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襄公二十一年

【經】
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公如晉。
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
夏,公至自晉。
秋,晉欒盈出奔楚。
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
冬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
曹伯來朝。
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于商任。

【傳】

二十一年春,公如晉,拜師及取邾田也。

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季武子以公姑姊妻之,皆有賜于其從者。于是魯多盜。季孫謂臧武仲曰:「子盍詰盜?」武仲曰:「不可詰也,紇又不能。」季孫曰:「我有四封,而詰其盜,何故不可?子為司寇,將盜是務去,若之何不能?」武仲曰:「子召外盜而大禮焉,何以止吾盜?子為正卿,而來外盜,使紇去之,將何以能?庶其竊邑于邾以來,子以姬氏妻之,而與之邑,其從者皆有賜焉。若大盜禮焉以君之姑姊與其大邑,其次皁牧輿馬,其小者衣裳劍帶,是賞盜也。賞而去之,其或難焉。紇也聞之,在上位者洒濯其心,壹以待人,軌度其信,可明徵也,而後可以治人。夫上之所為,民之歸也。上所不為,而民或為之,是以加刑罰焉,而莫敢不懲。若上之所為,而民亦為之,乃其所也,又可禁乎?《夏書》曰:『念茲在茲,釋茲在茲,名言茲在茲,允出茲在茲,惟帝念功。』將謂由己壹也。信由己壹,而後功可念也。」庶其非卿也,以地來,雖賤必書,重地也。

齊侯使慶佐為大夫,復討公子牙之黨,執公子買于句瀆之丘。公子鉏來奔,叔孫還奔燕。

夏,楚子庚卒。楚子使薳子馮為令尹,訪于申叔豫。叔豫曰:「國多寵而王弱,國不可為也。」遂以疾辭。方暑,闕地,下冰而牀焉,重繭衣裘,鮮食而寢。楚子使醫視之,復曰:「瘠則甚矣,而血氣未動。」乃使子南為令尹。

欒桓子娶于范宣子,生懷子。范鞅以其亡也怨欒氏,故與欒盈為公族大夫而不相能。桓子卒,欒祁與其老州賓通,幾亡室矣。懷子患之。祁懼其討也,愬諸宣子曰:「盈將為亂,以范氏為死桓主而專政矣,曰:『吾父逐鞅也,不怒,而以寵報之,又與吾同官而專之。吾父死而益富,死吾父而專于國。有死而已,吾蔑從之矣。』其謀如是,懼害于主,吾不敢不言。」范鞅為之徵。懷子好施,士多歸之。宣子畏其多士也信之。懷子為下卿,宣子使城著而遂逐之。秋,欒盈出奔楚。宣子殺箕遺、黃淵、嘉父、司空靖、邴豫、董叔、邴師、申書、羊舌虎、叔羆。囚伯華、叔向、籍偃。

人謂叔向曰:「子離于罪,其為不知乎?」叔向曰:「與其死亡若何?《詩》曰:『優哉游哉,聊以卒歲。』知也。」樂王鮒見叔向曰:「吾為子請。」叔向弗應。出,不拜。其人皆咎叔向。叔向曰:「必祁大夫。」室老聞之曰:「樂王鮒言于君無不行,求赦吾子,吾子不許。祁大夫所不能也,而曰必由之,何也?」叔向曰:「樂王鮒,從君者也,何能行?祁大夫外舉不棄讎,內舉不失親,其獨遺我乎?《詩》曰:『有覺德行,四國順之。』夫子覺者也。」

晉侯問叔向之罪于樂王鮒,對曰:「不棄其親,其有焉。」于是祁奚老矣,聞之,乘馹而見宣子曰:「《詩》曰:『惠我無疆,子孫保之。』《書》曰:『聖有謩勳,明徵定保。』夫謀而鮮過,惠訓不倦者,叔向有焉,社稷之固也,猶將十世宥之,以勸能者。今壹不免其身,以棄社稷,不亦惑乎?鯀殛而禹興;伊尹放大甲而相之,卒無怨色;管、蔡為戮,周公佑王。若之何其以虎也棄社稷?子為善,誰敢不勉?多殺何為?」宣子說,與之乘,以言諸公而免之。不見叔向而歸,叔向亦不告免焉而朝。

初,叔向之母妬叔虎之母美而不使,其子皆諫其母。其母曰:「深山大澤,實生龍蛇。彼美,余懼其生龍蛇以禍女。女敝族也。國多大寵,不仁人間之,不亦難乎?余何愛焉!」使往視寢,生叔虎,美而有勇力。欒懷子嬖之,故羊舌氏之族及于難。

欒盈過于周,周西鄙掠之。辭于行人曰:「天子陪臣盈,得罪于王之守臣,將逃罪。罪重于郊甸,無所伏竄,敢布其死。昔陪臣書能輸力于王室,王施惠焉。其子黶不能保任其父之勞。大君若不棄書之力,亡臣猶有所逃。若棄書之力而思黶之罪,臣戮餘也,將歸死于尉氏,不敢還矣。敢布四體,唯大君命焉。」王曰:「尤而效之,其又甚焉!」使司徒禁掠欒氏者,歸所取焉;使候出諸轘轅。

冬,曹武公來朝,始見也。

會于商任,錮欒氏也。齊侯、衛侯不敬。叔向曰:「二君者必不免。會朝,禮之經也;禮,政之輿也;政,身之守也。怠禮,失政;失政,不立,是以亂也。」

知起、中行喜、州綽、邢蒯出奔齊,皆欒氏之黨也。樂王鮒謂范宣子曰:「盍反州綽、邢蒯?勇士也。」宣子曰:「彼欒氏之勇也,余何獲焉?」王鮒曰:「子為彼欒氏,乃亦子之勇也。」

齊莊公朝,指殖綽、郭最曰:「是寡人之雄也。」州綽曰:「君以為雄,誰敢不雄?然臣不敏,平陰之役,先二子鳴。」莊公為勇爵,殖綽、郭最欲與焉。州綽曰:「東閭之役,臣左驂迫,還于門中,識其枚數,其可以與于此乎?」公曰:「子為晉君也。」對曰:「臣為隸新,然二子者,譬于禽獸,臣食其肉而寢處其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