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山海經
   卷十七 ‧ 大荒北經

東北海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閒,附禺之山,帝顓頊與九嬪葬焉。爰有𩿨久、文貝、離俞、鸞鳥、鳳鳥、大物、小物。有青鳥、琅鳥、玄鳥、黃鳥、虎、豹、熊、羆、黃蛇、視肉、璿、瑰、瑤、碧,皆出于山。衛丘方員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大可為舟。竹南有赤澤水,名曰封淵。有三桑無枝。丘西有沈淵,顓頊所浴。

有胡不與之國,烈姓,黍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肅慎氏之國。有蜚蛭,四翼。有蟲,獸首蛇身,名曰琴蟲。

有人名曰大人。有大人之國,釐姓,黍食。有大青蛇,黃頭,食麈。

有榆山。有鯀攻程州之山。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有先民之山。有槃木千里。

有叔歜國,顓頊之子,黍食,使四鳥:虎、豹、熊、羆。有黑蟲如熊狀,名曰猎猎。

有北齊之國,姜姓,使虎、豹、熊、羆。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檻大逢之山,河濟所入,海北注焉。其西有山,名曰禹所積石。

有陽山者。有順山者,順水出焉。有始州之國,有丹山。

有大澤方千里,羣鳥所解。

有毛民之國,依姓,食黍,使四鳥。禹生均國,均國生役采,役采生修鞈,修鞈殺綽人。帝念之,潛為之國,是此毛民。

有儋耳之國,任姓,禺號子,食榖。北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鳥身,珥兩青蛇,踐兩赤蛇,名曰禺彊。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極天櫃,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鳥身,名曰九鳳。又有神銜蛇操蛇,其狀虎首人身,四蹏長肘,名曰彊良。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載天。有人珥兩黃蛇,把兩黃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將飲河而不足也,將走大澤,未至,死于此。應龍已殺蚩尤,又殺夸父,乃去南方處之,故南方多雨。

又有無腸之國,是任姓。無繼子,食魚。

共工之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環,食于九土。其所歍所尼,即為源澤,不辛乃苦,百獸莫能處。禹湮洪水,殺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榖;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為池,羣帝因是以為臺。在昆侖之北。

有岳之山,尋竹生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不句,海水北入焉。

有係昆之山者,有共工之臺,射者不敢北鄉。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龍畜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魃不得復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後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為田祖。魃時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決通溝瀆。

有人方食魚,名曰深目民之國,昐姓,食魚。

有鍾山者,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獻。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順水入焉。有人名曰犬戎。黃帝生苗龍,苗龍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為犬戎,肉食。有赤獸,馬狀無首,名曰戎宣王尸。

有山名曰齊州之山、君山、𩱕山、鮮野山、魚山。

有人一目,當面中生。一曰是威姓,少昊之子,食黍。

有無繼民,無繼民任姓,無骨子,食氣、魚。

西北海外,流沙之東,有國曰中䡢,顓頊之子,食黍。

有國名曰賴丘。有犬戎國。有神,人面獸身,名曰犬戎。

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顓頊生驩頭,驩頭生苗民,苗民釐姓,食肉。有山名曰章山。

大荒之中,有衡石山、九陰山、灰野之山,上有赤樹,青葉,赤華,名曰若木。

有牛黎之國。有人無骨,儋耳之子。

西北海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視乃明,不食不寢不息,風雨是謁。是燭九陰,是謂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