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僖公十年

一、十年,春,王正月,公如齊。

二、狄滅溫,溫子奔衞。

三、晉里克弒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

以尊及卑也,荀息閑也。

四、夏,齊侯、許男伐北戎。

五、晉殺其大夫里克。

稱國以殺,罪累上也。里克弒二君與一大夫,其以累上之辭言之何也?其殺之不以其罪也。其殺之不以其罪奈何?里克所為殺者,為重耳也。夷吾曰:「是又將殺我乎?」故殺之,不以其罪也。其為重耳弒奈何?晉獻公伐虢,得驪姬,獻公私之,有二子,長曰奚齊,稚曰卓子。驪姬欲為亂,故謂君曰:「吾夜夢夫人趨而來曰:『吾苦畏!』胡不使大夫將衞士而衞冢乎?」公曰:「孰可使?」曰:「臣莫尊於世子,則世子可。」故君謂世子曰:「驪姬夢夫人趨而來曰:『吾苦畏!』女其將衞士而往衞冢乎!」世子曰:「敬諾!」築宮,宮成。驪姬又曰:「吾夜夢夫人趨而來曰:『吾苦飢!』世子之宮已成,則何為不使祠也?」故獻公謂世子曰:「其祠。」世子祠。已祠,致福於君。君田而不在。驪姬以酖為酒,藥脯以毒。獻公田來,驪姬曰:「世子已祠,故致福於君。」君將食,驪姬跪曰:「食自外來者,不可不試也。」覆酒於地而地墳,以脯與犬,犬死。驪姬下堂而啼,呼曰:「天乎!天乎!國,子之國也,子何遲於為君?」君喟然歎曰:「吾與女未有過切,是何與我之深也?」使人謂世子曰:「爾其圖之。」世子之傅里克謂世子曰:「入自明。入自明,則可以生,不入自明,則不可以生。」世子曰:「吾君已老矣,已昏矣。吾若此而入自明,則驪姬必死。驪姬死,則吾君不安。所以使吾君不安者,吾不若自死。吾寧自殺以安吾君,以重耳為寄矣。」刎脰而死。故里克所為弒者,為重耳也。夷吾曰:「是又將殺我也。」

六、秋,七月。

七、冬,大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