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桓公十一年

一、十有一年,春正月,齊人、衞人、鄭人盟于惡曹。

二、夏五月癸未,鄭伯寤生卒。

三、秋七月,葬鄭莊公。九月,宋人執鄭祭仲。

祭仲者何?鄭相也。何以不名?賢也。何賢乎祭仲?以為知權也。其為知權奈何?古者鄭國處于留。先鄭伯有善于鄶公者,通乎夫人,以取其國,而遷鄭焉,而野留。莊公死已葬,祭仲將往省于留,塗出于宋,宋人執之。謂之曰:「為我出忽而立突。」祭仲不從其言,則君必死、國必亡;從其言,則君可以生易死,國可以存易亡。少遼緩之,則突可故出,而忽可故反,是不可得則病,然後有鄭國。古人之有權者,祭仲之權是也。權者何?權者反於經,然後有善者也。權之所設,舍死亡無所設。行權有道,自貶損以行權,不害人以行權。殺人以自生,亡人以自存,君子不為也。

四、突歸于鄭。

突何以名?挈乎祭仲也。其言歸何?順祭仲也。

五、鄭忽出奔衞。

忽何以名?春秋伯子男一也,辭無所貶。

六、柔會宋公、陳侯、蔡叔盟于折。

柔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也。

七、公會宋公于夫童。

八、冬十有二月,公會宋公于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