。

瑞鷓鴣

城頭月落尚啼烏。朱艦紅船早滿湖。鼓吹未容迎五馬,水雲先已漾雙鳧。
映山黃帽螭頭舫,夾岸青煙鵲尾鑪。老病逢春只思睡,獨求僧榻寄須臾。

瑞鷓鴣 觀潮

碧山影裏小紅旗。儂是江南蹋浪兒。拍手欲嘲山簡醉,齊聲爭唱浪婆詞。
西興渡口帆初落、漁浦山頭日未欹。儂欲送潮歌底曲,尊前還唱使君詩。

臨江仙 風水洞作

四大從來都徧滿,此間風水何疑。故應為我發新詩。幽花香澗谷,寒藻舞淪漪。
借與玉川生兩腋,天仙未必相思。還憑流水送人歸。層巔餘落日,草露已沾衣。

南鄉子

晚景落瓊杯。照眼雲山翠作堆。認得岷峨春雪浪,初來。萬頃蒲葡漲淥醅。
春雨暗陽臺。亂灑高樓濕粉顋。一陣東風來卷地,吹迴。落照江天一半開。

行香子 丹陽寄述古

攜手江村。梅雪飄裙。情何限、處處消魂。故人不見,舊曲重聞。向望湖樓,孤山寺,湧金門。
尋常行處,題詩千首,繡羅衫、與拂紅塵。別來相憶,知是何人。有湖中月,江邊柳,隴頭雲。

昭君怨 金山送柳子玉

誰作桓伊三弄。驚破綠窗幽夢。新月與愁煙。滿江天。
欲去又還不去。明日落花飛絮。飛絮送行舟。水東流。

醉落魄 離京口作

輕雲微月。二更酒醒船初發。孤城回望蒼煙合。記得歌時,不記歸時節。
巾偏扇墜滕牀滑。覺來幽夢無人說。此生飄蕩何時歇。家在西南,長作東南別。

蝶戀花 京口得鄉書

雨後春容清更麗。只有離人,幽恨終難洗。北固山前三面水。碧瓊梳擁青螺髻。
一紙鄉書來萬里。問我何年,真箇成歸計。回首送春拚一醉。東風吹破千行淚。

少年游 潤州作代人寄遠

去年相送,餘杭門外,飛雪似楊花。今年春盡,楊花似雪,猶不見還家。
對酒捲簾邀明月,風露透窗紗。恰似姮娥憐雙燕,分明照、畫梁斜。

卜算子 自京口還錢塘道中寄述古太守

蜀客到江南,長憶吳山好。吳蜀風流自古同,歸去應須早。
還與去年人,共藉西湖草。莫惜尊前仔細看,應是容顏老。

江城子 陳直方妾稽錢塘人也,求新詞,為作此。錢塘人好唱陌上花緩緩曲,余嘗作數絕,以紀其事。

玉人家在鳳凰山。水雲間。掩門閒。門外行人,立馬看弓彎。十里春風誰指似,斜日映,繡簾斑。
多情好事與君還。閔新鰥。拭餘潸。明月空江,香霧著雲鬟。陌上花開春盡也,聞舊曲,破朱顏。

江城子 湖上與張先同賦時聞彈筝

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忽聞江上弄哀箏。苦含情。遣誰聽。煙斂雲收,依約是湘靈。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虞美人 有美堂贈述古

湖山信是東南美。一望彌千里。使君能得幾回來。便使尊前醉倒、更徘徊。
沙河塘裏燈初上。水調誰家唱。夜闌風靜欲歸時。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訴衷情 送述古迓元素

