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桓公二年

一、二年,春,王正月,戊申,宋督弒其君與夷及其大夫孔父。

桓無王,其曰王何也?正與夷之卒也。孔父先死,其曰及何也?書尊及卑,春秋之義也。孔父之先死何也?督欲弒君而恐不立,於是乎先殺孔父,孔父閑也。何以知其先殺孔父也?曰,子既死,父不忍稱其名;臣既死,君不忍稱其名,以是知君之累之也。孔氏父字,謚也。或曰:其不稱名,蓋為祖諱也,孔子故宋也。

二、滕子來朝。

三、三月,公會齊侯、陳侯、鄭伯於稷,以成宋亂。

以者,內為志焉爾,公為志乎成是亂也。此成矣,取不成事之辭而加之也。於內之惡,而君子無遺焉爾。

四、夏,四月,取郜大鼎於宋,戊申,納於太廟。

桓內弒其君,外成人之亂,受賂而退,以事其祖,非禮也。其道以周公為弗受也。郜鼎者,郜之所為也。曰宋,取之宋也。以是為討之鼎也。孔子曰:「名從主人,物從中國」,故曰郜大鼎也。

五、秋,七月,紀侯來朝。

朝時,此其月何也?桓內弒其君,外成人之亂,於是為齊侯、陳侯、鄭伯討,數日以賂。己即是事而朝之。惡之,故謹而月之也。

六、蔡侯、鄭伯會於鄧。

七、九月,入杞。

我入之也。

八、公及戎盟於唐。

九、冬,公至自唐。

桓無會,而其致何也?遠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