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桓公十年

一、十年,春王正月,庚申,曹伯終生卒。

二、夏,五月,葬曹桓公。

三、秋,公會衞侯于桃丘,弗遇。

會者何?期辭也。其言弗遇何?公不見要也。

四、冬,十有二月丙午,齊侯、衞侯、鄭伯來戰于郎。

郎者何?吾近邑也。吾近邑則其言來戰于郎何?近也。惡乎近?近乎圍也。此偏戰也,何以不言師敗績?內不言戰,言戰乃敗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