錢塘風景古今奇。太守例能詩。先驅負弩何在,心已浙江西。
花盡後,葉飛時。雨淒淒。若為情緒,更問新官向舊官啼。

菩薩蠻 杭妓往蘇迓新守楊元素寄蘇守王規甫

玉童西迓浮丘伯。洞天冷落秋蕭瑟。不用許飛瓊。瑤臺空月明。
清香凝夜宴。借與韋郎看。莫便向姑蘇。扁舟下五湖。

菩薩蠻 西湖席上代諸妓送陳述古

娟娟缺月西南落。相思撥斷琵琶索。枕淚夢魂中。覺來眉暈重。
華堂堆燭淚。長笛吹新水。醉客各西東。應思陳孟公。

江城子 孤山竹閣送述古

翠蛾羞黛怯人看。掩霜紈。淚偷彈。且盡一尊,收淚聽陽關。漫道帝城天樣遠,天易見,見君難。
畫堂新剏近孤山。曲闌干。為誰安。飛絮落花,春色屬明年。欲棹小舟尋舊事,無處問,水連天。

菩薩蠻 西湖送述古

秋風湖上蕭蕭雨。使君欲去還留住。今日漫留君。明朝愁殺人。
佳人千點淚。灑向長河水。不用斂雙蛾。路人啼更多。

清平樂 送述古赴古都

清淮濁汴。更在江西岸。紅旆到時黃葉亂。霜入梁王故苑。
秋原何處攜壺。停驂訪古踟躕。雙廟遺風尚在,漆園傲吏應無。

南鄉子 送述古

回首亂山橫,不見居人只見城。誰似臨平山上塔,亭亭,迎客西來送客行。
歸路晚風清,一枕初寒夢不成。今夜殘燈斜照處,熒熒,秋雨晴時淚不晴。

南歌子

苒苒中秋過,蕭蕭兩鬢華。寓身此世一塵沙。笑看潮來潮去了生涯。
方士三山路,漁人一葉家。早知身世兩聱牙。好伴騎鯨公子賦雄誇。

泛金船 流杯亭和元素

無情流水多情客。勸我如相識。杯行到手休辭卻。似軒冕相逼。曲水池上,小字更書年月。還對茂林修竹,似永和節。
纖纖素手如霜雪。笑把秋花插。尊前莫怪歌聲咽。又還是輕別。此去翱翔,徧上玉堂金闕。欲問再來何歲,應有華髮。

南鄉子 和楊元素時移守密州

東武望餘杭。雲海天涯兩渺茫。何日功成名遂了,還鄉。醉笑陪公三萬場。
不用訴離觴。痛飲從來別有腸。今夜送歸燈火冷,河塘。墮淚羊公卻姓楊。

南鄉子 和楊元素

涼簟碧紗廚,一枕清風晝睡餘。睡聽晚衙無箇事,徐徐,讀盡牀頭幾卷書。
搔首賦歸歟,自覺功名懶更疏。若問使君才與氣,何如?占得人間一味愚。

南鄉子 梅花詞和楊元素

寒雀滿疏籬,爭抱寒柯看玉蕤。忽見客來花下坐,驚飛,蹋散芳英落酒卮。
痛飲又能詩,坐客無氈醉不知。花謝酒闌春到也,離離,一點微酸已著枝。

浣溪沙 自杭移密守席上別楊元素時重陽前一日

縹緲危樓紫翠間。良辰樂事古難全。感時懷舊獨淒然。
璧月瓊枝空夜夜,菊花人貌自年年。不知來歲與誰看。

浣溪沙

白雪清詞出坐間。愛君才器兩俱全。異鄉風景卻依然。
可恨相逢能幾日,不知重會是何年。茱萸仔細更重看。

南鄉子 沈強輔雯上出犀麗玉作胡琴,送元素還朝,同子野各賦一首

裙帶石榴紅。卻水殷勤解贈儂。應許逐雞雞莫怕,相逢。一點靈心必暗通。
何處遇良工。琢刻天真半欲空。願作龍香雙鳳撥,輕攏。長在環兒白雪胸。

南鄉子

旌旆滿江湖,詔發樓船萬舳艫。投筆將軍因笑我,迂儒,帕首腰刀是丈夫。
粉淚怨離居,喜子垂窗報捷書。試問伏波三萬語,何如?一斛明珠換綠珠。

定風波 送元素

今古風流阮步兵,平生遊宦愛東平。千里遠來還不住,歸去,空留風韻照人清。
紅粉尊前添懊惱,休道,如何留得許多情。記取明年花絮亂,看泛,西湖總是斷腸聲。

減字木蘭花 秘閣古笑林云:晉元帝生子,宴百官,賜束帛。殷羨謝曰:「臣等無功受賞。」帝曰:「此事豈容卿有功乎?」同舍每以為笑。余過吳興而李公擇適生子三日,會客求歌辭,乃為作此戲之,舉座皆絕倒。

