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桓公元年

一、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桓無王,其曰王何也?謹始也。其曰無王何也?桓弟弒兄,臣弒君,天子不能定諸侯,不能救百姓,不能去以為無王之道,遂可以至焉爾。元年有王,所以治桓也。繼故不言即位,正也。繼故不言即位之為正何也?曰先君不以其道終,則子弟不忍即位也。繼故而言即位,則是與聞乎弒也。繼故而言即位,是為與聞乎弒何也?曰先君不以其道終,己正即位之道而即位,是無恩於先君也。

二、三月,公會鄭伯於垂。鄭伯以璧假許田。

會者,外為主焉爾。假不言以,言以,非假也。非假而曰假,諱易地也。禮,天子在上,諸侯不得以地相與也。無田則無許可知矣。不言許,不與許也。許田者,魯朝宿之邑也。邴者,鄭伯之所受命而祭泰山之邑也。用見魯之不朝於周,而鄭之不祭泰山也。

三、夏,四月,丁未,公及鄭伯盟於越。

及者,內為志焉爾。越,盟地之名也。

四、秋,大水。

高下有水災曰大水。

五、冬,十月。

無事焉,何以書?不遺時也。春秋編年,四時具而後為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