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襄公三年

【經】
三年春,楚公子嬰齊帥師伐吳。
公如晉。
夏四月壬戌,公及晉侯盟于長樗。
公至自晉。

六月,公會單子、晉侯、宋公、衛侯、鄭伯、莒子、邾子、齊世子光。己未,同盟于雞澤。

陳侯使袁僑如會。
戊寅,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
秋,公至自會。
冬,晉荀罃帥師伐許。

【傳】

三年春,楚子重伐吳,為簡之師,克鳩茲,至于衡山。使鄧廖帥組甲三百、被練三千,以侵吳。吳人要而擊之,獲鄧廖,其能免者,組甲八十、被練三百而已。子重歸,既飲至三日,吳人伐楚,取駕。駕,良邑也。鄧廖,亦楚之良也。君子謂子重于是役也,所獲不如所亡。楚人以是咎子重。子重病之,遂遇心疾而卒。

公如晉,始朝也。

夏,盟于長樗,孟獻子相。公稽首。知武子曰:「天子在而君辱稽首,寡君懼矣。」孟獻子曰:「以敝邑介在東表,密邇仇讎,寡君將君是望,敢不稽首?」

晉為鄭服故,且欲修吳好,將合諸侯。使士匄告于齊曰:「寡君使匄,以歲之不易,不虞之不戒,寡君願與一二兄弟相見,以謀不協。請君臨之,使匄乞盟。」齊侯欲勿許,而難為不協,乃盟于耏外。

祁奚請老,晉侯問嗣焉。稱解狐,其讎也,將立之而卒。又問焉,對曰:「午也可。」于是羊舌職死矣,晉侯曰:「孰可以代之?」對曰:「赤也可。」于是使祁午為中軍尉,羊舌赤佐之。君子謂:「祁奚于是能舉善矣,稱其讎不為諂,立其子不為比,舉其偏不為黨。《商書》曰:『無偏無黨,王道蕩蕩。』其祁奚之謂矣。解狐得舉,祁午得位,伯華得官,建一官而三物成,能舉善也夫。唯善,故能舉其類。《詩》云:『惟其有之,是以似之。』祁奚有焉。」

六月,公會單頃公及諸侯。己未,同盟于雞澤。晉侯使荀會逆吳子于淮上,吳子不至。

楚子辛為令尹,侵欲于小國,陳成公使袁僑如會求成。晉侯使和祖父告于諸侯。秋,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陳請服也。

晉侯之弟揚干亂行于曲梁,魏絳戮其僕。晉侯怒,謂羊舌赤曰:「合諸侯以為榮也。揚干為戮,何辱如之?必殺魏絳,無失也!」對曰:「絳無貳志,事君不辟難,有罪不逃刑,其將來辭,何辱命焉?」言終,魏絳至,授僕人書,將伏劍。士魴、張老止之。公讀其書曰:「日君乏使,使臣斯司馬。臣聞『師眾以順為武,軍事有死無犯為敬』。君合諸侯,臣敢不敬?君師不武,執事不敬,罪莫大焉。臣懼其死,以及揚干,無所逃罪。不能致訓,至于用鉞。臣之罪重,敢有不從以怒君心?請歸死于司寇。」公跣而出曰:「寡人之言,親愛也;吾子之討,軍禮也。寡人有弟,弗能教訓,使干大命,寡人之過也。子無重寡人之過,敢以為請。」

晉侯以魏絳為能以刑佐民矣,反役,與之禮食,使佐新軍。張老為中軍司馬,士富為候奄。

楚司馬公子何忌侵陳,陳叛故也。

許靈公事楚,不會于雞澤。冬,晉知武子帥師伐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