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襄公十五年

【經】
十有五年春,宋公使向戌來聘。二月己亥,及向戌盟于劉。
劉夏逆王后于齊。
夏,齊侯伐我北鄙,圍成。公救成,至遇。
季孫宿、叔孫豹帥師城成郛。
秋八月丁巳,日有食之。
邾人伐我南鄙。
冬十有一月癸亥,晉侯周卒。

【傳】

十有五年春,宋向戌來聘,且尋盟。見孟獻子,尤其室曰:「子有令聞,而美其室,非所望也。」對曰:「我在晉,吾兄為之。毀之重勞,且不敢間。」

官師從單靖公逆王后于齊。卿不行,非禮也。

楚公子午為令尹,公子罷戎為右尹,蒍子馮為大司馬,公子櫜師為右司馬,公子成為左司馬,屈到為莫敖,公子追舒為箴尹,屈蕩為連尹,養由基為宮廄尹,以靖國人。君子謂:「楚于是乎能官人,官人,國之急也。能官人,則民無覦心。《詩》云:「嗟我懷人,寘彼周行。』能官人也。王及公、侯、伯、子、男,甸、采、衛大夫,各居其列,所謂周行也。」

鄭尉氏、司氏之亂,其餘盜在宋。鄭人以子西、伯有、子產之故,納賄于宋,以馬四十乘,與師茷、師慧。三月,公孫黑為質焉。司城子罕以堵女父、尉翩、司齊與之,良司臣而逸之,託諸季武子,武子寘諸卞。鄭人醢之三人也。師慧過宋朝,將私焉。其相曰:「朝也。」慧曰:「無人焉。」相曰:「朝也,何故無人?」慧曰:「必無人焉。若猶有人,豈其以千乘之相易淫樂之矇?必無人焉故也。」子罕聞之,固請而歸之。

夏,齊侯圍成,貳于晉故也。于是乎城成郛。

秋,邾人伐我南鄙,使告于晉。晉將為會,以討邾、莒,晉侯有疾,乃止。冬,晉悼公卒,遂不克會。

鄭公孫夏如晉奔喪,子蟜送葬。

宋人或得玉,獻諸子罕。子罕弗受。獻玉者曰:「以示玉人,玉人以為寶也,故敢獻之。」子罕曰:「我以不貪為寶,爾以玉為寶。若以與我,皆喪寶也,不若人有其寶。」稽首而告曰:「小人懷璧,不可以越鄉,納此以請死也。」子罕寘諸其里,使玉人為之攻之,富而後使復其所。

十二月,鄭人奪堵狗之妻,而歸諸范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