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隱公元年

一、元年,春,王正月。

雖無事,必舉正月,謹始也。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志也。焉成之?言君之不取為公也。君之不取為公何也?將以讓桓也。讓桓正乎?曰:不正。春秋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隱不正而成之,何也?將以惡桓也。其惡桓何也?隱將讓而桓弒之,則桓惡矣。桓弒而隱讓,則隱善矣。善則其不正何也?春秋貴義不貴惠,信道不信邪。孝子揚父之美,不揚父之惡。先君之欲與桓,非正也,邪也。雖然,既勝其邪心以與隱矣,已探先君之邪志,而遂以與桓,則是成父之惡也。兄弟,天倫也,為子受之父;為諸侯受之君。已廢天倫而忘君父,以行小惠,曰小道也。若隱者,可謂輕千乘之國,蹈道,則未也。

二、三月,公及邾儀父盟於昧。

及者何?內為志焉爾。儀,字也。父猶傅也,男子之美稱也。其不言邾子何也?邾之上古微,未爵命於周也。不日,其盟渝也。昧,地名也。

三、夏,五月,鄭伯克段於鄢。

克者何?能也。何能也?能殺也。何以不言殺?見段之有徒眾也。段,鄭伯弟也。何以知其為弟也?殺世子,母弟目君,以其目君,知其為弟也。段弟也,而弗謂弟;公子也,而弗謂公子,貶之也。段失弟之道矣,賤段而甚鄭伯也。何甚乎鄭伯?甚鄭伯之處心積慮,成於殺也。於鄢,遠也。猶曰取之其母之懷中而殺之云爾,甚之也。然則為鄭伯者宜奈何?緩追逸賊,親親之道也。

四、秋,七月,天王使宰咺來歸惠公仲子之賵。

母以子氏。仲子者何?惠公之母,孝公之妾也。禮,賵人之母則可,賵人之妾則不可,君子以其可辭受之。其志,不及事也。賵者何也?乘馬曰賵,衣衾曰襚,貝玉曰含,錢財曰賻。

五、九月,及宋人盟于宿。

及者何?內卑者也。宋人,外卑者也。卑者之盟,不日。宿,邑名也。

六、冬,十有二月,祭伯來。

來者,來朝也。其弗謂朝何也?寰內諸侯,非有天子之命,不得出會諸侯,不正其外交,故弗與朝也。聘弓鍭矢,不出竟埸。束脩之肉,不行竟中。有至尊者,不貳之也。

七、公子益師卒。

大夫日卒,正也。不日卒,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