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隱公二年

一、二年春,公會戎於潛。

會者外為主焉爾。知者慮,義者行,仁者守,有此三者,然後可以出會。會戎,危公也。

二、夏,五月,莒人入向。

入者,內弗受也。向,我邑也。

三、無侅帥師入極。

入者,內弗受也。極,國也。苟焉以入人為志者,人亦入之矣。不稱氏者,滅同姓,貶也。

四、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於唐。

五、九月,紀履緰來逆女。

逆女,親者也,使大夫,非正也。以國氏者,為其來交接於我,故君子進之也。

六、冬,十月,伯姬歸於紀。

禮,婦人謂嫁曰歸,反曰來歸。婦從人者也,婦人在家制於父,既嫁制於夫,夫死,從長子。婦人不專行,必有從也。伯姬歸於紀,此其如專行之辭,何也?曰:非專行也,吾伯姬歸於紀,故志之。其不言使,何也?逆之道微,無足道焉爾。

七、紀子、伯莒子盟於密。

或曰:紀子伯,莒子,而與之盟。或曰:年同,爵同,故紀子以伯先也。

八、十有二月,乙卯,夫人子氏薨。

夫人薨,不地。夫人者,隱之妻也,卒而不書葬。夫人之義,從君者也。

九、鄭人伐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