惟熊佳夢。釋氏老君親抱送。壯氣橫秋。未滿三朝已食牛。
犀錢玉果。利市平分沾四坐。多謝無功。此事如何著得儂。

河滿子 湖州寄南守馮當世

見說岷峨悽愴,旋聞江漢澄清。但覺秋來歸夢好,西南自有長城。東府三人最少,西山八國初平。
莫負花溪縱賞,何妨藥市微行。試問當壚人在否,空教是處聞名。唱著子淵新曲,應須分外含情。

菩薩蠻 席上和陳令舉

天憐豪俊腰金晚。故教月向松江滿。清景為淹留。從君都占秋。
身閑惟有酒。試問遨遊首。帝夢已遙思。匆匆歸去時。

鵲橋仙 七夕送陳令舉

緱山仙子,高情雲渺,不學癡牛騃女。鳳簫聲斷月明中,舉手謝時人欲去。
客槎曾犯,銀河波浪,尚帶天風海雨。相逢一醉是前緣,風雨散飄然何處。

阮郎歸 一年三過蘇,最後赴密州時,有問這回來不來,其色淒然,太守王規父嘉之,令作此詞。

一年三度過蘇臺。清尊長是開。佳人相問苦相猜。這回來不來。
情未盡,老先催。人生真可咍。他年桃李阿誰栽。劉郎雙鬢衰。

醉落魄 蘇州閶門留別

蒼頭華髮。故山歸計何時決。舊交新貴音書絕。惟有佳人,猶作殷勤別。
離亭欲去歌聲咽。瀟瀟細雨涼吹頰。淚珠不用羅巾裛。彈在羅衫,圖得見時說。

菩薩蠻 潤州和元素

玉笙不受朱唇暖。離聲淒咽胸填滿。遺恨幾千秋。心留人不留。
他年京國酒。墮淚攀枯柳。莫唱短因緣。長安遠似天。

減字木蘭花 贈潤守許仲塗,且以鄭容落籍、高瑩從良為句首

鄭莊好客。容我尊前先墮幘。落筆生風。籍籍聲名不負公。
高山白早。瑩骨冰膚那解老。從此南徐。良夜清風月滿湖。

南歌子 別潤守許仲塗

欲執河梁手,還升月旦堂。酒闌人散月侵廊。北客明朝歸去、雁南翔。
窈窕高明玉,風流鄭季莊。一時分散水雲鄉。惟有落花芳草、斷人腸。

采桑子 潤洲甘露寺多景樓,天下之殊景也。甲寅仲冬,余同孫巨源、王正仲參會於此。有胡琴者,姿色尤好,三公皆一時英秀,景之秀,妓之妙,真為希遇。飲闌,巨源請於余曰「殘霞晚照,非奇才不盡。」余作此詞。

多情多感仍多病,多景樓中。尊酒相逢。樂事回頭一笑空。
停杯且聽琵琶語,細撚輕攏。醉臉春融。斜照江天一抹紅。

更漏子 送孫巨源

水涵空,山照市。西漢二疏鄉里。新白髮,舊黃金。故人恩義深。
海東頭,山盡處。自古客槎來去。槎有信,赴秋期。使君行不歸。

醉落魄 席上呈楊元素

分攜如昨。人生到處萍飄泊。偶然相聚還離索。多病多愁,須信從來錯。
尊前一笑休辭卻。天涯同是傷淪落。故山猶負平生約。西望峨嵋,長羨歸飛鶴。

浣溪沙 贈陳海州。陳嘗為眉令,有聲。

長記鳴琴子賤堂。朱顏綠髮映垂楊。如今秋鬢數莖霜。
聚散交遊如夢寐,升沈閒事莫思量。仲卿終不忘桐鄉。

沁園春 赴密州,早行,馬上寄子由。

孤館燈青,野店雞號,旅枕夢殘。漸月華收練,晨霜耿耿,雲山摛錦,朝露團團。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似此區區長鮮歡。微吟罷,憑征鞍無語,往事千端。

