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襄公十六年

【經】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葬晉悼公。

三月,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湨梁。戊寅,大夫盟。晉人執莒子、邾子以歸。

齊侯伐我北鄙。
夏,公至自會。
五月甲子,地震。
叔老會鄭伯、晉荀偃、衛甯殖、宋人伐許。
秋,齊侯伐我北鄙,圍郕。
大雩。
冬,叔孫豹如晉。

【傳】

十六年春,葬晉悼公。平公即位,羊舌肸為傅,張君臣為中軍司馬,祁奚、韓襄、欒盈、士鞅為公族大夫,虞丘書為乘馬御。改服、修官,烝于曲沃。警守而下,會于湨梁,命歸侵田。以我故,執邾宣公、莒犂比公,且曰:「通齊楚之使。」晉侯與諸侯宴于溫,使諸大夫舞,曰:「歌詩必類!」齊高厚之詩不類。荀偃怒,且曰:「諸侯有異志矣!」使諸大夫盟高厚,高厚逃歸。于是叔孫豹、晉荀偃、宋向戌、衛甯殖、鄭公孫蠆、小邾之大夫盟,曰:「同討不庭。」

許男請遷于晉。諸侯遂遷許,許大夫不可,晉人歸諸侯。鄭子蟜聞將伐許,遂相鄭伯,以從諸侯之師。穆叔從公。齊子帥師會晉荀偃。書曰「會鄭伯」,為夷故也。夏六月,次于棫林。庚寅,伐許,次于函氏。

晉荀偃、欒黶帥師伐楚,以報宋楊梁之役。楚公子格帥師及晉師戰于湛阪。楚師敗績,晉師遂侵方城之外,復伐許而還。

秋,齊侯圍郕,孟孺子速徼之。齊侯曰:「是好勇,去之以為之名。」速遂塞海陘而還。

冬,穆叔如晉聘,且言齊故。晉人曰:「以寡君之未禘祀,與民之未息,不然不敢忘。」穆叔曰:「以齊人之朝夕釋憾于敝邑之地,是以大請。敝邑之急,朝不及夕,引領西望曰:『庶幾乎?』比執事之間,恐無及也。」見中行獻子,賦《圻父》。獻子曰:「偃知罪矣!敢不從執事,以同恤社稷,而使魯及此!」見范宣子,賦《鴻雁》之卒章。宣子曰:「匄在此,敢使魯無鳩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