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襄公二年

【經】
二年春王正月,葬簡王。
鄭師伐宋。
夏五月庚寅,夫人姜氏薨。
六月庚辰,鄭伯睔卒。
晉師、宋師、衛甯殖侵鄭。
秋七月,仲孫蔑會晉荀罃、宋華元、衛孫林父、曹人、邾人于戚。
己丑,葬我小君齊姜。
叔孫豹如宋。

冬,仲孫蔑會晉荀罃、齊崔杼、宋華元、衛孫林父、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于戚,遂城虎牢。

楚殺其大夫公子申。

【傳】

二年春,鄭師侵宋,楚令也。

齊侯伐萊,萊人使正輿子賂夙沙衛以索馬牛,皆百匹,齊師乃還。君子是以知齊靈公之為「靈」也。

夏,齊姜薨。初,穆姜使擇美檟,以自為櫬與頌琴,季文子取以葬。君子曰:「非禮也。禮無所逆,婦,養姑者也。虧姑以成婦,逆莫大焉。《詩》曰:『其惟哲人,告之話言,順德之行。』季孫于是為不哲矣。且姜氏,君之妣也。《詩》曰:『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降福孔偕。』」

齊侯使諸姜、宗婦來送葬,召萊子。萊子不會,故晏弱城東陽以偪之。

鄭成公疾,子駟請息肩于晉。公曰:「楚君以鄭故,親集矢于其目,非異人任,寡人也。若背之,是棄力與言,其誰暱我?免寡人,唯二三子。」

秋七月庚辰,鄭伯睔卒。于是子罕當國,子駟為政,子國為司馬。晉師侵鄭,諸大夫欲從晉。子駟曰:「官命未改。」

會于戚,謀鄭故也。孟獻子曰:「請城虎牢以偪鄭。」知武子曰:「善。鄫之會,吾子聞崔子之言,今不來矣。滕、薛、小邾之不至,皆齊故也。寡君之憂不唯鄭。罃將復于寡君而請于齊,得請而告,吾子之功也。若不得請,事將在齊。吾子之請,諸侯之福也,豈唯寡君賴之。」

穆叔聘于宋,通嗣君也。

冬,復會于戚,齊崔武子及滕、薛、小邾之大夫皆會,知武子之言故也。遂城虎牢,鄭人乃成。

楚公子申為右司馬,多受小國之賂,以偪子重、子辛,楚人殺之。故書曰「楚殺其大夫公子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