當時共客長安。似二陸初來俱少年。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致君堯舜,此事何難。用舍由時,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閒處看。身長健,但優遊卒歲,且鬬尊前。

永遇樂 孫巨源以八月十五日離海州,坐別於景疏樓上。既而與余會於潤州,至楚州乃別。余以十一月十五日至海州,與太守會於景疏樓上,作此詞以寄巨源。

長憶別時,景疏樓上,明月如水。美酒清歌,留連不住,月隨人千里。別來三度,孤光又滿,冷落共誰同醉。卷珠簾,淒然顧影,共伊到明無寐。

今朝有客,來從濉上,能道使君深意。憑仗清淮,分明到海,中有相思淚。而今何在,西垣清禁,夜永露華侵被。此時看,回廊曉月,也應暗記。

減字木蘭花

空牀響琢。花上春禽冰上雹。醉夢尊前。驚起湖風入坐寒。
轉關鑊索。春水流絃霜入撥。月墮更闌。更請宮高奏獨彈。

蝶戀花 密州上元

燈火錢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見人如畫。帳底吹笙香吐麝。更無一點塵隨馬。
寂寞山城人老也。擊鼓吹簫,卻入農桑社。火冷鐙稀霜露下。昏昏雪意雲垂野。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雨中花慢 初至密州,以累年旱蝗齋素者累月。方春,牡丹盛開,遂不獲一賞。至九月,忽開千葉一朵,雨中特為置酒,遂作。

今歲花時深院,盡日東風,輕颺茶煙。但有綠苔芳草,柳絮榆錢。聞道城西,長廊古寺,甲第名園。有國豔帶酒。天香染袂,為我留連。

清明過了,殘紅無處,對此淚灑尊前。秋向晚,一枝何事,向我依然。高會聊追短景,清商不假餘妍。不如留取,十分春態,付與明年。

江城子 密州出獵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水龍吟 贈趙晦之吹笛侍兒

楚山修竹如雲,異材秀出千林表。龍鬚半翦,鳳膺微漲,玉肌勻繞。木落淮南,雨睛雲夢,月明風嫋。自中郎不見,桓伊去後,知孤負、秋多少。

聞道嶺南太守,後堂深、綠珠嬌小。綺窗學弄,梁州初徧,霓裳未了。嚼徵含宮,泛商流羽,一聲雲杪。為使君洗盡,蠻風瘴雨,作霜天曉。

減字木蘭花 送東武令趙昶失官歸海州

賢哉令尹。三仕已之無喜慍。我獨何人。猶把虛名玷縉紳。
不如歸去。二頃良田無覓處。歸去來兮。待有良田是幾時。

蝶戀花 微雪,客有善吹笛擊鼓者,方醉中,有人送苦寒詩求和,遂以此荅之。

簾外東風交雨霰。簾裏佳人,笑語如鶯燕。深惜今年正月暖。燈光酒色搖金琖。
摻鼓漁陽撾未徧。舞褪瓊釵,汗濕香羅輭。今夜何人吟古怨。清詩未了冰生硯。

滿江紅 正月十三日雪中送文安國還朝

天豈無情,天也解多情留客。春向暖朝來底事,尚飄輕雪。君遇時來紆組綬,我應老去尋泉石。恐異時杯酒復相思,雲山隔。

浮世事,俱難必。人縱健,頭應白。何辭更一醉,此歡難覓。欲向佳人訴離恨,淚珠先已凝雙睫。但莫遣新燕卻來時,音書絕。

殢人嬌 戲邦直

別駕來時,燈火熒煌無數。向青瑣隙中偷覷。元來便是,共彩鸞仙侶。方見了,管須低聲說與。
百子流蘇,千枝寶炬。人間有洞房煙霧。春來何事,故拋人別處。坐望斷樓中遠山歸路。

