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宣公元年

一、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公子遂如齊逆女。

繼弒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其意也。

二、三月,遂以夫人婦姜至自齊。

遂何以不稱公子?一事而再見者,卒名也。夫人何以不稱姜氏?貶。曷為貶?譏喪娶也。喪娶者公也,則曷為貶夫人?內無貶于公之道也。內無貶于公之道,則曷為貶夫人?夫人與公一體也。其稱婦何?有姑之辭也。

三、夏,季孫行父如齊。

四、晉放其大夫胥甲父于衞。

放之者何?猶曰無去是云爾。然則何言爾?近正也。此其為近正奈何?古者大夫已去,三年待放。君放之,非也;大夫待放,正也。古者臣有大喪,則君三年不呼其門。已練可以弁冕,服金革之事。君使之非也,臣行之禮也。閔子要絰而服事,既而曰:「若此乎古之道,不即人心。」退而致仕。孔子蓋善之也。

五、公會齊侯于平州。

六、公子遂如齊。

七、六月,齊人取濟西田。

外取邑不書,此何以書?所以賂齊也。曷為賂齊?為弒子赤之賂也。

八、秋,邾婁子來朝。

九、楚子、鄭人侵陳,遂侵宋。

十、晉趙盾帥師救陳。宋公、陳侯、衞侯、曹伯會晉師于斐林伐鄭。

此晉趙盾之師也,曷為不言趙盾之師?君不會大夫之辭也。

十一、冬,晉趙穿帥師侵柳。

柳者何?天子之邑也。曷為不繫乎周?不與伐天子也。

十二、晉人、宋人伐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