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成公十八年

【經】
十有八年春王正月,晉殺其大夫胥童。
庚申,晉弒其君州蒲。
齊殺其大夫國佐。
公如晉。
夏,楚子、鄭伯伐宋。宋魚石復入于彭城。
公至自晉。
晉侯使士匄來聘。
秋,杞伯來朝。
八月,邾子來朝。
築鹿囿。
己丑,公薨于路寢。
冬,楚人、鄭人侵宋。
晉侯使士魴來乞師。
十有二月,仲孫蔑會晉侯、宋公、衛侯、邾子、齊崔杼同盟于虛朾。
丁未,葬我君成公。

【傳】

十八年春王正月庚申,晉欒書、中行偃使程滑弒厲公,葬之于翼東門之外,以車一乘。使荀罃、士魴逆周子于京師而立之,生十四年矣。大夫逆于清原。周子曰:「孤始願不及此,雖及此,豈非天乎!抑人之求君,使出命也。立而不從,將安用君?二三子用我今日,否亦今日。共而從君,神之所福也。」對曰:「群臣之願也,敢不唯命是聽!」庚午,盟而入,館于伯子同氏。辛巳,朝于武宮。逐不臣者七人。周子有兄而無慧,不能辨菽麥,故不可立。

齊為慶氏之難故,甲申晦,齊侯使士華免以戈殺國佐于內宮之朝,師逃于夫人之宮。書曰「齊殺其大夫國佐。」棄命、專殺、以穀叛故也。使清人殺國勝。國弱來奔,王秋奔萊。慶封為大夫,慶佐為司寇。既,齊侯反國弱,使嗣國氏,禮也。

二月乙酉朔,晉悼公即位于朝。始命百官,施舍、已責,逮鰥寡,振廢滯,匡乏困,救災患,禁淫慝,薄賦斂,宥罪戾,節器用,時用民,欲無犯時。使魏相、士魴、魏頡、趙武為卿。荀家、荀會、欒黶、韓無忌為公族大夫,使訓卿之子弟共儉孝弟。使士渥濁為大傅,使修范武子之法。右行辛為司空,使修士蒍之法。弁糾御戎,校正屬焉,使訓諸御知義。荀賓為右,司士屬焉,使訓勇力之士時使。卿無共御,立軍尉以攝之。祁奚為中軍尉,羊舌職佐之。魏絳為司馬,張老為候奄。鐸遏寇為上軍尉,籍偃為之司馬,使訓卒乘,親以聽命。程鄭為乘馬御,六騶屬焉,使訓群騶知禮。凡六官之長,皆民譽也。舉不失職,官不易方,爵不踰德,師不陵正,旅不偪師,民無謗言,所以復霸也。

公如晉,朝嗣君也。

夏六月,鄭伯侵宋,及曹門外。遂會楚子伐宋,取朝郟。楚子辛、鄭皇辰侵城郜,取幽丘,同伐彭城,納宋魚石、向為人、鱗朱、向帶、魚府焉,以三百乘戍之而還。書曰「復入」。凡去其國,國逆而立之曰「入」,復其位曰「復歸」,諸侯納之曰「歸」,以惡曰「復入」。宋人患之。西鉏吾曰:「何也?若楚人與吾同惡,以德于我,吾固事之也,不敢貳矣。大國無厭,鄙我猶憾。不然,而收吾憎,使贊其政,以間吾釁,亦吾患也。今將崇諸侯之姦而披其地,以塞夷庚。逞姦而攜服,毒諸侯而懼吳、晉,吾庸多矣,非吾憂也。且事晉何為?晉必恤之。」

公至自晉。晉范宣子來聘,且拜朝也。君子謂晉于是乎有禮。

秋,杞桓公來朝,勞公,且問晉故。公以晉君語之。杞伯于是驟朝于晉,而請為昏。

七月,宋老佐、華喜圍彭城,老佐卒焉。

八月,邾宣公來朝,即位而來見也。

築鹿囿,書,不時也。

己丑,公薨于路寢,言道也。

冬十一月,楚子重救彭城,伐宋,宋華元如晉告急。韓獻子為政,曰:「欲求得人,必先勤之。成霸、安彊,自宋始矣。」晉侯師于臺谷以救宋,遇楚師于靡角之谷,楚師還。

晉士魴來乞師,季文子問師數于臧武仲,對曰:「伐鄭之役,知伯實來,下軍之佐也。今彘季亦佐下軍,如伐鄭可也。事大國,無失班爵而加敬焉,禮也。」從之。

十二月,孟獻子會于虛朾,謀救宋也。宋人辭諸侯,而請師以圍彭城。孟獻子請于諸侯而先歸會葬。

丁未,葬我君成公,書,順也。