望江南 超然臺作

春未老,風細柳斜斜。試上超然臺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煙雨暗千家。
寒食後,酒醒卻咨嗟。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又

春已老,春服幾時成。曲水浪低蕉葉穩,舞雩風輭紵羅輕。酣詠樂昇平。
微雨過,何處不催耕。百舌無言桃李盡,柘林深處鵓鴣鳴。春色屬蕪菁。

滿江紅 東武會流杯亭,上巳日作,城南有坡,土色如丹,其下有隄,壅邞淇水入城。

東武南城,新隄就邞淇初溢。微雨過,長林翠阜,臥紅堆碧。枝上殘花吹盡也,與君試向江頭覓。問向前、猶有幾多春,三之一。

官裏事,何時畢。風雨外,無多日。相將泛曲水,滿城爭出。君不見蘭亭修禊事,當時坐上皆豪逸。到如今、修竹滿山陰,空陳跡。

水調歌頭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畫堂春 寄子由

柳花飛處麥搖波。晚湖淨鑑新磨。小舟飛棹去如梭。齊唱采菱歌。
平野水雲溶漾,小樓風日晴和。濟南何在暮雲多。歸去奈愁何。

江城子

前瞻馬耳九仙山。碧連天。晚雲間。城上高臺,真箇是超然。莫使匆匆雲雨散,今夜裏,月嬋娟。
小溪鷗鷺靜聯拳。去翩翩。點輕煙。人事淒涼,回首便他年。莫忘使君歌笑處,垂柳下,矮槐前。

  東武雪中送客

相從不覺又初寒。對尊前。惜流年。風緊離亭,冰結淚珠圓。雪意留君君不住,從此去,少清歡。
轉頭山下轉頭看。路漫漫。玉花翻。雲海光寬,何處是超然。知道故人相念否,攜翠袖,倚朱闌。

南鄉子 席上勸李公擇酒

不到謝公臺。明月清風好在哉。舊日髯孫何處去,重來。短李風流更上才。
秋色漸摧頹。滿院黃英映酒杯。看取桃花春二月,爭開。盡是劉郎去後栽。

陽關曲 荅李公擇

濟南春好雪初晴。纔到龍山馬足輕。使君莫忘霅溪女,還作陽關腸斷聲。

蝶戀花 暮春別李公擇

簌簌無風花自墮。寂寞園林,柳老櫻桃過。落日有情還照坐。山青一點橫雲破。
路盡河回人轉柁。繫纜漁村,月暗孤燈火。憑仗飛魂招楚些。我思君處君思我。

殢人嬌 小王都尉席上贈侍人

滿院桃花,盡是劉郎未見。於中更、一枝纖輭。仙家日月,笑人間春晚。濃睡起,驚飛亂紅千片。
密意難傳,羞容易變。平白地、為伊腸斷。問君終日,怎安排心眼。須信道,司空自來見慣。

洞仙歌

江南臘盡,早梅花開後。分付新春與垂柳。細腰肢、自有入格風流,仍更是、骨體清英雅秀。

永豐坊那畔,盡日無人,誰見金絲弄晴晝。斷腸是飛絮時,綠葉成陰,無箇事、一成消瘦。又莫是東風逐君來,便吹散眉間一點春皺。

陽關曲 中秋作

暮雲收盡溢清寒。銀漢無聲轉玉盤。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

水調歌頭 余去歲在東武,作水調歌頭以寄子由。今年子由相從彭門百餘日,過中秋而去,作此曲以別。余以其語過悲,乃為和之。其意以不早退為戒,以退而相從之樂為慰云。

安石在東海,從事鬢驚秋。中年親友難別,絲竹緩離愁。一旦功成名遂,準擬東還海道,扶病入西州。雅志困軒冕,遺恨寄滄洲。

歲云暮,須早計,要褐裘。故鄉歸去千里,佳處輒遲留。我醉歌時君和,醉倒須君扶我,惟酒可忘憂。一任劉玄德,相對臥高樓。

浣溪沙 贈閭丘朝議,時還徐州

一別姑蘇已四年。秋風南浦送歸船。畫簾重見水中仙。
霜鬢不須催我老,杏花依舊駐君顏。夜闌相對夢魂間。

臨江仙 送李公恕

自古相從休務日,何妨低唱微吟。天垂雲重作春陰。坐中人半醉,簾外雪將深。
聞道分司狂御史,紫雲無路追尋。淒風寒雨更駸駸。問囚長損氣,見鶴忽驚心。

浣溪沙 徐門石潭謝雨道上作五首,潭在城東二十里,常與泗水增減,清濁相應。

照日深紅暖見魚。連村綠暗晚藏烏。黃童白叟聚睢盱。
麋鹿逢人雖未慣,猿猱聞鼓不須呼。歸來說與采桑姑。

 

旋抹紅妝看使君。三三五五棘籬門。相排踏破蒨羅裙。
老幼扶攜收麥社。烏鳶翔舞賽神村。道逢醉叟臥黃昏。

 

麻葉層層檾葉光。誰家煮繭一村香。隔籬嬌語絡絲娘。
垂白杖藜擡醉眼,捋青搗麨輭肌腸。問言豆葉幾時黃。

 

簌簌衣巾落棗花。村南村北響繰車。牛衣古柳賣黃瓜。
酒困路長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門試問野人家。

 

輭草平莎過雨新。輕沙走馬路無塵。何時收拾耦耕身。
日暖桑麻光似潑,風來蒿艾氣如薰。使君元是此中人。

 又 徐州藏春閣園中

慚愧今年二麥豐。千歧細浪舞晴空。化工餘力染夭紅。
歸去山公應倒載,闌街拍手笑兒童。甚時名作錦薰籠。

 

縹緲紅妝照淺溪。薄雲疏雨不成泥。送君何處古臺西。
廢沼夜來秋水滿,茂林深處晚鶯啼。行人腸斷草淒迷。

永遇樂 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因作此詞。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紞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徧。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歎。

千秋歲 徐州重陽作

淺霜侵綠。髮少仍新沐。冠直縫,巾橫幅。美人憐我老,玉手簪金菊。秋露重,真珠滿袖沾餘馥。
坐上人如玉。花映花奴肉。蜂蝶亂,飛相逐。明年人縱健,此會應難復。須細看,晚來明月和銀燭。

陽關曲 贈張繼愿

受降城下紫髯郎。戲馬臺南舊戰場。恨君不取契丹首,金甲牙旗歸故鄉。

江城子 別徐州

天涯流落思無窮。既相逢。卻匆匆。攜手佳人,和淚折殘紅。為問東風餘幾許,春縱在,與誰同。
隋隄三月水溶溶。背歸鴻。去吳中。回首彭城,清泗與淮通。欲寄相思千點淚,流不到,楚江東。

減字木蘭花 彭門留別

玉觴無味。中有佳人千點淚。學道忘憂。一念還成不自由。
如今未見。歸去東園花似霰。一語相開。匹似當初本不來。

西江月 平山堂

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
欲弔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是夢。

南歌子 湖州作

山雨蕭蕭過,溪風瀏瀏清。小園幽榭枕蘋汀。門外月華如水、綵舟橫。
苕岸霜花盡,江湖雪陣平。兩山遙指海門青。回首水雲何處、覓孤城。

  送行甫赴餘姚

日出西山雨,無晴又有晴。亂山深處過清明。不見綵繩花板、細腰輕。
盡日行桑野,無人與目成,且將新句琢瓊英。我是世間閒客、此閒行。

 

雨暗初疑夜,風回便報晴。淡雲斜照著山明。細草輭沙溪路、馬蹄輕。
卯酒醒還困,仙村夢不成。藍橋何處覓雲英。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帶酒衝山雨,和衣睡晚睛。不知鐘鼓報天明。夢裏栩然蝴蝶、一身輕。
老去才都盡,歸來計未成。求田問舍笑豪英。自愛湖邊沙路、免泥行。

雙荷葉 湖州賈耘老小妓名雙荷葉

雙溪月。清光偏照雙荷葉。雙荷葉。紅心未偶,綠衣偷結。
背風迎雨流珠滑。輕舟短棹先秋折。先秋折。煙鬟未上,玉杯微缺。

漁家傲 七夕

皎皎牽牛河漢女。盈盈臨水無由語。望斷碧雲空日暮。無尋處。夢回芳草生春浦。
鳥散餘花紛似雨,汀洲蘋老香風度。明月多情來照戶。但攬取。清光長送人歸去。

臨江仙 龍丘子自洛之蜀載二侍女,戎裝駿馬。至溪山佳處,輒留數日,見者以為異人。其後十年,築室黃岡之北,號曰靜安居士。作此詞贈之。

細馬遠馱雙侍女,青巾玉帶紅鞾。溪山好處便為家。誰知巴峽路,卻見洛城花。
面旋落英飛玉蕊,人間春日初斜。十年不見紫雲車。龍丘新洞府,鉛鼎養丹砂。

西江月 黃州中秋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新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淒然北望。

定風波 十月九日孟亨之置酒秋香亭,有雙拒霜獨向君猷而開。坐客喜笑,以為非使君莫可當此花,故作是篇。

兩兩輕紅半暈腮,依依獨為使君回。若道使君無此意,何為,雙花不向別人開。
但看低昂煙雨裏,不已。勸君休訴十分杯。更問尊前狂副使。來歲。花開時節與誰來。

少年遊 黃之僑人郭氏每歲正月迎紫姑神,以箕為腹,箸為口,畫灰盤中為詩。敏捷立成。余往觀之。神請余作少年遊,乃以此戲之。

玉肌鉛粉傲秋霜。準擬鳳呼凰。伶倫不見,清香未吐,且糠秕吹揚。
到處成雙君獨隻,空無數、爛文章。一點香檀,誰能借箸,無復似張良。

  端午贈黃守徐君猷

銀塘朱檻麹塵波。圓綠卷新荷。蘭條薦浴,菖花釀酒,天氣尚清和。
好將沈醉酬佳節,十分酒、一分歌。獄草煙深,訟庭人悄,無吝宴遊過。

浣溪沙 十二月二日,雨後微雪。太守徐君猷攜酒見過,坐上作浣溪沙三首。明日,酒醒,雪大作,又作二首。

覆塊青青麥未蘇。江南雲葉暗隨車。臨皋煙景世間無。
雨腳半收檐斷線,雪牀初下瓦跳珠。歸來冰顆亂黏鬚。

 

醉夢昏昏曉未蘇。門前轆轆使君車。扶頭一盞怎生無。
廢圃寒蔬挑翠羽,小槽春酒滴真珠。清香細細嚼梅鬚。

 

雪裏餐氈例姓蘇。使君載酒為回車。天寒酒色轉頭無。
薦士已聞飛鶚表,報恩應不用蛇珠。醉中還許攬桓鬚。

 

半夜銀山上積蘇。朝來九陌帶隨車。濤江煙渚一時無。
空腹有詩衣有結,濕薪如桂米如珠。凍吟誰伴撚髭鬚。

 又

萬頃風濤不記蘇。雪晴江上麥千車。但令人飽我愁無。
翠袖倚風縈柳絮,絳唇得酒爛櫻珠。尊前呵手鑷霜鬚。

江城子 大雪有懷朱康叔使君,亦知使君之念我也,作此以寄之。

黃昏猶是雨纖纖。曉開簾。欲平檐。江闊天低,無處認青帘。孤坐凍吟誰伴我,揩病目,撚衰髯。
使君留客醉厭厭。水晶鹽。為誰甜。手把梅花,東望憶陶潛。雪似故人人似雪,雖可愛,有人嫌。

滿江紅 寄鄂州朱使君壽昌

江漢西來,高樓下、蒲萄深碧。猶自帶、岷峨雲浪,錦江春色。君是南山遺愛守,我為劍外思歸客。對此間、風物豈無情,殷勤說。

江表傳,君休讀。狂處士,真堪惜。空洲對鸚鵡,葦花蕭瑟。獨笑書生爭底事,曹公黃祖俱飄忽。願使君、還賦謫仙詩,追黃鶴。


上卷 / 東坡樂府 / 下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